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2 醋意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4-08-04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声音恰好被案头上埋头苦干的孟寻听见,他抬头看向她的位置,也许是乏了,他靠在椅背上,闲闲的说:“自然有,珍宝库便存有一对,你想看?”

    陆瑶眼中带着一丝光,猛烈的点着头,孟寻突然从御座上下来,举步往外走去:“走吧。”

    陆瑶回头看了一眼堆积如山的皱折,孟寻已身在门外,幽深的眼眸回头看着她,心里有些辨不明的滋味,只得跟上他。

    在珍宝库里瞧见了传说中的夜光杯,还是齐齐的一对,在暗室里会发出柔和的光芒,还见到了其他的珍宝,但是这里依然没有师父来过的痕迹。

    “喜欢这个?”

    由于出神太久,连孟寻走到她身边都没有察觉,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在一串红珊瑚珠前停留太久,那是一种极夺目的红色,连见惯珠宝的陆瑶也不由得看的呆起来。

    孟寻嘴角忽然扬起一丝浅笑,道:“拿上吧。”

    “啊?”陆瑶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是喜欢吗?”孟寻伸手将珠串从白玉托盘中取下,示意陆瑶把手伸出来,也许是珊瑚珠的光彩的确太耀目,也许是孟寻此时的眼神有些不真实的柔和,让她有些失神,毫无意识的就将手递了出去。

    纤长细白的一只手,托在掌心处更觉秀美,孟寻轻轻的将手串替她带上,鲜艳的红色在她透白的肌肤上更觉色彩艳丽,这串珊瑚珠真是太适合她了。

    她呆呆的看着手,已经握着她的那只手,有些发愣,走出珍宝阁时,他仍旧牵着她的手,走在阳光下,那珠串也红的耀目。

    有时候陆瑶常常在想,孟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天子,不怒自威,是君子,隐忍克制,是整个东陆少女梦想中的男人。此时,这个男人正牵着她的手,漫无目的的走在亭台楼阁间,好像时间化作了一条长河,永无止境。

    又是一个下雨的午后,天气已渐渐寒冷,空中飘浮着毛毛细雨,孟寻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陆瑶照常随侍在侧。

    人们常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其实用在男子身上又何尝不是?

    陆瑶很喜欢看他执笔的姿势,有种运筹帷幄,心系天下之感,常常看着看着就走了神,这时有内侍进来通报恭王求见,孟寻搁下笔,转头看见陆瑶瞅着他发呆的模样,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恭王进来时带了点外面的寒气,头发微湿,即使是冒雨而来,浑身上下也不显一点狼狈,一身紫衣站在殿中,比之孟寻又有另一番的绝世风姿。

    “臣弟……”恭王刚一开口,瞧见站在孟寻身边的陆瑶,没再说话。

    孟寻看了看陆瑶,道:“无妨!说吧!”他今日的心情似乎有些好,恭王意外的看了看陆瑶,随即道:“人已经找到了,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羽林军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服了毒,没有办法证明。”

    孟寻淡然一笑,随手将一张批好的折子往旁边一抛,“这不过是意料中事,他做事一向谨慎,怎么会让朕抓到把柄。”

    “他这回胆子也太大了,完全没把皇上放在眼里。”

    “随他去,胆大心细、狠毒不留余地,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吗?”

    恭王皱眉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孟寻道:“他不仁,朕不能不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轻叹了口气,“替朕看好他,有什么动静尽快向朕禀报。”

    虽然他们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什么,但宫中的流言蜚语陆瑶也没少听,她也不笨,立马猜到孟寻的伤一定跟那位被流放蛮荒的凌王孟铭有关,竟想不到孟寻会宽厚至此,留着这样一个隐患如果换做寻常人定也好吃不下睡不好了,可他却如处理一件小事般,并不看重。以前一直听说自古无情帝王家,可如今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孟寻这个人。他要的是孟铭永远圈禁,却不要他死,可代价却是自己时刻处在危险之中。

    恭王郑重的应下,似乎放下了个沉重的心事,他的表情忽然变得轻松起来,指了指手中的笼子,很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臣弟今日带来了个好东西,特来给皇上观赏观赏。”

    笼子上黑布被解开。

    一只颜色艳丽的画眉在笼中乱蹦,许是见了阳光,它开始动情的欢唱。

    “咦!是画眉!”陆瑶第一眼被它吸引住,她知道如果偷了这么一只鸟卖给那些整日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可以得很多钱。

    恭王含笑看着她,问:“喜欢这只鸟?臣弟就借花献佛送给嫂子?”

