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才总经理炫酷登场  32 江湖子弟江湖老

章节字数:2992  更新时间:14-11-15 18: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求收藏了啊!!!

    至此,流犴同zhi假公济私亲拟课表,成就的魔幻校园史上最强大的教师阵营,全部隆重出场!

    星云终于出来了,星云呢一直是我感觉比较特殊的一个人,当然说很正面,但是。。。也许是他出场少,气场不合吧。

    我就是个神才,昨天白天到现在我都睡了三觉了,以至于快递终于找到我家敲门的时候,我才开始向床下跳。联系电话定了个闹钟,被我拆了。拆了。就是苦了我们导员了,牵肠挂肚了一上午。(这个是前几日的事了)

    不说废话了,上正文,这点以前出现过,现在调一下顺序,顺便把它扩充完。

    本章杜撰,不合逻辑也无怪,大概,我想要的暗黑是有点儿非主流吧。

    谁知道?

    我不知道。

    此章穿越到六年级上学期最后一个月,反正也快到了。

    {在听一首歌,有时候有时候宁愿相信一切有尽头,缘聚缘散总有时候。小时候看电视剧太虐的话总会难过,也许会哭。可是后来,我以为会哭着哭着就笑了,结果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忘了,忘了不是麻木了,只是我们宽容了。

    日子它不是道理,而我们还要一天一天过下去。

    江湖是什么呢,人到的地方就是了,而我们还在江湖飘,直到。

    江湖子弟江湖老。}

    -------------安紫炎六年级上学期11月1日的日记

    校外叫嚣的人群拦截两人的去向,流珠哆嗦着摇摇看上去已经傻了的安紫炎。这样全副装备的大小伙子对付她们两个小女生是不是太可怕了呀,棒球帽抬高,谁的声音桀骛冷漠。“谁是流珠?”

    流珠不服气地快要应声,安紫炎使劲捏了捏她的手,没出口的话又被流珠咽了回去。望向某人,流珠疑惑不解,男生的视线转移到安紫炎身上,好吧,弱弱小小的一小只。

    嗤笑一声,棍尖从流珠的方向换到紫炎的方向,“难道说她不是流珠?你是?”白痴!男生看见紫炎的眼里是这样写的,事实上某小只也是这样想的,办人也不找准了,缺吧您哪。

    拉起流珠的手,昂首挺胸地往前走,包围圈形成前冲刺进校门。抱着大门喘息不定,流珠顺势滑下,俩眼都不带聚焦的了,安紫炎站得倒是直,紧紧地扒着门不放。

    门外。

    “老da,我不是很明白,您不是知道哪个是流珠吗。我们都知道,只是不好意思扫您的面子。”一黄头发的学生不解问道。男生忧郁的眼神飘过,好有思考者的范儿,磁性的声音回复,“你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啊?为什么呀?”“你要知道了,你就是lao大了。”“不是,您想太多,我不是这个意思。”男生没再回话。

    你以为混黑就只是靠拳头吗?热兵器都替代冷兵器了,一个保送而已,要我办安紫炎可以,要我办流珠。。。

    算了吧。

    下一章延续本章。

    这是个前情提要,主要是为了抒情。

    在看把爱带回家,我其实不喜欢金元满那种人,我喜欢以沫。这不是处境问题,是本质问题,就算是以沫处在元满的位置她也不会这样。

    就像是安紫炎。

    但是芙蓉里的紫炎就一样,这是一个转在一起的圈。以后在暗黑里会说,这是一个设想,困局不是因为善良。芙蓉是反证,就算是变得那么坏了,竭尽全力了还是不能幸福。嚣张着悲哀,沿袭这宿命,才是芙蓉存在的意义。

    为什么不写年月日呢,因为流行会过期,而有些东西不会褪色不会过期,永远是如新的模样。而它们不管放到哪个年月日都照准。

    流珠耷拉着脑袋回到寝室的时候,差点没吓得再跑出去。安紫炎当时正坐在chuang沿上跟着手机唱歌,许嵩的心疼你的过去。头发梳得很低,随便扎起来,脸色不太好,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服,脸上的神情美好而静谧。

    安紫炎大约是在翻看什么,一张纸一张纸地看完了换堆放。嘴里哼着歌,宁静神秘得像是远古而来的呢喃。昏黄的灯光洒下来,淡蓝色的窗帘被门口进来的风吹拂,飘呀飘,光影明暗。流珠抖抖腿,尼玛,都快吓那什么了。

