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8 睡不着?

章节字数:2866  更新时间:14-08-10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在青锋分别之后,若萱心里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有时候想去穹宇山见他只为看看他在干什么,可又害怕去找他,等到他站在竹楼的台阶上时,远方的青山霎时变得越发清翠,头顶的白云化作了朵朵笑脸,若萱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你怎么来了?”

    褚越道:“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这么惊心动魄?”

    若萱忙从他怀里起来,站直身子,待看着他的眼睛时,却不知怎么有些口吃,“那……那是因为……”他的眼睛幽深难测,神色清冷疏离地仿佛远在天外,“……因为我好动………”

    褚越点头道:“的确太好动了。”

    一丝尴尬过后,若萱有些激动的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来了?穹宇山最近都没什么事么?”想起最近东陆太平,江湖平静,真是多此一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唔!除了人人就想要的银虺鞭,其实真的很太平吧。

    褚越表情很是淡然,点头道:“是挺闲的。”

    “那就多留几日吧,喝喝我们沫梨姑娘新酿的美酒。”若萱说着,快走了几步下楼梯,忽然又转过身来,表情变得有些失落,“其实你也不是闲的没事才来我这里吧?”

    褚越认真的想了想,说:“我记得有人在青锋上说只要我帮了她就做我一个月的跟班。”

    若萱瞬间也想起来了,只是后来青锋上很多后续的琐事要处理,待回到泗峽城又忘了这件事,郁闷的说:“难道你就专程来提醒我这个?”

    褚越郑重的点了点头。

    “好吧,啥时候再去收妖就带上我吧。”若萱神色有些恹恹的。

    静默了一会儿,褚越道:“最近收服的一只小妖告诉我,紫魔最近在凡界出现过,但是很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去找了一个凡人,这个凡人叫陆展风。”

    “啊!?”若萱险些又从楼梯上栽下去。

    吃了一顿中饭,才搞清楚来龙去脉。银虺鞭由青锋祖师黎彦铸成之后,行踪一直成谜,有说黎彦去过泗峽城、南海、若河等地方,最后还去过一趟皇宫,于是大家都在猜测银虺鞭最后到底被藏在了哪里。紫魔给了陆展风一个梦寐以求的挑战,就是去皇宫偷取宝物,紫魔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银虺鞭是否在皇宫里,只是有可能陆展风在皇宫里还没找到银虺鞭的踪迹时,无意中发现了雪妃和凌王的秘密,结果被雪妃灭了口,银虺鞭是否在皇宫里仍旧是个谜。

    若萱问:“你是担心,紫魔为寻查银虺鞭是否在皇宫,一定会再想办法?”

    褚越道:“皇宫中事,谁最了如指掌?”

    “当然是皇上,你是说……”若萱跳起来,“我们赶紧去季洲一趟。”

    褚越看了她一眼,目光了然道:“最近又管了什么闲事?”

    “……”

    赶到季洲,却意外得知孟寻突然离去的消息,听说行走的很仓促,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若萱也顺道打听了一下陆瑶的消息,一掌舵的人说的确见到一个类似的姑娘在江水边站了一会儿,由于气质有些独特,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说是陆瑶开始神情有些愤慨,然后是不解,最后却是了然,离开时身姿很飘然。

    若萱想,以她那么聪明的人一定是想通了吧,孟寻不过是玩了个欲擒故纵,而一直有一条线在他的手上,他心知陆瑶是越逼越走的性格,故意放走了她,却又将线慢慢的收回,他要她心甘情愿的回到他身边。

    可是为什么突然走了呢?如果他不想陆瑶知道实情,陆瑶是不会发觉的,可是陆瑶最后还是发现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若萱有些担忧地看向褚越,“难道是紫魔来过了?”

