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0 出走

章节字数:3216  更新时间:14-07-13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身向下走去,不过数步,转角处就是一处峭壁,各种山花异草齐聚,峭壁前是一块突出山道的大石台,石台下白雾迷蒙,山风刺骨。若萱每次走到这里都觉得心悸,不会轻易靠近,可景色实在是美,总会忍不住看上几眼。下意识的一瞟,絶丽的峭壁前突然多了一道风景,广袖白裙,乌黑齐腰的长发上簪着一朵白花,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幅只有黑白两色的水墨画,干净的带着一股冷意。

    没想到她不曾走远,此时的沐七显得遗世独立,其实只要远远的看她,并不会觉得她蛮横吵闹,至少现在不是。

    若萱是个爱管闲事的性子,可一旦碰到身边人的事她永远无法做到随性,不动声色的转头继续走去,那边崖壁上的人似乎看到了她,在她转身的刹那叫住了她:“若萱姑娘。”

    若萱转身看向她,发现她有一双冷静聪慧的眼睛,此时透着不解的目光,脸色有些愤愤的说:“我有些事不明白,想请教一下。”

    “请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白姑娘还要为葛家那群人炼制‘水云冰锦’,我都听杜大哥说了,葛家的人不安好心,当初救白姑娘也是因为贪图白姑娘的灵狐血,他们的阴谋没得逞居然还装的这么大义凛然,实在是可恨,对着这样的人还报什么恩?”

    若萱心中一动,抬眸道:“你是因为这样才划破白师姐的‘水云冰锦’?”

    沐七不屑的瞟她一眼,“不然你以为呢?”

    若萱心中滋味有些复杂,当初她不想知道为什么沐七会划破水云冰锦,是因为杜衡的维护让那个原因变得让人难受,如今知道了,可心里也不怎么轻松。

    沐七道:“我以为,我划破她的‘水云冰锦’她就有理由不用炼制,就算不感激我也该松一口气,没想到她居然会对我出手,我实在想不明白!”

    若萱叹了口气,说:“白师姐对两件事很执着,一是师恩,二是炼兵,你犯了她的大忌。白师姐炼制‘水云冰锦’自然有她的理由,你不问清楚就毁去她的成果,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行了,我都知道了。她后来也够折磨人了,我再也不动她的东西,行了吧?”

    若萱点点头,当下沉默了一会儿,若萱实在不知与她还有什么话说,便转身离去,沐七却突然叫道:“你们是不是都很讨厌我?”

    若萱顿住,往昔的一些回忆刹那间涌上心头,心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一下,回头道:“我们不是讨厌你,只是不喜欢外人!”沐七的眼中透出一股冷静出神的目光,若萱定定的瞧了她一会儿,最后撂下一句话:“刚刚我只说了白师姐很执着的两件事,忘了跟你说她最执着却是一件事,那就是谁也不能动她的男人!”

    青锋门人喜欢在一起扎堆吃饭,主要原因是青锋门里没有一个人的厨艺比常山好,要想吃到常山吵的菜,就的准时到食堂守候。常山端着一大盘子菜出来时,总是如春风般微笑着,而饥饿的众人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他手中的饭菜上,可他从不会郁闷,坐下一起用饭时,表情平静而祥和。

    只是今日,再可口的饭菜就解救不了压抑的气氛。

    沐七从门外走进来,一身白衣,黑发如瀑,干净的色调显得沉寂,只是一瞧她的眸子就觉得有一团躁动的火在不安的跳动,她是无法与安静两个字融合在一起的。她远远的坐在角落的桌边,举止娴静,神色却暗含着一股怒意。

    随后杜衡和白芷来了,一前一后相差不过两步,却像有股隐形的丝线连着,雪停之后,直到晚饭,两人才出现。白芷的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淡淡的粉色,双眼像是微微荡漾着水波。走在她前方的杜衡一如既往的泰然,立在门口,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圈,极其自然的拉着白芷走到沐七那桌坐下。

    沐七原本低垂的眼眸因他两人的到来微微抬起,漆黑的眼珠子轻轻扫过他们刚刚分离的手,无甚表情的看向面前的桌面。

    竟然没有任何波动?若萱觉得沐七今日的出奇安静有些奇怪,忍不住停下筷子看向她,也不知怎么,周围的人也都察觉了这一丝古怪,纷纷朝他们看过去,饭堂里离奇的安静了下来。

    杜衡转过头来,也没看众人,只是冷冷的瞟了一眼常山,常山立即反应过来,赶紧去准备饭菜。饭堂里又恢复如常,只是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默默的吃着饭,可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大家又都很有默契的吃的很快速,连平素不多话只醉心铸剑术的石松也察觉到周围的异样,诧异的抬头看了看,也许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低下头去。

    晚饭过后,大家找着各种理由作鸟兽散,唯恐迟走一步就会被流箭扫射似的。

    沐七“砰”地一声搁下碗,冲在众人前面走了。

    水苏心有余悸的拍拍心口,“躲过一劫!躲过一劫!可以回房睡个安心觉了!”

