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三生石的凄凉(二)

章节字数:2637  更新时间:14-07-15 15: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世

    他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做那个梦的。

    梦里,一个青衣素衫的女子在古佛青灯前静谧的舞着。颓败幽深的寺庙前竖着很大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早登彼岸”。

    阴暗幽凉的殿堂里面,风无声的在空荡荡的屋檐穿行。女孩回转过身来冲他幽幽的笑着。

    每次他都希望看清她的样子,醒来后,唯一只记得她胸前挂着一块通红通红的石头。

    他是这座山上的猎户。

    听祖辈讲,山下这一带在几百年前是座宫殿,后来因为一个不祥的女人灭亡了。

    据说,那个女人生下时嘴里就衔着一块杨梅般大小通红的石头。

    “冤孽啊……”人们叹着气说。

    他想,他是因为先听了这个传说,才会做那个梦的。

    他依然早出晚归的靠打猎为生。

    每天傍晚回家时都会路过一座庙宇。

    因为常年失修,殿堂已经破烂不堪,四周的墙壁和地面上长满了杂草。

    他只记得小的时候进到里面玩过,被爹娘知道后是拎着耳朵把他带回家的。

    爹娘说那是个受诅咒的地方。所以以后再没进去过。

    现在每次打猎回来走到这,他会放下猎物坐在台阶上歇一会。庙

    门口有一块很大的石碑,上面的字已模糊不清了。

    这让他不由的想起他经常做的那个梦和那个刻着“早登彼岸”的石碑。

    那年冬天的雪很大。

    他早早就在林子里挖好了陷阱。

    那天早上他起的很早,天没亮就出门了。

    他有预感今天会有好的收获。路过那座残破的庙宇时,他看见门口有一行脚印。

    脚印是直通大殿的。

    是什么人进去了呢?

    他疑惑着向里面走。

    脚印很浅,像风吹沙砾,只轻轻划过雪面。也许这个人已经进去很久了,脚印被大雪覆盖住,所以才不会这么清楚吧。他安慰自己。

    残墙断壁安静的横桓在那里。

    殿堂里阴森森的,透着逼人的寒气。高高在上的神像残破了面孔向下张望着。

    悬挂在梁柱上长明灯被风吹地左右摇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杂草丛生的地面已经斑驳不堪。

    他四处张望,并没有人,正要转身离开时,供桌下发出轻微的响声。

    他疾步走过去一把掀翻了供桌。脚下是一个白衣盛雪的女子,如瀑的长发散乱在肩后,赤着一双脚蜷缩着身体。他顾不得多想,拦腰抱起她转身向外奔去。

    身后发出“喀嚓”的断裂声音。回头看时,殿堂中的佛像已经坍塌成一捧黄砂。

    我叫奈石。这是她醒来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看见她修长的脖子上用青色的线络着一块石头,通红通红的颜色。

    她没有告诉他关于她的来历。

    他也没有问过。

    每天天不亮的时候,他仍早早起来去打猎。

    她安静的呆在家里,傍晚时会到庙宇前等他。

    她总是荡着两条腿坐在以前供神像的石桌上,静静地听廊外鸦雀悲鸣。

    然后他抱她下来。走出庙门的时候,她会忽然停下来说,幽,你知道这石碑上刻的是什么字么?

