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6 认错人了?

章节字数:2892  更新时间:14-06-29 15: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褚越长剑回鞘,冷冷的瞥了一眼正慢腾腾站起的若萱,走至角落里燕飞镜的身边,查看他的伤势,见胸口的血已止住,略微放了心,却发现他胸前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一块巨大的玉璧,正发出温润的光泽。

    巨大的玉璧配着燕飞镜凌人的高贵气质,显得不伦不类,活像个暴发户。肇事者不慌不忙的说:“是止血玉来着,我在葫芦里掏了半天才找到的!”褚越回头,若萱毫无愧疚的走了过来,探过头来看了看燕飞镜的伤势,“看来血止住啦,我的止血玉回来吧!”她伸出右手,五指微弯,玉璧已从燕飞镜颈间飞出,落入若萱掌心,若萱打开腰间悬挂的水晶葫芦,玉璧便化作指甲大小被吸进了葫芦里。

    褚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站起身子理了理衣衫,“我看你这葫芦里什么都有,不知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他抬回去?”若萱还没反应过来,他已径自往洞外走去,若萱低头盯着腰间的水晶葫芦,郁闷了,她这葫芦虽然很百宝,但也没百宝到装一个托人的工具啊?其实,他是生气了,因为她放走了绿玉,可她不能让绿玉死啊!

    若萱重新拖起燕飞镜的身子,他此时已经完全晕了过去,应该不大感觉得到疼痛,冰洞里留下一路重物拖曳的痕迹。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洞口,留下满洞刚刚苏醒相顾茫然的七十八名泗峽城百姓。

    若萱刚将燕飞镜拖进他住的院子,就见一个一身绯衣的女子从玉阶上飞奔而下,扑向燕飞镜,待见到燕飞镜胸口的伤处时,一双明丽的眼睛泫然欲泣,拉扯燕飞镜的衣衫,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去救人么?又不是表演胸口插大刀?”

    燕飞镜不知是被眼前这个绯衣女子摇晃醒的还是被一路拖过来拖醒的,总之他睁开了眼睛,瞪着眼前的丽人:“飞霞……你少说两句……你要让我痛死啊……”他哼哼了几句,无力的垂下了头去。

    若萱也终于是无力了,靠在灯柱前死活站不起来,眼前绯色的衣裙走来走去,指挥着下人将燕飞镜抬进屋里,直晃得她眼花,最后,好不容易消停了,四周忽然安静下来,绯色的衣裙从她跟前飘过,走至一株槐树底下,月朗风清下,褚越正斜斜的倚着树,清雅如风。别人都累得出汗,他却始终一身清爽。

    “这次,多亏了褚大侠!”清甜的嗓音压得低低的,即使在树荫的暗沉月色里,若萱仍能看见女子的双颊上微微泛起的红晕,看来这姑娘对褚越有意思。

    若萱伸手托着腮,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不远处的景致,正好出了一身汗,她也并不想动。

    晦暗不明的月色里,他忽然抬眼瞟了她一眼,慌忙间,她转头看向了别处。可一想,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可笑,他看就看呗,她心虚个什么劲?于是淡定的转过头去,继续光明正大的偷窥。

    褚越的声音伴着夜风远远传来,是一贯的有礼却疏离:“燕姑娘客气,褚越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原来她就是泗峽城主燕飞镜的妹妹燕飞霞,果然是天边的一抹飞霞,端得是明艳照人。不过美人对于褚越来说,杀伤力实在是有些低,比如刚刚那国色天香的绿玉站在他面前,他也能毫不留情的刺下去,实在是视美人为无物。

    “嗯!”燕飞霞低低应了一声,一时找不到话说,两人都干站在树底下,若萱看了一会儿,无限悲愁的转头看向燕飞镜的寝居,可怜的重伤在身的燕飞镜,竟一时被重色轻兄的妹妹遗忘了。

    经过全泗峽城医术最高明的几位大夫的会诊,燕飞镜被判定为虽为重伤但无性命之忧,加之身体一向强壮,只要修养几个月就无大碍。几位大夫开过药离去时,都对燕飞镜胸口止血速度之快的事唏嘘不已,言道,若不是及时止了血,只怕命就没了。对于止血一事,燕飞霞倒是很感激若萱,若萱谦虚的笑了笑:“我这不是葫芦里的法器多么?”

    燕飞镜醒来时,却是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若萱,“姑娘是有些恨我么?”