    若萱友善的提醒她:“爆发的种子越是埋得久,后果就越严重。你这个安心觉趁有机会要好好把握。”

    走在前方的木槿步履突然一缓,随即又恢复正常。青锋门人的屋舍都在山顶,几座主要的殿堂都修建在半山腰上,走出饭堂,顺着山道往上走,各自回了住处歇下,木槿的屋子在最上边,往往都是众人回屋后,只留她一人,独自走在清幽的月色里,缓缓往上,直到黑衣黑发完全掩入了黑暗之中。

    次日一早,若萱打着哈欠走进饭堂,迷迷糊糊间,被周围冷凝的空气震了震,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圈,发现吃饭永远积极的青锋门人果然差不多都到齐了。杜衡、白芷、常山、水苏、石松……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若萱低头看了看,觉得自己今日的衣着并没有什么不妥,难道是刚刚迷迷糊糊间脸没洗干净,正要伸手摸上自己的脸,石松呐呐的开口:“那个……他们让我问一问,昨天你都和沐姑娘说了什么。”石松有个本事,就是永远在状态之外,因为没有八卦之心,所以对周围的微妙变化太不敏感,顺理成章常常成了代言人。

    若萱眼睛往杜衡和白芷脸上瞟了瞟,觉得他们神色镇定,估摸着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回想了一遍昨天的对话,捡着重点说道:“不过是告诉她千万不要和白师姐抢男人!”

    “噗!”水苏一口茶水喷出来,恰巧误伤了坐在对面的常山,一面憋着笑一面找手绢给常山擦拭。

    白芷转头怒嗔着若萱,脸上微有红晕,眼睛却一片冰冷。

    杜衡冷凝着脸将手中一直执着的一张白纸送出,飘至若萱手中,若萱低头一看,这才晓得自己又一次低估了杜衡和白芷的淡定程度。

    纸上的字迹略显幼稚,却力透纸背:“杜大哥,我走了。寄人篱下兼具被人讨厌,我沐七还没窝囊到这个地步。仇,我自己报,神器,你们自己炼,相信凭青锋门的本事就算没有我沐家的技艺也可顺利铸成,若萱说你们不喜欢外人,事实证明,我这个外人的确太多余。杜大哥,救命之恩,有缘再报,保重!”

    若萱握着纸的手有些紧,心中一滞,说:“我去找她!”

    杜衡道:“沐家庄除了沐七再无他人,伶仃孤女,天涯何寄?青锋门从来不是袖手冷观的门派,若萱,往事如烟,沐七只是个可怜的女孩。”

    若萱站在门槛上,进出不得,愣愣的想着,这下要到哪里去找她,还真是个麻烦事。白芷见她出神,以为是杜衡的话伤到她,道:“这件事并不能单怪若萱……”

    “不关若萱的事,她离开是因为我打伤了她。”

    冰冷的话语声中,一身黑衣的木槿不知何时站在了若萱身侧,面无表情的看向杜衡。

    杜衡目光一沉:“你打伤了她?”

    白芷问:“伤的重吗?”

    木槿幽冷的目光瞥向一边,不耐道:“划破她肩膀,是轻伤!”

    “好了好了,我和石松去找她,肯定很快找回来的。”水苏将手中的帕子往桌上一搭,向常山使了个眼色。

    常山立刻道:“对对,她一个小姑娘走不远的!”

    石松缺根筋的说:“一个女孩子能比珍贵材料难找么?你们不必心急!”

    杜衡道:“她灵力不高,应该不会走太远,吃过饭,我与你们一道去。”

    若萱伸手拉过木槿的手,将她带入饭堂用膳,却什么也没说,只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将盛好的饭端给她,笑道:“找人也是个力气活嘛!”

    木槿接过饭碗,没有任何反应的低头用饭,若萱早已习惯她如此,随即也低头默默吃饭。

    早饭差不多用好时,白芷忽然说:“找人不必这么多人,若萱去就行了。”

    杜衡看了看白芷,沉吟一瞬,竟点头答应了,水苏想说什么最后忍住了,石松扫视了一圈,默默的低头吃饭中。常山抬头朝若萱笑了笑,示意她不必太担忧。

    若萱虽然有些摸不准杜衡和白芷的意图,但想白芷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她从来不喜欢拒绝别人,低声答应了。

    木槿起身,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所有人似乎都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有若萱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随即恢复如常。

    若萱用过饭,随便收拾收拾就出门了,好在沐七这个大小姐做事从不低调,一路问过去,总算寻得到她的踪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