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石上•玉芝  Chapter 31 你可以骗我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4-07-24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想怎么样?”若萱伸手去抓禅烟杖,却觉得是徒劳,露出魔性的沐七灵力不知比她高出了多少。

    “不想你碍事!”

    见她伸手,若萱往床里缩了缩,“我可以不碍事的。”

    沐七冷笑一声,“你真的挺讨厌的,明明爱多管闲事,偏偏又贪生怕死,你要不是这么聪明,也许我是可以将你忽略不计的。”

    若萱委屈道:“贪生怕死又不可耻!连人世间都不贪恋,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死了就什么也干不成了,这世上还有我眷恋的人和事,我才不想死。”

    “你总是歪道理一大堆,我可不想和废话,我现在就送你去一个你很怕去的地方。”

    “慢着!”

    “干什么?有遗言?”

    若萱愤愤的盯着她,咬牙道:“你接近大师兄到底有什么目的?”

    “怎么?心疼了?”沐七戳了戳她的心口,笑问:“你觉得死和生不如死哪个更可怕?”

    若萱想了想,实话实说:“生不如死!”

    “那好,我可以让你死之前更生不如死!”她顿了顿,说道:“我和他,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沐七细白的手掌处发出一团刺目的白光,直射向若萱的眼睛,若萱眼睛一痛,眼前突然闪过一幅幅画面,有些是她在沐家庄玄关镜里看到的,有些是她从不知道的。

    沐家庄十里外的驿站里,沐七像一只发了疯的白兔,脸色苍白,头发纷乱,眼里透着骇人的赤红,紧紧的盯着杜衡,若是仔细看,能发现她的眼里实则是一片空洞,她好像又不记得他是谁了,只是警惕的抱紧身子蜷缩在床脚,她的身上还披着杜衡的外衫,看来自醒来就没有梳洗过。

    杜衡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缓缓伸出手,道:“你可以相信我!”沐七盯着他的手一把抓过,在咬过的同样位置又重重的咬了下去,上一次她这样干的时候是神智很不清醒的时候,可是这次她的眼神很清醒甚至带着她那股惯有的冷静,可惜她算计错了,杜衡仍旧没有收回手,鲜血滴打在被褥上,染红了绣被上的牡丹花瓣。

    沐七放开了他的手,直直的看着他:“为什么?”

    “你可以相信我。”

    沐七舔了舔嘴角的鲜血,道:“血是热的,你不是魔,你是……谁……”放下了警惕,她唯一撑着的那股劲一下子泄了,晕倒在床上。

    杜衡伸出手擦拭掉她嘴角的血渍,用手细细的描摹了一遍她的眉目,目光幽深如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握住她的手输了不少灵力,替她盖好被子转身出了房间。不久便回来了,身上多了一个包裹,他从包裹里取出一套白色的衣衫整齐的叠在她的枕头边,再次走出了房间。

    沐七醒后并没有立即跟杜衡回青锋门,她执拗的四处走动,目光像在搜寻某种东西,可目光却从未在哪里停留,每次走累时,杜衡带她去吃饭,她总是会吃下许多东西,杜衡问她还想不想吃时,她会傻傻的点点头,目光清澈且单纯,可一吃饱睡足,她又会霸道的四处游走。

    最后她越来越不安,脚步停在一个月夜下,她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月光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显得孤寂且清冷,杜衡站在她身边目光依旧深邃。

    “我一直以为这是个梦,我一觉醒来就可以躺在床畔跟娘撒娇。可这梦境实在太大了,我走不出去,然后发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突然觉得上天好残忍,让我失去所有的亲人唯独留下我……”她蹲下身子,这许多天来,真正像个小姑娘一样恸哭。

    身前的月光渐渐暗下去,她抬起头来,在泪眼婆娑里看到了杜衡如青松玉树般挺拔的身姿,他缓缓伸出了手,嘴畔似有一丝微笑:“我说过,你可以相信我!”

    沐七呆呆的看着他的手,手背上还有一圈浅浅的齿纹,她的脸微有些红突然又白了下去,眼眶里蓄满了泪:“假如有一天你骗了我呢?”