    陆瑶欢喜的瞧着,却摇了摇头,“喜欢,却并不想要。”

    “为什么?”恭王有些诧异,女人不都爱这些漂亮的东西吗?有时候甚至为了一件小东西而争破了头。

    陆瑶认真的回答道:“因为喜欢,所以会对它付出感情,一旦哪一天我不能再拥有它,我会接受不了那样的伤心痛苦,所以,我宁愿从未拥有过它。”她还在专注的看着画眉,却不知道有两道意味深长的目光久久凝视在她身上。

    当宫里的人都在准备大年夜的宫廷宴会时,陆瑶和恭王孟奕在珍宝库里品鉴古玩宝物,孟奕这几月不知与孟寻在图谋什么,一直住在宫中没有回封地,闲了时就会来做些风雅之事,而陆瑶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她觉得这辈子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玩赏天下宝物实在是无憾了,只可惜不能开口要几个,否则孟寻会怀疑的,但是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欣赏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哪天走的时候可以顺走几个就更不错了。

    两人从字画鉴赏到器皿,相谈甚欢,孟奕可说是吃喝玩乐的个中高手,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样子与那日在御书房中凝重的神色完全不同,而陆瑶更是对这些东西痴迷,这辈子就靠这个吃饭能不痴迷吗?

    孟寻来时,两人正说起一些宫外趣事,陆瑶被孟奕逗得大笑,一转身就看见孟寻一脸黑沉的盯着她看,所谓员外千金本是窈窕淑女,哪是她那样?陆瑶定在那,干干笑了笑。

    孟寻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看向孟奕:“你不是跟朕说,要找兵部王大人商量要事吗?”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还有闲情跟朕的妃子在这里嬉笑。

    孟奕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陆瑶,又以打趣的目光看着孟寻,“臣弟告退。”孟奕以最快速度逃离现场,珍宝库里很快只剩下陆瑶和孟寻。

    陆瑶觉得空气中温度很低,有些冷,当她还没开口时,孟寻已先问道:“你很喜欢这里?”

    陆瑶僵着身子摇了摇头,孟寻转身,“那就走吧!”

    走了一段路,一直是孟寻在前陆瑶在后,但是一路上都没再同她说过一句话,陆瑶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但她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忽然想起往常这个时候都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或是召集大臣商讨要事,可说是风雨无阻。

    “皇上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孟寻斜睨了她一眼,却没回答,一路气氛压抑的走回了平乐宫,孟寻今日有些怪,哪里怪陆瑶又说不上来,亲自到了茶,赔了笑脸,还是不起作用。

    孟寻用了茶,忽然说道:“过几日就是大年夜,朕将远在边地的凌王召回了宫,你准备一下。”他只说准备,但却没具体说准备什么,也不等陆瑶回答就起身回了宫。

    陆瑶左右想了想,有些不安,把阿谢叫来说了情况,“你快查查怎么回事?”阿谢镇定的点了点头,立即出去查探去了,阿谢的本事很大,陆瑶一直都知道,也知道孟寻很器重阿谢,宫里的人都要给阿谢几分面子。

    阿谢的速度果然很快,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已经回来了:“守御书房的侍卫的赵安说,辰秀宫里的侍女琪云曾去过御书房,至于进去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辰秀宫?”陆瑶脑子里在搜索辰秀宫里住着谁。

    阿谢道:“辰秀宫里的是孙才人,孙才人一向与雪妃走得近。”

    原来这里的这道弯在这里啊,陆瑶心里登时雪亮,不过她与孟奕一向光明磊落,撞见就撞见呗,能起什么作用?不过刚刚见孟寻的神色似乎也不太好。

    阿谢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让小厨房做一道皇上爱吃的点心,娘娘给送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