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3 溪和镇

章节字数:3002  更新时间:14-07-16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衡抬眼盯了她一下,将沐七的身子斜靠在树上,道:“算平局。”

    “怎么算的?是她先掉入水中!”

    杜衡沉吟道:“这样算来,确实是你赢,但若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而是一场诡诈的生死决斗,你会因你的大意而丧命。所以,这一局算平局。”

    若萱道:“我明白了!”

    杜衡低头去看沐七,道:“还不醒么?”

    沐七眼珠子转了转,睁开眼来,一贯冷清的眸子染上了几分异样的情绪,道:“你这个评判真是出现的好及时啊!”语气中带着讽刺,目光故意避开他,看向若萱:“这局既然平了,那我们改天再比过。”

    杜衡道:“不必比了。”

    “为什么?”若萱和沐七异口同声道。

    杜衡淡淡瞟了她们一眼,“没有意义。”

    若萱楞了下,笑了笑,杜衡来了,的确怎么比也没有意义,沐七终归会被他带回去,于是拍拍身子起来,准备离去:“总之青锋门里灵力最低的不是我就行了!”这句话虽然显得很没志向,但若萱本来就一直没什么志向,所以杜衡闻言也只是皱了皱眉而已。

    沐七却似突然反应过来了,伸手就打向杜衡,怒道:“你居然偷看!偷听!还一直躲在暗处,你干脆等我们淹死再出来啊?”她只打中了一下,手腕就被杜衡轻松握住甩开,只得恨恨的瞪着他。

    杜衡轻叹了口气,抚了抚额,道:“闹够了么?闹够就跟我回去,你知不知道你如今回沐家庄依旧危险万分?”

    沐七冷哼了一声,道:“危险又怎么样?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你觉得我还会怕么?大不了去地下陪我爹娘和哥哥们,那样我还觉得快活些!”若萱盯着她的眼睛看,不知为什么,每次她说这样丧气话时,眼神要生动许多,不再那么冷静,也很容易让人动容。

    杜衡深深的看着沐七,轻语道:“是真的会快活吗?”沐七也盯着他的眼睛不说话,直直的扑入他怀中,哭道:“你们都讨厌我,要我怎么办?”杜衡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鬓边的白簪花,因她的抽泣微微颤动着。

    “我不明白,我怎么就那么惹人厌……”若萱听着她抽泣的声音,仰头看着星空,北斗星依然指着北方,她也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青锋上蒙了一层看不见的坚冰,沐七的痛,此时正一点一点挠着她的心。

    等到哭闹声渐小,若萱使坏的扑过去,贴着杜衡娇声叫道:“杜师兄,我也受伤了,你也安慰安慰我吧!”沐七抬头,眨巴着泪汪汪的眼睛,愣愣的瞧着若萱。

    “……”杜衡仰天翻了个白眼,随即朝若萱一瞟,警告的眼神杀过来,若萱忙直了直身子,很有些冰冷刺骨的感觉,见他看向沐七时带了一丝柔光,心里又很有些自伤的愤愤不平。

    杜衡低低的眼眸注视着沐七:“闹够了就跟我回去。”

    沐七一边收着眼泪,一边默默的点点头,好像被杜衡这样的眼神一看,他说什么她都答应了。

    若萱觉得,没有骨气的人何止自己,又有些平衡了,可转念一想,既然沐七这么好搞定,有你杜衡一人就够了,当初干嘛还叫自己来,真是做了无用功,还弄地这么又冷又饿的。

    沐七那边是有情吹风暖了,若萱却连打了几个喷嚏,终于和他们熬不住,怏怏然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房去了。

    这一架打得太酣畅淋漓,以至于一觉睡醒后,腰酸腿疼,各种精神萎靡。早膳上,当杜衡说出接下来的计划时,若萱才一个激灵的彻底清醒了:“什……什么?不回青锋门?那去哪里?”

    “去溪和镇,炼制玉灵,我们还缺少一个主要的东西。那就是……”杜衡持杯一笑,“琅髓。”

    若萱眼睛登时一亮:“好啊好啊,咱们什么时候去?现在就动身好吗?”

