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1 遇刺

章节字数:2836  更新时间:14-08-03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孟寻看了看她忽然苍白的脸色,淡淡点了点头。

    未雪起身告退,是陆瑶没有想到的,纳闷的看了看她的背影,见孟寻和孟奕另行找地方说话去了,忙向阿谢求助的看了一眼,颤颤巍巍的起身回宫。

    这一夜,“林乐枢”的舞又一次名动天下。

    座中奉上的都是味道甘甜的果酒,陆瑶以为不会醉人一连多喝了几杯,不多时就觉得头昏昏的,好在及时发现不敢再喝,好不容易挨到他们走了,才放心大胆的回去。

    倒在床上晕了一会儿,就有人来灌她醒酒茶,她微眯着眼睛就着来人的手喝了一口,觉得有些不对:“咦!你给我喝了什么?”

    “醒酒茶,多喝点!”来人面不改色的劝道。

    陆瑶将信将疑的又喝了一口,连连摇头:“不对……醒酒茶怎么是这个味道?酸酸的甜甜的涩涩的,就像刚刚的酒一样……”

    “是这个味道,你酒喝多了,才会觉得不对,不信你再尝尝?”

    陆瑶又喝了一口,这回她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骗人……”她头偏了偏,忽然说道:“阿谢你的手怎么长得不一样了?”这只手明显大了许多,她伸手摸了摸,不是女子的细滑,却紧实有力。

    喝醉了酒,她认人的工夫很差,即使扭头看到了孟寻的星目俊颜,也想不起他是谁,只觉得他是骗她喝酒的坏人,想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按在床壁上,身子压过来很重,要喘不过气来了。

    “你是谁?”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的问道。

    陆瑶脑子迷糊心却不迷糊,一味装傻装睡,中途哪里被捏的一痛,那几杯酒下肚,让她连哪里痛都搞不清楚了,只听得有人威胁她:“不说么?”

    她使劲往前一推,嚷道:“你……你放肆,我现在可是乐妃娘娘,我……我可以杀了你……”突然静了片刻,颈侧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耳边拂过的气息有些痒:“不错,乐妃娘娘!什么时候尽下属于你的义务?”

    陆瑶不争气的头一偏,睡着了,一点也不知晓身前的危险,作为危险本人足楞了一会儿,撤手下床离去,陆瑶没力支撑,倒在床上,一晚上晾在被子外面。

    第二天不出意外的感冒了。

    她一面打着喷嚏,一面接过阿谢递过来的药,心里还在不断诅咒那个害自己感冒的人,喝了药,她怨恨的看着阿谢:“你看我被晾在外面也不管!”

    阿谢没什么表情的说:“奴婢不知道昨儿半夜皇上就走了,所以一直不敢打扰!”

    陆瑶递到一半的碗“啪嗒”一声摔到了地上,她用力摇晃着阿谢的肩膀:“你说什么?皇上昨夜在这儿?”

    阿谢难得的朝天翻了个白眼,显然是对陆瑶的一无所知感到锥心的痛,带着一丝同情说:“嗯,应该呆了不少时候,因为奴婢们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离开的。”

    离得远些的宫女没听清这边说些什么,可都忍不住掩着嘴偷笑,陆瑶转头看向她们,又看了看阿谢古怪的表情,脸突然绿了,她想,她应该明白这些人都想到哪里去了,恐怕她们都以为她的着凉是因为昨天晚上和皇上……

    呜……她趴到床上,头埋在枕头里,彻底不想起来了。

    已是秋雨绵绵时节,陆瑶连着害了几天瘟,差不多痊愈时,天也放晴了。只是连着好多天没有看到孟寻,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那天喝醉酒有没有说什么胡话,可是周围一切正常,让她想乱猜也猜不出什么。

    趁着清闲时刻,她找着各种理由到处闲逛,凭着机敏的套话手段,到处打探师父的下落,最后在御膳房发现了些端倪,据御膳房小安子说,半年前有个面容清俊的御厨手下在这里呆了几个月,由于对食物有很高的品鉴,一度很受欢迎,可是不晓得后来去了哪里,大概是觉得在这里没出路,还是出宫去了。

