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4 禁闭

章节字数:2949  更新时间:14-08-06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他说的他是谁?陆瑶抬头看向他,有些不明白,这一迟疑,却似乎是给了他答案,那款款的深情远离了她,在他转身走出时,她在惊觉自己好久都没有在他面前假装心意已属。

    再之后,就是一段小小的禁足生活,相当于她整个平乐宫瞬间成了冷宫,知情的只有阿谢,其他的人都照常进去,他们只知道乐妃是得了寒症不能出屋子,从表现上看,孟寻依旧对她宠爱有加,可是他不到平乐宫久矣。

    起因不是孟寻那日失望的离去,而是雪妃设计好的一场阴谋。

    那日陆瑶和恭王一前一后的到了藏书阁,被人关在里面一宿,虽然后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只有孟寻一人,但是雪妃的目的已经达到。

    她被孟寻软禁了,虽然自己与孟奕只是呆呆的坐了一夜。

    陆瑶从枕头下拿出一支白玉簪子,上面绘着云纹彩凤图案,陆瑶当时一见就知道是师父头上之物,所以雪妃派人告诉她藏书楼一见时并没有多加怀疑,可是现在想起来,却是心惊胆战,雪妃何以有师父的贴身之物?既然她知道了她的身份为什么却没告发?

    不过圈禁的日子还是有点乐趣的。

    平乐宫后有一面池塘,还在陆瑶的行动范围之内,寒冬之际,湖面结了厚厚的一层冰,由于湖水很净,还是可以看到下面没有结冰的水中犹有鱼儿来回游动。

    陆瑶别出心裁,命人在湖面凿了个小窟窿,她开始冰面垂钓,也许是大冬天的饿慌了,很多鱼儿都上钩了,每天平乐宫里的人都有鲜鱼下肚,不过没几天众人就叫苦连天了,可惜乐妃娘娘的兴致依旧不减。

    这一日,侍候的人由于百无聊赖都躲在一边聊天,陆瑶也觉得有些无趣了,看着厚厚的一层冰面发呆,越来越觉得莹洁好看,她试图踏上去,觉得稳稳的很好,于是越走越远,她甚至可以在冰面上照见自己的影子。

    孟寻来的时候,就见一片冰野之上,立着一个纤细的人影,穿着那身白虎皮斗篷,依旧显得身形单薄,远远看去,整个天地都似乎是莹白一片,只有她的黑发在风中飞舞。

    孟寻看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才觉得心惊,“乐枢……”他的声音发着颤,远远的,却清晰的落入她的耳内,她抬眸朝他看去,多日不见,依旧英姿俊朗,此时眼中竟有慌乱。

    陆瑶后知后觉的听见一阵轻响,是冰层开裂的声音,落入水里的那一刹那,她想,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远处出来一阵嘈杂,很快就听不见了。

    她是懂水性的,可是太冷了,她想浮上来却没什么力气,但总算是死不了,有水声传来,借着太阳射下来的光亮,一个身姿矫健的人正朝她游来,待看清他的容貌时,她已被他紧紧的拥在怀里,那一刻,她想,有那么多人可以来救她,可是他却自己跳下来了,多傻啊!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孟寻以为她是呼吸困难,随即唇贴上来,暖暖的气息向她的口中渡来,她瞪大了眼睛,又缓缓的闭上,他的唇不再是简单的相贴,启开她的唇,深深的吻住,辗转吮噬,陆瑶这才觉得呼吸不畅,等到两人都浮上水面时,陆瑶已经打着颤,浑身都快失去知觉了,颤抖着声音问他:“你不是……不管我了么?”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嘴角含笑:“不管你,你不是早就饿死了吗?”

    陆瑶看着他冻得发紫的嘴唇,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滚烫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师父曾说,如果这世上能有一个人爱她惜她如生命,那么这个人就是她交付终身的人。

    这个人,此时,就在她面前。

    后来也不知怎么被救上去的,泡了整整半个时辰的热水澡,脑子都浑浑噩噩的,难道是在冰水里把脑子泡木了?

    陆瑶将整个身子埋入水中,在水中睁开眼睛,看着漂浮不已的水面,忽然,水面也出现了孟寻的样子,陆瑶觉得自己一定是风魔了,再仔细一看,那双眸子里透着担忧。

    耳边忽然传来一句变样的声音:“泡了这么久,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噗……”陆瑶浮起来的时候,喷了孟寻一身的水,赶紧往浴桶上一抓,抓了个空,原来她脱衣服的时候为了快速,衣服早被她脱的七里八远的,看看屏风上挂着的干净寝衣,又够不着,孟寻拂了拂身上的水,善解人意的从身后取了衣服,问:“你要这个?”

