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美术生的聚会

章节字数:3846  更新时间:15-02-20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贺国丰对白雪似乎有些意思,他总找机会和白雪说话。

    比如,贺国丰会问白雪,家是哪里的?你现在每天上课忙不?喜欢设计学院不?平时爱看书吗?喜欢看哪类型的书呢?现当代作家有喜欢的吗?

    白雪都是一一认真回答。她喝了两杯啤酒,虽然不像白酒那样上头,也有些不胜酒力。不过,她还是努力保持着清醒,听大家聊天。

    彭凯几次偷偷看着白雪。他坐在白雪的侧面,他知道白雪酒量不行,担心她喝过量难受。又碍于大家出来玩的,他也不是白雪什么人,不方便劝她少喝。

    大家七嘴八舌闲聊着。从学校广播站第一任站长,现在已经留校的学长姚小平骑自行车撞树上,一直聊到现在的站长李旭是个“妻管严”,怕老婆出了名。李旭自己也嘲笑自己这辈子没出息,但是他的言语之中却颇有些得意——林欧如此女生是他老婆,他觉得很满足。又聊天现在的作家水平低下,基本是写手。所谓写手与作家,区别很大的,前者只是把能字堆积在一起,后者则更多有了规律。这番高论是玲玲和彭佳说得,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两个人的想法惊人一致。

    贺国丰也是感慨。他甚至于连声直呼“文学已死”!他的担心不无道理,远的不说,单说本院校,先前汉语言文学系的优势现在几乎没有了。就业率连续几年在直线下降,这还不算其中半数以上的学生非专业就业。之前研究生院是只参加每年一次考试的招录工作,现在是一年两次,还不算是降低了要求。博士生就更别提了,2009年全年,只有三个人读了博。连贺国丰本人都准备只是研究生毕业,混去某个中学当老师或者考博也是为了以后可以在大学里带课。

    李旭也感慨。现在画家也是,都渐渐变成画师了——批量的制作和画稿,艺术价值极大的降低了。提到这个,大家都有些感慨。玲玲现在也不怎么画画了,除非专业课的要求,她几乎连画室都懒得去。用她的话来说,学了做什么?她没有天份,当年学画画也想过成为画家,折腾几年下来,她算是认清了,自己就是一个家庭主妇的命。学画倒不如学做菜,以后好歹嫁给海洋后,这还能用得上。

    亚亚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事情,只是唉声叹气,没有多讲。

    “你光叹息,有什么说出来吧。”彭佳正好坐在亚亚身边,他建议亚亚说想法。他觉得,亚亚太沉默了。

    李旭也对亚来投过来一个鼓励的目光,意思是说吧。

    “像穷人,想实现梦想是不太可能的。假如,我是说假如,李旭和彭佳不是富二代,你俩也不会成为画家,也不会有什么资格去批评现在的风气。”

    亚亚鼓起了勇气,还是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有一个姐姐,她画得真特别好。她没有人教过,自己临摹学得画画。初中的时候,有位自称画家的男人,说要资助她上艺术学校,但是要求她‘交换’。后来,她还是放弃了,现在她嫁人了,嫁给一个民工。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晚上十一点才能睡,她也跟着在工地打工。她的手早不能再拿着画笔了。有一次,她对我说‘如果当时答应那个人,会不会好一些呢?当画家呀,哪怕就是帮着画家扶着纸,也比现在好吧?’我不知道彼安慰她。”

    这是亚亚第一次,提及关于她的家人。

    众人沉默了。不能否认,亚亚说得很对。李旭和彭佳是标准的富二代,包括白雪、林欧玲玲都是富二代。所以,李旭和彭佳才能只想着,怎么样提高画技?去哪里学更好?老师的态度如何?白雪等人也一样,想学就学,不想学混个学历。

    说到底,这些人,还是有钱。彭佳想学油画,因为语言关系进不了莫斯科的大学,先去乌克兰学习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花费惊人。李旭更没不用提了,单跟着蒙至达学篆刻,这是捎带手的事情,也是以万为单位结得账。这还不算李旭学画的费用——他练习都用最好的纸!

    因为亚亚这番话,气氛一下子变冷了。富二代们显然没办法搭腔,贺国丰和彭凯倒不算是富二代,但是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李旭开了口,问亚亚道:“那你喜欢画画吗?”

    “不,我并不喜欢。可是,画画是我改变命运的机会。我曾经希望可以通过画画,步入上流社会,现在才知道,那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就算有上流社会的人,也根本不会看到我。”亚亚很直接,她压抑太久了。

    李旭这次也接不上话了,嗯了一声,安静了。

    彭凯从盘子里夹起一块鸡蛋,说道:“还是吃点东西吧。”算是打破了这种气氛。

    于是,大家又换了话题聊起来。聊鸡蛋在各自家乡的吃法和做法等。

    其实鸡蛋也没有多少特别的做法。煮、炒基本是每个地区都有的。白煮、茶叶或者肉汤,喜欢哪种?彭凯这种话题,很明显是实在找不出可聊得,生生想出来。

    “笨死了你,口味不同,哪有规定哪个地区吃什么呢?”白雪酒有些上头,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指着彭凯,一直说他笨。

    彭凯也说,他就是笨了点。和这盘笨鸡蛋差不多。

    贺国丰说,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课是讲达芬奇画鸡蛋的。他没专业学过绘画,便问大家是不是都画过鸡蛋?

    “才发现,除了丰哥,我们都是美术生啊。”彭佳嘴快,先没提画鸡蛋,他觉得很有趣。

    “咦?凯子也是美术生?”这点,玲玲、亚亚、贺国丰都特别意外。从来没见过彭凯画过什么东西,他甚至于连个绘画用得工具都没有。

    彭凯只能说,他中考是美术生的身份,不过画到高一没再继续了。高考是普通的统招。

    “那有绘画底子,是不是学习绘图更容易呢?难怪你又自学遥感呢,同时申请两个专业的研究生!”

