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6 死当长相思

章节字数:3057  更新时间:14-07-19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萱笑着说:“好像是个很长的故事。”

    陌老板也是一笑,眼神却有些怅然,“其实故事很短,却偏偏会留在心里很久。”

    沐七用手撑着头,看起来像是个准备听一个故事的姿态,眼睛却瞟向外面,有些不耐。杜衡却是悠然自得的斟了一杯,准备听下去。

    陌老板语气平淡地道:“故事的开始很简单,就是琅爱上了一个姑娘。他用尽全部去爱,可是最后,姑娘却走了,她不打算回来,于是话说的很决绝,她说‘你不了解我的悲伤,就如鱼哭泣在海里,而海不能感知它的眼泪。’琅笑了笑说‘我能了解你的悲伤,因为你在我的心里,没有鱼的海,海的心只会是一片空白。’琅要等她,无论等多久,都要等到她回来,于是它将自己化作了一片水泽,他的心就是这方小小的城池,他要她走进他的心里,不再离去。”

    若萱黯然道:“姑娘没有回来过!”

    沐七撇了撇嘴,不屑道:“废话,要是回来了,这里还是一颗寂寞的心吗?”

    杜衡沉吟片刻道:“陌老板是说,只有那位姑娘回来了,琅才会显出真身。”

    陌老板点了点头:“不错。”

    若萱道:“陌老板真不适合说故事,这故事里好多细节都没说到,比如,那个姑娘为什么要离开?”

    陌老板毫无波澜的目光看了一眼若萱,道:“或许是觉得不合适吧,这个故事口耳相传,很多细节没了也很正常。”

    若萱道:“可我不这样觉得,他俩那段对话就很美啊,为什么偏偏没了关于那姑娘的细节,她是人是神?是妖是魔?如何邂逅相识,如何相恋倾心,如何波折变化,生离至今?这些都没了吗?”

    沐七指正她的话道:“不是相恋倾心!刚刚陌老板不是说了吗?是琅爱上一个姑娘,而从没说过姑娘也同样喜欢琅啊!这……也是大概故事里的细节问题,对吗?陌老板?”

    陌老板淡淡道:“想不到沐姑娘也有心细如尘的时候嘛!”

    沐七脸上的讥笑一滞,瞪了她一眼,转头看向别处。

    若萱感慨道:“人常说,痴情女负心汉,难道这里竟是痴情汉负心女吗?这个爱情故事竟然只是单相思!”

    陌老板道:“单相思也好,负心薄幸也好!总之要是她回来,琅一定出现。”

    若萱道:“你是说,要我们扮这个女孩引琅出现。这不是在欺骗他吗?等了一辈子等来了一个假的,那比要他的命更让他难受吧?”

    陌老板眼神一冷,语气生硬道:“怎么了?心软了?心软就别去取琅髓,趁早回去裹着铺盖睡大觉好。”

    沐七回头看了陌老板一会儿,忽然一笑,兴致很好的说:“既然来了,就没有取不到琅髓就回去的道理。怎么扮?我去扮好了。”

    杜衡沉吟片刻道:“不行,你太冲动容易坏事,这件事让若萱去。”

    若萱默默的低头坐着,神色有些担忧有些不愉,杜衡拍了拍她的手道:“琅髓对青锋很重要,做每件事都必定有所取舍,两全其美的事并不存在。”

    若萱脸色稍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抬头看向陌老板,“要怎么做,你告诉我。”

    “她叫雨,后城门有条通向水里的石子路,雨只需要打着一把油伞,捡起水里有字的石子……”

    不知怎么,走到后城门时天上真的下起了下雨,空中雾蒙蒙的,若萱扮作雨打着一把油伞,走上水中的石路,远看,仿佛真是雨笼罩在一层烟雨中看不清摸不着。她低头去看那些有字的石子,水波荡荡,字也随着漾进了她的心里:“被遗忘在岁月间隙里的溪和,因为你的到来,我开始觉得每天都太短暂。”

    脚下的每一步都是一段隐秘的倾吐,无论溪泽如何迭荡,都清晰如昨。

    “身上的伤痕可以消除,可你心上的伤痕却烙印至深。”

    “溪和的春光下,你第一次笑了,像是反光的铜镜,笑容浮在你苍白的面颊上,进不了你的心,也照亮不了你的眼睛。”

    “因怜生爱,因爱生怖。没有无缘由的恨,也没有毫无道理的爱。”

    “你的心太大,而我的溪和太小。”

    “你要走,我却始终说不出留下你的理由。”

    …………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若萱拾起最后一颗石子,只觉得满心满眼里都是难以言说的情深悲切,这是迟到的心声吗?不该是她捡到的,他等的那个人终究是没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取琅髓,他必定是死,死了也要长长久久的相思下去吗?人死了,还有灵魂,那么琅死了呢?