    杜衡笑着瞟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你不去,你要回青锋门报平安,这几天你受累了。”

    “不行!这么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没有我参与怎么行?你不带上我,就告诉师傅,说你以大欺小,没有同门之谊。”若萱非常愤慨,用眼神强烈表现了自己的鄙视。

    杜衡笑着饮了一口茶,不置可否。

    “我不去!我没有本事炼制什么玉灵!”沐七冷冷的说道,看样子就要起身离去。

    咦!看来昨晚还没有化干戈为玉帛,顶多只是武力镇压了一下。若萱好奇的左右看看,最后被沐七凶凶的眼神瞪地缩回了脖子。

    杜衡眼睛微眯,经验告诉若萱这是他生气的表情,可下一瞬间,他的语气却忽然变得柔软了些:“令尊生前已与家师有过承诺,会协助青锋门炼成玉灵,如今他没有完成的事,只能由你来完成。”

    不得不说,杜衡的话对沐七有很强大的杀伤力,沐七的眼睛忽闪忽闪,只短短一瞬,已有晶莹在闪烁,只是她太倔强,自尊心太强,要她先低头是绝对不可能的。对付这姑娘只能用软的,从各种迹象看来,杜衡深谙此道:“沐家铸剑术博大精深,你如今参详不透,可以慢慢来,青锋门需要你的帮助,你的父亲肯定也希望你能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

    果然,沐七大小姐立马倒戈,顺着旗杆就往下滑,“说……说的没错,我可不是想帮你们,只是不想我沐家蒙羞。”

    若萱热切的看着杜衡,说:“师兄……师哥……大师兄……那我呢?”

    杜衡瞟了她一眼,“打得过我手里的暮钟斧再说!”

    很不幸,片刻之后,若萱不出意外的败北,趴在地上不想起来,厉声谴责杜衡的恶行,杜衡潇洒的收斧回身,闻言一笑,“还不错,最近有进步。走吧!”

    咦?若萱惊喜的抬头,见到杜衡的衣摆已经出了院子,忙起身追去。

    沐七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仰头环看了看四周,嘴角微微泛起一丝似苦涩似惆怅的笑意,轻轻叹了口气,才迈步缓缓走出了院子。

    很少人去过溪和镇,那是东陆连接南海的边陲之地,四面环水,遗世而独立的小镇,那是一片真正的菏泽之地。

    当三个人在芦苇荡里飘荡了半日后,终于明白为什么溪和镇去者寥寥,归来者无。这里的河道九曲十八弯,因着天然之势,任何推算演变都无法通过,更何况白雾弥漫,根本无法看清四周情形,不是没有想过御剑飞行,但这里的雾气实在太奇怪,天空不见云层和蓝天,全是白茫茫一片,用任何术法灵宝都无法穿过白雾看到溪和镇的方位。这在天上飞着还不如在水里飘着。

    “我们这是划去哪儿了啊?该不会越划越远吧?”沐七双手扣着船舷,有些不安的左右张望,可肉眼的力量实在太小,根本无法穿透这诡异的白雾。

    若萱边划着浆,边朝沐七笑道:“要不,你跳进水里给我们探探路?上头看不清,难不成下头还看不清?”

    沐七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干嘛是我?你怎么不跳下去探路?”

    若萱欢快的说:“因为我要干很重要的事啊!”

    “什么?”

    “划桨啊?你又不会划!”

    沐七气恼:“呸!这算是什么本事?我在船上施点灵力,比你这用手划得快多了。”她的手指轻晃,须臾间,小船如箭一般窜了出去。

    沐七正得意的一笑,脚下却突然一震,船身突然原地打起转来,沐七惊愕的扶着船身,“这是怎么回事?”往外看去,水面却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搅拌起来。

    杜衡立在船头,身姿挺拔如高山之树,如此急速的旋转之中,他的身子依旧纹丝不动,气定神闲的俯睨这脚下的一切,低沉的声音波澜不惊的问道:“谁还要下去一探究竟?”

    “你去!”

    “你去!”

    若萱和沐七一边吹胡子瞪眼地指着对方,一边还要竭力扣住船身稳住身子,望着杜衡那挺拔的身子均有些咬牙切齿。

    杜衡随手折了一根芦苇抛入水中,“呲”的一声清响,芦苇被高高震起,杜衡伸手接住,手中还是原封不动的芦苇,却怎么也入不了水中。

    “这水也有问题?可怎么会?”若萱纳闷的看着手中的船桨,划了那么久的水,船也在水中行驶了这么久,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杜衡看了她一眼,问道:“这船是哪里来的?”

    若萱想起来了,这船本就是水里的。他们御器到达这片水域时,周围荒无人烟,独独有这艘小船停泊在岸边,他们也曾怀疑过,但不上敌船焉得胜利?何况还有杜衡在。原来这船和这水是一体的。

    沐七似乎也看出了端倪,也折了根芦苇注入灵力狠力抛向水面,这次芦苇不是原封不动的回来,而是在空中碎成了粉末,沐七惊讶的看着空中飘落的芦苇粉末,道:“这水对灵力很抵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