    陆瑶听后一阵激动,这个面容清俊的中年男子一定是她的师父陆展风,他除了偷盗技术精湛,尤其喜欢吃,可是他真的不在这里了,现在甚至找不到他的一丝踪迹,难道真的出宫去了吗?但是她一直有种感觉,师父不会无缘无故进宫也不会无缘无故出宫,他一定还在这里,可是却像是雾气一样在人间蒸发掉了。

    她这辈子都会清晰的记得,那个饥寒交迫的冬夜,她是怎样被饭馆的人一顿暴打甩在路边上等死,是师父给了她一口热饭吃,就像是赐予了她一个新的生命,将自己的毕生技艺相传,让她在平凡的生命里可以笑看朝阳,游历山川四海,开心度日。

    也是师父教会她,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出色的人,但一定要做一个对得起自己的心的人,所以,师父也在身体力行着,以至于那天他收到那封神秘的信,笑说这辈子最有挑战的事到了,他一定要去完成才对得起自己,而且并不告诉陆瑶到底是什么事以及要去哪里,也不要陆瑶跟着,一个人离开了。

    陆瑶鼻子有些酸酸的,趴在窗台上眼睛有些雾蒙蒙的,有夜风刮进来,很冷,可她还没打算睡。

    眼前一个黑影突然闪过,随即她的门被推开,孟寻一身寻常玄服站在她面前,她吃了一惊,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也忘了行礼说话,只呆呆的看着他,他任由她看着也不做声,她很快发现他捂着胸口的手,指尖有什么鲜红色的液体正在滑下,很快她雪白的地毯被染红。

    “你受伤了?”陆瑶吃惊的上前,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是真的,更加不可思议的盯了盯孟寻。

    “上药!”孟寻言简意赅,哼也不哼一声的坐到床榻上去了。

    陆瑶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上次她着凉后,孟寻派人送了很多药了,连治刀伤剑伤的药也送来了,陆瑶当时还笑了一阵,现在看来,真的是有备无患啊。

    找来了伤药,陆瑶才发现孟寻的伤比表面上严重,刀口很深,流血也多,只比心脏位置偏了一点,陆瑶手打着颤,也顾不上他是皇上,觉得就这么上药肯定不行,想起刚刚阿谢临走时打的那盆热水还没用,用帕子浸湿了清理了下伤口,再将那夜喝剩的酒翻出来喷在伤口上,可口子太大了,血还在流。

    只听孟寻冷静的说:“找针线,缝吧!”

    陆瑶这时才将目光从伤口上移开,他的额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嘴唇已有些泛白,这样的疼痛他依旧是哼也不哼一声,她愣了会,忙找来针线,虽然笨拙,好在将伤口缝上了,最后将各种伤药抹上,翻出了一块参片让他含着。

    做完一切事情时,陆瑶已经气喘吁吁,坐在床畔动也不想动了。

    孟寻斜倚在床的另一头打量她,沉默半响,才道:“以后,我都在这里换药。”

    “哦!”陆瑶无力的应了一声,虽然觉得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你怎么伤的?”

    “刺客!”

    “哦!”陆瑶点点头,头刚靠下去,突然整个身子弹了起来:“刺……刺客?怎么不通知禁卫军?”

    孟寻挑了挑眉,没正面回答:“朕自有道理。”顿了顿,目光如炬的看着陆瑶,“想办法弄些内服的药来。”

    陆瑶点了点头,服侍他睡下,然后又不知道自己该睡哪里,孟寻侧过身来,询问地看着她,看得她都不敢说自己还是睡地下好,只得在她身边躺下,尽量离得他远远的,不挨着他的伤口。

    陆瑶打着求知欲很强的幌子,常往太医院跑,请教一些无关紧要的养生驻颜的方法,一面装作好奇询问每种药材的名字和药性,然后将孟寻找来的医书偷偷翻阅一遍,下次去太医院的时候就会趁着众人不注意偷些药材出来。

    孟寻左手使力太多会牵扯伤口,一个人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时总要打发走众人,让陆瑶在一边侍立着,乏了时就让她模仿者笔记写几个无关紧要的批阅。

    有些奏折堆得像山一样高又得亲自批阅时,陆瑶就会独自一人在御书房里四处走动,有时给他换上一杯热茶,有时翻翻架子上的书籍,架子上的书很杂,从前朝史册到山水游记,还有几本诗书,陆瑶随手翻了一本诗词,里面有句“葡萄美酒夜光杯”,她脑子转了转,低头自语道:“这世上真有夜光杯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