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彭凯的秘密

章节字数:3262  更新时间:15-01-29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雪习惯了早起。

    玲玲还在做着梦,白雪已经起床去吃早餐。

    不过,白雪起得太早了。餐厅七点后开始营业,需要等十几分钟。

    白雪先从电梯下楼,想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今天变天了,要比昨天冷了很多。

    酒店前面的广场上,跳广场舞的人还是没有见少。音乐也还是那几首。从凤凰传奇到慕容小小,大爷大妈们跳得很有精神!

    白雪并不能理解,很多人提到广场舞如同提到了某种隐患一般的态度。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年轻。

    白雪家里也没有人跳广场舞。父母还没有退体,而且作为商人,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退体。无非是做到自己思想跟不上时代,这才会退居二线。目前来说,也只有爷爷算是二线了。不过,爷爷也不跳这些。而是种花和打太极。有一段日子,爷爷喜欢上陀螺,每天都去公园和人切磋。后来,听说一起玩的几个爷爷去世了,爷爷也就不玩了。每天更多时间看书,写字,或者把之前的收藏品拿出来品鉴一番。

    白雪从小也跟着爷爷学习书法和绘画过,后来去专门的画室学习。她也是喜欢画画的。接触比较早,画画也是生活一种习惯。或许,是因为她并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太多,所以觉得画画是件好事情。

    与李旭这种天才不同,白雪更多是后天努力。比如,白雪为了画好风景,真的会背着装具,住在景区指定位置。至于在室内的基础练习,她更是一刻也没有放松过自己。白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画家。她更多把画画当做习惯,而不是手段。

    白雪只穿着打底裙,觉得有些冷。抱着肩膀,继续看着广场上的大妈们翩翩起舞。

    “回去吃饭了,看得这么入神?”

    彭佳把一件衣服搭在白雪肩上。

    “你也出来看广场舞?”

    “你白痴啊你!我出来跑步!”

    白雪把衣服披好,又继续看了一会。

    彭佳也没继续跑步,而是原地跳着,又做了几个下蹲。

    “差不多了,快回去吧。饿得不行了。”彭佳看到白雪还不想走,干脆拉了她一把。

    白雪只能跟着他回去,吃早饭。

    早饭是自助餐,客人很多。除了客房的之外,市民也有不少人选择过来吃早餐。

    早餐也是谈些事情的好时间,据说大脑最为清醒。而且人的情绪在早晨是最好的状态,也适合做判断。

    彭佳吃东西不快,至少要比一般男生慢很多。白雪也吃东西慢。两个人都是细嚼慢咽型。

    “喝牛奶吗?还是咖啡?我帮你去拿。”

    “都要一份。渴得厉害呢。”

    吃饱喝足,彭佳又恢复了平时的痞子样儿,开始逗白雪。

    “你怎么叫白雪呢?又不是冬天出生的。对了,你是南方姑娘吗?冬天下雪吗?”

    白雪擦了擦嘴,才慢慢说:“那你怎么叫彭佳?佳不是女孩子的名字用得多吗?”

    彭佳提到这个,便一脸无奈:“我应该是叫彭杰才对。上户口的时候,我爷爷去的,他发音不清楚,杰和佳让都他发成一个音。那民警也直接用佳了。你呢?是下雪天出生的吗?”

    “不是,我妈妈姓薛。其实雪也有这个音的意思呢。”白雪对自己的名字来历是清楚的。

    彭佳还是想和白雪聊天,却又好像找不到适合的话题。

    反而是白雪,想通过彭佳了解下彭凯,便主动问起,关于彭凯的事情。

    这下彭佳有话说了,彭凯是他哥哥呢。

    “你是不是喜欢我哥?我哥好像也喜欢你。只是,他那种人,怕这儿怕那儿的,所以定下来想法。不过,他倒真的是很单纯的一个人。怎么说呢?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我知道都告诉你就行了。”

    白雪也不知道她想了解什么。全面?又好像没到那个份上。先问问关于彭凯有没有女朋友还算可以吧?

