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19 沐七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4-07-12 1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衡看着若萱拿来的汨罗剑,明显愣了一下,神色这才震了震,很快却又不动声色的接过了汨罗剑,淡淡道:“我知道了!”

    “大师兄若没别的吩咐,若萱就告辞了!”

    杜衡点点头,没什么表情,若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还未走至门口,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已到门口:“是不是要我背上这把荆棘剑去见她,她才肯原谅你?”清脆快捷的语速如秋风刮过耳畔,若萱抬眸看去,门口站着一个身着广袖流苏裙子的女子,眼眸明亮,含着薄怒的嘴唇微微翘起,由于来时走得急,几缕黑色的发丝贴上了光洁的脸颊,衣袂间仿佛还带着风。

    若萱想象过很多次水苏嘴里惹人厌烦的沐七是个什么样子,也许她楚楚动人,天生就惹人怜爱,也许如空山幽兰,高雅孤傲,也许……只是一般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外表下藏着一些小心思……就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沐七,语气嚣张跋扈却不可恨,眼神明快亮洁不染尘俗,身上的一股子气派,确有铸剑师女儿的风范。

    这话若是水苏听到,不免要给她几根银针吃苦头,而若萱只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时,她却又不好走了,转过头来看杜衡的意思。

    杜衡似乎也没想到沐七会突然跑来,愣了一瞬,道:“阿芷的事我会解决,你别来添乱惹事!”

    “哧!”沐七讥笑一声,冷冷道:“好啊,你自己慢慢解决,我再也不来烦你了,原本就是我自己高估了自己,我现在只是个孤女沐七,比不得你们青锋门的各个铸兵高人!”她话音刚落就转身跑走。

    转身时,若萱才留意到她鬓边的那朵白簪花,雪白的广袖裙子实则是一身孝服。听说,沐家是被灭了满门,她刚刚话音落时,眼角似乎有泪光闪过。这样外表倔强却内心脆弱的女子的确是惹人疼惜的。

    若萱走至杜衡旁边,忍了忍,还是问出了口:“你打伤白师姐,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杜衡默然片刻,缓缓开口:“前不久,我们去了一次兵房……”

    若萱坐下来,给自己添了一杯茶,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似乎有所察觉,顿了下,继续道:“我和七七去了一趟兵房,正好赶着阿芷在炼‘水云冰锦’……”

    所谓兵房,是青锋门里炼制神兵所在,乃是外界人的禁地。白芷正在练的“水云冰锦”很不好炼,首先,炼制这种神兵的冰锦很不好找,听名字好像是种锦缎,其实不然,乃是千年白锦鲤之皮鳞,这个东西可遇而不可求,白芷为了找它可谓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寻觅了上千个江河湖泊,才找一千年锦鲤羽化后留下的皮鳞,为了炼制它又花费了八十三支瑶草和其他珍贵灵草。就单说这八十三朵瑶草已是很费功夫收集,众所周知,青锋门有两宝,石上玉芝和松间瑶草,玉芝草长在云桥之端的白石之上,世间仅此一株,瑶草倒是在青锋寻常可见,但也只青锋门才有,且只长在雌雄合抱的松树之间,采集它的时间也只能在昼夜交接的那一刻,用青锋门特制的银月弯割下,时辰和手法都得相当精确,否则割下时就是次品了,若萱当初借给杜衡的那株就是极好的一株,几百次中能采到一次极品瑶草,白芷的那八十三株都是上等的瑶草也不是花费了多少工夫集的,随着“刺啦”一声巨响,整个随着白锦划破。肇事者正是杜衡带来的非青锋门人沐七。

    白芷的修养是几个门人里最好的,除了本身性格所致还有青锋门主天玄的言传身教,如此修养绝佳的白芷还是没忍住向沐七挥出了雁雨镰,沐七灵力很低,也许当时真没想到白芷会出手不幸被雁雨镰追赶逼至角落,却被及时反应过来的杜衡护在身后,他的灵力与白芷实在伯仲之间,慌忙档格下,原本只会将雁雨镰挡开的暮钟斧不知怎么竟打中了白芷,白芷数日不出房门也正因这件事。

    若萱捏着茶杯的手紧了紧,深吸了口气,道:“你该知道,‘水云冰锦’对白师姐多重要,当初若非葛家堡收留,她恐怕早就因雷霆之劫丧命,她一直觉得欠着葛家,如今葛家小姐要一件称心的法器对白师姐来说就是报恩的时候。炼制‘水云冰锦’我想想就觉得难,白师姐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恐怕你比我还清楚,难道你要为了一个沐七伤了你和白师姐这么多年的感情吗?”

