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7 “雨”

章节字数:3090  更新时间:14-07-20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良久以后,她慢慢睁开眼睛,水泽上空缓缓降下两人,沐七雪白的广袖衣衫上染上了鲜色的血珠,空气中仿佛还有血珠飘散,杜衡将她揽在怀中,两人四目相对,似有情愫涌动,在没有任何言语的沉默下缓缓飘落。

    若萱平静的将目光移开了一会儿,没有兴趣去探究刚刚那场打斗中发生了什么,等再回头时,已见杜衡擦了擦嘴角的血痕,低头看着地上躺倒的银色神兽,他伸出右手,手指捏了一个诀,一道银光闪过,他手中已多了一个银亮的物事。

    湿润的土地上,银白的琅眨了眨眼睛,眼中似有珠泪滚过,若萱不忍瞥见,转开了头,远方一道紫色一晃而过,她心中一动,追了几步,忽听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雨……你回来了……”若萱浑身一震,转头一看,地上的琅不知何时已化作了一个银衣银发的男子,最角有血渗出,虽面容苍白,却不掩其俊美,若萱回过头时远方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杜衡对若萱、沐七道:“我只取了琅髓,没有伤他性命。”

    琅却忽然笑了几声,很有些悲凉,“我知道,你回来了,可我依旧没有等到。我说过,没有雨的琅,心里只是一片空白,我的城永远为你留着……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琅的身体化作了一道白烟,飘向了溪和镇消失的空地,瞬间,溪和镇又回来了,只是没了那片水泽环绕,百姓依然安居乐业。

    杜衡叹了口气,“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脚下的石子洒了遍地,没有人会再去关心它们是为谁而写,一双双脚印踩过,不多时,它们便会被风吹来的沙土掩埋。

    三人走到“紫陌”客栈前,店门紧闭,想必已人走楼空。

    沐七冷笑道:“这个老板娘拿了钱财倒溜得快。”

    杜衡眉头一皱,没有说什么。

    若萱抬头看着“紫陌”的招牌,想起了陌老板那双波光流转动人非凡的双眸,竟是似曾相识,是在哪里见过她吗?人的相貌可以改变,可是眼睛里所流露的却是真实的心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明明有着嘲讽、冷笑、怜悯……想到这里,她身子忽然剧烈的一震,喃喃道:“是她?是她吗?”刚刚那一闪而过的紫衫……

    她发了疯似的转身奔去,先是去了城外,然后又跑遍了大街小巷,最后气喘呼呼的跌坐在地,眼睛失神的盯着地面,身子在簌簌发抖,沐七担心她,跟着她四处乱窜,见她终于跌坐在地才呼出口气,“你干什么?发什么疯啊?”

    一滴水珠慢慢在石板路上慢慢化开,若萱仰头看了看天空,回头朝沐七笑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沐七慢慢靠近她,斟酌道:“你刚刚怎么了,好奇怪,一点也不像你。”

    若萱眼眸静静的看向地面,声音极轻:“没什么,只是忽然明白了琅的悲。”

    沐七道:“琅么?琅也没多大了不起,既然喜欢为何不去争取?而要在这里痴傻等待,等了,她就会回来吗?”

    若萱摇摇头,说道:“他不是只会等,而是他知道,他爱的这个人,不能抢不能夺不能争,只能等,等待她甘愿回首,倦鸟知还,也许这一天永远也不会来,可他要她知道,天涯尽头,一直有他的静静守候。”

    “你知道雨是谁?”

    “不知道!不……确定……我真的不知道……”若萱眼眸中露出茫然之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七七,若萱,准备一下,我们要离开了。”杜衡不知何时走到了她们身后,沐七站起身子道:“你知道她怎么了吗?”

    杜衡看了一眼若萱,眼中似有什么情绪闪过,他淡淡一笑:“不知道,但是我们真的该走了。”

    三人御剑回青锋,脚下的城池没了水泽,似乎缺少了什么,也许,缺少的只是琅。

    跌落在城门前的一身紫衣,如盛开的鸢尾,纤长的手指深深陷入土里,她身前有颗散落的石子,正是那句:“死当长相思……”

    “啪”一个巴掌甩向她,身前传来一声斥责:“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就被他们发现?”

    她身前站着一个男子,颀长威凌,亦是一身紫衣,面容带着不容抗拒的冷峻,严厉且冷漠的看着她。苍白的嘴唇颤了下,声音极轻,轻的仿佛自己都听不见:“琅死了。”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耐:“我当初送你到他身边的目的也不过如此。这样的结果,你早该知道。”他定定的盯了她许久,忽然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将她轻柔的拥入怀中,声音也放地很轻:“刚刚打痛了吗?我只是心急想你保持清醒,我需要你,你能做到吗?”