    褚越转头看向江面,神情疑惑,没有作答。

    离开前,还是去看了看传说中的歌舞双全的江安安姑娘,她正排了一出歌舞给附近的贵族大人观看,面容的确清丽可人,可气质上却落了俗尘。

    孟寻,是绝对看不上她的。

    得知陆瑶已远走天涯,孟寻突然回宫,一切都没有按照若萱以为的来,突然就觉得好没意思,不过,这点损失并没有让若萱觉得伤心失望,褚越的到来好像给霜林添了一笔亮色,这几日的酒都格外香醇。

    褚越去皇宫探寻了一番,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好像只是少了一段风花雪月而已。

    无事时,他便倚在秋千架前喝点酒,也不多尝,只浅浅的一杯,连点微醺也喝不出。若萱知道他只是守株待兔,于是兴高采烈去忙活自己的事。

    在山谷以东,是个翠草叠生的高山,那里终日云雾环绕,草木长得尤其好。

    若萱将禅烟杖变作了一把普通的拐杖,一步一顿的往山顶上走去,寻找灵草的好胚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路走到山顶也没寻到一个满意的,若萱坐在崖边歇歇脚,就在脚下几寸的一块突起的石头上着一株嫩黄色的草,若萱欣喜莫名,趴在崖边够了够,发现手不够长,顺手拿起禅烟杖变作镰刀去勾,眼看着就要碰着了,忽然一闪眼就不见了。

    若萱傻眼了一会儿,发现它在下面的一块石头上,镰刀顺着变长,可是下一秒却发现它越发往下,若萱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个东西正是自己想要的,御起禅烟杖她飞下了崖顶,一株嫩黄色的小草就在眼前触手可及,正当她要碰到时,忽听崖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若萱一个惊吓,手还没碰到,脚就自然而然的往后退了一步,这退一步不要紧,要紧的是她忘记了不是在平地上,跟忘记了催使禅烟杖跟上,一脚踏了个虚空,还不忘一把握住眼前的小草。

    身子自然没有坠地,而是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禅烟杖随后才至于若萱跟前,若萱踩在湛卢剑上,小心翼翼的捧着手心里的小草,头顶清冷的声音有些愠怒:“这又是做什么?连命都顾不得要了?”

    若萱一听,本来还打算主动认错,这时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有些委屈,低着头不看他,“要你管,我做我的事,几时叫你过来了?”

    “现在放手,你能自己上去,嗯?”褚越微微松了松手,若萱觉得身子有些软,连忙拽着他的衣袖,小声道:“这个高度,我还是有些怕。”

    以若萱的灵力,其实刚刚那一坠还不至于惊慌无措,可她竟真的忘记召唤禅烟杖,褚越觉得有些奇怪,正要询问,目光忽然被她手心的小草吸引住。那是一株只有两片叶子的小草,每片叶子都成小小的月牙状,微微的向下垂着。

    “这是什么?”

    若萱用手盖住小草,得意又有些故作神秘的说:“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将是我新培育的草灵神兵。”

    褚越故意没有追问,道:“还是先上去吧。”

    回到崖上,若萱果然脸色有些失落,褚越唇角边的笑意一闪而逝,举步走在前面,若萱脚步懒懒的跟在后面,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晚饭后,把小草种到了花圃里,若萱回到房里在床上左右都睡不着,每次一翻起身,又赌气的躺下,再一次起身时,身边忽然一道劲风闪过,跟前立了个纤细的人影,带着一丝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皇上是不是生病了?”

    “陆瑶?你不是走了吗?”若萱有些吃惊,赶紧拉着她坐下。

    “是,本来我也以为我离得很远,没想到要回来也不过是几日的路程,原来心若还在这里,走得再远也没用。”陆瑶身上的衣服还带着一股凉意,发丝带着一股尘土的气息,看来回来的很急,“我在路上听到有人暗地里到处打听民间有名的大夫,连江湖郎中也不放过,开始时我还不在意,可后来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发现这件事,所以我特意跟踪了他们一下,听他们在暗地里讲话,说是皇上病危,宫中太医苦治无效,才在民间寻访。可是我离开时他还好好地,怎么会突然……若萱姑娘,你人脉广,可否为我探知一二。”

    若萱听完也觉得很疑惑,只能让陆瑶先安定下心神,知道自己如果不现在想办法恐怕陆瑶会坐立不安,让她在屋里歇息后,若萱走出了房门。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她走至褚越的房门前,叩了叩门,过了一会儿,门才开了,褚越似笑非笑的看着若萱,道:“这个天色,你来敲我的门,莫非是睡不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