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2 晶棺美人

章节字数:2693  更新时间:14-06-25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点了点头,“这些人因美色而死,没想到死后依然贪恋美色!”

    若萱已明白他呆在女妖身边是为了什么,有些窘迫,不知该说些什么,却见他已走到翠湖之旁,好像也被这里的美色吸引了。

    青碧色的湖水像是一面玉做的镜子,若萱跑过去,低头一看,“咦”了一声,道:“怎么我有影子你没有?”

    他低头瞧了瞧湖面上那笑意盈盈的脸庞,新月般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璀璨如天上的星子,而他的身前的水面却没有半个倒影,沉声道:“这湖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若萱仰头笑看向他,眼角却瞟着湖面,神色忽然愣了愣,缓缓低下了头,脸上的笑意正慢慢敛去。

    没有听到她继续叽叽喳喳的话语,他收回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见她正低头看着湖面出神,而湖面上与她一模一样眉眼的女子也正微蹙着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他皱了皱眉,看向湖心,碧波之下,似乎有一个物事,但距离太远,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那是什么?”若萱收回目光,也看到了湖心的物事,她从腰侧挂着的黄色水晶葫芦里掏出一个龙眼大的明珠,伸手抛向了湖心,明珠悬挂在湖心上空,白色的耀眼光芒将湖面到湖底全部照亮,沉浮在湖心的竟是一副水晶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女子,墨黑的发,莹白的脸庞,细致的眉眼,一身火红的衣衫,璀璨如星。

    “好美!那是谁?”若萱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话音刚落,明珠光芒俱歇,扑通一声坠入了湖中,此时湖面上卷起一股水柱将水晶棺材高高托起,湖面上水波翻腾不已,一只巨大的雪白凶兽从湖底浮起,张开血盆大口朝两人扑来。

    “不好!是守灵兽!”他将若萱扯向身后,腰间湛卢剑发出隐隐低啸,若萱走上两步,与他并肩而立,手中的禅烟杖的杖头碧珠发出耀眼的蓝光,“这凶兽不好对付,有我帮一把手也是好的!”

    “不必!”他将手里的净琉璃盒塞到她手中,“多你是个累赘!”

    若萱抱着手里的净琉璃盒,有些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咬着唇不甘心的退到了后面。一抬头,瞧见他气定神闲的凌立在碧湖之上,周身一团光芒浑厚的灵力护身,手中的湛卢剑清逸的划出一道光芒,凶兽被阻隔在他的气泽之外不得近身,若萱忽然觉得,自己刚刚那样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不过凶兽的一张利爪拍下,也让玄衣男子的身子晃了晃,它的口中忽然喷出巨大的水柱,冲向阻挡着的气泽,他挥舞着手中的黑色长剑,刺向凶兽的左耳,凶兽怒吼一声,口中忽又冒出一团火来,他堪堪避开时,右肩不防被凶兽的利爪抓过,露出一丝血痕。

    若萱看得惊心,忽的猛然记起什么,取下腰间悬挂的黄水晶葫芦,开始往外倒东西,不过拳头大小的一个葫芦,居然倒出了数颗大大小小,优劣不一的珍珠,接着是逃生用的崆峒扇,用于近身攻击的峨眉铁刺,一丈用于御风而行时舒适坐卧的飞毯……若萱蹲在地上焦急的拣选着,有什么现在就可以派上用场的呢?对了,这个!被她拆了一半珍珠的法天网,听说这网一旦洒下,纵然你是大罗神仙也难跑掉,也不知有没有用,姑且一试吧!她将剩下的法器连同净琉璃盒子一股脑的收进水晶葫芦里,撒开大网朝着凶兽头上罩去。

    此时一人一兽谁也占不得上风,凶兽似乎从未遇过如此厉害的对手,玄衣男子似乎也未遇到过守灵如此虔诚的凶兽,两个打的不可开交,自然也无暇多顾。男子眼前忽然一晃,多了个物事挡住视线,耳边忽听到一震毁天灭地的怒吼,凶兽头上罩了个东西,正挡住了它一对铜铃大的眼睛,口中喷出一道火焰,那网状的东西瞬间化作了灰烬,若萱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前,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凶兽将她随手抛出的大网毁得干干净净,眼看凶兽的怒火已要发到她的身上,她竟还呐呐的骂了一句:“杀千刀的秃驴,竟然骗了我!”

