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3 还值得吗

章节字数:2764  更新时间:14-08-05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陆瑶郁闷地想,难道皇上是个小点心就能打发的人么?而且自己干嘛要讨好他啊?在阿谢的眼神逼迫下,她还是承认了这一点,为了自己的命啊!不由得哀叹,小命啊,你真是太不值钱了。

    虽然使我不得开心颜,但是陆瑶还是摧眉折腰事权贵了。

    不过她没有选择小点心,而是写了一篇字,看阿谢显然没有什么异议,便兴冲冲地往御书房后的龙泽殿走去,其实阿谢并不关心她送什么,只是关心她做是不做。

    陆瑶只披了件斗篷,一路风尘仆仆,到了龙泽殿外见灯光已暗,却发现自己失策了,也许孟寻已经睡了,外面的守夜太监见着陆瑶,忙问了安,这是个极为察言观色的人,怕是早已知晓白日种种,大着胆子让陆瑶稍等,轻声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屋里亮起了灯,太监走出来请陆瑶进去。

    阿谢留在了殿外,陆瑶独自一人进去,殿里只亮着一盏靠近龙床的灯,这里是孟寻平日歇息的地方,若不去别的妃子的殿,他一般都歇在这。

    陆瑶心里有些忐忑,或许是这里的气氛太过安静,里面没有一个侍候的人,陆瑶走近,见孟寻穿着寝衣,发丝微乱,显然是刚起来,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陆瑶脚顿了顿不敢再靠近,这里她还从未来过,这时竟有些害怕,甚至不敢直视此时孟寻的目光,她低了头,小声道:“既然皇上已经歇下了,臣妾就不打扰了。”

    “已经打扰了,这时走有何用?”

    孟寻开口,陆瑶不敢走了,本来想一进来就给孟寻看字,可没想到是这样的场景,有些不知干什么了,孟寻看了她一会儿,悠悠开口:“朕能理解你此时前来,是打算侍候朕歇息的么?”

    陆瑶浑身打了寒战,忙道:“是……是想送一幅字给皇上品鉴。”

    孟寻看了看窗外:“这个时候?”

    陆瑶艰难的点了点头。

    “品鉴字画的这样的事不是更适合三弟吗?”

    “可是……”陆瑶赶紧拍马屁:“可是篆书造诣,恭王殿下是远远不及皇上的,他顶多算是个品鉴高手,皇上却是个中大家翘楚。”

    静默了片刻,孟寻道:“你过来。”

    陆瑶捧着字篇走到他跟前递上,孟寻接过字看了看,抬头看向她时目光有些幽深:“你写的?”

    “嗯!”陆瑶含笑点了点头,“我从小爱模仿这些名家字迹,知道皇上喜欢这幅字,所以也大着胆子写了求皇上点评一二。”

    孟寻道:“外形模仿神似,只筋骨欠佳,不过,已是中上之品。”

    虽然写这幅字的的目的也不真是想听他夸上一夸,但听到夸赞心里还是很高兴,而且目的又达到了,陆瑶不自觉的就笑了。

    孟寻目光沉静的看着她颊边的笑靥,神色不知不觉的已如春风过隙,“难怪你模仿朕的字很像,原来从小专这个。”

    陆瑶讪讪的笑了笑,原来百密一疏在这里啊,要是他问起她怎么爱模仿字画,她是不是该说是除了跳舞之外的第二大爱好呢?孟寻倒是并没有问这个,只是极随意的说了一句:“太晚了,今夜就歇在这里吧。”

    陆瑶瞬间又僵掉了。

    磨磨蹭蹭的挤在了里面睡,她到现在都还没摸准孟寻对她是个什么态度,除了最开始的几次肌肤接触,孟寻一直都没做出其他举动,但是她对于同榻而眠这回事还是有强烈抵触的。

    身后没有什么动静,陆瑶放心下来,未几,却忽然觉得颈间温热,似乎有唇在轻触,陆瑶浑身僵住,有些害怕的道:“皇上……”

    “你心里还有谁?为什么不肯接受朕?”

