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39 醉酒

章节字数:2840  更新时间:14-08-01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陆瑶一路看过去,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这个雪妃看起来是个面面俱到,玲珑剔透的人,相比之下,自己过来时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带,真的是太失礼于人前。

    内殿筵席已开,除了伫立在四周的宫女内侍,一张八仙桌前只端坐着一人,见两人走来,立即站起了身子,朝着孟寻福了一福,声音清脆细柔:“皇上万福!”

    “免了。坐吧,不过是寻常便饭!”

    女子眉眼轻抬,目光淡淡的扫过陆瑶,随即微微垂下:“这是未雪专为乐枢妹妹接风洗尘所设筵席,又岂非寻常便饭可比,因想着妹妹初入宫想必很多不习惯,所以也没叫其他姐妹来,以后再慢慢接触认识。”

    雪妃说了这番话,陆瑶觉得自己也实在应该表示一下,忙道:“姐姐费心了。”

    雪妃今夜算是精心打扮过,本来就好看的眉目描画地极为精致,只是峨眉轻蹙,有些愁绪,安排孟寻与陆瑶落座后,便也坐了。

    看了这一路的阵势,陆瑶原本以为雪妃该是个极为殷勤,笑谈风声的人,虽然她现在也很热情款待,可除却肢体和话语,她的眉目神情并没多少高兴模样。

    这一顿饭吃得很慢,孟寻与雪妃不时说几句,都是不咸不淡的几句寒暄,更多的时候是雪妃在问,陆瑶在答,心里却将雪妃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她这是在查底细么?好在陆瑶从小行走江湖,极为会乱掰,无的说成有,对的说成错的,也依然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雪妃套了半天话,见陆瑶一直满不在乎,一时也没再问什么。

    陆瑶一向得意了就忘乎所以,一转头才发现孟寻一直盯着自己看,难怪他一直没说话,原来是在看自己有没有露出马脚,陆瑶暗叫好险,忙低下头吃饭。

    “早就听闻妹妹的舞技名动天下,可惜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天公作美,让未雪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荣幸看到妹妹一支舞?”雪妃的声音不急不缓,悠悠说来。

    陆瑶一听,却猛地呛住了,不停地咳,阿谢忙走过来帮她拍背,孟寻递了杯水给她,“喝点水。”陆瑶颤抖着手接过水,顺了会儿气,心里不住呐喊,苍天啊,你怎么没告诉我林乐枢还有这个本事啊?

    “可以吗?”雪妃不舍的追问。

    孟寻也在等着她回答。

    现在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自己拒绝而不被怀疑呢?

    陆瑶脑子一转,觉得还是昨晚那招好,暗地里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头压得很低,故作凄惶状:“离开泗峽城时,乐枢便已不会跳舞了。”

    “哦?为什么?”雪妃依旧是那不咸不淡的声音,竟似比她还要无辜的提问,目光却暗暗的一扫孟寻。

    陆瑶也偷偷的看了一眼孟寻,见他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更幽深了些,摸不准这话会不会惹怒他,不过才短短一日,陆瑶已觉得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悬崖边边上,说不准哪个时候便会一脚踏空真正的万劫不复,想起宫外种种潇洒生活,心里突然变得失落起来,觉得如今这样子万般没意思,他们爱杀就杀得了,她也难得也思考怎么应对,一时精神萎靡起来,落在别人眼里却又是另一番模样。

    孟寻突然起身道:“不早了,走吧。”

    陆瑶错愕地连忙站起身,这就躲过了一劫?

    未雪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相送:“送皇上。”陆瑶回头再看了她一眼,见她偏着头微低的模样,竟带着一丝蓦然的美丽,那唇角的笑意越发叫人看不懂。

    阿谢替她披上斗篷,正要系上带子时,被孟寻突然伸过来的手接过,他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下慢慢的极其细心的替她系好脖子上的带子,陆瑶看着他有些愣冲,两人离得这样近,他每一个表情变化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感觉到,微凉的手指不时擦过她的脖子,陆瑶不自禁的往后退了退,孟寻手指微顿,侧身道:“走吧。”

