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0 天下第一舞

章节字数:2883  更新时间:14-08-02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孟寻低头看去,目光恰巧落在他昨日烙上的那抹痕迹处,可见陆瑶拉扯的动作有多么厉害。

    眸色暗了暗,他动手除去被陆瑶拉扯的要掉不掉的衣物,也褪去自己的衣衫,拉过一旁的被子将陆瑶和他盖了个严实。

    陆瑶一开始觉得不舒服,挣扎了几下,但见没什么效果,便乖乖睡去了,孟寻搂着她的肩,手滑过她手臂上细滑肌肤却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也闭上了眼睛。

    以至于到了早上,陆瑶彻底清醒了才知道自己干了件什么样的事,脸色可谓是精彩绝伦,先是青了,后是红了,然后是白了,最后是各种羞怒恐惧交加,虽然脑子里转过许多念头,可身子却动弹不得。

    孟寻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睛,两人目光一撞,陆瑶彻底僵了,孟寻眼神幽幽,带着一抹探寻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对视了片刻,然后陆瑶彻底败了,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抵在孟寻胸膛前,将自己的身子与他隔开,静了下,觉得自己除了脑袋痛,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其他的异样,可是……还是损失不小啊……啊啊啊!!!

    门外轻叩了几声,孟寻说了一声“进来”,阿谢领着一众宫女鱼贯而入,陆瑶忙拥住被子,她顶讨厌这样的感觉,可他却好像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叫人进来。

    孟寻很快收拾好了离去,陆瑶才慢腾腾的起床。

    之后好久,都是这样的情况,孟寻只留宿,却不碰她,他作为君王,白天很忙,常常到了晚上才会来她宫中用膳,晚上应该就很累了,常常是倒头就睡了,话也不和她多说几句。但陆瑶却觉得这也很好很开心,至少不比担心了,她安全了。

    可在一次无意中听到外面的传闻时,她又一次郁闷了,说皇上早已冷落了雪妃,一颗心全在新进宫的乐妃身上,甚至说平乐宫里夜夜笙歌,皇上红绡帐暖,不思早朝。

    陆瑶有苦说不出,原来孟寻的常常留宿,不时的暧昧举动,落在外人眼里竟是这样一番景象,不过短短几月,她已是全天下眼中圣眷正浓的乐妃娘娘。

    牢房里光线昏暗,若萱的眼睛却很亮,她一向喜欢听故事,何况还是这样吊人胃口的故事,后面到底如何,女子却突然顿住了,目光变得极为的柔和,好像想起了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她的嘴角正微微的向上扬起。

    若萱想应该到了故事的转折部分了,虽然期待,却也并没有催促,静静的等着她继续开口。

    ————————

    陆瑶还是逃不开被逼着跳所谓的天下第一舞。

    究其原因,还是那个雪妃。

    不知道为什么,孟寻很不喜欢她去找雪妃,当然也阻止雪妃过来找她,但还是被雪妃钻了空,因为她俩是在第三个人宫里碰上的。

    安庆宫霁嫔,听说雪妃没进宫前她最受宠,雪妃之受宠后虽也有临幸,但喜爱大不如从前,但因其父亲是朝中重臣,她在宫里一直都有一定地位。

    霁嫔一向温柔贤惠,话也不多,席间雪妃便掌握了主动权,重提旧事,又有霁嫔的鼓动,陆瑶一直如坐针毡,后来又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昭仪、淑媛,平时也不见来走动,这时突然冒出来都说要在中秋晚宴上看陆瑶的舞,陆瑶在重压下极其艰难的点了头。

    以至于到了中秋晚宴,陆瑶还是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阿谢倒是替她出了几个主意,要她在冰水里泡上一晚,第二天准生病,但陆瑶想了想,觉得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这一天还是要面对的,一晚上没睡安稳,最后终于有了主意。

    什么天下第一的舞她是不会的,只是见过民间艺人表演过一项杂技,灵机一动,便让阿谢去要了几把伞。

    神偷最重要的是什么?除了神乎其神的开锁工夫,最重要的还是轻身工夫要好,不然逃跑时哪有那么容易逃脱。所以陆瑶打架的本事可以不高明,轻功那可是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孟寻坐在上首,看着她的双眼如平常一般温润却幽深,陆瑶心知自己这次演砸了会有什么后果,坐在孟寻左手位置的雪妃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她看人的眼神有时候比阿谢更可怕,常常带着一丝寒意,陆瑶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在她心里已经死了千百遍了,什么温婉贤良那都是表象。

    真正温婉贤淑的女子在下首坐着呢,霁嫔高风亮节不做争风斗宠的事,所以一直被冷落忽视,今夜座中的美人何尝不是眼中带着暗恨的光芒盯着雪妃。而今夜之后,说不定自己就是继雪妃之后的众矢之的,若是过不了今晚,恐怕连宫门也出不去了。

    雪妃的歹毒在于,借着中秋家宴,外臣家眷也入席,连远在封地的恭王孟奕也赶来了,这不就是要她在全天下面前跳舞吗?

