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77 丰碑突然倒了!

章节字数:3132  更新时间:16-04-16 1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淑妃扶着小丫的手默然的走着,小丫劝道:“其实,慧主子心里是有主子的。奴婢听说这次主子能被封为淑妃,与皇后共掌六宫之事,全是慧主子的功劳!”

    “她怕是可怜我罢了!”她苦笑:“占着皇上的人,皇上的心。而我,什么也没得到。我若是再旧事从提,闹到皇上面前。皇上会怎么想?”

    又看了眼远早已泛白的天空,叹道:“她这是在给我敲钟啊!她也不想想,便当真以为人人都如她这般心狠么?”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小丫不安道:“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烟雨阁。我正在看书,帘子便被地挑了起来。小丫头神匆忙,也顾不请安。她说道:“如淑妃遣奴婢来告诉慧主子:敏常在犯事了!现如今正在桐华宫外跪着呢!各宫的主子都到了,就差慧主子您了!”

    桐华宫。正午的太光正毒,没有一丝凉风。叶间的蚕声更是让人莫名的烦躁。敏常在瘫坐在青石板铺就的地板,眼神都有些涣散了。她脱簪披发,脸无任何脂粉,却更见清丽可人。我不安的望了她一眼,便径直进了内阁。

    内阁。明轩,林婉儿端坐在榻,如淑妃位于众妃之首。我前请了安后,小心翼翼地说道:“臣妾进来时瞧见敏正跪在宫苑外。臣妾见她眼神都有些涣散了。如今正值正午,正毒。臣妾怕再这么跪下去——”

    “慧嫔知道她犯了什么事么?莫说是中了暑,即便凌迟死都不为过!”林婉儿冷笑道。

    “罢了!让她进来!”明轩不耐烦的说道。

    李全听了,便出去了。

    “平里看敏常在也是个‘行的正坐得直’的人,如何便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来?皇上待她那么好,她竟心系其他子!在梦里着其他人的名字!”如淑妃冷笑。

    话音刚落,敏常在便被李全带了进来。她跪在地,一言不发。

    “其实还远不止这些呢!她还做了同心结!皇上待她那么好,她果真不知惜福!”另一名宫嫔说道。

    明轩的脸早已铁青,压抑着火,问道:“他是谁?”

    “反正不是你!”她冷笑道。

    明轩的手指早已泛白,捏得咯咯作响,说道:“朕待你那么好,你竟是这样对朕的么?”

    “皇上真以为这样,便是对臣妾好么?你杀了臣妾的族人,掠夺臣妾的国土,逼着臣妾的父王后向你俯首称臣,让臣妾做了亡公主!”

    “朕从来都没在乎过你的身份,更没有迁怒于你!”

    “是么?”她冷笑道,“告诉你,明轩!这种刻意承宠的子,我受够了!我从来都不稀罕你的恩宠,以前不在乎,现在不在乎,往后更不会在乎!”

    碧美人在一旁冷笑:“这慧嫔与敏常在向来是蛇鼠一窝,不知此事,慧嫔——”

    话还未说完,明轩便喝道:“你给朕闭嘴!”

    我心里大惊,敏常在这次是真的要大祸临了!敏常在却毫无畏惧之,只是淡漠的让人感觉不真实。

    “你若说出他的名字,朕可以让你继续留在朕的边!”他说道。

    “臣妾只求速死!”她里复复只是这么一句。

    “我会把你留在我的边,慢慢的折磨你!你的族人,你的父兄弟都会为你的愚蠢而付出代价!”他缓缓走近她,一丝狠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她的脸终于有所变化,顿时变得惨白。

    随后冷笑道:“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明轩,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他是谁,因为你不配!”

    话音刚落,一记耳光轻响。明轩面色阴冷,冷笑:“贱人!”

    敏常在的脸顿时红肿不堪,一丝迹从角流出。她缓缓扬起脸“啪——”,又是一耳光!

    她冷笑:“臣妾再如何不济,却也懂得还以彼身。比起皇上对臣妾做的,臣妾自当不如!”

    我怕明轩再旁敲侧击下去,事就真的要真相大白了。急忙前,跪道:“皇上息怒。敏常在不过是一时糊涂,臣妾保证她后一定好好儿的跟着皇上!”

    敏常在这才看向我,冷笑:“保证?你拿什么保证?”

    又笑道:“慧嫔娘娘还不知道么?臣妾在那的布匹里加了紫罗香,娘娘再也离不开了吧?”

    我顿时一愣,她竟如此想要赴死么?把什么罪名都全往自己揽!明轩气极反笑,对我道:“你瞧瞧,这就是你平里真心对待的好姐妹?你对她掏心掏肺,她又是怎么对你的呢?”

    如淑妃的脸也有了变化,冷笑:“竟不知敏常在是这般对待好姐妹的!本宫倒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早已听出如妃的弦外之音,却也别无他法。明轩回到榻。

    这时,李全进来了,说道:“皇上,慕丞相在议事厅等着呢!说是有重要的事禀报!”