    杜衡盯着她,目光深沉如海,突然一笑:“只要你没有骗我。”

    沐七将手放入他的掌心,起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扭伤了脚,此时一静下来便感到痛,杜衡转过身蹲下来,沐七瞧着他的背,目光变得些许复杂,缓缓了趴上了他的背,脸伏在他背上,低声喃喃:“你骗我吧!我不介意。”

    这段月夜下的亲密真正刺到了若萱的心,不久便眼中氤氲,闭上眼睛不想再看。

    沐七满意的收回手,道:“现在该安心去了。”正要出手,突然背上感到一阵刺痛,转身间,只觉眼前那人快得出奇,等回过头,若萱早已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眼前那人有一双清冷如远山的眸子,像是蔑视着脚下万物,却不会让人觉得孤傲,仿佛他天生就该是这样,让人自然畏惧,他身上散发着和杜衡一样不可捉摸的灵力,却不像杜衡那样凌厉,只是被他这样看一眼,已觉得身上起了寒意,若萱正在他怀中,目光忧伤。

    沐七的灵力虽然比若萱高出许多,但是褚越又比她高出许多,这场争斗的结果不言而喻,沐七指尖的冰霜袭向他们时被褚越的湛卢轻松阻挡,剑锋一转,沐七抵挡无力跌倒在地,就在剑尖快要刺到她时,若萱像是忽然醒过来似的,用力抓住了褚越的手臂:“不要!”

    褚越冷冷看她一眼:“为什么?”

    若萱道:“我的梦也醒了,但我依然不想他伤心。”话音未落,一道冰霜忽然扑面而来,褚越抱着她急退了几步,却不小心落进了暗窖,头顶出口瞬间被冰封,褚越冰冷道:“这就是你好心的结果!”若萱看着冰墙外沐七踉跄而去的隐约身影:“她也受伤了,不会是大师兄的对手。”

    褚越闲闲的看她一眼,反问道:“是么?”

    若萱深吸一口气,惊觉自己才上了她的道,怎么可以如此轻敌呢?赶忙握住褚越的手臂,央求道:“我错了,我这次真的错了,你带我出去吧,带我出去吧,我知道你可以的,你这么厉害。”

    褚越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问:“明天就是他们的成亲的日子?”

    若萱紧张的点了点头:“我想一定会出事的!”

    褚越顿了顿,又道:“去看洞房花烛可好?”

    若萱又是紧张又兴奋的连连点头,“好!”

    以免被沐七发现,他们还是在暗窖里呆了一天,等到天黑,褚越才破开冰咒将她带出了暗窖。

    偷看别人的新婚之夜,其实挺不厚道的,但是不偷看,又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何况关键时刻还要褚越出手相救啊,于是只得拉着褚越和她一会儿看别人的新婚之夜,呃……这倒是是个什么情况嘛。

    他们偷偷摸到了新房的窗前,若萱目不转睛的一路看下去,看到他揭开她的盖头,看到她清如白莲的一笑,看到他轻触她的红唇,看到他修长灵活的手指挑开她的嫁衣……一切都那么顺当,她深呼吸一口,终于忍不住背转了身子,靠在墙上只觉得从耳根子处一路红上脸,回想起他刚刚驾轻就熟的一切,心里又忍不住涌起一阵酸涩,想必他与白芷早已经……

    出了回神,她才发现有道目光一直盯着她,转头看去,不知何时,褚越也已经转过了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脸又是一红,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不看着里面,看着我干嘛?”

    褚越似笑非笑地说:“你确定要我看?”

    “不看着怎么知道……”她一气之下思绪有些混乱的转了头,正巧瞧见床边的两人衣衫已褪至一半,杜衡的唇在沐七雪白的肩头上慢慢细啄着,手从腰间伸入她的衣衫……若萱一下子脸上更烧了,来不及转身,只好闭上了眼,大半夜的,她和一个男人在这里看这个干嘛呀呀呀……

    “不是对付沐七么?”他像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似的,低了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两人挨地极近,呼吸可闻,褚越的气息就轻轻拂过她耳后,有些痒,她顿觉腿脚有些软,屋内不恰巧的传来些微声响,她咬牙切齿的说:“不盯了,我要走了。”脚步还没挪开,身子忽然被他按在窗棂上,温热的呼吸又拂在她耳边:“别动,快看。”

    咦!看什么?若萱睁开眼,又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沐七不知什么时候已躺在杜衡身下,衣衫大开,娇喘吁吁,居然让她看这个!她正打算朝着褚越的脚背踩下去,目光忽然顿住。

    杜衡的背脊之上,悬着一只手,柔白纤美,却成爪状,指尖雪白长甲,如针般凝聚着森白灵气正蓄势待发,若萱又收回视线去看沐七的脸,这才发现她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神色有些紧张,杜衡仍恍若不知。

    “快救他!”若萱抓紧褚越的胳膊,紧张的看着他,却见他神色如常的指了指屋内,若萱回头看去,床上的情况不知什么时候翻了一转,变成杜衡在下,沐七在上,杜衡正紧紧抓着沐七的那只手,目光冰冷的看着上方一脸惊骇的女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