    他摇摇头。

    她笑着说,也许是“永不超生”呢。

    然后他们一起回家。

    幽的屋里开始有了炊烟,幽的床开始暖和起来,幽的衣服开始干净起来,幽开始笑起来,他打到的猎物开始多起来……

    幽的屋里多了一个来历不明陌生的女人。

    村里人开始议论纷纷。

    不久,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人脖子上挂着一块浸血般鲜红的石头。于是开始恐慌。

    那一年大旱,地里的粮食颗粒无收,连山上的野兽也逃走了。

    村里最年长的族长拄着拐杖带着大伙来找幽。村民门把幽的茅屋围的水泄不通。

    幽关紧了房门,紧紧抱住了蜷在角落里的奈石。

    屋外是村民门愤怒的叫喊声“烧死这个带来灾难的女人”,“杀了她”,“杀了这个妖孽”……

    幽忽然抱起奈石,一脚揣开了紧关的柴门。

    屋外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情景惊住了,顿时安静下来。

    幽悲愤的吼着,有我一天在,你们就休想碰我的女人。

    村民们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族长。

    族长瞪着暴红的眼睛,颤颤微微的指着幽说,这是个不祥的女人,她会给我们整个村庄带来灾难的。她是受到过诅咒的。

    幽搂紧了怀里的奈石温柔的说,奈儿,不要怕,我带你离开这里。

    奈石的眼睛湿润了,这千百年来要等的不就是这句话吗?辗转了多少轮回来完成今生的溯源,不就是希望得到一刻真正的相守吗?

    幽抱着怀里的奈石向庙宇走去。族长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要受到诅咒的,你们是注定要受到惩罚的。

    幽更紧的搂住了怀里的人,大步走远了。

    他带着奈石来到他们相遇的庙宇。幽无限温柔的说,奈儿,不要担心,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奈石轻轻的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他的身上。幽抚摩着她披散的长发,安慰的说,奈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他们是不敢进来的。

    奈石恐惧的睁大眼睛,一把捉住他的手哭到哽咽。他捧起她的脸,拂去眼角的泪水,乖,不哭,我很快就回来。

    他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他。

    她从脖子上解下那块用青丝线络着的血石,轻声的说,幽,戴着它,这是下生时就跟着我的石头,会保佑你找到我……她帮他系好。他安慰的拍拍她的头,别胡思乱想了,我很快就回来。

    转身时,他忽然看见庙门前竖着的那块石碑。他记得她曾说过,那上面刻着的也许是“永不超生”……

    奈石安静的站在殿堂中。簌簌的风声夹杂着沙尘在空气中回旋。风中摇摆的长明灯发出“咯吱”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大理石雕琢的壁堂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雨,斑驳了墙桓。

    庙宇外突然由远及近的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树枝的断裂声,人群的吵闹声……“快点,快点”,“这边堆一些”……

    接着时间不长,烟气就涌了进来。张狂的火苗闪烁着青紫色的光芒,露出诡秘而狰狞的面孔吞噬着地上和墙壁上的杂草。

    雄伟高大的庙宇在烈火中熊熊燃烧起来。

    奈石知道她是终究逃脱不了这场宿劫的。她魅影般站在炙热的殿堂中,火苗疯狂地在她身边跳跃,翻滚,贪婪的舔舐着她的身体,烧灼着她的长发,发出“咝咝”的得逞般的笑声。她幽幽的笑着。

    长明灯下,佛说:你要忏悔。

    她说:拒绝忏悔。

    佛说:你要遗忘。

    她说:拒绝遗忘。

    佛说:孽缘。

    她说:我只是爱他,难道爱也有罪么?

    佛说:你们注定不会有善果。这辈子只是为了了结前世你苦苦爱他,眼泪滴血成石的恩怨。

    她说:求您放过我们,您是高高在上的神明,无所不能,请指引我们一条明路吧。

    佛说:今生你们有缘无份。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来世吧。

    她惨笑:来世,来世……几百年辗转轮回,到头来仍不能相守,要来世又有何用呢?求您枉开一面,我愿化做奈何桥边的一块石。只要能见到他每次轮回转世,我就心满意足……

    佛说:你不后悔吗?

    她说:我意已决,愿变做青石,永生永世守在忘川河边……

    守侯

    听人说,世上有条路叫黄泉路,有条河叫忘川河,有座桥叫奈何桥,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石身鲜红如血,上面刻着四个字“早登彼岸”……

    要投胎转世的人,都要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却了三生,重新转入轮回。

    三生石一直立在奈何桥边,张望着红尘中那些轮回投胎的人们,寻找着人群中那个白衣如雪,面如刀削,眼似电光,脖子上系着一块杨梅般大小通体鲜红石头的男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