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8 西山竹寮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4-07-21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用的东西!”若萱手上捏了个诀就要朝魂打过去,魂忙往后缩了缩,道:“好姑奶奶,你已经给我下了咒,我逃不出这座山已经够可怜的了,别再折磨我了好不好?”

    若萱缓缓的放下了手,恨声道:“你好好的给我呆在青锋上,等着我石师兄好起来去抓你,休想给我逃走!”

    若萱撇下他,带着石松去找杜衡,杜衡和白芷忙放下玉灵髓的炼制,无奈输了许多灵力进去都被挡了回来,最后三人都被冻得嘴唇发紫,那股寒意从石松身上不断的涌过来。

    若萱无力的松了手,却不死心,拍打着他的脸:“石师兄!石师兄!琮里的魂回来啦,你快醒来抓住他啊!”

    杜衡和白芷面面相觑没有说话,神色都有些沉重。

    沐七道:“你们这样没有用,还是先想办法去掉石松身上的寒咒。”

    “用我的灵狐血,这是天下至热之物。”白芷割开手腕,将腕中鲜血滴入石松口中,不到一会儿,石松面上身上的寒气慢慢消退,可仍旧输不进灵力,白芷叹道:“看来寒毒已入体,要找到是谁下的毒手才知道救他的法子,现在只有用我的血每天养着。”

    将石松扶回房里,水苏和常山闻讯而来,唯独不见了木槿,几人面面相觑,若萱眼中露出慌色,转身便往门外跑,杜衡叫住她:“那只魂呢?”若萱急道:“不关他的事,我已经问过了,我要去找木槿。”

    若萱跑出了门去,水苏低头为石松把脉,面色越来越凝重,白芷转头看向杜衡:“是谁?”杜衡摇了摇头,道:“这种手段,估计是魔族,看来他们对银虺鞭还是不死心。”

    水苏和常山都沉默着不说话,可却都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沐七,沐七脸色有些不好,冷声道:“我出去走走。”转身离开了房间。

    水苏站起身子,“白师姐的灵狐血很有用,石师弟暂时没有性命之忧,我现在担心的是在外面到处乱走的若萱……还有沐姑娘,我和常师兄去找若萱。”她看了一眼杜衡和白芷,没有再说什么,和常山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白芷问:“担心吗?”

    杜衡表情平静的说:“担心!”

    “嗯。”白芷垂下眼眸,“那也不许去找她!”

    “我不会去!”杜衡目光深深。

    白芷缓缓走至他身边,轻轻的将头埋入他怀里,语调柔和:“你现下还是听我的,我就怕哪一天你不听了,我又该如何?”

    杜衡声音低沉:“我不会。”

    若萱从观月亭找到凌虚殿,再从毓秀殿找到藏经阁通通没有木槿的身影,最后万念俱灰的回到木槿的房间,屋子里纤尘不染,收拾的纹丝不乱,仿佛从来就没有人住过,木槿就是如此,不管是人还是物,她都绝不会留恋。

    “你去了哪里?”若萱跌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台上她送给木槿的那盆舒碧花开得正艳,想起木槿接过花时的满脸不耐,以为她一定会放在屋子里就不管了,想不到这盆花不仅活了,还长得这么好。

    正想得出神,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若萱欣喜的回头:“木槿,这花……”笑容僵在脸上,几步开外,站在身后的不是木槿,而是一身白衣,广袖仙裙的沐七,沐七目光冷静地看了她一眼,转身道:“我知道木槿在哪儿!”

    沐七带她去的是她从没想过的西山竹寮。

    若萱在碧潭前停住脚步,看了看一眼望尽的竹楼和潭水,猝然回头,“你说带我来找木槿。”

    沐七笑笑,道:“是啊。”

    “木槿不在这里。”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木槿不会在西山竹寮,难不成这就是你们青锋门最见不得人的秘密?”

    若萱淡淡一笑,道:“青锋光明正大,从来没有见不得人的秘密。”说话间,显出一股自然而然的骄傲。

    沐七却有些不屑一顾,冷笑道:“见不见得人,只有你们自己知道。”

    若萱不想和她废话,“这里一眼望尽,哪有木槿?”

    “没有?”沐七斜眼瞟了一下竹寮,“那儿不是还有一座竹寮吗?”

