桃花依旧笑春风  175 再深宫中若想活得长久,便不能走错半步。

章节字数:3905  更新时间:16-04-15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主子,出事了!”小安子低声道。

    我的身子猛地一振,还是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绾秋姑姑,她——”

    “她怎么了?”

    “没了!”他悲戚的说道:“奴才今儿给绾秋姑姑送早膳时,她已经吊了,等就下来子都凉了!”

    内屋。绾秋安静地躺在榻,穿着昔的粉红宫装。脸带着淡淡的笑容,安详的睡着。柔和的太阳光透过茜纱帐照在她那单薄的子,我坐在榻为她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她才只有十五岁啊!十五岁,如花一般的年纪,她就这样去了。

    我静静地注视着她,泪已在眼里打转。小安子在旁边说道:“昨里绾秋姑姑还去为主子摘梅花呢!她还吩咐奴才把梅花进白瓷罐里,主子睡得浅,别惊了她!”

    “她只是睡着了,她只是累了,想多歇息几日!”我忍住泪说道:“记住了吗?”

    “奴才们都记下了!”

    铭儿过来扶着我,说道:“主子,该准备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我被她扶着走出了内阁,却发现到都是绾秋的影子:“小主,为什么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呢?什么事闯一闯不都过去了么?”

    “小主,这是用十二种花香薰的呢!小主喜欢么?”

    “主子,若是有人曾经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做?”

    “你觉得呢?”

    “若那人不是故意的呢?”

    “主子待奴婢真好,好的有时奴婢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奴婢不要出宫,奴婢要永远陪在小主边,好不好?”

    ••••••

    我实在忍不住,便倚在冰冷的朱红的宫墙痛哭流涕。她还那么小,那么小,她还要出宫,她还要嫁人,她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耳边又响起她的话:“主子请记住,奴婢不管人在不在,心都在主子边!”

    铭儿忙过来扶我:“主子,节哀吧!”

    “她还没死,对不对?她说过的,她会永远陪在我边的,她只是睡着了!”,

    我哭着问道。

    “主子若真心疼绾秋姑姑,就该为她报仇!”

    从凤仪殿请过安后,从顺贞门出来,见可人朝我走来。出了绾秋之事,我早已不想跟她纠缠,便要绕道而行。

    她笑着喊道:“慧姐姐——”

    我只好止了步子,等她走了过来,便问道:“有事么?”

    “姐姐脸色怎的这样差?今儿请安时,都神思恍惚的!”

    她见我不理,又看了看我边多了位铭儿,便笑道:“怎的不见绾秋姑姑呢?也离得开她么?”

    我淡淡的说道:“绾秋病了,想多休息几日!”

    “是么?”她笑道:“这若是身上病了,倒也没什么!怕就怕是心病!”

    我的眸子的盯着她,过了许久,才笑道:“可人,你还记得坠儿么?”

    她的笑容早已僵住了,我冷笑道:“你如今这摸样,还有脸去见她么?”

    说罢,就扶着铭儿的手回了烟雨阁。

    我心中喃喃道:“可人,绾秋之事若真是你所为,那我就不得不动手了!”

    夜里,小安子便在绾秋房中发现了小瓷瓶,打开瓶塞,幽香四溢。

    又忙宣了薛琴来看看,他把玩着白瓷瓶,用手扇了扇味,眉紧蹙。我疑惑道:“可有什么不对的么?”

    “回娘娘,这是迷魂香!”

    “迷魂香?”

    “这香不仅有‘男女欢好,以此迷情’的功效,里更有十足的红花!用了便再不会有孩子!”

    我顿时大惊:“迷魂香,绾秋为何会有香呢?”

    “娘娘,微臣闲时无聊翻过用的记录,这红花最近只有可答应去领过!”他低声说道:“娘娘也应知道,这红花非比寻常之物!太医院用更是小心谨慎,不会冤了她的!”

    他走后,我的手指早已是冷的泛白。

    脑子里忆起那日:她小心翼翼的问:“主子,若是有人曾经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办?”

