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3 若河精舍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14-06-26 1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本来一甩衣袖,就可以轻易的摆脱她,回头触到她的眼睛,顿了下,看了看右肩上的伤,口子虽不深,但因是幽冥界的凶兽所伤,自然也不该小觑,他似乎略微思索一番,点了点头。

    她却像是得到了什么至宝似的,欢呼雀跃的拉着他的衣袖往回走去,他站着没有动,她走了几步,回过头来不好意思的松了手,领着他熟练的走过花间小径,来到一座精舍之前。敲了敲门,见没有人应,便推门而进,一面嘀咕道:“看来害怕我出来找他麻烦,这会儿指不定躲到哪儿去了,那隐身折子也太不中用了!”

    她让褚越竹榻上坐了,取出纱布、止血散,在他肩头比划着,褚越见她比划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开口,叹口气,伸手将外衣脱了,除去右肩的袖子,露出伤处,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止血散,问:“你这药能治幽冥凶兽所致的伤吗?”

    若萱扬了扬手中的药瓶,道:“别小看了这药,这可是往生花的花粉所制,一年下来所得花粉不过这一小瓶,而且又要一年的光景才能制成这药,所谓万物相生相克,这往生花开在幽冥界外便是它的克星,专治幽冥妖物所造成的伤。而且……”她偏着头笑了笑,“还要加上我这专治百病的药灵术!”她口中念念有词,食指朝着小瓶画了几道圈,“好了!”打开药瓶,只匀了一小点抹在他的伤处,再用纱布细细缠上,果然如她所说,疗伤技术还不错。

    褚越系上衣衫,看她忙前忙后的打点,忽问:“你是河伯的弟子?”

    若萱笑了笑,倒了两杯茶过来,一边轻抿着茶,一边看着外面的天色,“看着时候也不早了,我去给你收拾一间屋子出来,你是打算在这里修养几日的吧?”也不等褚越回答,她已自顾自的说下去,“你先去屋子里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就可以出来吃晚饭了!”随后又添了一句:“我厨艺虽然也比不上常山师兄,但还是很不错的!”

    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语,褚越眼中神色幽深,听闻若河之畔的养花司女,是能浮过弱水,穿越赤火的天下至清至纯女子,却原来是眼前这副样子。

    他站起身道:“有请司女带路!”

    若萱愣了愣,随即展颜一笑,起身带他绕过前厅,精舍中四面竹楼围绕,中间只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上设有小桥贯通南北,水面建有竹台品茗下棋,台边有芙蕖几朵,俨然一个小小的庭院,却又如室内般精致雅趣,褚越目光扫过,未做停留。

    若萱将他安排在了二楼的西面厢房里,从他的窗户往外看,东面一大片的往生花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盛开,若萱见他站在窗前欣赏美景,确定他没什么不满意的,便喜滋滋的出去准备晚饭。

    太阳往西边沉下去时,一股饭香传来,紧接着有人推开了精舍的门,大嚷道:“好香!好香!一闻这香味,就知道是若萱丫头下厨了!”

    褚越缓缓关上了窗户,已听到若萱清脆的嗓音答道:“河伯你回来啦!今晚有清蒸若鱼,红烧肉,虾仁炒蛋,青椒土豆丝,河带汤,还有你最爱的下酒菜油炒花生,对了,那坛子去年开春酿的冬雪梅子酒你都喝了大半了,今晚要省着点喝!”

    河伯干笑了两声,“我一直省着喝来着,你一定是看错了!”楼下静默了一下,河伯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对!这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萱丫头,他出来了?”

    褚越走出房门,朝下看时,正巧看到若萱站在回廊里朝着河伯点点头,河伯一头白发随意的挽在脑后,脸上皱纹密布,却不掩清俊的轮廓,周身透着一股飘逸出尘的味道,可见当年风姿必定是不凡,只是仙者都有驻颜之力,为何他却放任自己老去?

    开门声也惊动了楼下的两人,河伯抬起头来看他,“这位少侠能全身而退,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褚越微微一笑,算是回应,若萱已迫不及待的扬了扬手中的盘子,有可口的香气隐隐飘来,她得意的一笑:“快下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晚饭设在水池中的竹台上,天色已暗下来,水里的几盏夜明灯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饭菜果然很可口,连仅存一点的梅子酒都喝得意犹未尽,河伯两眼放光的看着褚越杯里剩了一大半的酒,若萱已抢先一步按在褚越的酒杯上,朝河伯道:“不行!你们都是一样的量,你自己先喝光了就不能觊觎别人的!”