    想来他是在若萱放走绿玉之后才晕过去的,若萱只得讪讪笑了笑,“你不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么?”

    “哦?有什么蹊跷?说来听听!”燕飞镜调整了下靠着的姿势,有丫鬟上前给他挪了挪身后的靠褥。

    褚越闲闲的坐在桌边,也不说话,只定定的看着她,似也要听她说个为什么,燕飞霞坐在褚越对面,专心的往三个茶杯里注满热茶。

    若萱清了清嗓子,说:“你看!她说她杀那么多人是要让你痛苦,又非要你记得她,这不是有些感情纠葛在里面么?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曾经负过人家,后来你又忘记了?”她目光充满期待的看着燕飞镜,燕飞镜愣住,皱起了眉头。

    燕飞霞搁下茶壶,吃惊的看着若萱:“这怎么可能?那是只妖啊?我哥怎么会和一只妖有什么感情纠葛?

    燕飞镜也已释然,温和一笑:“我确然不记得曾和一只牡丹花妖交往过,她怕是……认错人了?”歪着头看着若萱,并无责怪她胡言乱语的意思。

    认……认错了人?若萱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牡丹花妖那么个深仇大恨的模样,如果只是单纯的认错了人,岂不可笑?但见两兄妹这么笃定的样子,觉得也问不出什么,索性闭了嘴,低头喝茶。

    燕飞霞已将手中那杯亲自捧向褚越:“苏眉山特质的雪芽,褚大侠尝尝?”闻言,若萱转头,见褚越若有所思的盯了她一瞬,转头没什么表情的接过燕飞霞手中的茶杯,燕飞霞脸上的神色有些失望。

    燕飞镜将养的这些日子,后山的梅林已经清理干净,清冷的梅香依旧漂浮在林中,仿佛不久前,这里并没有一场血腥的杀戮。

    这已是那夜过后的第七天,正是安魂笛第二次该吹响的时候,这样逝者的怨念才会被彻底净化。若萱执着禅烟杖,走至林间,左右看了看,觉得这个时辰,应该没有人来,将禅烟杖横拿,化作安魂笛,吹响笛音,愿逝者归于故里,散去怨念。

    最后一丝笛音消散在林间,若萱收回禅烟杖正转过身,便见不远处的一株梅树下正立着一人,玄衣青衫,冷峻疏离。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若萱定住了脚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不说话。

    褚越淡淡的看了她一会儿,缓缓走近她身前,“听闻安魂笛的落所千百年来最飘忽不定,今次,却是落在你这里,那么摄魂箫呢?”

    安魂笛、摄魂箫是千百年来人们拼死争夺的无上法器。安魂笛,顾名思义,可以安魂、静心、疗伤,相当于一个很好的修补灵术,实用性其实并不大,其实大家最想要的是摄魂箫,可以慑人魂魄,中摄魂箫的人,轻者不过是任由施术者差遣,重者便是魂飞破散,不过这种法器太过阴毒,被很多正道人士不齿,所以争夺它的最多的是妖魔一类。且这两种法器还有个与众不同的特质,便是它们不以实物出现,而是以一种飘荡游离的灵体出现,若是被它选作主人,必定会附着在那人的使用的法器之上,为他所用,若是这人离世又或是什么别的原因,迫使它们离开,它们便又已一直游离的状态隐在人们看不见的所在,寻找下一位主人。传闻,它们总是成双出现,比如安魂笛出现,那么摄魂箫就一定在附近,不会没有找到主人。

    如今,安魂笛在这里出现,那么摄魂箫又在何处呢?

    若萱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低头抚摸着手中的禅烟杖,看不清神情,“谁说安魂笛、摄魂箫一定要成双出现了?它们可以同时找到主人,却不一定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安魂笛是落在我这儿,可我怎么知道摄魂箫落在哪儿了?”

    褚越看了她一会儿,看起来像是接受这种说法,没再追问下去,只淡淡撇了一眼她手中的禅烟杖,“下次找个再静一点的地方使!”

    “哦!”若萱点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是来找我的么?”不然怎么会突然走到这儿来?

    “为什么要帮她?”

    若萱知道他是指的绿玉,于是道:“有空么?”

    褚越挑了挑眉,若萱笑道:“反正也要太平一段日子了,我们不如出去走走,边走边说?”

    梅林外,二月的阳光明媚刺眼,褚越瞧了瞧山顶上的那抹阳光,点了点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