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96 在宫中住着,可还习惯么?

章节字数:2897  更新时间:16-04-22 2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次日,紫苏正在给我梳妆。我说道:“你去准备些东西,待会儿送去静心苑给她。好歹曾经也是姐妹一场!”

    “主子不去么?奴婢倒觉着主子刚回来不久,也是许久不曾见过惠主子了,不如去看看,心里也踏实些呢!”

    “那便依你吧!”

    静心苑。凄凉惨淡。连个守门的都没有,不免叹道:“她当年风光无限,却怎么也不会想到竟会落到这个下场!”

    紫苏打开了门,屋内发霉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我忙用帕子捂着鼻子,在里面慢慢地走着。

    “惠姐姐——惠姐姐——”,我喊道。

    “主子快看,莲氏在那儿呢!”,紫苏叫道。

    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见一个瘦弱的背对着我的女子正在绾发。我慢慢地走至她的身边,试探道:“姐姐——”

    她的身子猛地一颤,忙缩紧了身子,喊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望着她那瘦弱黢黑的脸庞,心猛地一紧了。这还是她么?还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惠妃娘娘么?

    她叫道:“坏人走开——坏人走开——”

    紫苏在我耳边低声叹道:“这惠主子怕是疯了!”

    我蹲下身子,从食盒里拿出一块糕点,强颜欢笑道:“你饿了吧?”

    她望着那块糕点,却没有接。我又柔声道:“快吃啊,吃了就不饿了!”

    正说完,她就从我手中抢过糕点,塞进了嘴里。手上的条条血痕更是触目惊心。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当她吃完后,问道:“口哥哥为什么还不来看我?惠儿天天可乖了!”

    我从头上拔下一支珠花,带到了她的头上,温言道:“口哥哥这些日子许是被事情耽搁了,不过他今晚就回来的。惠儿一定要打扮的好看些,知道么?”

    “真的么?他今晚真的回来么?”又自顾自的拨动着头上的珠花,喃喃道:“打扮好看些,口哥哥要来,要来!”

    我蓦地起身,对紫苏道:“拿着东西走吧,她已经不需要了!”说罢,就走出了屋。

    走至凤仪殿,一场雨便毫无征兆的来了。“主子去那儿躲躲吧!”,她指着沁心亭道。

    我无言,只是点点头,向里面走去。坐在石凳上,冰冷刺骨,亦如我现在的心境。

    “这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呢?”紫苏说道。

    忽忆起当年与姐姐箫笛合鸣的场景,便问道:“我的箫呢?可还带着?”

    “带着呢!奴婢记着主子爱吹,便是时常带着!”,她从袖中取出竹箫道。

    我缓缓接过,便吹起了《伴君行》。竟无当年的情致,箫声里更多了沧桑悲凉之感。再加上雨声凄凄,更有了噎声。突然,箫声戛然而止。我放下箫,拿在手中怔怔的看着挂在上面的坠子。“主子怎的不吹了?”

    “这本是箫笛合鸣的,只有箫实是寂寞无趣。再加上此声应此景,更是悲凉。不吹也罢!”

    “经历了这些事后,主子便要舍下一些东西了。比如心!”她叹道:“心慈手软是成不了事的!”

    我苦笑道:“就像惠妃莲氏一样,对么?她就因当初对我心慈手软,才走到了这一步!”

    她没有说话,许久才叹道:“这宫中最忌讳的便是真心了!比如当年的兰才人,当年的虞美人,如妃,如今的惠答应!”

    我说道:“都说‘君恩薄于薄冰’到底是如此!当真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倒不如不抱希望也就罢了!他是没有心的,不是么?”

    又对紫苏说道:“你夜里给她送些东西过去,让她好生上路吧!”“奴婢明白!”

    又望了望外面,雨已经停了。明轩昏的余辉照在落花上,熠熠生辉。我喃喃道:“雨停了,走吧!”又见青石板上的落花还是刺眼的殷红,上面沾着点点雨珠。

    我说道:“雨送明轩昏花易落。多美的花,还不及向世人呈现它的美,便落了,当真是可惜!”

    又见那盆牡丹妖娆的开着,只是略低了头。

    “到底是唯有牡丹真国色!”,我苦笑道。

    “牡丹却不只一株,每株都有机会,只要有心!”,她也道。

    次日清晨,我正在整理昔日的东西,紫苏迟缓的说道:“惠答应已经上路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淡淡的问。

    “昨儿夜里,嚷着肚子疼得难受。看门的以为她疯病又犯了,就没理。今儿一早才发现,她已经断气了。口里还含着未干的白沫呢!”

