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15 宫廷秘闻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4-07-08 1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偷偷从燕飞镜那里取来林乐枢用过的一把桃木梳子,若萱赶到梅林时,褚越已经等在那里,若萱将梳子交到他的手里,担忧的问:“真的能知道林乐枢葬在哪里?”

    褚越道:“用死者生前喜爱之物,应能引出她的灵魂气泽所在,且此处又是她记忆最美好的所在,所有人都贪恋生前快乐。只要尸身不毁,千里之外都能寻到。只是此时处处透着古怪,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若萱道:“尽力一试吧,做了总比没做好!”

    “嗯!我需要你的安魂笛的帮助!”

    “安魂笛?”若萱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它不是只有安魂超度之用吗?”

    褚越深深看她一眼,说:“你怎知没有招魂之用?”

    若萱将禅烟杖一横,点头道:“我试试吧!”

    如同梵音般宁静的安魂笛声轻轻响起在梅林之中,桃木梳悬于半空,褚越催动追踪术,凡是灵力却高的人运用这样的追踪术越是准确,可是一盏茶时间过去里,桃木梳前并没有浮现任何关于林乐枢的气息,就连帮我们找寻地点桃木梳都没有移动分毫。

    整个梅林里只有安魂笛的声音,安静的可怕,这里的气息也干净的可怕。

    若萱收回禅烟杖,看着四周静谧的梅林,“这是怎么回事?追踪术也有失效的时候?”

    褚越沉默的看着眼前半悬的桃木梳,伸手召回,沉声道:“听说过北荒之地吗?”

    若萱点头:“嗯,听说那里寸草不生,是一个充满沼泽、瘴气、妖兽之地,而且还是魔界之门的所在,没有任何人敢去那里,可那里与我们的事有什么关系?”

    褚越道:“传闻那里是被魔族管辖之地,魔族拥有着世上最阴毒的秘术,杀人后可以让人魂飞身灭,不留下一点痕迹!”

    若萱觉得心里有些发寒:“可是林乐枢只是一个员外之女,最普通不过的凡间女子,怎会与魔族之人有关联?”

    “所以,更要查清是谁杀了她,而且这样狠毒,竟让她在这世间消失的如此彻底!甚至连她的亲人都不曾知晓她已经死去!”

    “不!”若萱转身回望山脚下花团锦簇的滴翠园,“林乐枢并没有完全消失在这世间,杀手并没想到她会那么恰巧死在绿玉身边!绿玉脑海里的记忆便是林乐枢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点依存!”

    “你打算怎么做?”

    “给她最后一点时间吧,让她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褚越深深看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天:“夜深了,回去吧!”

    绿玉将一碗绿豆汤搁在燕飞镜的案头上,垂首站在一侧。燕飞镜正低头看着卷宗,以为只是寻常丫鬟端茶过来,并未抬头一看,直至伸手触及玉碗,才抬目一看,手指愣了愣,转身看去,绿玉正站在他身侧,手里还拿着端碗的盘子,目光沉静的看着他。

    “你……”燕飞镜讪讪的收回手,目光中冷了几分,也不看她,语气平淡的说:“你怎么还没走?”

    绿玉只是静静的瞧着他,只是在他收回手时,目光暗了几分,“褚越下手太重,走不了!”

    “哦!那再休息几日!”他淡淡说完,低头去看卷宗,仿佛身边没有绿玉的存在。如此冷淡的态度,换做谁也受不了,若萱以为绿玉会掉头离去,却忽然瞧见绿玉唇边泛起一丝笑,若萱紧紧盯着那一抹笑,有些分不清那是什么意味,分明有几分心酸,却又带着一丝甜,再暗含着几分了然和洒脱,复杂的让人移不开眼来,她就那么笑着,再次轻声开口:“这汤,你喝吗?”

    翻着卷宗的手指顿了顿,依旧头也没抬,翻过一页书,声线毫无起伏:“我根本不爱喝这个!”

    绿玉藏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看向他的目光带上几分凌厉,缓缓走前几步,几乎要与他身子相挨,他的身子僵了僵,绿玉的突然走进,让若萱蓦地睁大了眼睛,显然连燕飞镜也不知她要做什么。突然间,绿色的牡丹花瓣从她衣袖中涌出,须臾间化作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绿玉十指纤纤,握着匕首的手却让人生惧,冒着寒气的刀锋搁在他的颈间,他终于抬头看向她,她又问道:“你真的不爱喝吗?”