    “小心!”他伸手抓向她的肩头,似乎凶兽的爪子来得更快,凶兽的利爪即将触到若萱面颊时却迟疑了一瞬,就在这一瞬间,他已将她护在怀中,手中的墨黑长剑正要刺出,半空中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嗓音。

    “退下!”

    若萱紧闭的双眼骇然的睁开,看着面前张着血盆大口,全身长满恐怖尖刺的凶兽,竟乖乖的收回了利爪,铜铃般大的可怕大眼疑惑的瞅了瞅若萱,转头退了回去,匍匐在来者的身边,过了半响,若萱才反应过来随后那人喊的是“小小,回来!”觉得它这个形象实在与小小这个名字相差太远。

    来者一身长袍裹身,面容藏在一张长满银刺的面具之下,只露出一双凌厉的双眼和冷抿的薄唇,以及线条刚硬的下巴。他此时正站在水晶棺材之旁,修长的手指轻拂在水晶棺沿上,“小小”伏在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竟有一丝卖乖讨好的样子,而他的眼睛却没有看向他们,只是静静的望着水晶棺里沉睡的美人,那一瞬间,若萱觉得,他的眼睛里刻满了悔恨和悲伤。静默片刻,他才问道:“你们是谁?”。

    “穹宇派,褚越。”玄衣男子挑挑眉,看向若萱,黑沉的眸子里含着询问,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清冷,撞进了若萱心中。

    这是若萱第一次从他口中听见他的名字,却不是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穹宇派褚越,这几个字,早在四年前西岭山一战中因斩获妖魔数千响彻四海,之后关于他的种种事迹更是成为街头说书人口中不厌其烦的谈资。

    有传,四海之中有仙派之人不服褚越之名,上穹宇山向其挑战,本不愿占褚越便宜,打算耗时数月分别约战,谁料褚越清淡的眼神扫过几人,道:“不用麻烦了,一起吧!”一场战斗结束,褚越手中的湛卢都还未出鞘,一众人从此消声觅迹。

    更传闻,就算冒着被他斩杀的危险,仍有女妖期待与他发展一段凄美虐心之恋,结果通通被他毫不留情地关进了穹宇峰的锁妖洞,他的冷情狠心之名也由此得来。就算如此,他的超凡风姿仍旧上达天界,成为各神女倾慕的对象。

    原来,他就是褚越。若萱看着他的眼睛亮了一亮,半响,才听见自己轻轻说了两个字:“……若萱!”

    立在碧波上头的那人似乎并不在意他们是谁,只淡淡的问了句:“所来何事?”

    褚越向若萱看了看,若萱忙移开自己的视线从水晶葫芦里将净琉璃盒取出,托在手上,褚越道:“不过是来取几个凡人的魂魄!”

    碧波上,带着面具的男子抬眼,轻飘飘的看了一眼若萱手里的盒子,“走!星念喜欢清净!”说完,又低下了头,他脚边的“小小”伸出舌头舔了舔水晶棺的棺沿,万分依赖的模样。

    褚越凝视了他们一会儿,拱手道:“告辞!”说完,看了若萱一眼,从她手中接过净琉璃盒,往外走去,若萱愣了下,回头看了看碧波之上那组奇异的画面,一扭头,快速跟上了褚越的脚步。

    从幽冥界出来,依旧是那一片荒芜的寸草不生的土地,除了岸边那株孤独的发黄小草,传说中妖冶美丽使人留恋忘返的幽冥花如今仅剩的一株已是如此模样。

    褚越走过若桥,朝着往生花深处走去,脚步没有一丝停留,若萱快跑了两步,道:“你要走了么?你留下来把伤治好吧!”褚越没有理她,依旧行动如风,忽觉衣袖被人一扯,回头一看,却是若萱小心翼翼的扯着他的衣角,有些无赖的意味,眼睛亮晶晶的瞅着他,“我疗伤技术很好的,虽然赶不上水苏,但也不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