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5 绿玉

章节字数:3225  更新时间:14-06-28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寒料峭,凋零半落的梅花散发冷冷幽香,后山的山坡上遍植梅树,到了夜里,香味越发清晰,若萱白天就在想,这样的冷香定是梅花的,没想到会在后山的冰洞前,见到这一片梅林。

    红梅凌枝,月光如雪。

    有清脆的脚步声响起在夜色里,树干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婀娜的身影,月光照在她莹白的足背上,翠绿缎面的绣鞋里一双纤足未着荆袜,绿罗裙扫在满地的枯叶之上,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响,精致的面容在月光中缓缓展露,有出尘的美丽与入骨的娇媚。

    若萱静静的凝视着她,心想,这样美丽的女子,一定有很多男人都想将她拥入怀中,恣意怜爱。可是,若这个女子手中正拿着一把闪亮亮的匕首,眼神比手中的匕首更加锋利寒冷时,还有没有人想将她拥入怀中呢?

    今夜虽不月黑,也不风高,却是诛妖夜。她踩着破碎的月光,像穿过千年万年的岁月,静静走来,层林一片静好,四周仿佛没有一丝危险的气息,若萱瞧着她缓缓走来,手指不自禁的紧紧扣住了洞门。

    毫无预兆的,却又是意料中的,梅林四周涌动的气息危险又窒息,她却旁若无人,脚步轻盈而缓慢,两旁的梅梢上各立了八人,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力,如水波般一股股打向白月光里站定的绿色身影。

    若萱从未看过,美得如此惊心动魄的杀戮,女子走过之处,草丛里、梅梢上鲜血淋漓,无数绿色的花瓣从她的衣袂间翩飞而出,柔弱的花瓣像一根根银针般插入敌人的咽喉,鲜血迸发出来染上红梅,更加艳丽似火。

    半滴血珠也未沾及她的衣衫,她行走在林间,一如来时的纤尘不染,绿衣如新,缓缓停了脚步,立在洞门前,含着半丝媚色的眼眸轻轻抬起,有冷光发出,直直的射向若萱:“是你?又来多管闲事?”声音冰冷如霜,带着一丝恼意。

    目光从梅林里的遍地血色里收回,像是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若萱静静地看向站在身前的美丽女子,不慌不忙的说:“如果我说他们不在里面,你信不信?”

    女子冰冷目光剜过来,若萱缩了缩脖子,忆起上次不过劝她不要多做杀孽,就差点命丧花妖洞,随即侧身让了让,道:“我……给你让个道?”

    女子冷笑一声:“你倒是识相,正好我也省些力!”正要跃过若萱进入洞中,又听她忙叫了一声:“绿玉!”

    女子转过身来,勾起嘴角看向她:“怎么?你是觉得这里的梅林风景甚美,也想与他们一道安眠与此?”

    “呵呵!”若萱干笑了两声,眼神深邃的看向她:“你的目标既然不是百姓,就放过他们吧!百姓是无辜的!”

    女子楞了下,原本冰冷的眼眸里忽然露出怨毒的笑意,看的若萱毛骨悚然,一字字冰冷的话语从她口里吐出:“无辜?我就不无辜吗?只要能让他难过的事我就要做!”最后一个字狠狠落下,身子已隐入洞中,若萱望着她的背影,嘴唇开阖了下,最后又紧紧闭住,转身看向洞外的一片血色,默默走出了洞口。

    禅烟杖横拿,便可化为安魂笛,这是鲜少人知道的秘辛,安魂笛可以吹出往生的安魂曲,让逝者安去。若萱将安魂笛置于唇边,吹动灵咒,无数个闪着碧光的小飞虫从通体莹碧的笛子一端飞出,像是一只只萤火虫飞舞在林间,散落在尸身上,梅林里的血腥气慢慢消散,枯叶上的血色也慢慢褪去,只是那些永远长眠的人仍旧安睡在飘落的红梅上,沉寂着。

    闪身进了洞,已经避过了方才预想而知的激战,但是目前的情形还是让若萱心中一紧,惊惧地瞪大了双眼。

    褚越正站在一张巨大的冰床前,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百姓的身体,因这天然的冰冻,身体保持完好,他正将手中净琉璃盒里的魂魄一点一点逼进他们原本的身体里,即使大敌置于身后,仍气定神闲的仿佛在做着一件如同烹茶这样的小事。

    若萱可淡定不起来,因为她看见正负责守关的燕飞镜胸口上插着一寸来长的匕首,鲜血染红了胸前的白衣,匕首的一端素手如雪,绿衣如新,有冰冷的声音缓缓发出:“你有心吗?你没有心吧!因为你可以随意将别人付出的真心践踏地鲜血淋漓,这样的代价,你可有想过?”

    明明她是那样带着恨意说的,可看她眼睛时,却发现不仅仅只有恨,怒恨交加,爱怨痴缠,也许,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真的要他死。因为若萱注意到,虽然燕飞镜胸口的血流的多,但着实刺进去不深,长长的刀刃还留在外头,同时,若萱也注意到,这是一柄做工极精细的一把刀,刀刃上甚至可有细细花纹,也就是说,这原本是用于玩赏的刀,也就是说,这把刀应该很钝,虽然刺进去不深,但要用这么钝的刀刺这么深应该很痛吧?

