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1 沐家庄

章节字数:3110  更新时间:14-07-14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日后,若萱却在渭水的码头处失去了她的踪影,天空中漂浮着小雨,若萱站在泱泱渭水边,有些失神,岸边稀稀疏疏长着些许白色的野花,若萱忽然就想起沐七头上戴的那朵白簪花,她也如这些水边花一样,随风而动,看似强韧,却能轻易折断。沐七如今不就如这些在风雨中飘零的白花吗?

    忽然间心中一动,她步向停泊在岸边最近的一艘船,正有船家在收起船帆。

    “船家,从这里坐船可去广陵吗?”

    船家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路,一边大声答道:“可以,从这条水路去,是最近的走法!”

    若萱心中一喜,凝神想了想,说:“有人向你打听去广陵吗?”

    “广陵?”船家停了手中的活,道:“倒有个公子打听过,不过他没坐我的船,嫌贵了,改作阿四那条船了。”

    “公子?”若萱点头道了谢。觉得这个公子肯定就是沐七乔装,她现在别无去处,除了回到故里,恐怕真没地方可去了。

    若萱御杖而行,打算赶在沐七前头到达沐家庄。

    广陵沐家,她有些了解,因为师父不止一次提起过。师父常说,仙器与凡器的区别,最大的区别只怕就是炼制材料的优劣。可凡器里只要有了人类的心血和精魂,就能与仙器相抗,只怕还能超越仙器,比如上古的干将莫邪、鱼肠等剑。而广陵沐家就有这样的技艺,他们造出来的凡器往往能与仙器媲美。

    可纵使拥有如此多神兵利器的沐家,也被人灭了门,独留一个沐七在世。听杜衡说,是魔界灭了沐家,也许是某种交易没有谈成,被血腥报复,既然是魔界,沐七一人又如何去对付,她就算和青锋门合作炼制一件旷世神器,只怕也不容易。

    她算了算时间,应该会比沐七早到两日,先在广陵城中转悠了一圈,觉得这里商业繁盛却难得的民风淳朴,周围山明水秀,真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沐家庄建在一座山脚下,巍峨中透着秀丽,从外面看依稀可见当时繁荣,可内里已杂草丛生,血迹已经看不见了,可空气中似乎还隐隐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

    若萱决定在这里安顿下来等候沐七,她也得趁这个时候好好想想,该怎么劝沐七回去。

    收拾干净一处厢房,果然住了一日,沐七来了。若萱躲在祠堂里,往外偷偷张望,她一身白衣,男子装扮,果然还是孝服的模样,步履有些不稳,恐怕是一刻也没停歇便直奔而来。

    “爹……娘……哥哥……”她有些泣不成声,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最后变作嚎啕大哭,像是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都哭出来,“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不把我一起带走?为什么……”

    外面起了一阵风,从未关的门直卷进来,吹拂起沐七凌乱的长发,她脸色苍白,颗颗泪珠似断线的珍珠,颗颗滚落下来,双颊和嘴唇却泛着异样的红晕。

    从日升到日落,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却匍匐在母亲的灵位前,双眼无神,嘴唇翻动着,沙哑的声音细细的说:“除了你们……我一无所有……可是连你们也不要我,七七……”她眼中忽然有了一丝光彩,“遇到了一个好人!”可很快又暗淡了下去,“可是连他也不是我的。你们一定是怪我没用吧?可现在我才知道,离开你们的保护和纵容,我……沐七,什么也不是。”

    “娘……我好想你、爹还有哥哥们,我……回来了,七七……回来了……”她无力的依靠在柱子上,怀里是沐夫人的灵位,紧紧抱着,周身透着绝望的孤独和无助。

    若萱静静的凝视着她,看着她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沉沉的睡去。从灵位后走出来,伸手搭上她的额头,是滚烫的,她这一路也不知吃了多少苦,烧成这样,自己也不知道似的。

    若萱从葫芦里倒出一些灵药喂她吃了,发觉她已烧的昏沉,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于是将她扶回了收拾好的那间厢房,估摸着睡一觉也就好了。

    可守了一日后,若萱这样乐观的想法也就淡了。

    “不要……不要……救我……带我走……救我……”沐七仍旧在梦中挣扎,额头上布满密集的汗珠,身子一阵阵的抖搐着,她好像陷在梦魇里,迟迟醒不过来。

    若萱记得听师傅说过,有一种人他们喜欢陷在梦魇里逃避现实的残酷,那是内心软弱的表现,可是梦魇的时间一长,他们也许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这样懦弱的逃避,若萱很不喜欢,可是要唤醒梦魇的人,必须让她在梦里听到自己的声音,将她一点点唤醒。

    但若萱,可说是对她一无所知,杜衡竟然也放心让她一个人来,不将她平安带回去,恐怕不仅杜衡饶不了她,师傅也会怪责的吧?

