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11 另有所爱

章节字数:2904  更新时间:14-07-04 1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萱彻底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爱的不是绿玉吗?你不是忘记她了吗?怎么又突然冒出个乐枢来?这个乐枢是谁?”

    燕飞镜背过身子去,目光深幽地看向院外,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已让人觉得万分萧索。

    燕飞霞看了看她哥哥,叹了口气,走至桌边坐下,说道:“还是我来说吧!若萱姑娘,你不能叫她乐枢,就连我哥哥也不能叫她乐枢了。我们应该敬称她为乐妃娘娘!”

    乐……乐妃娘娘?现在圣眷正浓的乐妃娘娘?若萱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燕飞霞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心情,半响,开口时语气有些不平:“是的,当今的乐妃娘娘!我从未见过那么心狠的女人。我也算白识得她一场了!”她的眼睛浮起一层水雾,似乎讲的是一个让她又恨又爱的人,再次深吸了了一口气,她才接着讲下去,“林乐枢,她是与我哥哥青梅竹马的恋人,也是全东陆大地跳舞跳得最好的女子。也是因这个盛名,皇上相中了她,要纳她为妃。我以为……我们都以为,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会和我哥哥在一起。可是我没想到,她竟是个贪恋荣华富贵的人,圣旨下的第二天,她就接受了乐妃娘娘的头衔,花轿接她的那日,我哥哥冒着生命危险,打算孤注一掷,冲上街去拦住花轿,祈求她不要走,可是,她再次决绝的抽开了哥哥的手,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日我哥哥的神情,火红的花轿前只有他的脸一片惨白,眼神只剩下空洞一片,好似被人夺去了生命,失去灵魂的躯壳立在烈日下,受尽嘲笑。侍卫狠狠将他推在地上,辱骂他,他也没反应,他可是泗峽城主啊!那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连皇上也敬他三分,那天却为了那个女人受尽了侮辱。开始时,我还痴心妄想,觉得我那从小一块长大的乐枢姐姐一定是有什么苦衷,可是不久宫里传出消息,说乐妃娘娘为获皇上欢心跳了一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伞舞,再过了不久,又传出皇上为博红颜一笑亲自捕杀老虎的消息,那些人描述的绘声绘色,说乐妃在皇上身边多么美丽可人,多么百依百顺,皇上和妃子多么恩爱甜蜜。林乐枢,她要是还有一丝良心,顾忌着我哥哥听到这些事情会伤心难过,就不会做得这么过火。你知道吗?那些话传到我这里,就像刀刺一般疼,更别说哥哥。好在泗峽城的事务繁多,一样样都需要哥哥处理,他才稍微好了一些,没有多的心去想别的。后来父亲又去世了,整个担子都挑在他身上,有一次,他在外面醉了一夜,回来后才算真的恢复过来了,他虽没说,与往常一样生活着,可我知道林乐枢这三个字被他压在了心底,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也不要提及她。我想我的乐枢姐姐怕早就死了,现在的乐妃娘娘,我不认识,我但愿从未认识过她!”

    虽然燕飞霞说起来像是早已想开,可从她的语气、表情里,若萱知道,林乐枢会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没有什么比被心爱之人背叛更让人心寒的了。

    若萱愕然了好半天,怎么故事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原本以为狠心绝情、抛弃所爱的那个人突然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被抛弃的那个,就像是你一直以为的凶手忽然变成了最悲惨的受害人,一时之间真的很让人接受不了!她转头去看褚越是否也同样接受不了,可显然,褚越没有任何出乎意料的表情,他正悠闲的喝着杯中的茶,好像那是一杯天底下最好喝的茶。她暗骂褚越太老奸巨猾,他这个样子分明是什么都了解了,却什么也不告诉她,就等着看笑话,真是太可气了啊啊啊啊!!!

    再转头看向燕飞镜,他那夜的醉酒,他的遗忘,一切都说得通了,此时再看他,真是叫人惆怅,若萱暗自摇了摇头,忽见燕飞镜萧索的身影慢慢的转了过来,方才沉痛的悲伤已经在他的脸上慢慢消散,可声音还是有些涩涩的:“所以绿玉的事还请二位多多帮忙,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杀我,能弄清楚最好,若是无果,也请将她及早送走吧!”

