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38 安然度过

章节字数:2798  更新时间:14-07-31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陆瑶心里又是一跳,天啊,她都要抓狂了,如果现在谁出现救了她,她铁定会真的违抗皇命对他以身相许的,可惜没有人会来救她,手背那温凉的触觉告诉她,在她走神的时候,她连最后一点保护自己的办法也没有了。

    皇帝抓着她握住银簪的那只手,缓缓的往前带着,长长的银簪勾住了她面上的红纱,一点一点往上掀开,他的下巴线条坚毅,嘴唇微薄,鼻梁挺直,然后是他的眼睛,深沉中透着一丝温润,就如他的手,带着一丝凉意。

    他似乎也愣了一愣,嘴角抿起一丝笑,陆瑶知道自己不是天仙美人,所以不知道他为何会笑,于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他嘴角的笑慢慢收拢,逼近她,突然将她整个人压在墙上,他的头突然低下来,陆瑶紧张的偏开头,也不知是否有意,他的唇落在她的耳珠上。

    陆瑶怕得要死,大气也不敢喘一个,一股热意从脖子处往头上窜来,她现在的脸一定烧的要死,可推又不敢推,死又死不成,真是要活活憋死她了。他在她耳珠上轻咬了一下,带着一丝戏谑说道:“果然是爱的不深!”顿了顿,“朕也乏了,睡吧!”

    他突然转身离去,身前的空气突然冷了下来,陆瑶软软的靠在墙上,半天才缓过来,这算是逃过一劫么?还是他突然对她不感兴趣了?正松了一口气,一抬头竟看见他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她,“过来,既是朕的妃子,就该睡一起。”

    陆瑶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但见他自顾自的解了衣服睡下,并没有再理她,又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到床的另一边,也不敢脱衣服,掀开被子的一角,悄悄躺进去,见他像是已经睡着了,才松了口气,但一晚上都无法安睡,只不知道明天会面对什么。

    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一会儿,突然感到身上一凉,立即惊醒了,低头一看,衣衫竟然早已不整,她惊得想叫,唇立即被堵住了,她呜呜叫了几声,被人趁机唇舌攻占,她睁开眸子,脑子有些发昏,他的呼吸落在她大敞的肩上:“闭上眼睛睡觉,朕一会儿要上朝。”

    陆瑶又是委屈又是羞愤,颤抖着身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忍不住掉了泪,才闭上眼,就听见门外有叩门声,太监的声音传来:“皇上,该起床了。”

    孟寻“唔”了一声,明明早就醒了,声音听起来却像是才睡醒的样子:“几时了?让人进来吧。”

    听见有人进来,陆瑶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几个宫女端着洗漱用具进来,眼睛瞄到床上时,都红了脸低下头,陆瑶也赶紧闭上眼睛,可全身都绷紧了,听见孟寻起身的声音,有感觉他的气息伏下,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被塞到手中,他在耳边说道:“接下来怎么做,不用朕教你吧?”

    陆瑶这才反应过来,手中的是昨夜用它自杀未遂的银簪,又听见孟浔道:“让她再睡一会儿。”

    听见一群人远去,门又被轻轻合上,陆瑶掀开被子起身,看着手中的银簪发愣。

    孟寻到底怎么想的,她完全猜不到,他是知道她是假冒的而故作不知,还是将她演的戏当真了?她摇了摇头,根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发了半响呆,才用银簪将手指刺破,任血滴答在鸳鸯锦被上,随后才唤了人进来服侍起身。

    首先进来的是阿谢,她首先查看了一番,才不动声色的叫人进来伺候,陆瑶坐入浴桶的时候才觉得仿佛经历了一番生死大劫,浑身连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放松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被阿谢唤醒时,水已凉了。