    若萱才想完,已听到杀人者不痛不痒的又补了一句:“很痛吧?我就是要你痛!”可更要命的是,被杀那个竟回了一句:“你是谁?”于是熊熊烈火以燎原之势燃上了女子的眼眸,她将手中的匕首又没入几分:“你竟不记得我?很好!绿玉!这个名字,你记好!”这样钝的刀,又是加倍的痛。

    “绿……玉……”他似在思索,脸上有痛苦的神色出现,“你就是残害我泗峽城百姓的妖?”

    听到妖这个字,绿玉原本就白皙的脸庞又白了几分,握紧刀柄的手正想再捅进几分,忽然被一只大而有力的手紧紧握住,她身子一颤,低头看到握紧她的那只手,眼神有些复杂,“你干什么?”

    “不能让你伤害我的百姓!”

    绿玉冷哼一声:“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她右手握刀,左手结印,看样子,已没有耐心用一柄匕首去杀人了。

    “慢着!”燕飞镜不知怎么又腾出个手,按住了她的左手,如墨的双眼牢牢盯住她,“我临死前,有点遗言。”绿玉眉心一皱,似想起什么,已结印的手就那样被他紧紧按住,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若萱不得不有些佩服这个燕飞镜无赖工夫,又觉得他已伤成这样还能从容应对也着实不易,如果在这个当口,自己这一杖还不挥出,就太对不起他们了。

    禅烟杖在空中划出一道碧绿的弧线,碧珠盈盈的闪光将绿玉的身子重重的格开,若萱赶紧扶住了燕飞镜的身子,朝绿玉嚷道:“喂!这么钝的刀子,插着不痛啊?”不负众望的被重伤的燕飞镜白了一眼。

    绿玉没有想到刚刚让路的小姑娘居然有这样的胆色攻击她,刚才又分了心,竟被她挡了开去,一张脸白了,一瞥眼间,见病床上百姓的魂魄已快要归体,先忽略掉了燕飞镜和若萱,指尖飞出片片绿色花瓣,袭向褚越的后背,褚越正专心施展灵术,似乎并未察觉。

    “小心!”若萱扶着燕飞镜腾不开手去,眼见刚刚在梅林里杀人于无形的花瓣就要触及褚越的背心,一把黑色的长剑忽然跃出,挡在绿色花瓣之前,同时,冰床前灵光大盛,七十八名百姓的魂魄全部归体,若萱还没看清楚他是如何转身,他已黑剑在手,将花瓣斩成碎粒,如雨珠般坠落在地。

    绿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闪电般的变化,将灵力汇于指尖。一只修习千年的妖发起怒来是很恐怖的,从方才梅林里的景况便可看出,于是若萱吃力的将燕飞镜往角落里拖去,免得待会儿高人斗法,伤及池鱼,不过,好像她拖着的这个恰好是失火的城门,不是池鱼吧?

    待她终于安定下来,定睛去看时,洞窟里已灿如白昼,加上冰体的自然反光,简直要刺人眼目,比起这些来,最夺人视线的便是始终从容不迫的褚越。从若萱认识他以来,就没见他失手过,这一次也一样不例外。他使剑的手法很轻盈,剑却很快,快的让人看不清,变幻奇快的剑气,飘逸清雅的身姿,怎么看都是一种享受,能将斩妖的剑法使得这么出尘脱俗,褚越他的确是个奇才。

    可是奇才下手也颇狠,没有丝毫犹豫的穿过层层束缚,直抵绿玉的雪白的玉颈,绿玉俏脸煞白,摇身一变,竟变回了真身,一株一人高的绿色牡丹,牡丹花瓣巨大,翠绿如滴,国色天香。

    这一变,果真叫褚越愣了一愣,待要一剑刺下时,身边一个身影一闪,眼前已多了一人,“不要杀她!”若萱伸开双臂挡在绿牡丹之前,微皱的眉头露出倔强的神色。

    “让开!”褚越一贯清冷的嗓音已透着森森的寒意。

    “不让!除非你放她走!”若萱身子往前送了送,恰抵在剑尖上。

    这一变化,似乎在褚越意料之外,他眉头微蹙,定睛看着若萱,“我以为,你当初找她,是与我一样的目的,你如今,是在做什么?”

    若萱有些蛮不讲理,“我当然晓得我是在做什么,我找她当然有自己的目的,却是不想与你说的!”

    “很好!”褚越点了点头,神色上看不出是怒是恼,冷静的说:“那我现在做什么,也无需经过你的同意!”他剑锋一偏,森然的剑气将若萱格挡在地,黑色的剑尖准确无误的刺向花心,而这一拖延,给了绿玉逃走的机会,长剑刺出时,花枝已在一丈开外,转瞬间,绿光消失在洞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