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90 你别逗他了,他一个小孩子懂得什麽?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16-04-20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瞧,这儿多美。不如我们明年还来这儿吧!”,我笑道。

    他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忙应道:“你说好便好。段晨,我会等你,等你接受我为止!”

    “杨公子当年也是这样把陶二小姐哄到手的么?”

    他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过了许久,他才问道:“段姑娘真的不累么?”“什么?”

    “姑娘总以为自己如迷雾一般,却不想明眼人一看就能把姑娘的心思看透。姑娘再如何好强,终不过是女子罢了!姑娘如今没有人可以依靠,已十分可怜。倘若再不为自己打算,以后怕会更加难过!”

    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头不知不觉的靠在了他的肩上,喃喃道:“我好累,真的好累!就让我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画舫中。

    我与他对坐,小兰为我们斟酒。他也爽快,一口便干了。小兰笑着问我:“姑娘如何不喝?”

    “我身子不好,就算了吧!”

    “那可不依!交杯酒哪能只有一人喝的?”,她不依不饶。

    我的脸顿时被羞得通红,骂道:“好啊!你倒还打趣起我来了!”

    他也笑着劝道:“罢了!不就是一杯酒么?我帮她喝了便是!”

    说着,就一饮而尽。随后,笑容在脸上僵在了,他直直的望着我:“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说罢,身子便软软的倒下了。

    “对不起!”,我说道。小兰见了,就掩门而去了。

    我用手覆上了他的面容,喃喃道:“对不起!这世上也只有你这般真心待萧子琴了。倘若有来生,我一定陪你,陪你好好的过!”

    话音刚落,帘子就被掀了起来。二小姐走了进来,对我笑道:“段姐姐只管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杨哥哥的!”

    我又见小兰撑着伞进来了。我问道:“怎么?下雨了么?”

    “是啊!刚才还是朗月,如今便下起大雨了!”我强装笑容与二小姐说道:“祝二小姐与杨公子白头偕老!”又说道:“如今他已喝了冷香丸,便是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也可安心的离开了!”

    “也是!段姐姐去了,或许于你于我都是有益的!”我走时,苦笑道:“以后二小姐不要再胡乱救人了!有时人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在大雨中,我慢慢的走着,泪早已是夺眶而出。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山路崎岖。当我用尽余力时,抬头一看,却已是到了金蝉寺。我趴在冰凉的石地上,用手扯着门上的铁环。正要拉时,手一滑,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次日,天刚亮,门就开了。一个小道士见了躺在地上的我,惊得扫帚一扔,忙跑进了院子里。嘴里喊着:“师傅??师傅??”

    禅房内,烟雾缭绕。阳光透过窗子斜照进来,还不时的传来几声鸟叫。我缓缓睁开眼,却听得一位小道士的声音:“师傅,你看!她醒了!”

    我在看时,却见她旁边站着一位尼姑,年约五十多岁。我忙要起身,那尼姑却按住了我,说道:“你身子虚,且好生养着吧!”

    “敢问阁下是——”,我问道。

    那小道士笑道:“这位是金禅寺的莫言道长,也正是她做主收留了姑娘!”

    莫言又说道:“贫尼记得姑娘是陶二小姐家的!等姑娘好些了,便通知她们把姑娘接回可好?”

    “你认得我?”,我不解道。

    “有过一面之缘。你那日来上香,还托贫尼给你解了一签呢!”

    “什么陶二小姐,我自是不记得了。许是莫言师傅认错人了吧!”说罢,便头朝里,不再说话。

    过了几日,方才好些。可是身子越发沉重了,便只好多在禅房呆着。我扶着小道士的手,站起身来:“今日天气不错,不如出去走走吧!”

    “可是,姑娘这身子——”

    “无碍,只是散散心吧了!”说着,就扶着桌子缓缓向前走去。

    小道士忙上前来扶着,又用手掀开帘子,不安道:“姑娘慢些——”

    “都来了这么久了,还不知你的名字呢!你唤什么?”

    “绾月!”

    “上天揽明月,‘揽’字却不风雅!绾月,倒也是个好名字!”再看看四周,都是浓荫绿树,寒意渗人。

    “有了这曲径通幽,何不再种些花木,岂不更是风雅别致?”

    “姑娘说的是了。可莫言师傅说,我们是远离红尘之人,不是什么都该沾染上身的。好生修身养性才是真!”

    “常年以绿水青山为伴,未尝不是件好事。这世间的红尘之事是断不能沾惹的!”