    陆瑶默默的跟在他后面,不知道这是要回她的宫,还是怎么样,不觉心里有些忐忑,走了一路,眼前的景色渐渐有些不认识了,可孟寻依旧没说要去哪儿,好像只是漫无目的的散步,走过一个花园又一个花园,天色渐黑,他停住脚步,转头吩咐阿谢:“送娘娘回去,她晚饭吃的少,让小厨房再做几个菜。”

    “是!”阿谢福身应道。

    陆瑶郁闷的跟着阿谢回去,不过倒是松了口气,难怪一直说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现在她亲身体验了一遍,果真是这样,孟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一点也不知道。

    这一夜孟寻睡在哪个宫里,她也不知道。

    走回去也需要一大段路,陆瑶用心的记下了周围的景致,但怕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也不敢太过张望,她总有法子知道师父在不在宫里的。

    第二天晚上,孟寻临幸平乐宫。

    陆瑶接到消息恨的咬牙切齿,她正好编造了一个理由准备叫阿谢带她四处走动,却被孟寻的突然到来打乱了全盘计划。

    一抬头,瞧见阿谢看着她表情讳莫,突然心里又是一凉,今晚不会……

    早知道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的!眼珠子在桌上的酒壶处转了转,要不直接灌醉甩床上了事,也懒得再上演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有了这个主意,她立即命人多备了几壶酒,正想得心里奸笑连连,猛地发现阿谢很久没说过话了,原来自己已经被她注视了很久,可是她却并没说什么,陆瑶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晚上孟寻坐上桌时,看到桌上杵了那么一大壶酒时,眼神又深了几分。

    有宫女上前布菜,被孟寻拒绝了,待他的眼神向自己看来时,陆瑶立即会过意来,敛颜的站了起来,取过银筷羹勺布菜,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陆瑶就捡自己看着顺眼的夹,灯光下,她拿着筷子的一双手显得极其嫩白纤长,孟寻注视了一会儿,低头品尝菜肴。

    吃了一会儿,陆瑶不时拿眼睛瞟酒壶,心想着寻个什么理由劝酒,又不让孟寻会错意,没想到孟寻这回很善解人意的主动将杯子递了过来,“如果想喝酒,朕可以陪你!”陆瑶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往孟寻杯里倒了满满一杯,可是也得给自己倒满一杯。

    孟寻忽然一笑,仰头就是一杯,喝完还盯着陆瑶看,陆瑶咬牙喝了一杯,如此你一杯我一杯,半壶酒下肚,也不见孟寻有丝毫醉意,反倒是陆瑶觉得眼前开始晃了,她行偷过程中最碰不得的就是酒,毫无酒量的她,一向酒品也差,好在口风紧得很,就是醉了也不会胡言乱语,只是爱瞎闹腾,脾气特别不好,也不认人。

    比如她看上桌上的某一个菜就非得孟寻夹给她,否则她就什么也不吃,孟寻直愣了好一会儿,阿谢要上来扶她走,却被孟寻打发了下去,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孟寻看了她一会儿,竟真的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她立刻眉开眼笑,就着饭吃下了肚,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酒,满身酒气的凑到孟寻身边,仰头笑蹭着他,贼兮兮的说:“我告诉……告诉你……一个……呃……一个秘密!”

    孟寻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静等着她的秘密,她又笑了笑,朝他勾了勾手指,“你……你低下来一点,你太……太高了,坐着都……都比我高!”孟寻顺从的俯下来一点,耳朵凑到她唇边,有浓浓的酒香扑向他的面颊:“这个秘密就是……呵呵……我没喝醉!”

    孟寻无言地抬头看着她,她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没喝醉!”

    “嗯,你没醉!”孟寻伸手捏了捏眉心,半拖半拽的将她扶到床上去。

    陆瑶仰面躺着,觉得无比舒服,脑子也越来越重,脸上还带着憨憨的傻笑,根本没有意思到此时自己正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如果她此时能睁眼看看孟寻那双忽然变得浓黑的眸子,只怕酒早就醒了。

    只可惜,醉了酒的陆瑶永远没有这样的觉悟,而且管得住自己的嘴巴管不住自己的手,觉得有些热就扯了扯衣襟,觉得簪子硌得头疼就动手拔掉了钗环,觉得被子有些碍事就踢了踢被子,不一会儿,她已青丝披散,衣衫大敞,并且依然毫无所察的仰面躺在床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