    由于觉得穿着外袍睡觉很矫情,陆瑶还是脱得只剩下了贴身的里衣,身后人的手很容易的从她小衣里滑入,手贴在她的小腹上有些微凉。

    陆瑶害怕他的举动,却不敢乱动,强自镇定道:“不管我心里还有谁,我们都不可能了,既然乐枢已经进了宫,和皇上便来日方才……皇……”

    陆瑶紧张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陆瑶觉得自己的魂都飞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孟寻身子贴上来,唇在在她耳边轻触:“你是想说,朕不必急在一时,可早晚不都是一样,现在跟以后又有什么区别,你说呢?”

    我说?我说有什么用?陆瑶欲哭无泪,觉得苍天是肯定指望不上了。

    陆瑶觉得自己吃了大亏,这样下去还得了,她一个翻身向下,一不小心动作有些大的,有些粗鲁的压在了孟寻身上,大喝道:“不许再动。”

    孟寻诧异过后,眼中藏了丝笑意:“朕竟不知,你有这般本事?”

    陆瑶本是一时冲动,这时被自己吓的一身冷汗,却硬着头皮说:“总之,现在不成。”

    没想到,孟寻这时却很好说话:“好,朕等你!”

    陆瑶脸有些烧,她没想好,他竟然是这样的回答,许是被他的眼中的深情蛊惑了,在他说“现在可以下去了吗?”时,竟不知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孟寻叹口气,将她身子按下来,搂在怀里,轻声道:“睡吧。”

    脸贴在他的心口,觉得他的心跳声似乎有些快,心里似乎有些别样的连自己有说不上来的东西在慢慢苏醒,可自己却怎么也没想明白,脑子糊里糊涂的就睡着了。

    三十晚上,陆瑶见到了传说中的凌王孟铭,是一种不用于孟寻与孟奕的俊美,他的肤色很黑,一看就知道是个常年在阳光下晒着的那种健康肤色,他的眉目少了一份内敛多了一份粗狂,很难想象这就是多年被放逐在边地的落魄王爷,他的眼神有种天生的桀骜不驯,总之,很迷人。

    酒过三巡,孟寻忽然侧过头来,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陆瑶的脸颊,说:“乐枢天生畏寒,朕想着大哥属地的白虎皮最是有抗寒之效,不知是真是假?”

    孟铭眼神微变,淡淡一笑,答道:“早年是听说过,但是近年来由于百姓捕杀只怕已经绝迹了。”

    孟寻笑道:“无妨,派人去一趟,也算是尽了力,不然,乐枢又该怪朕对她不上心了。”

    说着,还不忘含笑朝她看来,陆瑶只得配合着笑笑,却在暗地里肺腑:自己要找借口去调查人家的兵力却要她最挡箭牌,看来明天外面的人又该传她恃宠而骄了。

    夜宴过后,陆瑶也没对这事上心,凌王已经被孟寻找着借口扣押在京师,美其名曰兄弟相聚,实着每日被人看守着,说起来这个凌王倒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从那天夜宴陆瑶就看出来了,摆明了是场鸿门宴,他也敢赴,也不知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虽然算是开春,却是最冷的时候,陆瑶没想到的是,果真会有两张白虎皮子出现在她的寝殿里,原本以为那只是个借口,可摆在她面前的白虎斗篷却货真价实,触之温暖。

    “喜欢吗?”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身后。

    陆瑶仓促回头,楞道:“我以为……你只是个随口说说……”

    孟寻笑了笑,眼神格外的温柔:“边地的确没找到白虎皮,这是朕在金山围场猎的。”

    “什么?”她这时才瞧见他手上有伤,意外之下也忘了他是君,急忙抓住他的手查看,被孟寻轻松阻止道:“不过是个小小抓伤,朕说过,会等,也会将最好的送到你面前。”

    场面怎么就变得这么深情款款,陆瑶眼睛有些湿润,可激动过后,她再怎么糊涂也明白自己不是林乐枢,害怕他的痴情错付,她扭过头,有些别扭的说:“皇上为什么想娶乐枢呢?”

    身前的人楞了楞,目光灼灼的盯了她一会儿,忽然讶然失笑,道:“你的舞不是名动天下吗?朕也想见见名动天下的你?”

    陆瑶低下了头,心里有些酸酸的难受:“见了,恐怕就失望了吧?”

    “你就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孟寻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那你告诉朕,朕是为什么喜欢你呢?”

    陆瑶不敢看那双眼睛,总觉得那份深情不属于自己,摇了摇头,下巴上手指的温度猝然冷了下来,语气森冷道:“他还值得你用那根银簪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