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86 铭儿,我就要为你报仇了。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6-04-19 1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听了便进去了,门也被她重重的关上了。过了许久,门终于被打开了,谨言对我淡淡一笑:“湘主子请回吧。”

    我眯眼冷笑:“你什么意思?”

    后想不对,忙跑进牢房,见铭儿早已躺在了一阵血泊中。谨言淡淡的解释:“这丫头自知罪孽深重,无脸再见湘主子,便自裁了。”

    我脸上早无了颜色,泪已在眼眶中打转。她看了我一眼,说道:“她死了,娘娘本应高兴才是。如何便是这副模样?”

    “我恨这么便宜的让她死了。”

    我说道。

    她说:“这里湿气重,湘主子还是早些回去吧。奴婢还要回去复命呢。”

    说罢,就离开了。我再也忍不住,脚一软便跌坐在铭儿身旁。紫苏很是懂事,关了门,便去外面守着。我用手抚摸着铭儿的脸庞,哭道:“对不起,铭儿妹妹。你如此情深意重,我却你死了都不安生。你放心,我一定会为妹妹报仇,一定会。”

    水烟阁。夜色冰冷如盘,屋子发着寒光。紫苏端着一碗鸡汤,劝道:“娘娘别难过了。逝者已已,活着的人应更好的活着才是。”

    说着,就把鸡汤塞到了我手中。我喃喃道:“别对我这么好,我还不起。”

    “奴婢没想着要主子还,想是铭儿姐姐若在,也不愿看到主子这般失魄的模样。”

    我忽然想起,铭儿说的那句话:“奴婢去后,主子定要好好活下去。就当是为了奴婢,好好活下去。”

    我忙端起手中的鸡汤,慢慢的喝着。她叹道:“主子要赶快打起精神才是,外面的人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呢。”

    第五章

    自铭儿死后,我与皇后的梁子便算是彻底结下了。可日后才发现,我们都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次日,曹美人来我宫中坐坐。谈笑间,却闻到她袖子里散发着淡淡清香,却煞是好闻。我笑问道:“你这熏的什么香啊?”

    她从袖中拿出一个香囊,笑道:“哪里是熏香了?这是臣妾做的香囊,臣妾有失眠之症,故用它来安神。”

    她又笑道:“娘娘若是喜欢,臣妾便把这个香囊送给娘娘可好?”

    我也笑道:“那便是要多谢妹妹了。”

    她走时,我便让紫苏请来薛太医。他问:“娘娘可是身上不大好么?”

    我从抽屉里拿出曹美人给的香囊递给他,他接过香囊,用手煽动着气味闻了闻,沉声道:“此物确实有安神的功效。不过有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是麝香么?”

    我问。

    “不,是百合叶。此物本没什么,若和红花放在一起,制成百合香。娘娘熏个两三月,怕会孤郁而亡。”

    我冷笑道:“百合香?百合叶?她既是这么想害我,那倒不如遂了她的愿?”

    “娘娘的意思是。”他不解道。

    “把百合草加重分量。”我拔下簪子,拿在手中把玩,对他缓缓说道:“若是此事闹到皇上面前,你觉得她会怎么样?”

    他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只得恭敬的说:“娘娘既是有了决断那下官唯有从命便是了。”

    当他走到门口,我像是问他,又像是问自己,喃喃道:“如今的萧子琴,坏透了罢?”

    他怔了怔,就挑帘离去了。

    夜里,紫苏便从薛琴哪里拿了香囊过来。她迟疑道:“这药力作用极大,娘娘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我接过香囊,温言道:“我有分寸,死不了人的。”

    说罢,便系在了腰间。次日,又忙着去给皇后请安,故穿了件新鲜的衣裳,施了胭脂,扫了眉。外面的雪还是下着的,紫苏撑着油纸伞与我静静的走着。脚底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凤仪殿。林婉儿方才梳洗完毕。坐在榻上,手上抱了个暖炉。谨言递给她一碗茶,说道:“娘娘先吃些茶罢。”

    她接过后,便放在了桌上。对我笑笑:“湘妹妹今日怎的来这样早?看你穿的新鲜衣裳,本宫也沾沾喜气呢。”

    “臣妾不敢。”我也笑道:“这几日雪下的大,天儿也冷得很。到处都是萧条之境,臣妾就想着穿的喜气些,不然便太过清冷了。”

    她脸上忽变,突然眉头深皱。我不禁问:“娘娘,可有什么不对的么?”

