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情归处,染风华

热门小说

我们,成亲吧  第二十九章 猜疑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15-03-17 2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锦瑟坐下将面纱拉开,神态自若的舀粥。

    “辛是你的姓氏?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些像。”被饥饿折磨许久的段凌寒,语气有些不善。

    他的饭量和一般男子差不多,但现在的饭量基本上是以前的两三倍,这还是在他克制之下的结果。军中生活十多年,他习惯饥饿,第一次发现饥饿是那般的难以忍耐。

    与之相对的,他的伤势却好的极快,他已经可以逛一圈小花园了。他的症状,和一种炒到天价的药丸极其相似。

    他怀疑,在君涟漪去买药的时候,辛夷给他用了那种药丸。

    锦瑟看向君涟漪,“辛夷是我的名字,我的姓氏,和你夫人一样,姓锦。说来也巧,我一个堂妹,也叫锦瑟。”

    君涟漪脸色有些苍白,“我不叫锦瑟,我叫君涟漪。”

    “啊?”锦瑟吃惊的道:“他昏迷的时候叫着锦瑟这个名字,我还以为是夫人的名字……抱歉,我多言了。”

    段凌寒眉头微蹙,他昏迷的时候确实有种锦瑟就在身边的感觉,所以才怀疑她的身份。“碧泉锦氏?”

    “辛夷已经没有姓氏了。”锦瑟叹息一声,“在锦家,我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锦辛夷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人,她不怕他们去查。买下这座小院,她用的便是锦辛夷的身份。

    “为什么?”君尧口快,话落方觉后悔。

    锦瑟沉默了一会才道:“陈年往事,不想再提。我没问过你们的事,也不想你们问我的事,能走就离开,我不喜欢被打搅。”

    “明天不下雪的话,就能离开。”段凌寒瞥了一眼又开始飘大的雪花,依天空的颜色,这场雪三五日也未必停歇。

    一月,正是雪意最浓的时候。

    “……这样的雪天出门,会被困在路上吗?”锦瑟放在桌下的手握成拳。

    “多半会,再下半宿就能淹没膝盖。你方才出去应该知道,雪已经很厚了。”段凌寒认真的看着她的脸,没有锦瑟的风华绝代,也没有她的冷淡。她的神情很柔和,一颦一簇都透出股暖意,尤其是她的眼神,同样的清澈,却很容易就看出喜怒哀乐。

    就像此刻,她在为一个人担忧。这个人,或许就在这风雪中赶路。

    锦瑟已经没有食欲了,只是吃了半碗鱼肉粥就离开了。

    昨夜看的信,是端木澈的辞别信,他已经出发前往西蜀国,这一去,归期不定,可能三五个月,也可能是一两年。

    西蜀国能在三大国中夹缝生存数十年而未失半分领地,就可知这是一块多么难啃的骨头。

    数月乃至数年不能相见的局面,她早已预料道,只是事到临头才知晓她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洒脱。

    在他们第一次冷战后分别,她感觉很难受。

    她只是一个商人,尽管拥有一些秘密,但她的心很小,只想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

    君尧准备的早饭分量很足,段凌寒难得的吃了个七分饱。君尧在查看过他的伤后,惊讶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段凌寒的右胸是被有倒钩的菱形箭簇所伤,为取箭头划了个窟窿,本身就难以愈合,更别提箭上还抹了阻止伤口愈合的毒药。

    君涟漪也只是勉强止住了血,他虽然解了毒,但要愈合还需几日,而眼下,段凌寒只要吃好睡好,依这愈合的速度,十天就能好个七七八八。

    “你是不是吃过什么药?”

    “不知道。”段凌寒看向紧闭的房门。他昏迷的时候除了君涟漪,就只接触过她。她曾是锦家人,有钱能买到那种药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将药给他。

    她对他们的戒备和抗拒毫不掩饰,赠药说不通。

    会不会是他昏迷中说了锦瑟的名字,所以才给了他药?

    段凌寒从来不是装糊涂的人,当下就敲响了房门。

    “要走了?”锦瑟半开房门。

    段凌寒仗着身高优势将卧室一眼看到底。还没有客厅大的卧室,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一个书架,然后就只剩下两人宽的一个走道。

    虽然很简介,但暖色调的布局看着很温暖。

    “要让你失望了,在下临渊,有一事想请教姑娘。”

    临渊履薄,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取这样一个名字,还真是时刻不忘提醒自己。对于段凌寒的疑问,锦瑟没有犹豫的点头。

    “是我给你吃了一种药,据说能起死回生。你当时要死不活的,又叫着堂妹的名字,我以为你是她很重要的人,就把药给你了,也算是物归原主。”

    起死回生未免夸大其词,要死不活就更是不可靠。段凌寒眉头深锁,“物归原主?”

    “药……是我从堂妹那里偷来的。你说我像一个人,是不是就是你昏迷都念念不忘的锦瑟,也就是我堂妹?”

    “本——在下没有念念不忘谁。”

    锦瑟笑弯了眼眸:“身边有如花美眷,还会想谁?”

    君涟漪眼中闪过一抹幽光,不管他处于什么缘由叫锦瑟的名字,她对于他的意义已经不一般。即便是他的青梅张曼华,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可以借本书看看吗?”

    “稍等。”

    “等等。”君狐将段凌寒挤开,双手递上一束梅花,“雪天无事可做,来下棋吧。”

    红白相间的梅花格外赏心悦目,他是什么时候摘的花,她完全没注意到。锦瑟的视线在他的灰色杂役服上转了一圈,再往君尧的蓝色长袍上溜达了一圈,最终停留在君狐的桃花脸上。

    君尧突然觉得脸有些烧,君狐却大大方方的任她打量,还回以微笑。

    粗糙的杂役服也遮挡不住君子如玉的风采,锦瑟忽然有了下棋的兴致,“稍等。”

    然而,一盏茶之后,锦瑟才意识到有些人真的是不能看外表的,不是每个风度翩翩的人都能下一手好棋,君狐已经不能用烂棋艺来形容了,这人压根就一点也不会。

    “我总算明白,为何你们是兄弟穿着差别就这么大了。”

    “辛夷姑娘,穿着不代表什么,棋艺也是如此。”君涟漪神情很严肃,“他会的,姑娘不一定也擅长。”

    “……我会的确实不多。方才是无心之语,希望君大哥不要介意。”一句感叹,就触到她的雷区,她会不会太敏感了一点?

    “不介意。本来就只是想请辛夷姑娘出来坐坐。我这弟弟,棋艺确实不错,就不知道姑娘还赏光否?”君狐笑看了君涟漪一眼,起身让开位置。

    君涟漪抿着唇,淡淡的移开目光。如果不是看着君尧的面子上,她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君狐。他们就算不富裕也不缺钱,君狐大过年的穿一身粗布旧衣,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齐王府上的杂役,都是发了新衣的。

    “我很少与人对弈,还请君二哥手下留情。”锦瑟捡起棋盘上的棋子,依着自己的喜好拿走黑子。

    “君尧也许久没下棋了。”君尧拿起白字,轻轻放下。雨花石磨成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转眼落棋数子,会不会棋几手就能看出来了。锦瑟捏着棋子,看着雨花石纹路,等待对方落子。

    君尧棋艺确实不凡,下棋也很谨慎,一盏茶之后,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

    君涟漪看了许久,不得不承认,她的棋艺和君尧旗鼓相当,君狐那一手烂棋,当真是一点都拿不出手。

    锦家的女子,是不是都是这般才艺出众?她看向早就放下书盯着棋盘的段凌寒,心中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