    彭佳听完白雪的想法,犹豫了一下。

    “我哥的事情吧。得从头说起来。我哥、李旭和我,我们三个人,以前都是同一间画室的。你不用这样瞪着我,我哥以前真的也是学画的。他是高一之后才放弃不学的。在这之前,他也是十几年的底子。他的水平在李旭之下,不过,远在我之上。李旭那种属于天才级别。别说我们省市,放眼全国也少有他那种天才。

    我哥以前家庭条件也很好。他是我伯父家的独生子,我伯父也是爱好收藏和艺术品的人。我记得,他是特别和气,特别好的一个人。可惜,他去世得早。在我们小学毕业那年,他去世了。我哥也受了打击,他那时候初一,所以他读了两个初一。有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几乎说不出来话。他只是画画,不停地画。就像疯了一样。李旭和我都陪着他画。特别是李旭,一直画,画到把整只笔都磨掉了,他还在那里画。然后我哥就哭了,那时候,我觉得,李旭才是我哥的亲弟弟一样。我也在哭。我们三个人抱在一团,哭得很伤心。”

    彭佳说到这里,眼圈有些红。不像他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

    白雪想递个纸巾给他。他却摇了摇头。

    “后来,我们三个人成为了同一届的学生。我们不在一个班,却天天相伴在一起。李旭那种天才学生,任何老师都喜欢的。我和哥哥算是边缘一些的人。因为我总打架,学习也不好。哥哥是沉默,不和人交流。所以,我们算是学校里最普通的那种人。

    李旭一直是我们中间最出名的一个。追他的女生快从教学楼排到操场上面了。我也有女生追,总有女生喜欢像我这种坏坏的男生。哥哥是最没有女生缘的一个。倒也有女生表示过好感,哥哥不是装傻充愣就是直接拒绝,所以,他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

    我也能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不过,我不是打击你。你俩不适合。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和他并不合适。你是那种从小被家里保护很好的女生,他是从十四岁开始扛家庭责任的男生。你和他,之间就像隔着一个广场。你在跳舞,他在跑步。虽然都在一个空间,却是不相干的两类人。”

    彭佳说完这话,递了纸巾给白雪。他担心白雪会哭。

    白雪没有哭,只是眼里噙着泪,倔强没有落下来。过了几分钟,白雪才又继续开口道:“那他为什么不再学习画画了呢?”

    “他从四岁学画。你知道吗?我也是四岁开始学画。就是在从幼儿园的时候,开始学习画画。对了,李旭要比我们学习更早。我们三个人也是一个幼儿园。所以一直做什么都是一体的。之所以扯到李旭,因为我哥放弃画画,与他有关系。他们两个人特别好,那时候也特别好。伯父去世后,我哥画具和颜料都是李旭给他使用的。我们三个人约好,以后一起去新西兰。虽然那不是什么艺术殿堂,不过,那边有我们家族的产业。而且李旭那边也有亲属在。在中考的时候,我们三个人都是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

    事情是高一那年的假期,我们三个人依然像以前那样,在学校操场支了架子去写生。有时候我们也去公园或者街道和小区。我们的老师是特别优秀的一位画家,并不会像教其他考生那样,只画固定的东西。有个女生一直很喜欢我哥哥,所以她一直在我们身边晃来晃去。李旭很不高兴那样子,他画画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来回晃。所以,李旭很客气请那个女生离开一点点。结果,那个女生便和李旭吵了起来。还动手撕了李旭的作品,砸了李旭的颜料。哥哥因为这件事情,觉得特别内疚。一直道歉,李旭并没有责备他。只是说不喜欢画画的时候被无故的打扰。可是,那个女生还是要那样打扰,因为我们下次再画的时候,她还是会出现。哥哥索性就不去画画了。只呆在家里,最初他会在家里画几笔。再后来,他说要考大学,所以不准备去画画了。

    李旭也一直因为这件事情内疚。后来,他也决定考和哥哥同一所大学。哥哥并不是以特长生的身份考的,而是普通高考生。成绩还是很不错的。李旭也一样。我的高考成绩很不理想,没办法和他们一起上学。然而,我一个人并不想去新西兰。所以去了乌克兰——那边有个叔叔的生意。

    后来,我听李旭说。哥哥在大学里再没有画过任何一样东西,他甚至于连画室都没有再进去过。他的行李里,还有可以接触到的任何东西都没有一点与画再有关系的东西。可是,我们都还是希望他可以过得好。假如他学习环保专业或者说放弃画画是件好事情,那么,我们也是支持他的。只是,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情。”

    彭佳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有些灰心丧气的表情。他确实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白雪拿纸巾擦了擦眼泪,她只是落了几滴下来。她很同情彭凯。之前的一见钟情,再加上现在的同情,这份感情更加复杂了。

    “那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吗?我想帮帮他。”白雪很真诚,“就算他不会成为我男朋友,我还是希望他过得会好一些。和你们的想法一样。”

    彭佳摇了摇头,没有人可以帮助到彭凯。这些,只能依靠彭凯自己走出去。

    白雪并没有再问关于那个纠缠着的女生,后来怎么样。这些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是觉得,她可以试着陪在彭凯身边,让他快乐一些。尽管彭佳认为不可能,她依然要这样去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