    若萱先检查了一下她肩头的伤势,果然如木槿所说只是轻伤而且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于是将安魂笛吹奏一遍,见她眉头微微展开,才舒出口气,决定出去转转,这个沐家庄虽然有她最痛苦的记忆,但是也会有她开心的记忆。

    先去了沐七的房间,发现这里最多的就是各种兵器,连一颗针线也无,若萱将所有的兵器都收进葫芦里,打算待会儿一一在她面前展示。

    想着刚刚用过饭,于是一路慢慢走回去,顺便消食,走着走着,眼前花分柳绿,已是整个沐家庄的中心地带,一座美丽的花园,中间有个面池子,她昨晚就坐在池子边纳了会凉,但夜越深,周围竟是阴气越重似的,于是她又好心的吹了一遍安魂笛。

    今夜,她打算再吹奏一遍,也不知算不算是件功德?

    站在池边悠悠出了会儿神,见明月已高挂,忙将禅烟杖横拿,移至唇边,今夜一丝风也没有,脚下的池面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池心一轮圆月静静地浮在水面,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第一个音符飘出的刹那,池面忽然起了变化,原本平静无波的池面在月光的照耀下忽然出现了许多人物,如走马观花一样浮现,还有一些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若萱惊愕的瞪着眼前的画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玄光镜?听闻几百年前不知何故,神界的玄光镜跌落凡间,正面镜子化作了一面池水,只是这仅仅是传闻,可眼前的事实告诉她这竟然是真的。

    凡界众人苦苦寻觅的玄光池竟然是在沐家庄里,这恐怕才是沐家庄最大的秘密吧。听闻玄光池里能看到世间万物,众生百态,以致过去、未来。

    可是眼前的人物若萱都不认识,但看周围的景致竟然是沐家庄,那么里面的这些人都应该是沐家庄里的人吧,若萱仔细看着,大多数是游乐场景,沐七也在,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玩耍,笑得很开心。画面一卷卷翻过,时断时续,最终停隔在一片灰暗里。

    那片灰暗渐渐的亮起来,画面里出现了一间屋子,凌乱不堪的地上躺着一个人,长长的黑发遮蔽了她大半个脸,身上衣衫破碎,近接赤裸,暴露在空气中的大片肌肤血迹斑斑,她周围站着三个男子,手中握着黑色的兵器,俯身看着她,眼睛都呈现贪婪的血红色,好像是看着一个到嘴的猎物,可却又不是人类通常呈现的欲望,而是另一种嗜血的贪婪,这三个应该都是魔。

    当他们正要下手吸取沐七精魂之际,杜衡出现了。杜衡什么时候拜在天玄门下的,若萱也不太清楚,只记得有一次,天玄笑呵呵的说,一百年前和杜衡在峰顶下棋输给了杜衡。若萱从来没有真正窥见过杜衡的灵力到底高到什么程度,恐怕连白芷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打过杜衡。此时那三个魔头甚至连方向都还没弄清楚,就被暮钟斧一一解决,头顶上冒着一团黑烟,很快消失在房中。

    若萱看着杜衡漂亮潇洒的手法一时有些失神,她想起自己当时被困在花妖洞里时,褚越也是这样突然出现,手势潇洒轻松的解决了那些小妖,只是褚越的身姿更为风雅一些,杜衡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凌人的气势。

    他蹲下身子,目光触及地上女子的身子时匆忙避开了目光,褪下外袍裹住了她的身子,一直昏迷的女子突然醒过来,一把推开了杜衡,长发垂下,露出了她血污的脸庞,一双眼睛虽惊慌却露出一股可怕的冷静,若萱看着她的眼睛,不用再去细认脸庞,已知道她就是沐七,劫后余生的沐七。

    她并不知道是杜衡救了她,或许她眸子里冷静只是她惯常的伪装,她拒绝杜衡的接近,一口咬在杜衡的手上,他没有用灵力,一只手鲜血淋漓,也许是鲜血的味道再一次刺激了她,她怵然停止了动作,缓缓松开口抬眸看去,正凝视着她的一双眸子,漆黑沉着,有凝聚万物之力,并没有嗜杀的血红。

    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就如若萱在灵堂前听到的她的哭声一样,一种歇斯底里、撕心裂肺的绝望和无助,杜衡伸手楼她入怀,无声的安慰着她,她的眼泪一颗颗打在杜衡的肩上,浸湿了他半个肩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