    “你说呢?”

    “若她不是故意的呢?”

    “绾秋,在深宫中若想活得长久,便不能行差踏错半步!希望你能明白我的难处!”

    夜里,天寒风凉。铭儿抱怨道;“皇上只禁足了她半年,却值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么?”

    我微微笑道:“凭这点子功夫,皇怎会让她赴死?宫里的日子还长,好戏还在后头呢!”

    小安子看了我一眼,低声道:“主子若是信得过奴才,便将此事给奴才来料理罢!全当还了绾秋姑姑平里待奴才的心意!”

    又过了一段时日,我正在看书,屋外忽然闹哄哄的。我索丢下书本,铭儿道:“主子息怒,奴婢出去瞧瞧!”

    说罢,就出去了。这时,一个小太监进来了,低声说道:“安公公让奴才前来告诉慧主子:鱼钩了!”

    次日,可人陷害如妃东窗事发。明轩勃然大怒,并当把她打入了冷宫。如妃披着小袄,躺在榻上,脸色惨白。待明轩走了之后,我才坐到她的旁,安慰道:“现下可安心养子了,再不用多想了!”

    “慧嫔如何我安心?如何我不多想?”她撇开脸望向窗外:“如今可人要死了,你放心了吧?”

    “竟与我这般生分么?”我大惊。

    “人都走了,你也不用这般小心翼翼。那可人若还活着,将来也是个祸害!”

    我只好作罢,说道:“好生休息,不打扰了!”

    说罢,就离开了。如妃挑开帘子,望着我远去的背影,怔怔的望着。小丫道:“慧主子如此做,倒真让人寒心呢!”

    冷宫。可人坐在榻,绣着女红,我进来时,她也不请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慧姐姐来了!”

    我没有出声,径直坐到了榻上。她又把绣好的鸳鸯给我瞧:“你说好不好看?”

    我看了一眼,那鸳鸯活灵活现,便说道:“和你之前绣的一样好!”

    她微微一笑,喃喃道:“知道么?这是可人用了许久的时间才绣出来的。可人用了最好的金线,最好的布匹,只为衬他的天子之威!”

    我不说话,听她说道:“可他总是说话不算话,说好要来我这儿的,可结果不是在你萧子琴那儿,就是在她敏常在那儿!宫里夜的可真长啊,长的像永远也等不到天亮。我就绣了这鸳鸯,不知不觉也就等了一晚!”

    “奴婢明白!”她的眸子渐渐的暗淡,早已无了光泽。

    我心里早已如明镜一般,却始终不敢相信可人竟狠到如此地步!暗自后悔当心慈手,白白搭了绾秋这条命。

    次日,我便让铭儿去请了可人过来坐坐。可人娇笑道:“慧姐姐找臣妾过来,可有什么打紧的事儿么?”

    “没什么,不过是本宫得了一件好东西,想给瞧瞧!”我也笑道。

    她坐到榻后,冷笑道:“姐姐有了好东西倒也想得起妹妹!”

    我向铭儿使了眼,铭儿便端着呈有迷魂香的木器盘子走至她的旁。她缓缓拿起白瓷瓶儿,静静地看着。

    “知道这是什么么?”我笑道。她的笑容早已僵住,我的心中已是明了,却还是笑道:“这是迷魂香。男女欢好,以此迷情。可这里的红花亦是分量不轻!一用便再不会有孩子!”

    她的手地一哆嗦,“哐当——”,地一声脆响,白瓷瓶早已是支离破碎,白粉也随之洒在了地。

    “这是怎么了?”我故问道。

    “臣妾往误食带有红花的银耳汤,以至于臣妾在无法怀有孕,如今想起来心里还是害怕的!”

    我笑道:“可妹妹可要坐稳些,可别在烟雨阁出什么事儿才好!”

    她又只好坐了下来。过了许久,方才问道:“告诉这些做什么?莫不是以为这瓶迷魂香是妹妹送的?”

