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泗峽•飞镜  Chapter 17 真正的劫

章节字数:2956  更新时间:14-07-10 1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褚越似乎轻叹了一声:“我尽了力,没有查出!甚至连尸身也没找到,只知道她死在牡丹花下!”

    “嗯!我知道了!”燕飞镜极淡的应了一句,好像伤心在慢慢远去。

    燕飞霞哽咽道:“哥,你不查吗?乐枢姐姐死的这样不明不白!连尸身也无法保存!”

    燕飞镜目光幽幽的看向窗外,“只怕查出来是更大的灾祸,一切静等诛妖镜出关再说!”他收回目光看向褚越,“她还不走吗?”

    褚越没有回答,他了然的点点头,“想办法让她走!”若萱沉默的看了他许久,强忍着心底即将汹涌而出的泪,说:“她……其实要走的,就想让你看看她跳的舞,只看一看,她跳完那支舞就走!”

    燕飞镜静静的看了若萱一会儿,点头道:“好,什么时候?”

    “十五!子夜时分!梅林。”

    林乐枢的那支名动天下的舞叫“风剪寒梅”,绿玉的这一支舞叫“月舞倾城”,名字是若萱给取得,她觉得绿玉这一支舞足以倾城。褚越曾问过为何不叫“倾心”,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也许她觉得林乐枢的舞才是倾心之舞,两情相悦,多么美好。而绿玉只想让他记住她,并不曾想他会喜欢上她啊!因为没想过,所以不奢望罢!只要倾国倾城之美,让他记住就足够了。

    多么不贪心的好姑娘啊,若萱觉得,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先来后到,人妖殊途,其实他们挺般配的。

    绿玉整个人悬在梅林之上,好像离月亮很近,银盘之前,她绿衣临风,广袖流仙,舞动间连星星都失了颜色,盈盈绿光随着她的举手投足洒满整个梅林的上空,若萱仰头看去好像一个透明的玻璃盖子,面积渐渐的扩大,她立在整个泗峽城的上空,鲜妍美好,灵动如水。

    若萱一时间湿了眼眸,因她瞧见绿玉足底的一道绿色光柱正投在梅林的一个树旁,光影朦胧里,似看见了林乐枢苍白的容颜,果然还是在这里。

    绿玉从半空中跌下,所有的绿色光芒都在远离她的身体,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并不奢求能落入他的怀里,直到身子一顿,熟悉的气息萦绕着她,她缓缓睁眼,果然瞧见了他一双漆黑的双眸,深沉的,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看不懂他眼中的情绪,就如以往一样,她想挤出一丝笑,却觉得自己怎么笑也不洒脱,只轻轻的扯了扯嘴角,说:“我帮你找到她了,你不要再伤心难过,林姑娘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

    “那么你呢?你愿意看到我难过吗?”他突如其来的语气有些狠,却透着强烈的恐惧与害怕。

    绿玉愣了好一会儿,才似乎懂得他的意思,有些不敢置信的瞧着他,说:“我当然不想你难过,不过你一向讨厌我,对于我的想法应该是不在意的,燕飞镜,我最后求你一件事,将我的真身种回滴翠园吧,接受百八十年的雨露灌溉,也许又能修成一只小花妖,到那时也许已见不到你,不过,这样也好!”

    “绿玉……”他第一次轻柔的抚摸了下她的脸颊,为她拂去眼角的泪,一贯漆黑的眼眸里隐忍着某种波动,他抬起头来看向褚越,“还有没有办法?”

    褚越摇了摇头:“她为破解北荒的秘术耗费了千年的法力,油尽灯枯,只有从头修起!”

    燕飞镜沉默的低下头,目光柔和的落在绿玉脸上,低声道:“我知道了!”

    绿玉朝他柔柔一笑,身子已快化为虚影,她最后的话语好像是梦呓般:“那夜的落梅很美,也是我见过你最开心的时候,我就想,即使你不能像爱上林乐枢一样爱上我,我也要为你跳这支舞,现在你看到了,我很开心……”她褪去美丽的人形,变回了一株牡丹花,落在他掌心,不足寸许,他呆呆的看了她许久,嘴唇轻轻开阖,也不知喃喃说了些什么,最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入怀中,转而走向林乐枢入土之地。

    “慢着!”一声轻喝,自他背后响起,他回过头去,瞧见站在不远处一脸泪痕的若萱,她走近他,道:“跟你借一下绿玉,有些东西需要你知道,绿玉用她的法力探知了关于林乐枢死亡的事情!”

