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偷•陆瑶  Chapter 49 不会误会

章节字数:2754  更新时间:14-08-11 2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萱抬头看了看天,猛地反应过来了,这个……时辰果然不早了啊,因为一直在猜测孟寻的事,居然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褚越还穿着里衣,恐怕是起的有些仓促,若萱看着脚尖:“这个……我……”

    “先进来。”褚越将她一把扯进门里,对面的竹楼响起了开门声,褚越透过窗户往外看了看,“是碧桃。”

    这小妮子又起夜了,若萱懊恼的想拍一拍头,一抬手却发现根本拿不起来,褚越将她抵在门后,两手撑着身后的门,由于看屋外的情景,两人几乎是贴着的,在这样呼吸可闻的距离,若萱不自然的偏了头。

    褚越解释道:“这个时辰你在我房门前,不拉你进来,被碧桃看见会误会。”

    若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可是这样,更有人误会。”

    “不会,没人看见。”

    若萱深吸一口气,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在褚越耳边大声说了一句:“我是说……我会误会!”

    怎么忽然觉得四下里都安静了,连窗外的虫鸣都没了,若萱闭了眼睛,不敢看他,如果她不是还困在他怀里,她一定会夺门而逃的,沉默的时间太长,若萱几乎没有勇气等待。

    “也不会!”

    清冷的嗓音自头顶传来,低沉得有些虚无缥缈,若萱猛地抬头,眼睛清亮如星,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事实。”

    这就是……事实?

    若萱傻傻的问了一句:“什么事实?”声音好像是梦呓。

    他似乎是轻叹了一声,一双眼眸又黑又深,嘴角微扬时仿若带了一丝笑,“那么,你希望是什么事实?”他执起她的双手,紧紧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正色道:“你希望……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若萱看着被他执起的双手,无以言状的喜悦一点点的慢慢从心底升腾,染上了嘴角的笑意,爬上了新月般的眉梢,直至眼睛里盛满了喜悦,仿若皎洁盛放的月光,说:“你会想,这个若萱太麻烦了,要是一旦沾上了可怎么办?”

    深沉的眼眸里卸下了担忧,掠过一丝笑意,“哦,是么?原来你也有这个自知之明。”

    见他随口说笑,若萱又有些急,翘着嘴说:“那你到底要不要我这个麻烦?”唇上忽然传来温热的触感,从上唇到下唇,都是轻轻的允吻,一点即离,最后停顿在她的唇上,加深了这个吻,若萱缓缓闭上眼睛,悄然滋生的情清润如醉人的春雨,他的声音轻轻的在耳边响起:“我灵力高强,不怕麻烦,而且……甘之如饴!”

    第二天饭桌上,虽然大家都不知晓她与褚越昨天那一番互通款曲,但是总有种被人抓包的感觉,最后凝神一想,原来这种感觉来自于碧桃不时望过来的目光,若萱心里打了个突,就听碧桃咬着筷子含糊不清的说:“萱姑娘,我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起床去茅房,恍惚间看见褚大侠门前有个身影好像你哦!不对,好像当时有两个……人唔!”若萱抓了大包子塞进她的嘴巴里,向大家歉意的笑了笑,“碧桃经常分不清梦境真实,真是的,呵呵!”

    沫梨目光向两侧扫了扫,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低头继续吃早饭,慕橙盯了她一会儿,没什么反应地站起准备去忙,若萱偷偷的看了一眼褚越,见他神色镇定如常,想起昨晚分别场景,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笑意才到一半,猛地想起一件事,差点又要面对陆瑶怨念的眼神了,忙向褚越道:“对了,待会儿去我房里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褚越很自然的朝她点了点头,可是若萱很快发现了另外三道灼热的目光,碧桃咬着筷子愣住,沫梨一副我说有问题吧的表情,慕橙则是已走到了门口还不往转过身来展开一抹笑道:“萱姑娘,趁着如此大喜日子,不如今日酒水半价吧?”