    她冷静且淡漠地点点头,道:“是,父亲。但我想,这世上再也没有谁会像琅一样喜欢我,我知道,再不会有了。”

    将琅髓放进藏兵室时,大家都静默无言,青锋掌门临走前早有交代,如若带回沐家人,就由杜衡、白芷合沐家之力炼成玉灵髓,可是沐七……但见若萱出去一趟后对于沐七居功这件事并没提出什么异议,水苏等人便都沉默了。

    一切安排妥当,只待齐集一百株顶级松间瑶草,挑个良辰吉日便可炼制。世间万物都可以炼制兵器,可要将两种灵性不一的宝物合成一物除非机缘巧合容易,人为却难,青锋得天独厚,只需一种灵性的宝物便可炼成稀有兵器,加之有瑶草辅助,更加容易。沐家炼制凡兵千载,最注重两种属性的材质融合,此次玉灵是以玉芝之玉和琅髓之兽灵相融,青锋向来谨慎,很需要沐家的铸造技艺。

    这几日,杜衡和白芷、沐七都早出晚归,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兵器房,若萱去送了几次饭后,发现沐七果然能帮助青锋门炼制玉灵,才放下心来,去了几天也就不去了。

    至于三人间诡异的相处,众人也都当看不见,这一日天清月朗,师兄妹几人很久没在一起喝个小酒聚个小会了,于是搬了几个凳子围坐在观月亭里,边磕着瓜子边赏月谈笑。

    常山道:“这月这么圆,想必又是十五了,我上次给他们做的那个琥珀月桂糕,他们没吃几口就端出来了,看来我得增进一下厨艺了。”

    若萱喝了口小酒,望了望月色,道:“那是他们炼制玉灵髓焦着了,与你的厨艺无关。”

    水苏叹了口气道:“我上次放进碧潭里的毒药,鱼全没死,太失败了。”

    若萱一口小酒呛在喉咙里,带着哭音道:“可是潭里的水草全死了,你又投错毒药了吧?”

    石松诧异的看了看众人,问:“你们怎么还在关心这些杂事?”

    咦?众人都好奇的看向他,难道最近东陆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石松一本正经地问:“我最近炼的那个‘琮魂’,难道你们都没去看吗?”

    众人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强烈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感兴趣,不过善良如若萱,绝不会那么无情,她轻咳了一声,善意的说:“我昨天好像看见你锁在琮里的那只魂又跑了……”

    石松愣了片刻,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观月亭。

    若萱含笑看着他远去,撑着头转过身来,看向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木槿:“木槿,最近你的清心剑法练得怎么样了?”

    木槿淡淡看了她一眼,道:“还好。”转头又看向了亭外的明月。

    不多时,已酒过几巡。

    月色皎洁下,青影如水,婀娜而至。白芷掀开亭上的翠玉帘子,清媚的双眼轻轻扫过众人,走到亭柱边坐下。

    看来今天收工比较早,几人才闲聊了几句,杜衡也来了。几个人各坐一边,有时各干各的,偶尔想起什么便聊几句,呆到后半夜,夜寒加重时也就散了。

    第二天吃早饭时没有看见石松,大概是追那只魂去了,他有时为了炼兵器经常废寝忘食,大家也不怎么在意,只有若萱微微感到内疚,是不是昨天打击到他了,要是不给他说,也许过很久他都不会发现魂跑了……

    吃过早饭,若萱查视了一遍兵房,见瑶草库存不足了,便取了月钩到松林采瑶草,意外在松树下发现了石松,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若萱跑到他身边,拍了拍他,问:“石师兄,难道这次这个魂跑到土里去了?石师兄……石……师兄!!!!!”

    石松身子被翻过来,嘴唇青紫,面上罩着一层寒霜,浑身像是被冰冻般僵硬,若萱试着输灵力却都被石松身上罩着的那层寒气挡了回来,探了探鼻息,很微弱,但好在活着,她将石松扶上禅烟杖,忽然又想起一事,用力踏了踏地,怒吼道:“出来!出来!该死的魂魄,我师兄到底是被谁所害?”

    一棵松树后颤颤巍巍的走出一只飘忽的魂魄,细看他近乎透明的身子还可看出他穿着将士的衣服,只是神情很愁苦,见了若萱脸色又是一变:“我……我真没看见……当时一道白光闪过来,我虽然是鬼已不怕冷但是还是觉得冷的打颤,我躲进了树里真的什么也没看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