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29 婚礼?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4-07-22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开口叫他,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褚越回过头去,目光没有一丝起伏的落在她脸上,问:“名字?”

    若萱愣了下,委屈的说:“真叫若萱,郦若萱。我祖母是泗峽城的郦老夫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褚越点了下头:“泗峽城郦老夫人,接济穷苦,救人于危难,却施恩不忘报。在泗峽城里有很好的威望!你上次说霜林谷是你祖母留给你的,你竟是她的孙女。”

    说起祖母,若萱脸上浮现一丝温暖的笑意,“是啊,我的祖母是很好的祖母,我小时候,就是她送我来青锋门。”忽然想起一事,她抬头瞪大眼睛看着褚越,“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被困在潭里了?”

    褚越指了指天,道:“凑巧看见。”

    “啊?”若萱张大了口,这是要多凑巧啊?改天真该多烧烧香了,原来真有上天保佑这回事啊。

    褚越看着她的表情,清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好笑,接着道:“凑巧看见你被人打得没有丝毫还手余地。”

    若萱傻傻的看着他,嚅糯了半天道:“话……其实……可以不用说完的。”可是一霎那后,她突然反应过来,指着褚越的手抖啊抖,“你啊你,太可耻了,看我被人欺负不出手帮我就算了,居然等我要被淹死了才救我了,枉我还做了你那么久的跟班!”

    褚越闲闲的看着她,缓缓道:“我只是没想到,你的灵力竟然真的这么低!”

    “你……你怎么跟……”若萱气呼呼的,却突然顿住不说了。

    褚越饶有兴趣的问:“跟什么?难道还有谁和我一样?”

    若萱无所谓的笑笑,“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个人,明明每次很早就到了,却偏偏要等到我打不过人家落荒而逃时才出手。”

    “你说的这个人是……”

    “不关你的事,别问。”

    褚越点了点头,果然没再问。

    若萱看了看四周,叹道:“现在怎么办?我可不能就这样走出去,还有你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真是个麻烦事。”

    “不麻烦。”

    “嗯?”

    褚越笑道:“你们这么大个青锋门不会连个扫洗之人都没有吧?”

    若萱认真的想了想,“有是有,但很少。因为我家常山师兄爱做饭厨艺又一流,所以厨子门都羞愧而走,好在几个师兄弟师姐妹都不爱洗衣擦地,所幸还留了几个做杂务的。”

    褚越转身往外走去,“这就好了,走吧。”

    “可是……”若萱从身后唤住他,“我还没找到木槿!”

    褚越回头,眼神深邃的看着她,“青锋之上,最熟悉的莫过你们自己,你自己都想不到她在哪里吗?”

    若萱低眉细想,“难道……会是在南面的荒谷?那里没有灵草和美景,我们平时很少去那里,甚至常常会遗忘那里……”

    南荒谷积满了草叶,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沼泽,木槿就躺在满是荒草的地上,身子被落叶掩埋了大半,若萱将她扶起来时,才知道她身上浑身是血,由于穿着一身黑衣倒还不觉得触目惊心,可是沾手的血过了这么久已经鲜红如初往外流着,这就不得不让人忧心万分。

    褚越为木槿检查了一番,道:“这样邪恶的灵术,看来刚刚攻击你的女子是魔。”

    若萱紧张道:“可有法子救木槿?”

    褚越试着为木槿输了一点灵力,眼眸变得深幽:“这个魔不简单!”

    “那木槿?”

    “幸亏来的早。”褚越言简意赅,立即为木槿疗伤,若萱见木槿脸上渐渐透出血色,神色稍稍松缓,疗伤完毕,褚越的嘴唇竟然泛白,若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待要感谢一番,他已自行打坐养息,谢字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半响后,褚越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若萱安静的为木槿包扎,一举一动都万分小心,明明木槿在昏迷里根本感知不到痛,可她仍旧像是怕弄痛了她,看惯了她蹦蹦跳跳的模样,娴静下来倒添了几分美丽,渐渐的又生出几分疑惑:“有个目的复杂的魔在你们青锋门,你不担忧么?”

    若萱专注的包扎,语声淡淡却笃定:“目的再复杂,还不是为着一个。”

    “为着千百年来传闻银虺鞭在青锋之事?”

