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18 青锋门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14-07-11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牵着她的手走过云桥,脚下是湍急的白河之水,河心大石上的玉芝草泛着莹白的光芒,青锋有句古谚:云桥之端,白头偕老。

    即使你不是我的白头偕老,我也要牵着你的手走过云桥。

    ==============================================

    诛妖镜尚未出关,一封急函已寄到霜林谷。据慕橙说,她正早起撩开帘子,一只半个手掌大小的青色小鸟突然掠至她跟前,吓得她差点将手中的梳子扔下楼去,见小鸟嘴里叼着一封信函,取下一看,信封上写着“郦若萱、青锋门”几个字便忙将若萱找了回来。

    若萱开启一看,信里也只有寥寥几个字:“门中有事,速回!”也没有留名,若萱却一眼瞧出了笔迹,能让一向大大咧咧的水苏师姐如此焦急,那一定是出了大事了。

    来不及向褚越告辞,她只匆匆写了封信在霜林谷里,让慕橙好好照看着霜林谷,御起禅烟杖,奔上了云头。

    离青锋门只有数步之遥时,她在云头上已瞧见水苏站在山门口紧张眺望,见到她的身影从云中飞下,忙喜悦的招着手,若萱朝水苏跑去,瞧见水苏身后的门边倚着的一个人正缓缓站直身子,由于穿着和山门颜色相近的黑色衣裙,若萱一开始并没有看到她。

    “水师姐,木师妹!”

    水苏激动地抓住她的手,眼圈儿有些泛红,说:“若萱你可回来了,我都没有办法了!”

    “师傅呢?”

    “师傅带着陆师弟云游还没回来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到这,水苏的眼圈又红了红,但忍着没哭,说:“大师兄他……他移情别恋,还……还打伤了白师姐!”

    若萱震惊道:“怎么会?他们感情不是一向很好吗?”

    “哎!”水苏叹了口气,“一言难尽!我就知道你不信,现在一时也跟你说不清,你问木槿,她不会说谎!”

    黑衣女子冰冷的眼眸看向若萱,点了点头,若萱有些不敢相信,转头看向水苏,水苏拉住她的手,说:“走吧,先去看看白师姐,我们边走边说!”

    从山门走上屋舍的途中,水苏静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大概是你走后不久吧,大师兄奉师傅之命去了一趟广陵沐家,谁知半月后竟带回一个女子,说是广陵沐家被人离奇灭门,只剩了沐老唯一的女儿沐家七小姐侥幸存活下来,我们都对那个女子抱有怀疑态度,可是大师兄却深信不疑,近日,竟为了她打伤了白师姐!”

    水苏立在山道上,结束了话语,几丛白色小花后不远处是白芷的屋子,屋前收拾地很安静雅致,房门紧紧闭着,水苏道:“好几日了,她没出过门!”

    推门进去,白芷正倚在床边,手中握着一卷书,目光却幽幽的看着身前的帷帐,听见她们进来,也没转头,只说:“水苏你们先出去吧,若萱好久没回来了,我想和她单独说说话!”

    “好!”水苏和木槿退出房间,重新合上了门。

    若萱走到她身边坐下,见她也无心看书,将书轻轻从她手中抽走合上放到一边,打量着她的神色,由于变得消瘦,那张美丽的瓜子脸变得更加明显,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可惜眼睛里没什么神采,“白师姐,你还好吗?”

    “若萱!”白芷薄薄的嘴唇轻轻抿了抿,唇边绽开一抹极淡的惆怅笑意,“爱上一个人很容易,不爱一个人也很容易吗?”

    若萱看着她,心底涌起一股心疼,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水苏的眼圈红了又红,看着这样的白芷,很难不让人伤心。可是,白芷又几许这样自怜自伤过?

    白芷似乎也没有在等若萱的回答,自顾自又说道:“人的心怎么能说变就变,我做不到,他怎么能做得到?”

    “白师姐!”若萱唤了她一声,紧紧握住她的手,她从未看过她如此没有神采的样子,好像人的灵魂被抽走了,如今只剩了一个空壳,“你一向是我们几个师姐妹的主心骨。你如此消极对待,我们可怎么办?连水苏都慌了,若萱这么没用,一定没有办法的,没有你在身边怎么行?”

    白芷嘴角抿起一丝浅淡笑意,也不知是同意若萱的话,还是只是无所谓的笑笑,眼睛里是闪烁的珠泪,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师傅曾夸你处变不惊、聪颖灵慧,你若没用,还有谁是有用的?这几日我觉得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门中之事,你和常山都照看着,你大师兄……”她轻叹一声,眼中是一抹楚痛闪过,“罢了,你去吧!”