    流珠过去的时候安紫炎还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就看流珠脸上表情很惊悚,懒得理她,还接着拾掇。流珠自己刚发泄过,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大约吓坏了,所以反而成这德行了,于是舔舔嘴唇,走上前去,挨着紫炎坐了,问她想什么呢。

    安紫炎奇怪地瞥了她一眼,低下头来又是淡淡地问:“怎么?平时你不都嫌我烦吗,今天豁出去啦。”流珠脸上尴尬一闪而过,颤动羽睫如枯叶蝶翕动蝶翼,理不直气不壮地嗫喏道:“没有啦,我是觉得你幼稚嘛。”

    安紫炎放任视线在她身上逡巡,表情那叫一个不屑,就差说了,你个小鬼头说谁哩。流珠摆摆手,摇摇身子故作不耐,“安紫炎你不说拉倒了啊。”说就说,谁怕谁呀?!安紫炎推开东西,盘上一条腿去,直勾勾地看着流珠开始絮叨。

    昨天编辑和我联系了一下,但我今天才上去,所以才知道我的VIP审核大约是快下来了,呃,也不知怎么说,反正就是这么个事吧。

    接着还是正文。

    忧郁的男子斜倚chuang头,薄唇微掀吐出缭绕的烟圈,眼神深邃到深海底,泯灭了所有光彩,这样一片死寂却还有迷乱的光影。停下这动作,蜷缩起一条腿将手肘拄在上面,完全没忽略到旁边三岁的儿子已经醒来。

    粉雕玉琢的小孩子表示暂时不想起身,于是很奇怪地盯着他爹,这个表情嘛意思?

    一个人思绪的沉沦,会让时间过得很快。所以,不多久,流犴听见门外响起妻子的脚步声,零碎而繁琐。

    坏了,流犴跳起身来收拾,却已来不及。

    完了,流犴一看妻子那张一瞬间暗下来的脸,心头警铃大作,找不到言语。有种冲动,这就要隐形,可惜好像不能这样做。他媳妇终于缓过神来,愤恨地盯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急转而下,指向地面,质问:“那你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一地的凌乱,流犴开动脑筋想呀想,而后指向流彦,斩钉截铁地回答:“他!”某人的视线也不由移向流彦,流彦就见两个大人的视线聚焦在他身上,手里摆弄着什么玩意儿,咕噜咕噜地转着自己黑漆漆的眸子,一派无辜地纳罕他爸这是什么表情。

    流犴他媳妇奇怪地看一眼流犴那谴责的表情,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面无表情地用脚尖从地上挑起一个烟头说:“这也是流彦的?”

    流犴顿觉黑线如瀑将他掩埋。

    不过话说夫妻没有隔夜的愁,流犴在自己媳妇不发飙了以后还是把流珠和自己说的话娓娓道来。这下子他媳妇也顾不上吓唬他不许抽烟了,顾不上了,柳眉叠蹙,就差在脑门上贴个大大的愁字了,她试探着问:“为什么流珠会觉得出这事是因为你?”

    流犴缓缓地吐出一个烟圈,大玩犹豫,“凌云打探的消息,颜浅(不像男人的名字吧?我忘了金樽里颜苏的爸叫什么了,就这个吧)放的话,说实话怕是也没多大水分。你知道我们现在竞争得很猛烈。”

    “唉,可是小珠儿也不该跟你闹别扭呀,毕竟这事非要这么做,她难不成还盼着你不好不成?”流犴拍拍腿说:“就这么算吧,流珠非要长大了才懂,她以为是我想要的太多,才招的灾。可是她就不懂,如果说我只是流犴,就跟安云默只是安云默似的,谁来保护这个家呢?”

    拍拍他的背,也是一种无言的鼓励,某女人柔情似水,她说:“可不是么,现在还有这个了。”流犴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望进那双滴溜乱转的眸里,就听那活宝短暂地惊叹一声,“咿呀!”流犴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结果呛着了。

    白天跟爸妈一起出去买东西,遇上一条狗慢吞吞地挪,我于是说,过来。结果它看我一眼,跟见了鬼似的,顿了一秒钟撒丫子就跑。。。

    这孩子是不是跟安紫炎似的受过伤害,结果脑子系住结了呀。唉。。。

    明明我长得就那么善良,虽然说不是很好看。

    其实我也就是这两天跟条狗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被拍死在了沙滩上。其实一阵也生它气,我跟我爸还说来,现在旺旺估摸着忙着巴结新主人呢。开始还觉得对不住它,现在倒好,它也遗弃了我。

    下一章流珠她俩才再露面,真心没想到流犴占这么大篇幅。下面她俩的对话是先把那个头引出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么,慢慢来吧。

    『生存是场战争,我们都竭尽全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