    “不知道,也许她的目的只是石上玉芝。”

    默了半响,若萱轻轻道:“这次真要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无妨!”褚越看着她的眸子变得幽深,“用句刚刚那女子的话说,你真的很紧张木槿。”

    若萱抬头笑笑,“你倒还不如说我这次太不谨慎,太大意,太轻敌了。”她顿了顿,低头一面给木槿包扎,一面轻声说:“如果一开始,沐七只是个柔美弱小的女子,也许我还可以说服自己,不理她是正当猜疑。可偏偏,她蛮横霸道到不可理喻,和我明着对干,让我渐渐放松了警惕,加之她故意让我在沐家庄看到她灭门的悲惨经历,到现在,我才发现对她竟是一无所知。”

    “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不能让她伤害到青锋门,玉灵髓的炼制也很关键。”

    褚越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悠悠道:“很好,看来你已经有打算了,既然你平安无事,我就先走了。”

    “不行,你不能走。”若萱急道,手指无意识的拉住了他的袖子,他没能起身,低头看着拽住袖子的几根白皙手指,愣了一瞬,挑眉道:“理由?”若萱更紧的拽住他,“你看吧,虽然你现在救了我,要是我走出去又被沐七暗算了,你就等于白救了,也算不得救了我,你也不想做无用功吧?我想你既然能找到这里来,一定也比较闲,就帮我一次?”

    褚越半响没说话,神色清冷疏远,若萱呐呐的收回手指,却听见他忽然说:“有何好处?”若萱欣喜莫名,忙道:“再一个月跟班,如何?”褚越淡漠的目光看向她,似乎在对此作出评估,若萱直起身子,一副你敢不答应的模样:“你不能否定我的厨艺和医术,这些都得自我常师兄和水苏的真传,你饿了我可以给你煮饭,你生病了,我免费给你医,多好啊!”

    思考了一瞬,最终褚越勉为其难的点了头,轻皱了皱眉,“木槿你如何安置?”

    若萱一拍胸膛,“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保证安全。”

    离开荒谷后,若萱将木槿扶进了西山竹寮,本来一层暗红色的结界在碰到若萱的身子时自动解开,若萱进去后,又形成了一堵暗红色的结界墙,褚越伸出手掌,还未碰到,已感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将他往外推,手掌处如火烧般,他收回手,道:“这里不是青锋门禁地吗?”

    若萱回头道:“是禁地,只对外人禁。竹寮周围的四个角都埋下了青锋灵符,是千百年来青锋长老的魂灵所化,蕴藏了无法预知的强大灵力,所以,除了师傅的嫡传弟子,没人可以进来,这里绝对安全。”

    褚越看着前方紧闭的竹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若萱安顿好木槿,随即与褚越化装成了两个杂役门人,幻化了外貌代替庭院扫洗的人。

    “石松重伤未醒,这下好了,连若萱也和木槿一样下落不明,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俩居然要办婚礼,真是太可气了,我诅咒成婚当晚天上下刀子插死他们两个。”

    一袭水绿衣衫如风般刮过,水苏柳眉倒竖,怒气冲冲的走在前面,身后的常山闻言愕然一下,道:“天上下刀子的话,会不会误伤我们呢?”水苏回头怒瞪着他,但是对着一向好脾气的常山,她也无法将怒气撒到他身上,闷闷的在长廊上坐下,“我只是太为白师姐不平,他们两个再金风玉露一相逢,也不必急在这一时啊,还有,杜衡他凭什么辜负白师姐?这些年来,难道咱们都看错了吗?”

    若萱被当前一席话,震地全身麻木,手里的扫帚啥时候掉在地上也不知道,不过一夜,怎么外面竟发生这样惊天动地的变化?

    常山脸上倒没有什么怒气,站在水苏身边望着一株碧桃眼神平静:“青锋想练就玉灵髓已不是一夕两夕的事情,需沐家铸剑术,需夺琅髓,若非如今这个契机,也还不知要等多久,沐七说沐家秘术只传沐家人,炼制玉灵髓且需新婚夜沐家新娘子的腕上鲜血,青锋近百年来,就出了这么一个杜衡,炼玉灵髓又是迫在眉睫的事情,青锋需要玉灵髓。”他眼神幽深地看向水苏,“阿苏,你忘了三年前的事了吗?”

    水苏身子一颤,没再答话,眼眶有些红了,嘴里轻唤道:“若萱你在哪儿啊?”

    若萱直楞楞的站了半响,连水苏和常山何时离去也没察觉,褚越看向她的脸,如被寒霜罩着,“我不信!”突然像是一阵疾风奔了出去,褚越紧紧跟在身后,穿过几条山道,又是一处蜿蜒向上的长廊,远处几道身影一闪,若萱躲在了一丛山茶花树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