    燕飞镜从怀里取出花枝,放在若萱的掌心,若萱轻轻扯下一片花瓣,便将绿玉还给了他,她将花瓣化入禅烟杖,第二次在外人面前使用安魂笛,她想将绿玉死前得知的事情都吹给他们听,由声音转化为影像铺展在梅林里。由于安魂笛的这一项术法她才琢磨出,使用不太好,竟化出了一些燕飞镜从不知晓的,关于绿玉和他的事。

    画面里,他瞧见了早已去世的母亲,正执着他儿时的手为绿玉浇上一滴滴的水,瞧见绿玉每夜必幻化出人形悄悄去看他读书练剑,他也瞧见那夜的梅花为何落得那样湍急美艳,原来是她站在树林外费力的扇动每一株梅树,只为了林乐枢跳舞时更加美丽,她脸上的表情是那样满足和开心,却偏偏看得人心里一阵阵酸楚……

    最后,才是关于林乐枢,牡丹篱墙外一道隐蔽的黑影,快如闪电的术法,干净的移尸,看得人心惊胆战。

    燕飞镜默立良久,缓缓转身,用力刨着地上的土,林乐枢苍白的容颜出现在土里,若萱还记得混杂在绿玉的记忆里看到的林乐枢,活泼美丽,颜色鲜妍,不过短短一瞬,红颜变作枯骨,人生无常,大抵不过如此。

    她有些不忍心再看燕飞镜的背影,一夜之间,他的哀默大于以为任何时候,她强忍着眼泪,为林乐枢吹响安魂笛……

    林乐枢葬在了滴翠园里,外面围着厚厚一层篱墙。燕飞镜最终没有告诉林家人林乐枢已死,更没有上书揭穿真相,他只将哀痛留给自己。

    至于真凶是谁,他也许心里也有数,却什么都没说,若萱有些不解,只好私下里问褚越,褚越只淡淡的回了她一句:“林乐枢死,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若萱凝神想着,褚越又提醒道:“茶肆,说书!”

    若萱灵光一闪,脱口说道:“难道是雪妃?”

    褚越却没有正面回答她,只说:“燕飞镜没有追究此事,自有他的道理!”

    若萱有些懂了,可仍旧心有不甘:“宫里的妃子与北荒之魔定下盟约,这事可大了!”

    “嗯,一切都只能暗中监视着,不能让凡人越雷池一步,虽然大致知道真相。但这事从头到尾都露着诡异,好像是个策划很久的阴谋!”

    若萱哀声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一事,问:“既然林乐枢早已死了,那么如今在宫里的是谁呢?”

    “无论她是谁,但她已是天子最宠爱的妃嫔,我们有必要去追究么?”

    若萱想了想,点了点头,如果揭穿如今圣眷正浓的乐妃是个冒牌货,让皇帝知道自己一直宠爱有加的女子是个冒名顶替的,面子上过不去,一定杀了假乐妃解恨,说不定还会让整个林家陪葬,死一个假的林乐枢不可惜,但连累整个无辜的林家就不好了,她既然敢来冒充林乐枢,就一定会想到终有一天被揭穿。

    “天高皇帝远,你的心也操得太多了!”

    褚越清冷的声音响在耳边,若萱的脸蓦地有些烧,“我只是想到,要是这个女子不是故意的,就这么死了,不是太可惜?又或者,皇帝真的爱上了她,甚至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你看民间的那些传闻不都是这样说的么?你说皇帝要是进退两难,是杀她还是不杀她呢?毕竟是欺君之罪呢……”

    褚越看着她翻动不已的嘴唇,蓦地有些头痛,看着她绑在霜林谷一架秋千绳索上的珍珠,问道:“这是什么?”

    “功德啊!我以后每做一件好事,就在秋千上挂上一颗珍珠!”看着褚越一脸不以为然,她又忙说道:“你别小看了这颗珍珠,我将绿玉的最后一滴泪收进了这颗珠子里,是属于绿玉的不悔珠!”

    若萱曾问过绿玉,为什么他不爱她,她也愿意耗尽自己千年的功力去爱,她说:“真正的劫,不是我爱上他,而是到最后他也没能爱上我,我却心甘情愿为他!”

    若萱看了一会儿挂在秋千上的那颗珍珠,忍不住问褚越:“我从不怀疑燕飞镜对林乐枢的感情,可是他对绿玉呢?爱过吗?”

    褚越没有回答,若萱也不是一定要知道答案,也许连燕飞镜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

    若萱看向褚越,竖起一根手指,期待的看着他,道:“最后一个问题,若是林乐枢没死,燕飞镜真的会抛下泗峽城的一切与皇帝争女人吗?”

    褚越道:“毕竟,林乐枢已死!再没那种可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