    若萱“扑哧”一声差点笑出来,这绿玉真是有办法!没等她出声暴露,嘴已经没人捂住,强行将她从窗边拉了开去,得了空气,若萱大口吸气,刚想骂骂谁这么不识趣,一抬眼瞧见褚越正站在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肚子话连忙咽了下去,讪讪笑了笑,就要溜走,走了两步见身边没声音,刚放下心来,就听见褚越不紧不慢的说道:“还想去听壁脚?”

    若萱忙顿住,转身看他,目光清亮,“我只是去关心一下!”

    褚越悠悠道:“不是去推波助澜?”

    若萱竖起三个手指头,郑重说道:“我发誓!”

    褚越显然不买她的帐,转身向外走去:“有这闲心不如陪我出去走走!”

    若萱想了想,立马追上:“去哪里?”

    “去听书!”

    褚越择了城里最大的茶肆,虽然这里比不上她的“双飞客”但总是勉勉强强的,好比请说书人来说书这个事情,她那里就没有,不是不想更吸引客人,只是她觉得听书这种事适合喝茶的并不适合喝酒的。霜林谷虽是个买醉的地方却是一个真正清净的地方。

    落座后,点了两杯茶喝,说书人已经在上面讲的口沫横飞。褚越喝了几口茶,便已认真开始听书,若萱没想到他真是来听书的,讶异了半响,看左右也没事,只好也认真听着说书人讲,她以前从未听过这个,一听下竟也入了迷。

    说书人正讲到当今天子顺帝即位时的那场血雨腥风:“那大皇子凌王已带着五千精骑包围了内廷,先皇正值奄奄一息之际,正是逼宫的好时机,没想到一直远在边远地区的三皇子会突然出现在先皇寝宫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王兄,来得好是时候’,一时之间处境颠倒,在凌王还未反应过来,他的五千精骑已被伏诛在地,当时本该被他困死在宫殿里的二皇子顺王已凌然站在他跟前,含笑说‘王兄,你这样,叫父王如何传位与你?’原来那时先皇虽已病危但一时三刻还走不了,被人扶着下了床,指着凌王的鼻眼,原本想骂什么终究还是没骂出来,彻底将他贬去了边地,而顺王正是先皇后所生,乃是嫡出正统,先皇正式将皇位传给他,不日驾鹤仙去,而辅佐顺帝有功的三皇子被封做恭王,顺帝终究感念与大皇子乃是兄弟,将他封做凌王,只是再也不许进京,哎,想那凌王虽是长子,却是庶出,自有一番野心,但天命所归顺帝,也是该他命中没有帝命。”

    众人皆唏嘘了一番,说书人喝了一口水,换了个笑颜,众人重又正襟危坐,期待着新段子,说书人继续道:“说过这段叫人心悸的史料,再说说一些宫廷秘闻吧!大家伙知道如今最受宠的妃子是谁么?”有人叫道:“是乐妃!”说书人笑道:“没错!大家又知道在她之前谁最受宠么?”他卖了一会儿关子,继续道:“听说此女子亦是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尤善琵琶,本是海河边的一位歌姬,由当地官员进献,被圣上一眼相中,因出身不好,初时只封了个嫔,后来估计也是顾着身份,虽宠爱有加却也不像如今这位恩宠冠绝,但当时也是独宠后宫,后来也是封了个雪妃,大家还记得永春三年那场冬雪宴吗?满城街道的佳肴,宴请天下百姓,就为了给她庆个生辰。哎,后宫之中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自从林家大小姐进了宫,连那天姿国色的雪妃也失了颜色,天下最难测的,莫过于君心啊!”

    说罢,众人又是一阵唏嘘。话题一转,又说道了那个年少有为的恭王身上,说是他当年一见乐妃也是一见倾心,奈何佳人已嫁做他人妇,恨不相逢未嫁时……

    听到后来,若萱也没了兴致,只是一直没想出来褚越带她出来听书是何用意,见他沉默的饮着茶,似乎仍旧对说书感兴趣,她的思绪却有些跑偏了,她从来关心的事都有些与众不同,那乐妃无意是个冒牌货了,可竟然也生的那么美么?比真正的林乐枢还美么?能比得过天姿国色的雪妃从而独宠后宫获得皇上倾心,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想什么?”

    若萱抬头,见他目光炯炯,就有些不敢回答,知道自己回答的与他期待的一定不一样,他盯了她一会儿,忽然一笑,说:“罢了,你还是去继续盯着绿玉吧,我解了她的封印,她现在法力全部恢复了,你盯着也好!”

    “哦!”若萱思绪有些跑偏,只知道应承着。

    褚越看着她的神情,从怀里掏出钱币付了茶钱,问:“还要继续喝茶吗?”

    若萱忙摇头,跟着他起身走了出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