    “本宫闻着这香气——”

    我忙卸下香囊,递给她笑道:“这是臣妾的香囊味道呢。”

    我接过香囊,脸忽的一变,很快又恢复自然,却又没说什么,只是拿在手中,细细把玩。我继续道:“这是前几日曹妹妹送的呢。说是有安神的功效。”

    她还给我,也笑道:“确是呢。半月前,她也送了本宫一个,效果也是不错的。”

    我走时,她吩咐道:“湘妹妹身子不好,便不必每日前来请安了。待妹妹身体痊愈之后,再来也不迟呢。”

    “多谢娘娘恩典。”我行过礼便回去了。

    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林婉儿的表情。瞧她那刚开始的诧异,再到后面的镇静,亦或是免去我请安的事情,明显就是她知道百合香的厉害之处。

    她想借曹美人之手杀了我,若是无差错,自是能瞒天过海。若是被发现,直接将曹美人推出去抵罪。好高的一步棋,,不禁心中冷笑。那铭儿呢,上次她与阿奴的谈话,我无意听到了‘皇后娘娘’四个字。

    心中蓦然大惊,步子猛然止住了。紫苏担心的问:“娘娘怎么了?”

    我闻言安慰她:“没事,走吧。”

    脑子里又浮现出她的话:“小主可有别的香没有?”

    “小主是不熏香的,如何竟熏成这样了呢?”

    “妹妹好久没来,不如吃了茶再走罢。”

    “若真有那么一天,你便饶了她罢。”

    这些断断续续的话更证实了我的猜想。心中竟是一批啊悲凉之感,久久不能拂去。傻丫头,你竟为了我熏了百合香。你一定是痛苦难耐,便去找了明轩说明一切,将所有罪责都扛了下来。你走之时,只让我小心曹美人。却并未告诉我此事,也是为了保全皇后罢?你的心思我到底是明白了,如今萧子琴唯有拿曹美人来给你陪葬。

    过了大半月后,我早已是熏的面色发白,气息微弱。铭儿吓得两行清泪长流,我柔声道:“好丫头,后面的事情便交给你了。”

    她不住的点头,我便别过脸去。心中暗念:“铭儿,我就要为你报仇了。”

    明轩来的时候,我早已哭的泪流满面:“皇上。”

    “几日不见,你如何成了这副模样?”他大惊。

    我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跪在冰凉的地上痛苦流涕:“皇上,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怎么了?”

    “曹妹妹她,她在送给臣妾的香囊里下了百合草。若不是臣妾发现的早,臣妾便要死于非命了。”

    他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问站在旁边的薛琴:“是么?”

    “湘主子所言即是。曹美人下的百合草分量极重,足以要了湘主子的命。”

    他对李全不悦的说道:“让皇上、惠妃、曹美人即刻来水烟阁。”

    李全领了旨,便出去了。我还在哭着,只听他说:“你也别哭了。倘若真有此事,朕自然会为你做主。”

    心中顿时凉了,他竟然不信我。却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多谢皇上。”

    “地上凉,你身子虚。倒别跪着了。”

    紫苏忙扶了我起来坐在榻上,又为我披了件斗篷,便退下了。过了一碗茶的时间,皇后就来了。我忙起身要请安,她就解了披风交予谨言。对我笑笑:“湘妹妹身体不好,便免了吧。”

    我又坐了下来。她坐在榻上,望了望我,不解道:“半月不见,妹妹如何病的如此地步了?”

    话音刚落,屋外便喊道:“惠妃娘娘到,曹美人到。”

    话音刚落,她们便进来了。又向明轩青了安,都坐了下来。

    “今日找你们来,只是为了证实一些事情。”明轩淡淡的看了眼曹美人:“曹美人。”

    他的声音陡然转冷。曹美人先是一愣,随后温婉的笑笑:“臣妾在。”

    “半月前,你可是送了一个香囊给湘贵嫔?”他问。

    曹美人嫣然笑道:“是了。臣妾听说湘姐姐有失眠之症,便亲手做了一个香囊给湘姐姐呢。”

    她又望了我一眼:“姐姐气色不好,可是又没熏的缘故?”

    我冷笑:“正是用了你送的香囊,我才变得这般模样。我萧子琴,自问没有对不起的地方,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她的脸色蓦然一变,喝道:“萧子琴,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你别血口喷人。”

    明轩不耐烦的打断了:“罢了,吵吵嚷嚷的成什么体统?”

    皇后柔声劝道:“皇上别生气,这里面许是有些误会也未可知啊。不如再找来太医院的人仔细查查,也好给湘妹妹一个交代。”

    当太医院的人仔细检查了香囊,沉吟道:“湘主子所言不虚,却是如此。”

    我听了此话,猛地看向皇后。她却笑意吟吟的望着我。曹美人腿一软,早已瘫坐在地上。口中喃喃道:“皇上,我是冤枉的,冤枉的。”

    “到了如今,你还不知悔改么?”明轩冷声问。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