    若萱:“……”

    若萱气呼呼的将褚越拖上了竹楼,陆瑶早已经焦急的等在房里了,见若萱拖着一个人上来,疑惑的目光投向褚越,但见两人手牵在一起神色缓和了下来,改以打趣的目光看着若萱,若萱松开褚越的手,尴尬的咳了两声,道:“褚大哥最近去了一趟皇宫,应该会知道一二。”

    实际上褚越并不知道一二,他深深的看了陆瑶几眼,才道:“倒是宫中疯传,皇上近日厌倦妖娆歌舞之女,转而喜欢朴质少女,宫人阿谢一直御前服侍,很可能是下一个贵妃。”

    陆瑶身子晃了晃,缓缓摇头道:“不会的,这……这应该是误传,皇上只是很信得过阿谢。”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她的脸色却端端的出卖了她,不用再问,也知孟寻在她心中分量如何。

    若萱叹了一声,“陆姑娘,你还是回去吧,这些传言是真是假,到时自有分晓,天地虽大,若有一颗牵绊的心,走得再远也是徒劳。”褚越看向她的眼神蓦地有些深邃。

    陆瑶仍旧摇了摇头,“那不一样。若萱姑娘,你每天喝的水,回家的路难道都是一样的吗?更何况奇幻瑰丽的大千世界,暗藏百态的芸芸众生?难道爱情禁锢在那一方城池里就没有干涸的一天吗?”

    若萱愣了愣,她见过许多为了爱情摒弃一切,执着成痴的人,也见过许多追名逐利而视情为粪土的人,却没见过陆瑶这种单单为了大千世界的美好生活而放弃爱情的,一时间,心里转过许多念头,如果将来有一天要她做出一个选择,她会怎么选呢?

    空想了许久,耳边响起一丝冷静平和的声音:“如果他的生命有限,你愿意陪他过完剩下的日子吗?”

    是啊,这才是重要的呢,不然,陆瑶也不会回来。

    陆瑶也未迟疑,“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后悔回来。”

    若萱佩服的看着陆瑶,这才是果断的女子,因为想离开所以离开,因为甘愿留下所以留下,不对得起他人,只对得起自己的心。

    褚越也果断的说:“好,我帮你走一趟。”

    褚越离开后,若萱带陆瑶去园子里吃饭,才出竹楼,就见篱笆墙外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呆呆的站在那里,他身后不远处,慕橙正默默的看着他。

    这个人,正是有阵子没来往的燕飞镜——燕城主,他的目光看向的是走在若萱身侧的陆瑶,若萱心想,今日这两人都是风魔了吧?也不管他们,径自走过他身侧,他侧身让了让,却盯着陆瑶忽然问道:“花轿里的人是你?”

    陆瑶吃惊的回头,与燕飞镜目光相撞,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歉意的低下了头,却没做声,燕飞镜眼中闪过一丝哀痛,却又释然的苦笑了笑,转身向外走去,口中喃喃:“那时,果然是她。”

    慕橙看了看陆瑶,没有做声地跟着燕飞镜远去。

    陆瑶叹了口气,问若萱:“真正的林家小姐的心上人就是他?”

    若萱点了点头,久久注视着燕飞镜和慕橙离去的方向。

    御书房后的寝殿里,一向晚睡的孟寻正倚在床畔看一份卷宗,时而的咳嗽显得中气不足,离开的嘴唇的袖口有几块鲜明的血渍,床前站着一个宫女,玲珑的侧脸显出忧色,她将手中的托盘往前递了递,“皇上,还是吃药吧。”

    孟寻头也不抬,“药若有用,病早好了。”

    “可是……”宫女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咽了下去,凝神站了一会儿,说:“还是找乐妃回来吧。”

    翻书的手顿了顿,随即翻过一页,声音平静:“恭弟的举动不惊动她也难,只怕现在她已在京师。”

    “皇上既然知道恭王这样做会让乐妃知道您的病,却没有阻止,皇上是希望乐妃回来还是不希望呢?”

    孟寻没有回答,紧紧捏着纸张的手指有些泛白,宫女叹息了一声,端着药走出了寝殿。

    褚越站在角落里,身形化作了看不见的雾,凝视了孟寻片刻,正要转身离去,床榻上的孟寻忽然咳嗽了一声,忽然说道:“既然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

    褚越顿住脚步,看着他,不动声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