    “你去给内务府的人送些银子打点一下,让他们不要在追究了!”,我边翻着书籍在太阳底晒着,一边说道。

    “奴婢已经让墨梨送去了!”

    “墨梨?”,我恍然大悟道:“难道——”

    “是了。墨姑娘眉清目秀,生的俏丽可人,这也不足为奇。那明轩总管应该会卖她一些面子!”

    说着,宁妃便从外面进来了,娇笑道:“哟,妹妹这是把宝书阁中的书都搬来了么?”

    “姐姐怎的又打趣我?”我佯怒道。

    又笑道:“姐姐且先进去坐坐吧,这儿马上就好了!”

    她也没说什么,就进了屋。紫苏说道:“主子还是先进去吧!这时候我们还需要她呢!这里奴婢会吩咐人来做的!”

    “那便辛苦你了!”,说罢,就进了屋。

    她坐在榻上,我就坐在她的侧边。紫苏已端着茶水来了。她说道:“宁主子请喝茶吧!主子也喝茶吧!”

    我接过茶水放在桌上。紫苏对宁妃的丫头侍书笑道:“侍书妹妹前些日子要些绣花样子,我那儿还有些。倒不如现在去挑挑吧!”

    说着,就拉着侍书走了。

    宁妃笑道:“你堂堂一个贵嫔,如何还亲自动手做那些事情?难不成是丫头们偷懒,亦或是你性子太好,使唤不动么?”

    “这是我的家,我不想假手于人。自己做着既打发了时间,又安心了些!”她又说道:“听说昨儿惠答应殁了!”

    我也道:“是了。想她当年多么风光,死了却无人问津,着实可怜!只是她如今死了倒解脱了,姐姐的痛又如何释怀呢?”

    “罢了!经历了这么些事我也看开了。我恨了她这么多年,已经够了。只盼她来世投个好人家,莫在做些伤天害理的事也就罢了!”她叹道。

    “妹妹如今虽是失宠,却要位居高位了,也算的欣慰!”她看着我说道。

    我冷笑道:“姐姐当真以为我便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又说道:“皇后为何会把册封大典定在下月初九,仅仅只是天时地利人和么?”她思虑道:“我倒忘了这些了。那皇后果真会如此好心么?你一旦上位,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何等显贵,她如何不知?况且,皇后这么些年,一直没有所出,更不会善罢甘休!”

    “她把我即将上位的消息公之于众,不就是想借后宫其他女人的手拉我下马么?只要我一天不上位,就多一天的危险。怕是有些人已经等不急了吧!”,我叹道。

    她笑道:“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及早登位。只是——”

    “只是什么?”我疑惑道。

    “只是要拿十四阿哥做引子。要动手,就要惊动皇上,让他亲自扶你上位。到时候就连林婉儿(皇后),她也得哑巴吃明轩连,有苦说不出了

    让我想想——”,我喃喃道。

    “拿十四阿哥一时的痛换的一生的富贵,孰轻孰重妹妹应该知道的!”她逼道。

    我冷笑道:“那妹妹上了位,对你又有何好处呢?”

    “我这一生便只得如此了。只想让凝香好生活着。再说,她是个公主,本就无福。皇后心狠手辣,到最后还真能放过我么?可妹妹就不同了,有儿子,有权利。若姐姐扶了妹妹,到时候便也能安心了!”她先是一愣,又说道。

    夜里,风缓缓的吹着。竹帘子嘤嘤作响,波澜阵阵。桂花落了一地,花香幽幽地在空气中弥漫。我靠在丝绒软垫子铺就的贵妃榻上,护甲在木器桌上狠狠划过,留下深深刮痕。紫苏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主子别忘了惠答应的下场

    才是!”

    我猛地一拍桌子,说道:“把十四阿哥带来——”

    “是——”她说着,就挑开竹帘子去了。

    过不了多久,景逸就被李嬷嬷牵着来了。他似乎又长高了,脸上红红的,十分可爱。他十分乖巧的垂下眸子,跪着请安道:“儿臣给母妃请安,母妃万福——”

    我忙笑道:“快些起来,来母妃这儿来,让母妃好好瞧瞧你!”

    他坐到我的面前,坐了下来,我问道:“在宫中住着,可还习惯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