    如果,雨回来了呢?

    她知道,远处的杜衡一定已经等得不赖烦了,琅髓,对青锋对人界都至关重要。

    烟雨朦胧了,她轻声道:“琅,我回来了。”

    水面平静,波澜不兴。

    若萱有些不安,试着再说了一句:“我回了,琅,你在哪儿?”想必琅是能感知雨的存在的,陌老板的这个办法还真是笨,也只有他们才肯一试。

    远处的丛林里,有袅袅紫衫在缓慢靠近,平静的水面有了一丝细细的波纹,慢慢铺层开来,突然间,水面像是煮沸的开水,“咕咕”的起着泡,空中的雾气在慢慢消散。

    若萱惊的后退一步,却发现自己的脚陷在水里无法拔出,回头一看,整座小城连同百姓消失的无影无踪,脚下已变作肥沃的土地,阳光照进这片水泽时,周围已风清气朗。

    风云突变,黑云初霁,眼前的光芒射的人眼睛睁不开来,这道刺目的光线过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浑身银色的奇兽,额上的两只尖角如同透明的琉璃,它的身体如冰雕如雪砌,若萱竟觉得它好看地不得了,如果它不用那对尖角对着她的话,她会觉得他更漂亮的。

    可是现在……妈呀!逃命要紧啊!

    若萱转头就奔,这只神兽一定立即发现她是个冒牌货了,她一边狂奔一边大叫:“杜师兄……该你出场了……你可一定要快啊……我……我是无辜的……”

    身边一个白影疾奔而过,她甚至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瞧见了杜衡的一个白眼,她拍拍胸口站定,沐七已拔开手中的齿苋剑准备一战了,若萱忙后退了一步,将表现的机会大方的让给沐七女侠,甚至不忘探过头去说:“沐七小姐,杜师兄要是打不过,我就全靠你了!”

    沐七转头不屑的盯了她一眼,“哼,终于承认你是我的手下败将了吧!”

    “我觉得,这种关头,承认一下就不会死的话,还是划得来!”

    “……”沐七恼道:“没用!站远点。”

    “哦!”若萱听话的站远了些,到了一个大概是比较安全的位置,她环视了一圈,周围很空旷,前方只有杜衡和琅在战斗,应该没了别人,可是她却总觉得除了他们还有个人存在,这样的感觉很强烈。

    现在的危机时刻,她也不敢多想,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杜衡身上。琅是上古神兽,天地初开,万灵混沌之际,它便已存在,能躲过天劫,避过世祸,少不了也是踏着鲜血而走下来的,力量自然不可测,可它没有被任何神、人、魔收服,反而藏在了这个地方,到底为什么,没有人知道。琅的髓是世间最坚硬的兽灵材料,而玉芝属玉灵类,加入最坚硬的琅髓,可说是最世间锐利的玉灵,可穿过污浊的魔气,直达魔心,是对付魔界的最佳武器。所以,青锋一定要炼制好玉灵。

    琅头上的尖角不断冒出巨型的水柱,打向杜衡,而杜衡的灵力属金,金水不克,可他身姿翩然,丝毫没有紧迫之感,身子忽上忽下,巧妙的避开了水柱,并不正面对抗,显然,琅是个直性子不会耍奸的而且耐性也不太好,不多时已不赖烦,只想速战速决,恍惚间,还没怎么看清,杜衡突然攻到了琅的面门之上,一切都太快,琅的脑袋已被暮钟斧劈中,水朝天涌。

    如果拼实力,杜衡灵力虽高强无人匹敌,但琅乃上古神兽,一定是杜衡输,可若论计谋,琅却必输无疑。一切都还在相较,杜衡灵力浑厚如山巅之松,净澈如天泉之水,手中的暮钟斧一招招劈下来,金光大盛。

    若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手突然被人一推,沐七盯着她手中的石头,道:“念,大声的念出来!我和杜大哥的命就在你手里,青锋的命运也在你手里。”她提着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看着加入战斗的沐七,若萱一咬牙,念着手中石头上的字:“人说,情深不寿,平淡是福。看着你,我却无法控制自己越陷越深。”

    “最近,我找了很多人间的话本看,里面有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写的最好。”

    “落花固有情,流水终无意。”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一声倒地的巨响,若萱猛然闭起眼睛,手中的石头通通滚落在地,发出一连串的脆响,“死当长相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