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情归处,染风华

热门小说

我们,成亲吧  第一章 锦瑟年华

章节字数:2824  更新时间:15-03-17 23: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江边酒楼,因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多了不少避雨的客人。

    茶香酒香饭菜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并不美好,但这些都影响不到雅间的客人。

    临江而坐,单薄的身影似乎也染上了秋的萧瑟,烟雨江南的淡色眉目,将浓情与淡意结合在那一双欲说还休的秋水敛眸中。

    手执一卷经书,近乎透明的白皙肌肤拂过幽幽古香的手稿,划下一道朦胧的色调。

    雅间的门轻轻推开,来人的视线在敞开的窗户上停留了一会,上前拿起挂在屏风上的紫貂云肩。

    “你来了。”略微沙哑的声音昭告着主人尚未病愈的身体。

    男子瘦削的脸微微鼓动了下,想说出的责备之词无奈的咽回去,只是将云肩给她披上。

    “你发烧还没好,怎么跑出来了?现在时局这么乱,也不多带几个人。”

    “不想看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就出来了。我这不是把溪水带上了?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边的人从未少过。”锦瑟将经书手稿放下,起身给兄长倒了杯暖茶。

    “那是你的家,要离开也得是他们,一群寄生虫还不值得你费心。”端木澈端起茶抿了一口,但很快又放下,锐利如鹰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锦瑟,“早说过让他们到别院住。”

    “祖辈留下的老宅,他们也是有权力住的。”锦瑟将云肩松开一些,才十月的天,真的不冷。

    “披好。”端木澈一眼瞪过去。

    “家产都分了,还谈什么权力?整日里偷偷摸摸的也不知道在打算些什么,我不耐烦这些,你就一点都不跟我说?难道真如他们说的,你从未将我看做兄长?”

    “这语气,哥哥积怨颇深呐。”锦瑟端着茶杯不急不缓的喝茶。

    端木澈差点被噎到,和她玩深沉等于自虐,他怎么就百试不厌?

    “哥哥若真的在意,就不该拒绝早年我为你正名的提议。爹过世时,是你说的你要撑起这个家,你主外,那么作为妹妹的我就应该主内,与你并肩。你不拿商场上的事吵我,我又怎好拿家长里短的闹你心?”

    他是爹的庶长子,不被家族承认随母姓的兄长,是她唯一的血缘至亲。家族认可与否,她和爹从来不在意,对于爹来说,接他入府便是对他身份的认可。

    端木也好锦也罢,唯有血缘是世间最强的羁绊。

    冷酷精英男的面具瞬间被打破,端木澈讪讪的搓手,小心翼翼的观看妹妹的神色,“……你都知道了?”

    锦瑟吹了口气,喝一口茶,体会着唇舌间的幽幽茶意。

    “妹妹、锦瑟、小锦、瑟瑟……”

    “我知道自己叫什么。”锦瑟将茶杯放下,看到他一副忠犬的模样哭笑不得。冷硬路线的他,真的不适合这种神情。

    “账册出错、仓库着火、魔教闹事,就只差没出人命了。”锦瑟的眼中带上一层薄怒,“你真将我当做深宅闺秀就不要将账册给我过目,也不要我给你指路!”

    面对刀剑指心都无所畏惧的端木澈缩了缩脖子,“你知道的,为兄我点子新意不少,但实行起来就找不着北,看到数字头就大。这阵子发生的事,我不想烦你,他再不知收敛,我灭了他!”

    腥风血雨的气息,端木澈绝对不是在说笑,也有这个实力取人脑袋,即使对方是将整个魔教握在掌心,官商两处皆有人脉的魔教教主。

    “你厌恶邪魔外道就不会坐上那个位置,到那时整个江南动荡,你又高兴了?”锦瑟拿着糕点小口小口的咬着,“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开的店明里暗里的都差不多了,还成功的隐藏在幕后,也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眼下就有个契机。”

    端木澈先是一愣,他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她,或者说,他想将她拖入自己的世界。

    “早知今日局面,当初就不该救他。”锦瑟已经后悔很多次了,但自问回到最初,她依然会选择相救。因为,她欣赏易痕如狼一样的眼神和性格。

    但欣赏不代表喜欢。

    端木澈抿了抿薄唇,“他对你势在必得。老实说,就算你现在嫁人他也会抢亲。解决方案,除了暗杀还是暗杀。我不想取代他,不代表其他人不想。”

    “别将生死说的那么轻易。”锦瑟靠入椅背,十字交叉,“他是个枭雄,除了提亲这点不讨喜,你也是欣赏他的,那么何不换个解决方式?”