    “嗯!”褚越点头应承,若萱哀叹了一口气,撑在桌子上有些无力。

    天色渐黒,燕府里晚饭一向吃的迟,这时方才准备晚饭。沿着昏沉的暮色,若萱跟随褚越往绿玉院子走去,却被丫鬟告知,绿玉正在厨房里,若萱纳闷的看向褚越,发现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绿玉果然在厨房里,能化出利剑的双手此时正泡在水里,一颗颗的洗着绿豆。

    “她在干什么?”若萱正要进去被褚越拦住,“看看再说!”

    满盆的豆子绿的鲜嫩,她一颗颗的洗的很仔细,说来奇怪,她一个花妖,做这个事情倒做得很熟稔,一向冰冷的脸上难得的带着一抹甜意的笑,好像此时做着的事是天底下最让人开心的事,这样的笑若萱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本来就倾国的容颜更添了几分艳丽。

    将洗好的豆子装入碗中,她的手却忽然一顿,秀气的眉毛一皱,很疑惑的看向手中一碗的绿豆,足足愣了许久,她身后走来一小丫鬟,见到她手中的碗,好奇的问:“绿玉姑娘想做什么?”为了不让府中的人惊慌,隐瞒了绿玉花妖的身份,只说是在府外捡到的晕倒的孤女,丫鬟们见她生的貌美,所以都很喜欢她。

    这句话却像是将她问到了,想了想才说:“我想给他……做碗绿豆汤!”

    小丫鬟笑了笑,道:“是哪位姐姐告诉姑娘的?我们城主最爱喝的就是绿豆汤!”她想到什么顿了顿又说:“只是许久没听到吩咐做了!”

    “是么?”绿玉笑了笑,低头瞧着一碗洗的新亮的绿豆:“洗也洗好了,不做倒是可惜了!”

    “姑娘会做么?要不要我帮你!”

    绿玉摇摇头:“不必了!”她熟练的做起羹汤,就像做了千百次一般,可眉头却一直轻皱着,出神的模样尤为美丽。

    若萱扭头看向褚越,道:“这件事还是奇怪,绿玉这又是在做什么?”

    褚越沉吟道:“我想……是林乐枢的记忆在作怪!”

    “什么?”若萱瞧见绿玉就要走出厨房,忙拉了褚越退到一边,绿玉却一直若有所思,关注都在手中的绿豆汤,并未注意到他们。

    “跟去看看!”褚越用手中的折扇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上,想不到一向清冷的褚越也干这种跟踪的事,若萱觉得很兴奋,立马就跟了上去。

    绿玉果然是来到了燕飞镜的书房,燕飞镜每日饭前都会在这里处理一会儿白天的公事,有时晚饭也在这里享用,绿玉倒是摸得很清楚,或是……她一直都知道?

    刚走到转角处,便发现绿玉停在了书房门外,她端着绿豆汤楞楞的盯着房门,却不知在想什么,忽然笑了笑,她转身并未敲门,顺手将汤碗搁在了回廊上,缓缓离去。

    “真是个矛盾的姑娘!”若萱无限感叹道。

    “晚上去找她问问!”褚越吩咐完,步向了饭厅,若萱点头应允。

    晚饭绿玉没有出现,若萱在她屋子外不远处的亭子里找到她,她的感觉很敏锐,一听见脚步声就转了过来:“是你?多谢你当初相救,可你已将我困在这里,我也不欠你什么了。”

    “嗯……说得对!”若萱斟酌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和你打过好多次交道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我叫若萱,我看你比我大了……呃,好多好多……好多年,就叫你绿玉姐姐吧……”

    “若萱?”

    “啊?”

    “你到底要说什么?”

    “呃……其实吧,燕飞镜他也并非良人,他作为一城之主,也算是个既有钱又有权的人,是吧?难保以后不会三妻四妾辜负你,何必和其他女人抢这么一个男人呢?”她边说边走到靠近池水的一面,绿玉转身看向她,目光却穿过她看向了远处的水面:“是啊!明明恨地想杀死他,可真要下手了,手却颤抖地可怕!”

    “你为什么要杀他?”

    绿玉转头瞪了她一眼:“你那么爱多管闲事,你不知道么?”

    若萱默默的底下了头,说:“或许是我多管闲事地……不够彻底?”

    “……”绿玉抚了抚额,“恨他……是因为……他辜负了我……他和另一个女子在床上……还有,他想杀我!”

    “什么?他想杀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