    陆瑶将身子压低了些:“你……你怎么在这?”

    孟寻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么半响不出来,谁都会担心你是不是在浴桶里也被淹住了。”

    陆瑶撅了撅嘴,心想自己哪有那么笨,却见他迟迟不将衣服递过来,水又这么透,她简直要撞墙了,却听孟寻悠悠问了句:“你打算在水里穿衣服?”

    “……”

    穿好衣服出去,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陆瑶埋头吃着阿谢精心准备的晚膳,双颊绯红。

    孟寻看着她用完膳,忽然开口道:“要去看未雪吗?”

    陆瑶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问这个。

    孟寻叹口气,脸上有一闪而逝的哀愁,“的确把你关得太久了,外面发生什么你全然不知。”

    其实阿谢的消息总是第一时间灵通的,是陆瑶选择了什么都不要听什么也不想知道。至于那天的愤怒和伤心委屈,陆瑶后来是怎么也想不通的,只是一味的觉得她再也不想知道关于孟寻的事,可是今天在水中,她望着他眼眸里的担忧时,刹那间明白了这些天来自己的别扭,原来是因为他的那份不信任深深刺痛了她,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她的心里占据了一份位置,这个位置的分量轻重已让她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夜已深,霏雪宫里还留着灯。

    也许是为他留的。

    陆瑶转头看了看孟寻,心里有些酸,手被用力握了握,孟寻看向她,将她微乱的发丝轻轻拂向耳后,眼睛里是款款的温柔和一抹浓浓的忧伤,他说:“等一下再进去,朕先问你,若是朕做出让你无法接受的事,你会从此讨厌朕吗?”

    其实他到底带她来这里干什么,陆瑶还是很糊涂,可是瞧着他无比认真的表情,心里也变得忐忑起来,紧张的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孟寻笑了笑,有些说不出的开心和惆怅,“听阿谢说,你对朕的印象还不错!”

    “啊?”陆瑶胀红了一张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个死阿谢,怎么可以将她偷偷给她说的悄悄话告诉孟寻呢?他们果然是一路的,亏自己还那么信任她。

    孟寻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开始听到时,朕真的挺意外,还有些欣喜,所以,朕更怕破坏在你心目中的印象。”

    陆瑶拉过他的手,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清晰的说道:“我没有想过作为一个在腥风血雨里当上君王的你是个多完美的君子,只是很意外的看到你让我感动的事,皇上,一个人不能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如果大义和小善相互矛盾时,是要取舍哪个呢?”

    孟寻眼中眸光微亮,“是谁教你的这些大道理?”

    “是我……”陆瑶顿了顿,“是我的授业恩师啊,他看着我长大,我能现在站在这里也是因为他。”

    “你的师傅很有智慧。”

    “不!他是个痴人……”

    殿外有侍卫把守,陆瑶微微有些意外,殿内没有一个宫婢、内侍,显得凄清。

    未雪素衣玉钗,独自坐在床边,看到他们走进来也没有任何动作,目光清清冷冷的扫过来,在陆瑶身上停留了片刻,眼中浮起凄楚的笑意,似乎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没说。

    孟寻从袖中取出一方小小的白绢递给她,“你还是他,选一个。”

    未雪目光垂下:“你们高估我了。”黑色的发丝从她皓如白玉的颈间滑落胸前,不沾脂粉的脸显得很小,有股倔强的稚气,比以往任何时候看到的她都干净、纯粹,许是知道生命已到尽头,任何伪装都毫无意义。

    陆瑶捂住嘴,她什么都明白了,虽然很容易接受,却并不觉得开心。

    虽然不喜欢,但却朝夕相处的一个人忽然走了,心里不会没有感觉的,陆瑶忽然明白了,孟寻眼里的忧伤为何。

    陆瑶想起未雪的几次挑拨陷害,想起一些貌美的宫人无缘无故的消失,这些日子对她的恨意一点不轻,而此时,她却只是呆呆看着未雪手中那方白绢,什么也没做。

    有见过坏事泄露还镇定自若一点不惊慌的吗?有见过自食恶果却依然笑靥如花的吗?

    有,未雪就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