    “欣赏归欣赏,你是我的。太岁头上动土,我会给他一个符合他身份的死法。”

    锦瑟垂下眼眸摩挲着杯缘,“想要解决此事很简单,找一个能压制他的人——嫁了。”

    端木澈失手打翻茶杯,“锦瑟!”

    “我很乐意让哥养一辈子,哥也愿意养我一辈子,但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比我小的女子孩子都能打酱油了。”锦瑟拿出手绢擦拭他沾湿的袖口。

    端木澈反手握住她的手,压下心底的杀意,“谁?”

    锦瑟看向桌面上的江湖小报,一张人物素描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三的页面。

    黑白素相也难遮掩的俊美容颜,冷峻的眉目浅薄的嘴,这是一个上位杀伐果断的薄情男儿,但和这位男子相接的页面却是一个很简短的寻人启事,还附带一小张美人图,乍然一看,妆容和锦瑟还挺像的。

    端木澈不经意间一个用力,然后像被烫到一样松开手,看着红了一圈的手腕,他紧抿着唇。

    “他确实能压住易痕,但你选他不应该只有这一个理由,你……喜欢他?”

    锦瑟笑而不语,拿起一旁放下的佛经手稿翻开。

    遒劲有力的笔迹用来写佛经,怎么看都有一种违和感。

    端木澈看了她许久,注意到她和往日不同的妆容,他心下一沉,“你……今天见了谁?”

    锦瑟慢慢描摹着笔迹,听到他的话并未抬头,“哥不是猜到了吗?我心中本来是有两个人选的,但想来想去只会有一个人会在此时出现,虽然我比较中意另一位,不过他出局了。”

    “锦瑟,婚姻不是儿戏。”端木澈差点把椅子扶手握断,她的神情四个字就能诠释——木已成舟。

    “他有妻子,更有心仪的人,尽管已经过去四年了,他依旧在找她。”

    “这不是很好吗?没有婚约的束缚想离开就离开,我又不是去谈恋爱,他喜欢与否没关系,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让你弃商从戎——易痕喜欢那几家店,就送给他好了。”

    谈恋爱,还是兄长说给她听的。从兄长口中,总能听到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词,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甚至还觉得挺贴切的。

    端木澈心中捏着把火,想将自己点燃,也想把她一同拉入火中,但——他不舍。

    “告诉我,时候到时你会离开他,完完整整的回到锦家大院。”

    锦瑟轻笑一声,终于抬起头,“自然,除了锦家大院哪里都不是我的归宿,我不会去谈感情,更不会带个拖油瓶回来。”

    看似要下上许久的绵绵细雨,在傍晚时停下。残阳西挂,一弯彩虹在红霞彩云中熠熠生辉。

    琴声悠扬,没有激昂的曲调,有的是深山古寺的宁静雅致。

    溪水看着洗净妆容素面的弹琴女子,从那琴声中她感觉不到清净,有的只是薄摸不透的心思。

    “小姐,似乎不高兴。”溪水犹豫了许久,还是开了口。

    “锦瑟年华马上就要变成明日黄花了,谁高兴得起来?”锦瑟终于放过琴弦,端起茶轻撮了一口。

    “小姐这么聪明,解决的方法肯定不止这一个,为什么就选了最不靠谱的这一个?”

    “我只是突然意识到,明年桃花盛开之时我就二十岁了,若是爹爹在,即使没有出阁也是议了亲的。”

    “才不会。要是老爷还在,就算再过五年十年的,小姐也在这里,最多是府里多了一个上门姑爷。”溪水摇头,想到往昔对小姐关怀备至的锦爷,她有些难过。

    倒不是她对锦爷有多深感情,而是心疼小姐少了一个疼爱她的人。

    “原来溪水的重点在这。放心吧,最多十年,我就会回到这里。”锦瑟解下腰间的玉牌吊坠扔给溪水,“已经用不着了,收起来。”

    溪水将玉牌吊坠接住,见她起身知晓谈话就此打住。溪水就算心中有再多的疑问,也知道作为下人,她刚才的问题已经越界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