    “你会喜欢沐七的,她是个好女孩。”

    听着他如此平淡的语气,若萱忍了忍,没忍住,“我在和你说白师姐!还有,我不会喜欢沐七,你明白吗!”

    “我明白!”杜衡笑了笑,随手给若萱添了茶,“阿芷的事我会解决,水苏这么急着把你叫回来,实在是小题大做!”

    “是么?”

    杜衡轻抿了一口茶,茶水微凉,他抬头朝她笑道:“不是么?”

    若萱看着他的眼睛,觉得太黑太深,她一眼望不到底,不,就连表面的一层也难以窥见,他唇角的笑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淡漠难解。

    若萱起身告辞,走到门口还是回头笑说:“若萱最爱多管闲事你也是知道的,希望不要烦着大师兄,白师姐就交给你了!”

    杜衡朝她点了点头,双眸如深潭般寂静。

    杜衡站在白芷门前已经五日,而大雪也整整下了五日,杜衡原本红润的双唇已变得青紫,目光定定的瞧着门口,一动不动。

    若萱站在窗前,看着他,记得有一次师傅派遣他诛杀一只谗害许多少女的嗜香魔,这种魔生性多疑,他就在洞外守了整整一月,才将嗜香魔诛杀,杜衡就是这样,对任何事情都有超出众人的坚忍耐心。

    白芷只要不踏出房门一步,他也决计不会离开。再强大的灵力与自然的雪天相抗,最终也会耗尽气力的吧?若萱回头看了一眼白芷,她仍面不改色的坐在床畔,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件事隐隐透着一股怪异,可表面上看来又是如此简单。

    “已经五天了。”

    若萱心中还是不忍,想起自己小时候跟在杜衡身后师兄师兄的叫,粘着他教这个又教那个的,真是一个很美好的童年,那时候他该是很不耐烦吧,可白芷一出声他就会耐心教她。这些日子里来,白芷也很奇怪,若萱很难想象那么清雅和顺的白芷居然有这么心狠的时候。

    白芷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清澈的嗓音不急不缓的说道:“你一定在怪我怎么这么心狠吧?可他却连我为什么会这样怪他也从未想明白过。我怪的,不是他为沐七出手,而是一个女子希望自己的男人不论她是对是错都毫无犹豫的站在她这一边,不问因由!”

    可杜衡当时,下意识的选择了沐七那边。

    若萱甩甩头,不敢多想,但又觉得自己实在劝不动什么。白芷这个人,外柔内刚,有自己的一番处事原则和遵循的道理,除了师父天玄,还没见过她对谁的话言听计从。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踩在厚厚的积雪里,有些笨重。几日都未出现的沐七突然走来了,她冷着脸色站在杜衡的身边,伸手用力的一拉杜衡,似乎想将他拽走,却被杜衡轻轻一使劲远远地推开,差点跌倒在地。她走上几步又来拉他,明知会被他推开,却死拽着不放,咬了咬唇大声道:“跟我走!她既然这么不领情,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早就听说狐狸精狡猾狠诈,没想到果真如此!”

    若萱心中一惊,忙转头去看白芷,果然见她脸色突然煞白。白芷在青锋门里与众不同,她不是人族,而是狐族,可作为一只狐狸,她难得的清丽雅致,很难让人想到狐狸精三个字,她自己显然也刻意避开狐媚的形态,也从未有人在青锋门里提过这三个字,但狐妖在外名声不好,被世人换做狐狸精的事白芷也是知道。

    没想到这个沐七就这样大喇喇的喊了出来,连杜衡也是脸色一变,语气猝然变冷:“走!”

    这一冷厉的呵斥,让沐七眼里蹙然蓄起了一层水雾,她恨恨的瞪着他,双手用力拍打在他身上,骂道:“你狼心狗肺,不知好歹,我瞎了眼才觉得你好,我……我讨厌你,讨厌你!”

    杜衡身子笔直,如雪中玉树,他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倒的人,面对沐七几句不痛不痒的责骂更是安之若素,脸色如常,甚至连眼珠子都没转动一下,沐七愣愣的瞧了他一会儿,胸中堵着的一口气没处撒,嘴角往下一拉,转身快步跑走了。

    门外又安静了下来,屋里的温度却似乎暖了起来,若萱瞧见白芷脸色稍缓,知道事情已有转机,便默不作声离开了,离开这个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走上山道不过数步,飘扬了几天的雪骤停,空中连一丝雪花花都无,若萱仰头看着天出了会儿神,嘴角忽而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虽说青锋上的天气古怪,随时变化无穷,但在若萱看来,这几日的这场大雪还是太过古怪了。回头看去,那如玉树般伫立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不在原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