    明轩起身,再也不看跪在地的敏常在,淡淡的说道:“此事全权与皇后处理,不必再回朕了!”

    说罢,就离去了。

    林婉儿冷眼瞧了眼趴在地的敏常在,说道:“常在敏氏,心怀不轨,毒害宫妃。还心系其他男子,置皇家颜面于不顾。实属罪大恶极,明日午时,仗杀!”

    说罢,就要离去。走至我边时,说了句:“慧随本宫前去更衣吧!”

    里屋。她早已换了件紫的夹层袄子,坐在榻。她喝了茶,也不看我,淡淡的说道:“既是来了,就坐吧!”

    我这才坐到她下边的圆木雕花凳。她笑着问道:“本宫这样做,可还妥当?”

    “娘娘仁善,又是后宫之首,自然是事事理得极为妥当!”我笑道。

    “本宫说过,凡是与本宫作对的,都不会有好下场!敏常在还这么年轻,就这么去了,当真是可惜了——”她叹道。又说道:“如今可答应与敏常在都要去了,再没人可以碍眼了。慧嫔你可别辜负本宫的一番苦心啊!”

    “是!臣妾一定想办法,留住皇上!”

    她满意的点点,又说道:“本宫这几日不大舒服,敏常在之事,你便去了了吧!”

    “娘娘还不相信臣妾么?”我冷笑。

    “人心不是一两天就能看出来的。当年勾践臣服于吴王边数年,最后不也是反了么?可见人心最是难测!既是难测,本宫还信它做什么呢?”

    又打量着我,笑道:“慧嫔是聪明人,人心不可揣测,而紧握在你手中的,将是往后享之不尽的荣宠!”

    烟雨阁。我坐在榻,用手翻着无关紧要的书,铭儿问:“主子可想好应对之策了么?”

    我缓缓合书,冷笑:“还能怎么样?她自己非要寻死,我如何帮得了她?”

    “那主子的意思是,杀之?”

    “看在以往的份儿,送她一盘果,慢慢享用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她听了,便端着果出去了。

    次日一早,我坐在铜镜旁,任由铭儿梳着发丝。她说道:“昨里敏常在企图割腕自杀,幸的看门的小李子发现得早,就给拦了下来。皇上得知后,只淡淡地说了句:她既想死,便遂了她的愿。今儿午时,杖杀!”

    “你问过如淑妃的意思没有?”我问道。

    “问了!如主子说,皇后娘娘既是让慧主子理,慧主子只管秉公办理就好!她说如今身子骨大不如前,再加昨染了风寒,不管此等闲事!只一样,别放过她!”

    我的身子猛地一怔,她果真是想敏常在死!那这一次,她便非死不可了!我冷笑;“果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又吩咐道:“你去准备吧!”

    牢房,阴冷万分。丝如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角早已是被打得浮肿不堪。她又忆起那的形:她与小丫在御花园闲逛,正巧遇到了烟雨阁的小丫雯儿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雯儿请了安:“敏主子吉祥——”

    “什么事儿急这样?”

    “是瑞王爷来信了呢!奴婢怕慧主子等得着急!”

    “是这样啊!不如这样吧!你把信给我,我也好去向慧姐姐讨喜!”

    小丫想了想,便笑道:“那便多谢敏主子了!”

    说罢,给了信后,就笑嘻嘻的离去了。

    她手中拿着信封,眼中浮出一丝笑意来。小丫笑道:“主子果真是望穿秋,把瑞王爷给盼来了!”

    “你去告诉慧姐姐,今儿我便不过去了!”

    “奴婢明白!”说罢,就离去了。她回到桐华宫,从信封中出信纸,见纸写道:“意阑珊,独自莫凭栏。凭栏,落红遍地随风散。秀娥懒画,翘首待君来。待君来,朱颜憔悴不忍眠。晓风残月,独自吹萧弄弦。弦断,帘外秋风一片。鸳鸯瓦冷,翡翠锦衾寒。碾转侧,惟愿梦中见。-----请慧嫔娘娘金安”

    她的手指微凉,信纸地从手中滑落,像折翼的蝴蝶般飘落在地。心中蓦然明白,喃喃道:“萧子琴•••子琴•••你果然心心念念的就只有她!”

    我刚走至牢房门口,一名太监忙来给我开门;“慧主子请——”

    我踏进屋内,见她缩在角落里。她听见开门的声音,便看向了我。她的眼睛红肿,像是泪已经流尽了吧!小太监把门重重的关后,便识趣的到外面去守着。我说道:“你这又是何必?”

    “以前,阿玛总是告诉我:不管未来的路有多黑,有多难走,都会有一盏灯照着我前行。如今心中的灯暗了,丰碑突然倒了!”她苦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