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2 比试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4-07-15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萱看着她眼里的泪,眼里的空洞,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眼前渐渐模糊的画面里,已是黄昏时分,杜衡宽大的袍子穿在她身上一直遮到了小腿脚踝处,杜衡打横抱起她,缓缓走出了房间,画面重新终结于昏暗。

    池面上一轮圆月依旧静静的,安宁而美好,仿佛不知不久之前这里有一场血腥的杀戮。

    若萱久久回过神来,眼中雾霭散去,心中有股难言的痛楚,为沐七也为沐家庄。

    为什么昨夜她就没看到这一切呢?她仰头看着天空的明月,再看看水中的月亮,忽然似乎明白了一点,难道这些画面只在十五月圆之夜出现?是巧合?还是触动神器的机关?

    拥有玄光镜,拥有万把好凡器的沐家庄就这样被魔界灭了门,实在是不可思议,这内里不知有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潜藏凶险。

    回到房间时,沐七的烧已经退了,额上清凉无汗,嘴里也不再叫喊出声,安静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偶尔微微的一颤,看来是有些余梦未清。见安魂笛对她很有些疗效,便又轻轻的吹奏起来,沐七的眉头舒展,竟是睡了个酣甜好梦。

    半夜里,若萱却仍被一阵叫喊惊醒,她从床畔撑起身子,纳闷的看向沐七,“你怎么了?刚刚在叫谁?”

    沐七仿佛刚刚从惊魂里苏醒,瞧见若萱瞪着自己,竟有些惊慌失措,眼神闪避了一瞬,渐渐镇定了下来:“我……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沉?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叫……叫谁了吗?”

    “嗯。叫……什么苍?”

    沐七平复着呼吸,淡淡一笑,道:“哦,不过是我其中一个哥哥的名字。”眼睛重又恢复一贯的冷静,盯着若萱警惕的问:“你怎么在这?”

    若萱一笑,道:“很不喜欢见到我?你希望见到谁?”

    “我谁也不想见到,你走吧!”她身子往下一滑,用被子将自己头脸都遮住。

    若萱不在意的“哦”了一声,闲闲道:“你刚刚生病差点死掉,是我救了你,你就这么急着赶救命恩人走,岂非恩将仇报?”

    “那又怎样?”沐七一掀被子,恨恨道:“你们这个也救我,那个也救我!救了我就了不起啊?救了我就可以要求我事事都顺着你们,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吗?”

    若萱无赖的一笑:“是啊!救了你就是了不起!”

    沐七气红了眼,骂道:“你们青锋门的人都是一个德行!”

    “还有谁是我这个德行?我杜师兄吗?你就这么在乎他啊?”

    “哼!谁稀罕他了?”沐七眼角分明闪过一丝痛楚,嘴巴却依旧很硬,“你们青锋门的人自私排外,还自诩什么正道高门,真是可笑。难道我说错了吗?”

    若萱定定的瞧着她,久久不说话,最后忽然叹了口气,轻声道:“以前因为我们,害你伤心了,我替他们向你道歉。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原因,都有自己的无奈,我没有资格说什么让你改观的话,因为事实本就如此。”

    沐七愣楞的听着,疑惑的看着若萱,“你今晚怎么这么怪?”

    若萱笑笑,摇头起身,说:“看你精神气十足的骂了这么久,病应该都好了,再休息一日,我们就启程回青锋门吧。”

    “谁要跟你回去了?”

    “你啊!你不是说要事事顺着救命恩人,救命恩人的话都要听从吗?”

    “……”沐七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郦若萱,你不要太过分!”

    若萱瞧着她被气得炸起来的模样却似乎精神大好,笑着说,“这是我青锋门的规矩,你不是说我青锋门的人都这副德行吗?所以,这事儿,我说了算。”若萱指着自己的鼻头,目光带着挑衅的俯视着沐七。

    可嚣张这种事,向来是沐七干的,突然被人抢了去,毕竟会很不习惯,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气呼呼的说:“凭什么?我偏不!”

    “真是个倔强的丫头,你要是一直不肯走,我就只好打晕将你带回去了。”

    沐七轻蔑的一笑,道:“你有这个本事么?咱们三局两胜,我输了就跟你走,赢了的话,你要留下来做我三个月的使唤丫头再滚回你们青锋门。”

    若萱利落的说:“好啊。就三局两胜,怎么比在哪儿比由你定,到时候输了,也就怪不到我。”

    沐七不屑地道:“听说你在青锋门里灵力最低,我打不过他们,还打不过你吗?”