    贺国丰很佩服彭凯,在他眼里,就算是李旭这种已经颇有名气的青年画家,都抵不过彭凯的优秀与努力。

    白雪又自己倒了杯酒,大口喝了下去。

    李旭急忙压住了白雪的杯子,示意她不能再喝了。

    “别喝了,我给你们看看新疆的枣吧。我小时候可没画过鸡蛋之类的,画过枣和葡萄。现在我的画里,这两样儿也是占主角儿呢。”

    李旭说完,飞快跑去厨房,从冰箱里拎出一袋子出来。

    “我的天!这和鸡蛋大小差不多了啊。这是枣吗?”亚亚和贺国丰都没见这么大的枣。

    李旭把枣分给大家吃,让大家也可以解解酒。

    贺国丰掰开一枚,递给了白雪。

    白雪伸手拿,她有些醉了,手碰到贺国丰的手腕,还是没有拿到。贺国丰便站起来,扶着她,又递到她手里。

    彭佳有些不乐意,也拿了两颗,直接塞白雪嘴里了。

    “这种,不得掰开吃,得这样才有嚼头!”

    白雪倒是很相信,她嚼了几口,觉得很好吃。又让李旭给她几颗。

    “早知道你爱吃这东西,我让家里多寄些过来了。家里有园子,种了许多呢。”李旭很高兴,这些枣树,有些还是他亲手种得呢。

    玲玲和亚亚吃得也很欢。

    “只知道陕西出名,甘肃的倒真没见过这么大颗呢。”

    玲玲和亚亚两个人边吃边研究,是不是品种?

    “这是新疆的,不是甘肃的。李旭只是生活在甘肃,他是新疆人。”彭凯也有些醉了,迷糊中说了实话。又马上意识到不能说这些话,补充道:“祖籍是新疆的。像我的祖籍还是山西呢。”

    “我们家祖上应该是东北的,不过我不知道真假。”玲玲说,“我现在能数出来,包括我,也就是三代。我们据说是某位名人的分支呢。”

    大家就祖籍的话题,又聊了一会。

    话题又转到绘画的问题上,毕竟都是美术生,聊画很正常。

    “速写?这个白雪一定是咱们中间最好的。我看她,天天画。带着一个本子。对了,就是铅笔和钢笔都画的。”

    亚亚有些大舌头了,她边说边让白雪把本子拿出来。

    白雪有些不好意思,她随身带着两个本子。其中一个是可以给大家看得,另外一个,她并不愿意给任何人看。

    “切!玩铅笔速写?我们中间,凯哥如果不是第一,那别人的画也不用看了。。”彭佳和李旭都认为彭凯的速写才是最好的。不过,平时彭凯并不拿画本,只是偶尔在课本上画几笔。

    这样一来,倒是激发了亚亚和玲玲的斗志。她们俩平时不怎么铅笔速写画,不过,白雪的作品是很不错的。于是,她们俩自己去翻白雪的包,把包里的三个本子都倒在桌子上面。

    白雪有三个本子。一个是新的,还没有使用,只是写了自己的名字。另外两个,一个已经画满页了,另外一个也只有两页是空白了。

    玲玲翻开其中一个本子,给大家看。画得是校园日常的一些情景,例如风吹过树叶、学生排队打饭。风格有些近漫画,大概是受到动漫的影响吧。

    “比我画得好,我画这个不行。”李旭认真看了看,递给了彭凯。

    彭凯也觉得画得还不错,当然他不认为比自己强。不过,他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便说比自己好很多之类的话。又说自己早不画了,两个弟弟这是替他吹牛之类的。

    贺国丰从桌上拿起另外一个更小一点的本子。白雪本想拦住他,手慢了一步。贺国丰已经打开了画本。

    “怎么这个只画半边?好像没画完?”贺国丰不太懂得绘画,所以不确定是不是没画完,还是这是一种特殊的画法。

    亚亚探头看了一眼,也觉得是没画完。便拿过本子,翻到后面几页。全部是画了一半的作品。与刚才那个上面的相比,虽然这个才画了一半,但是并不是速写而是工笔。

    “这是工笔,淡工笔。画得真不错,可惜留白太多了。”彭佳翻了几页,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真是个聪明姑娘,可惜啊,你的聪明,也得不到应该有的回应。或许会有回应,也不会是现在。”

    彭佳这话说得,大家都没听明白。白雪倒是知道这意思,也是装着明白扮糊涂,笑了笑。

    “还是白雪画得好吧?”玲玲有些得意,“要不让凯哥来现场画个速写?就画今天的?”

    “要画?咱们都一起画。丰哥做裁判,谁画得好,今天谁不用收拾桌子。”

    李旭出了主意。

    “好啦,别画了。桌子,我收拾就行了。”彭凯也笑着,从旁边玲玲手里拿过刚才白雪工笔那个本子。笑容在脸上凝固了住了,不过,他马上又恢复了平时的表情,继续说道:“不是说还要一起去商场吗?还是去什么洋货街?大家喝多的话,要不先回学校?还是找地方休息一会,醒醒酒。”

    彭凯说完这话,又说要收拾桌子。“顺手”把白雪那个工笔画本子拿了出去,放他自己包里了。不过,他手里同时还拿着别的东西。其他人也拿着东西往下收拾,也就没有注意他的小动作。

    白雪没注意彭凯拿走了她的本子。因为旁边彭佳好心,已经帮她又把本子塞到包里了。她也就没有清点看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