    若萱点点头,看了看房中冷清的陈设,无奈的退了出去。

    水苏和木槿依旧等在门外,两人各站在大树两侧,神情都有些冷肃。木槿见她遥遥走来,抬头看了一眼,转身走了,水苏对她的离去没有丝毫反应,赶紧抓着若萱问道:“怎么样?”

    若萱两手一摊,道:“你们看到是怎么样子,我看到就是什么样子!”

    水苏气得差点拿银针扎她,恨她不争气的说:“现在什么情况啊?你就该死活把她拖出来,拉到那两人跟前去走一圈!”

    若萱静静站在一边,水苏暴跳一会儿安静了下来,看向若萱,若萱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觉得白师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水苏侧着头想了想,说:“淡然笃定,从容不迫!”

    若萱两手一摊,哧哧笑道:“那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她现在……”水苏一手指着白芷房门,一边看着若萱,渐渐皱起眉头,有些不确定的看向白芷的房门,目光中透着担忧。

    “说着说着我都饿了!”若萱将她的手拉回来,拖向厨房的方向,“真是想念常师兄炙烤的野味,今日这个时候也不知他在不在厨房里!”

    今日这时候,常山自然不在厨房里,若萱在他房门口等了一会儿,才见他背着竹篓从山上缓缓走下,见着她的面,他诧了诧,随即温和的笑开:“这只馋猫,没准又盯上我的好东西了!”

    和常山相处就是这点好,他总是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离别再久,也不觉得疏远,最重要的是他一手好厨艺。若萱常觉得青锋门的人都太不务正业,除了杜衡、白芷、石松还在努力炼制神兵,其他的人都有自己专攻的技艺,恐怕这次师傅带着陆师弟下山也是觉得眼不见为净好,而几个师姐弟的技艺里,水苏下毒害人的功夫比她医人的功夫好,陆英能把生命力最顽强的神器灵草种死,木槿的剑能让在一旁观战的人被飘零的雪花冻死,若萱就觉得常山这一手厨艺最不错,至少是能让若萱直觉感知的,能满足口腹之欲的东西。

    一只炙烤野鸡正啃到一半,厨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已经让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若萱还一口压在鸡腿上,目光愣愣地看向门口如高风玉树的人影,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大师兄。”

    杜衡好看的眉毛一挑,看向她,语气有些生硬:“我等了很久,原来你还在这里!”

    若萱眨巴着眼睛,嘴角冒着油光:“等我干什么?难道我借你的那株瑶草被你炼制兵器时不小心废掉了?你觉得很抱歉,觉得我知道了会找你麻烦?”她转头看了看常山,又看向杜衡:“可常师兄一向不多话的,你不能怀疑他!”

    杜衡俊逸的脸庞面无表情:“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哦!”她顿了顿,问:“那是什么?”

    若萱静静的瞧着他,不动声色,亦没有半分意外,故作不知什么的真的会把人憋出内伤来,特别是杜衡原本早已准备好了一大堆的词来应对她的质问,可她却迟迟不来,让他的凝聚的气焰随着时间一点点消磨掉,反倒因为她的态度而不安起来。

    杜衡站在房门外,紧蹙的眉头渐渐松开,无力笑了笑,“算了,你不想问就算了。把这个给阿芷!”杜衡手中幻化出一把紫荆棘做的短杖,通身莹透光亮,气泽不凡。

    “这是什么?”

    “给她,她自然明白!”

    若萱收下,又慢悠悠的啃完了整只烤鸡,在盆里净了手,拿起紫荆棘短杖,去往白芷住处。

    “白师姐,呐!有人向你负荆请罪了!”若萱将手中的短杖往前一递,握在半空中,似乎料到她并不会接,所以只是停在那里。

    白芷转头扫了一眼,眼中有隐隐的愠怒,玉手轻翻,手心处幻化出一柄玄色的长剑,对若萱说:“汨罗剑,替我交付于他!”

    若萱手颤了颤,伸手接过,一手汨罗,一手荆棘,她呆站了一会儿,才捧着剑器去了杜衡那里。

    传闻,吴越争霸,最后越国胜利,美女西施被自家子民沉溺于汨罗江中,她的冤气附着于水中玄铁之上,后来白芷有幸找到这块玄铁,用它打造了汨罗剑,这是一把恨意难散,痴心无报之剑。

    很明显,是回绝了杜衡的请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