    “那是本门禁地,木槿不会去那。也根本不会踏足这里。”

    “既然是禁地,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你说,那里面有什么?”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沐七点点头,“很好!你平时对我总是保留三分,我一说知道木槿在哪,你连一分迟疑都没有就跟我来了,可见你对木槿真的很好,可惜她对你冷心冷面,你就算找她找得力竭而亡,她也不一定会感激你。”

    若萱直视着她的眼睛,平静说:“我不需要她感激,而且,木槿你并不了解。”

    沐七忽然朝她一笑,若萱觉得她刚刚说话挺不对劲,如今这个笑更觉得陌生,一切的发生都在突然之间,若萱身子腾空而起时,眼前只剩下沐七微勾的嘴角,和那冷冰冰的声音:“是吗?若你仍保持那一分的怀疑就好了,我现在就送你去见木槿。”

    若萱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她推入碧潭之中,冰冷的水瞬间淹没她时才反应过来,伸手触到水面时却被一股强大的灵力打回,震得全身剧痛,若萱心中一时间闪过许多念头,最最直接的一个是,沐七竟然掩盖了自己如此强大的灵力,她的目的是什么?一切都太快了,若萱想起了自己和她那次可笑的比武,刚刚她只刚想反击已被湖水困住,现在自己被困在潭里,根本无法出去。

    好在若萱灵力不错,在碧潭里呆上个把时辰不是问题,问题是时间一长要是还没人发现她,她也会灵力耗尽死在碧潭里。

    可若萱从来不是个悲观的人,她从小就在这里戏水,呆在水中就像鱼儿一样自由欢快。她尽量让自己的身子浮在靠近水面的地方,仰面躺着,透过荡漾的水波看着面前的竹寮出神,心慢慢变得平静。

    渐渐地,她的目光越来越迷蒙,神智越来越糊涂,用灵力撑着的那股子气在迅速的耗尽,胸口越来越闷,好像生命在慢慢的远离她,可她的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目视着竹寮的方向,嘴角似有丝笑在绽开,墨黑的长发似水藻一般飘散在碧水中,身子却在不断的往下沉、往下沉。

    水面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似乎是谁冲破了结界,然后是“噗通”一声。

    若萱闭上眼睛笑了笑,总算有人来救她了,是水苏还是白芷?身子被人一把搂住,一股温软贴上了她的唇,口齿被撬开,一股气渡入了她的口中,神智渐渐清醒,她猛地睁开眼,眼前那放大的眉目清冷俊秀,唇正被他的唇紧紧贴着,口中是他的气息。慌忙间推开他,一时忘了所在,喝了几大口潭水,凭着本能浮上了水面,用力呼吸了几口,才发现结界真的不见了。

    水中传来几声轻响,若萱目瞪口呆的看着正自水中悠悠浮上来的褚越,一手压着自己的嘴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舌头打结:“你刚刚……在做什么?”话一说完,她便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原本被水浸泡地苍白的脸渐渐透出了一层淡淡的红。

    “救你!”他的目光清清冷冷的落在她脸上,让她跳动不已的心缓解了不少,却被他接下来的话吓了一跳,“你倒让我好找!”他嘴角噙着的那丝笑又让她的心慌了慌,一时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只傻傻的看着他。

    他的嘴角又往上勾了几分:“若河司女,嗯?”

    若萱一下子反应过来,强词道:“我……我又没亲口承认,是你自己要乱猜的!”

    “你这次一个人跑掉又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回了若河!”

    若萱回想了一下,才突然想起,自己留给他的那封信只匆匆写了自己要回去一趟,却并没有说明自己要回青锋门,他一定是以为她回若河了,她抬头看向他,“难道……你去若河找我了?”

    褚越挑了挑眉,似乎觉得她问得是废话,“你是我带走的,不确定你是否真的回去,河伯一定会找我麻烦,而我,最怕惹麻烦!”

    “是吗?我最喜欢惹麻烦了,呵呵……”若萱干笑了两声,觉得气氛不对,不敢再笑,只定定的瞧着他。

    褚越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淡淡的扫了扫她半浮在水面上的身子,转身跃出水面朝岸边走去,“回岸上再说!”

    “哦!”若萱低头去找禅烟杖,却瞟到了自己衣衫又薄又透的全贴到了身上,这……这简直跟没穿似的嘛!突然反应过来褚越刚刚的那一圈扫视,脸上“腾”的一下如火烧似的,可一想到刚刚他目光的平淡,刚刚的羞窘瞬间化作了悲愤……

    跃出碧潭,绣鞋踏在水面上,走至岸边时,身上的衣衫已干。褚越依旧背对着她,面朝西山竹寮,山风吹起他雪白的衣角,显得清冷而疏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