    “姑娘若觉着好,倒不如去求师傅让你留在这吧!”我指了指前面的石亭,说道:“去那边看看吧!”

    “嗯!”说罢,就扶着我上去了。冷风阵阵的吹着,衣袂飘飘。

    “姑娘还是少吹些风为好,不如回去吧!”

    “你看——”话还未说完,腹部就绞痛不已。脸疼的苍白而扭曲。“姑娘,你,你怎么了?”,急的都要哭了。

    “快,快,快去找人,我要生了。”

    禅房内。我在炕上疼得直冒冷汗。

    “怎么办啊?师傅!”,绾月急道。“莫离去找王干娘了,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未回来?姑娘眼看就要生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她又对绾月道:“让她们在这儿守着,为师进去看看!”

    说罢,就推开门进来了,又缓缓的关上门。

    已是明轩昏,我便就晕倒了三次。过了许久,才缓缓醒来。又迷迷糊糊的听到莫言说道:“姑娘可得加把劲才是啊!为了孩子,再苦都要坚持下去!”

    我有隐隐约约的看到明轩向我走来,那温柔的笑容犹如和煦的阳光。他伸出手,说道:“湘儿,快过来。我带你离开皇宫,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堂!”

    我喃喃道:“柳哥哥??柳哥哥??”“姑娘再加把劲儿啊,头已经出来了!”,又响起了莫言的声音。我心顿时一横,就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几声婴儿的啼哭声。心中暗念道:“口郎,我来了!”想着,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又过了几日,方才醒来。我躺的全身酸疼无力,便挣扎着要起来。绾月道:“姑娘刚生产完,身子虚得很。还是躺着吧!”

    “这几日谁的我浑身酸疼,你扶我起来歪歪吧!”,我笑道。

    她没有办法,只好拿了个枕头靠在我背上,又扶我向上坐了坐。

    “孩子——”,我问。

    “刚哄完再隔壁禅房睡着呢!姑娘若想看,绾月这便去抱给姑娘!”说罢,就要离去。

    我叹道:“罢了!我身子虚,浑身无力气,怕把她摔了!再说以后日子还长,还怕没时间看个够么?”

    “也是。”说着,又坐了回去。

    “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师傅说自我出世三个月,家中便着了大火,只剩得我与姐姐二人,后来遇到了师傅,便收留了我们!本想着过些安稳日子也就罢了,不想,那一年元宵节去看灯会,却走散了,从此再无音讯了!”

    过了些天,绾月托着果子进来了。笑道:“姑娘,且尝尝吧!这是静茹师姐下山买的呢!”

    我看着那小巧精致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我摘了颗放进嘴里,嘴角微动,便用帕子接住粒子,随手丢进了兰花盆里。

    “怎么样?”,她问道。我笑道:“真甜,竟如蜜一般!”

    “是么?那便好。师傅见姑娘刚生产完,身子虚,需要好生滋补一番!便让静茹师姐下山去买些新鲜果子来给姑娘尝尝!”

    “这样的好东西,你便也尝尝吧。”

    “不了,且留着吧。姑娘想吃时便可随时吃到!”

    那一年夏天来的特别早,阳光和煦温暖,十分宜人。禅房四周是绿森森的,略有些寒意。我打开了窗子,便看见粉嫩嫩的小孩正拉着绾月的受灾学走路。我笑道:“景逸???景逸???过来。”

    他听到我再唤他,便一下子挣脱了绾月的手,向我跑了过来。惊得绾月喊道:“我的小祖宗,你倒是慢些,仔细摔着了!”

    待绾月过来,他便抱着我的腿,我也给他搽拭汗水:“累吗?”

    “不累。!”,他笑着摇摇头。

    “你跑得倒比兔子还快,一眨眼功夫便没了影。”绾月抱怨道。

    我对她笑道:“他哪里是有那麽金贵?摔了也不算什么的。”

    她一把拉过景逸,对他笑道:“你娘不疼你,便由绾姐姐来疼你。倒不如给绾姐姐做儿子,可好?”他摇摇头。

    “我记得你是最爱吃马蹄糕的,只要你许了,绾姐姐天天给你做!”她继续逗道。他却一本正经的说:“马蹄糕固然好吃,可景逸还是要娘亲。只要娘好好地,没有马蹄糕,也不算得什么。”

    她还要再说,我便道:“你别逗他了,他一个小孩子懂得什麽?去带他吃些绿豆汤!”

    说着,就牵了他的手:“走,绾姐姐带你去吃绿豆汤!”

    “太好了,喝绿豆汤喽!”他高兴地说道。说罢,就无了人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