    “你这丫头!”河伯恨恨的看了她一眼,朝着褚越讪讪一笑。

    “我对酒的兴趣不大,也不喜夺人所好,前辈若是喜欢得紧,我这杯便让与前辈吧!”褚越姿态优雅的将杯子递到了河伯的面前,河伯不好意思的推拒了一下,但还是酒瘾难耐,不怎么坚决的护在了自己跟前。

    若萱有些不高兴,但却没真的生气,只是抱怨道:“下回可得给你整几坛子来才好!”想了想,又道:“算了,真怕你喝醉,你喝醉的样子真不好看!”

    河伯低头浅尝了一口酒,闻言倒是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会天,上面只有几朵白云拂过,低头苦笑道:“老头子我不会再醉酒咯!”仰头饮尽杯中的酒,吃饱喝足后站起身子,理了理衣袖,撇下两人独自走了。

    若萱有些愤愤:“每次都溜走不洗碗!”褚越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河伯的远去的身影,便见若萱已经开始开始忙前忙后的收拾碗筷,她的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儿食台上已经空无一物。

    若萱转来时瞧见褚越还坐在那里,便顺带道:“是不是还不想休息?你可以去若河边走走,夜里的河水声也挺好听的,走得累了,也好休息!你若现在休息也可以,我给你摘几朵往生花,它的香气静气凝神,有很好的助眠作用,即使下午睡多了也不怕!”

    竟又忘了她原也是个极啰嗦的人,不待她说完,褚越已转身上了楼,对于河边散步什么的,他似乎从来没有这种闲心。对于他的冷淡反应,若萱也没觉得伤心,将竹台周围打整了一遍,看着窗明几净方满意的回屋去了。

    在若河养伤的这一夜睡得极好,第二天一大早褚越推开窗户,便见到一抹浅黄的身影飞舞在一片洁白的往生花海之上,手中的甘露均匀的洒下,朝阳下的往生花洁白的花瓣上颗颗水珠耀眼夺目,可她脸上的笑似乎更耀眼夺目,新月般的眉毛弯弯,眼睛仿若月光般皎洁,是一双仿佛没有忧愁的眼眸。

    而在精舍东北脚上的河伯也正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幕,曾几何时,也有一个灿如烟霞的女子,披着霓裳,手执五方净水壶,迎着朝阳,朝着一朵朵往生花洒下一滴滴甘露。看来,若萱这几日做这工作倒也做得挺开心满足。

    这天,褚越离开了河苑精舍,手拿着净琉璃盒子,正要走出往生花海,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清淡的眸子往后一扫,十步开外,一抹浅黄色的身影正立在朝阳之下,因为疾跑,面颊绯红如烟,晶亮的眸子瞅着他,道:“你怎么走了也不叫我啊?”

    褚越俊眉一挑,眼中仿佛在说:没叫你,你不也跟上来了么?若萱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你去哪里?我也去!”

    褚越瞟了一眼周围的花海:“你可以擅离职守么?”

    若萱面不红心不跳的说:“浇花这么个小事,河伯他一只手就可以搞定啦!你瞧,你的伤才好了就走,很伤元气的,万一有个后遗症什么的可怎么办?有我这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在身边不是很稳妥么?”

    褚越看了一眼肩膀上早已好的不能再好的伤,不知道这么个小伤还能有个什么后遗症,随即没有理她,转身迈开步子,走到了往生花海的尽头。那是如同镜子一般的虚无之境,只看得到往生花的折射影子,他修长的手指执着剑,往着虚空一划,波纹荡漾里,似乎看到了别样的世界,那便是人间,二月天的人间。

    正要一脚跨出,河伯的声音忽然远远传来:“萱丫头,你又把我的水精瓶打碎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一番!”

    “快走!”袖子忽然被人一拉扯,眼前一个黄色的人影已带着他跨过了往生之境,迎面一股清爽的春风扑来,久违的人间气息,是干净而生机勃勃的。身后已化作了万丈的青山崖壁,树木葱郁。

    “好险!”若萱拍拍胸口,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褚越的神色,见他依旧神色淡淡,目光清冷的看着她,一颗心方才慢慢放下来,咧开嘴笑了笑:“那个……被河伯抓回去,我会死的很惨的!”

    褚越面不改色的说:“你以后回去会死得更惨!”

    若萱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就让我出去躲一两个月?我保证,时间一到,我一定马上回去!”

    褚越清冷的眸子轻轻瞟过她,长臂一挥,手中的湛卢剑已在空中幻化,他御剑而起,根本不再管若萱的去留。若萱瞪了他一会儿,才想起御起禅烟杖追随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