    被人伺候着穿戴了一身华服,坐在镜子前时,发现眼眶周围一圈黑色,有几个宫女在窃笑,陆瑶暗恨着瞪了她们几眼,一时平乐宫里鸦雀无声。

    阿谢今天却仿佛心情不错,连着叫人给她换了几个发式才满意,最后收拾妥当,已到正午。

    陆瑶靠在美人榻上,手边一盘冰冻水晶葡萄,虽已入了秋,天气仍旧炎热,要是民间,这样的葡萄怕是早已吃不到了,但这是皇宫还真是要什么有什么。

    窗外的景色她已经看了一下午,身后的宫女不急不缓的扇着扇子,连速度也未曾有过丝毫改变,陆瑶捏了捏有些难耐的手,从小到大,她从未试过整整一个下午无所事事,从前虽也有过昏睡一天的经历,但那是因为饿的,自从认识了教她盗窃的师傅陆展风,生活才渐渐的变得规律,可自从一年前师傅进入京师后便再也杳无音信,虽然他离开前什么也没说,但直觉告诉她,能将师傅困住的地方只能是皇宫。

    如今来这一遭,也不算白来,至少可以弄清楚师傅是不是在这里,是失手被捕,还是继续隐藏宫中呢?有了乐妃娘娘这层身份,要找人的话应该不难。

    闲来无事,陆瑶已问过阿谢,为何她不需去问候其他妃子嫔妾,或是给太后太妃请安,原来先皇后如今被皇上孟寻追封为太后的张氏在皇上两岁时便薨了,只有一个打入冷宫的太妃刘氏,她育有长子铭,早年逼宫那段腥风血雨后被贬至边地永不许入京。孟寻没立皇后,所设妃嫔人数不多,最受宠的是霏雪宫里的雪妃,闺名唤作未雪,不过身份与陆瑶相当,她可以不去拜会,陆瑶虽然也觉得不去的话有些不好,但是她现在一直想着孟寻的态度问题,真没心思去搞好姐妹关系。

    但是她这种态度显然叫别人有了其他心思,当陆瑶正吃完整盘水晶葡萄,雪妃的帖子就到了,写着“宫中设宴,特为乐妃妹妹接风”几句。

    陆瑶想了下,问阿谢:“我去吗?”被阿谢的眼神一盯,咽了下口水,忙换口道:“本宫……去吗?”

    阿谢倒是答得很快速:“听皇上的意思。”

    又是皇上!陆瑶叹口气,这个阿谢真是皇帝的忠实奴才,也不知宫里有没有多给她些月银,心里想着,顺口就问了:“阿谢你的月钱多少?”阿谢显然没想到她突然问这个问题,突然愣住,正要回答,内侍进来传报皇上已至。

    陆瑶的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一不小心将手边的葡萄皮弄洒了一地,跟着阿谢跪在地上相迎,平乐宫里鸦雀无声,只有孟寻的脚步声,一双鹿皮金纹靴子停在在跟前,陆瑶忙低了头:“恭……恭迎皇上!”站在身前的男子久久无声,陆瑶的头更低了,压抑的安静里她想起了早上的事,脸上一阵烧窘。

    “免礼!”

    陆瑶被阿谢扶起,却不敢抬头看他。

    孟寻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忽问:“晚宴将至,怎么还没换衣服?”

    陆瑶想起阿谢说去不去可以问他的意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转头看了眼阿谢,阿谢却没看她,只是问道:“皇上也去吗?”

    “嗯!”孟寻轻轻应了一声,陆瑶突然觉得腿有些软。

    阿谢听到孟寻的回答,就没再管陆瑶的意思,已经开始吩咐宫女给陆瑶换装,无疑又是另外一套华丽的衣裙,下午穿的这套还算随意,现在身上这套显然就是阿谢的精心之作。

    孟寻也进去换了一身装束,出来时陆瑶已经收拾妥当,与他的目光不期而遇,除却昨晚,这是她与他第二次对视,不同于昨晚的冷淡,他今日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探究,依然温润深沉,一身玄色便装,却更显得他英俊挺拔,器宇不凡,陆瑶心中没来由的一跳,转开了视线。

    “那就走吧!”孟寻极其自然的走过来牵住了她的手,陆瑶往回缩了下,没挣脱,只好由他牵着,一直走到外面也没想明白他这样做得目的是什么。难道是她昨晚的举动让他觉得没面子,可是又不能让其他人都知道他没面子,所以要在他人面前做出这副亲密的样子?

    陆瑶想来想去,只觉得这种可能合理,但是他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却一直想不到,难道他是在试探,要她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吗?

    由于一直在想事情,气氛又很尴尬,没人说话,一直沉默着走到了霏雪宫前,殿前早有玲珑巧笑的宫女掀起珠帘,内里一连迭声的通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