    若萱义愤填膺的说:“胡说!青锋门里灵力最低的明明就是陆师弟。”

    沐七朝她翻了个白眼,道:“我需要准备一下,明晚琉璃池边定胜负,准备做我三个月的使唤丫头吧!”

    若萱嘴角微勾,转身走出房间,“走着瞧。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晚的月亮似比昨夜更圆,水面有风,泛着微微涟漪,平凡的如同世上任何一面池子。

    沐七早已等候在琉璃池上,黑发白衣,静静的立在池面上空,凉风袭过,广袖翩飞,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眼眸一如以往的冷静,她手中的齿苋剑,泛着青寒光芒,犹如一把最锋利的牙齿,正向它的敌人张开它的锋芒大口。

    她已看到了站在池边的若萱,扬声道:“站着干嘛?上来吧。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就以这池子为界,出了池子或是掉入水中的就算输。既然这里是沐家庄,我是主,你是客,第一场我就让你先出招。”

    “好!我这算不算是客随主便呢?”若萱嘻嘻笑着,将手中的禅烟杖,随意在空中晃了一圈。

    沐七的目光落在若萱手中,道:“你这长杖是草灵的吧?我的齿苋剑是石灵的,若不先让你,倒是我主欺客了。”

    若萱道:“草灵不一定就比石灵的差,柔往往能克刚。你是沐老前辈的女儿,该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沐七脸一沉,道:“少废话,出招吧!”

    “也不知是谁先废话了。”若萱低声嘀咕了一句,手中禅烟杖突然猛的向前击出,沐七险些措手不及,暗瞪了她一眼,立即使出齿苋剑相抗,手中兵器相抵,目光相抗,两人都使出了全部的灵力相抗,水池上空青碧两色在空中相交相抗,光芒大盛。

    “啊……”若萱被突然袭来的一股灵力压过,身子一重,“咚”的一声跌入了水中,冰冷的池水瞬间浸湿了她全身,湿哒哒的从水中跃出,镇定的看向沐七,握紧手中长杖,道:“还有两局。”

    沐七才到嘴边的笑意慢慢敛去,郑重的挥出第二剑。她的齿苋剑取自北荒锯齿妖物的牙齿炼制,本来具有极重的妖气,被沐长岩用东海的海底冰晶浸过,洗去了妖气只留下锋利的齿锯,炼制时又添加了几样稀有的晶石,打造了这柄锐利刚劲无比的齿苋剑,这柄剑最大的优点就是主人灵力不高情况下,会最大限度发挥它的作用。沐长岩当初炼制这柄剑也是出于对女儿的保护之心。

    这其中的道理沐七自然是晓得,但当她看到禅烟杖顶端的碧珠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时,她才发觉刚刚那一局还不是若萱的最大灵力。身子在预期中被打出池外时,她突然觉得若萱的潜在力量有些深不可测。

    若萱立在池水上头,微微一笑,道:“我就说青锋门里灵力最低的是陆师弟嘛!”

    沐七重新回到池水上空,若萱浑身仍然挂满水珠,双颊微微泛着红色,想是刚刚那一击有些拼了全力,沐七道:“这一局,谁也不许相让。”

    若萱静静的凝视着她,缓缓做出出击的动作,沐七面色不动,手却悄悄握紧。

    沉寂再沉寂,却在突然之间爆发,仿佛两人心中有个点,就在那一刻,拼尽全力攻向对方。光芒再次大盛,月光渐渐显得微弱,被隔绝在琉璃池外,两人灵力不相上下,都拼的红了眼,最后又从单纯的灵力相抗变成打斗,在池上打得不可开交,沐七肩膀上受了一仗,痛的险些握不住剑,若萱脚上受了一剑,险些又掉下池子去,两人居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打脸,只往对方身上看不见的地方招呼,只是出手都有些狠。

    沐七都是些实打实的笨重招式,与剑的灵动有些格格不入,时间久了就碍手碍脚,反倒若萱一直以灵敏取胜,很快,沐七双膝被若萱打中,身子往水中落去,却在最后一刻拉住了若萱的脚踝,运用灵力将若萱一起拉入水中。

    水中灵力施展不开,两人只有厮打在一起,最后胸口都渐渐憋闷,好似要炸开一样,意识都渐渐模糊。

    空中突然传来冷冷一个声音:“够了,权当是平局,今日且作罢吧!”若萱和沐七的身子随后被人一左一右的拎出了池子。

    若萱伏在池边的大石上,吐出一口池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从未觉得渴望呼吸,平顺了一会儿,才看到趴在对面的沐七已经昏厥过去,杜衡正往她体内注入灵力,若萱撑起身子坐好,擦了擦脸上的水,道:“怎么算,也该是我赢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