    陆瑶恭敬的朝孟寻、孟奕行了个礼,穿着她那一身雪白的衣衫走到早已准备好的红木桩上,以前练轻功最重要的是下盘功力,这样的红木桩子她不知走过了多少遍,闭着眼睛都行。

    轻轻跃上,莲足轻点,她今日没有穿鞋袜,裙摆轻扫晶莹可爱的足背,一个平沙落雁,勾起木桩上的一把红伞轻松至于脚尖,这套杂耍她看过江湖卖艺的表演过很多遍,再根据自己这几日对舞的揣摩,配合着最新偷学的舞蹈动作,只第一个动作就惊艳全场,她心里暗笑,这还没到关键的呢!

    几个轻松回旋,小巧的红伞在前足后足,或高或低,或前或后,或是在空中停滞旋转,都美得令人目不暇接,陆瑶在梅花桩上旋转的速度极快,衣袂飘飞似蝶,白衣红伞,如红梅傲雪,空中竟似有阵阵梅香飘来。

    最后的间歇,阿谢在一旁将一把把淡色的油伞抛给她,她用足尖一把把接过,巧劲微施,油伞从足尖上如竹蜻蜓一般急速旋转着朝席案上飞去,先是落在一个妃子的案上,微旋着伫立,妃子伸手轻轻一握随即停下。

    一连串的动作目不暇接,每一张桌前都有一把伞缓缓飘落,正当大家把玩惊叹时,陆瑶轻盈跃下梅花桩,手握红伞,一路舞向孟寻,不知名的花瓣纷纷飘落,洒在红伞上,洒在她雪白的衣裙上,带着一阵梅花的香风拂过众人,最后单膝跪在孟寻跟前,盈盈一笑,将手中的红伞递上。

    她的手比象牙骨制的伞柄更白,纤长秀美,这是他第三次凝视她的手,第一次是她握着银簪抵在自己喉中时,第二次是她细心给他布菜时,目光慢慢向上,她的笑容带着一丝调皮的灿烂,眼睛很真诚,正眼巴巴的盼望他接过伞。

    眸色微深,他伸手接过伞,微凉的指尖不经意触到她的手,她有些慌乱的缩回手,脸上竟飞起了一抹红晕,孟寻心中一动,定定的看着她。

    “这舞叫什么名字?”

    “这舞叫庆团圆!”陆瑶得体的答道,“伞面圆润如天上明月,月圆人亦圆。”

    “啪啪!”座中传来一阵响亮的掌声,陆瑶回头看去,下首第一位站起一个少年,目如朗星,俊逸非凡,正是恭王,他举起一只酒杯,笑道:“好一个月圆人亦圆,今夜这舞着实让臣弟大开眼界,臣弟敬乐妃娘娘一杯。”

    宫女端上酒来,陆瑶执着酒杯笑道:“恭王殿下过奖了。”一杯饮尽,她又命宫女添置了一杯,转身看向雪妃,道:“其实乐枢还要感谢未雪姐姐,要不是姐姐再三想邀,乐枢也不敢在人前献舞,这一杯敬姐姐。”陆瑶先饮为尽,未雪淡淡一笑,也喝了一杯。

    陆瑶继续道:“听闻姐姐的琵琶是天下一绝,不知妹妹今夜有没有这个荣幸?”陆瑶已经想清楚了,她一味躲避,未雪也不一定会放过她,要她陆瑶难看,哼,我也让你出来溜溜。

    未雪从容不迫的起身命人取来琵琶,虽然技艺高超,乐声绝美,但有陆瑶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在前,众人也是兴趣索然,陆瑶见目的达到,也不是个爱步步逼迫的人,便走回自己座位坐好,可是听着听着,又觉得未雪这人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明明周围都各自谈笑,她却并没停下,目光专注仿佛陷入沉思,琵琶声没有任何波动,但随着乐曲层层深入,让人无法忽视,从容弹完一曲,她盈盈起身告退:“臣妾身子不适,恐是酒意上头,想先回宫休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