    :“可妹妹又何必‘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淡淡的说道,“今找来,不过是告诫:妹妹小心些吧!莫像我这般不祥,差点误食红花!”

    “那便多谢姐姐提醒了!”她冷笑道。又笑道:“最近听到一个消息,想说与姐姐听听!”

    不等我开,便继续说道:“姐姐最得力的管事姑姑——绾秋,竟是皇后的眼线!潜在身边已有两三年了吧?”

    又转过,望着我:“没想到吧?就连都想不到呢!绾秋姑姑真是厉害,瞒住了所有人!”

    我直直的望着她那张狠的脸,原来这一切真是她做的!是她逼死了绾秋!

    可人笑道;“别难过,为此等贱婢是最不值得的!”

    又说道:“臣妾不叨扰娘娘了,先告辞了!”

    说罢,就转离去了。我望着她那越来越远的背影,喃喃道:“可人,这次我不会再心了!这都是你逼我的!”

    想着,便从地拾起白瓷瓶的碎片,向脸狠狠划去!血珠猛地涌了出来,我早已疼得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之时,已经凝住了。明轩坐在我边,悲悯的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铭儿对我说道:“主子可算是醒了,皇足足守了三个时辰呢!”

    明轩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待她走后,我才哭道:“皇上,臣妾的脸——”

    “慧儿放心,朕不会在乎的!”他安慰道。

    “臣妾这般摸样,就连自己都懒得看。可她说是因为臣妾,皇便在不去看她了!都是因为臣妾这张脸——”

    “贱人——”

    他的脸早已是难看至极。我握着他的手,继续说道:“臣妾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占着皇,更没想过要争宠!况且她坠儿对臣妾有恩,皇上不是不知道!”

    “朕明白!”他安慰道。

    又对李全说道:“传朕谕:可答应以下犯,不守道,足半年,以观后效!”

    夜里,天寒风凉。铭儿抱怨道;“皇上只禁足了她半年,却值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么?”

    我微微笑道:“凭这点子功夫,皇怎会让她赴死?宫里的日子还长,好戏还在后头呢!”

    小安子看了我一眼,低声道:“主子若是信得过奴才,便将此事给奴才来料理罢!全当还了绾秋姑姑平里待奴才的心意!”

    又过了一段时日,我正在看书,屋外忽然闹哄哄的。我索丢下书本,铭儿道:“主子息怒,奴婢出去瞧瞧!”

    说罢,就出去了。这时,一个小太监进来了,低声说道:“安公公让奴才前来告诉慧主子:鱼钩了!”

    次日,可人陷害如妃东窗事发。明轩勃然大怒,并当把她打入了冷宫。如妃披着小袄,躺在榻上,脸色惨白。待明轩走了之后,我才坐到她的旁,安慰道:“现下可安心养子了,再不用多想了!”

    “慧嫔如何我安心?如何我不多想?”她撇开脸望向窗外:“如今可人要死了,你放心了吧?”

    “竟与我这般生分么?”我大惊。

    “人都走了,你也不用这般小心翼翼。那可人若还活着,将来也是个祸害!”

    我只好作罢,说道:“好生休息,不打扰了!”

    说罢,就离开了。如妃挑开帘子,望着我远去的背影,怔怔的望着。小丫道:“慧主子如此做,倒真让人寒心呢!”

    冷宫。可人坐在榻,绣着女红,我进来时,她也不请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慧姐姐来了!”

    我没有出声,径直坐到了榻上。她又把绣好的鸳鸯给我瞧:“你说好不好看?”

    我看了一眼,那鸳鸯活灵活现,便说道:“和你之前绣的一样好!”

    她微微一笑,喃喃道:“知道么?这是可人用了许久的时间才绣出来的。可人用了最好的金线,最好的布匹,只为衬他的天子之威!”

    我不说话,听她说道:“可他总是说话不算话,说好要来我这儿的,可结果不是在你萧子琴那儿,就是在她敏常在那儿!宫里夜的可真长啊,长的像永远也等不到天亮。我就绣了这鸳鸯,不知不觉也就等了一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