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爱情的否定式

章节字数:3053  更新时间:15-02-2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些事情,有些人,存在更多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至于不要忘记什么呢?居然也都忘记了。

    白雪觉得特别讽刺。

    在听亚亚说,要去陪着某导师吃饭,否则某门课程要挂的时候。她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

    亚亚一边化着妆,往脖子上面佩戴那条细细地项链,让白雪帮她扣一下。

    于是,白雪便听着亚亚絮絮说着。

    每个行业,每个职业应该都会有些所谓的黑幕吧?不过,当某些黑幕和潜规则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才发现那样悲凉。因为自己根本无力反抗结果的发生。

    “你是家庭条件好。你父母有钱送,自然也好过得。像我这种,除了自己。根本是没得送。”

    亚亚照着镜子。她比去年要苗条很多,穿上高跟鞋,化上淡妆,也是小美女级别。

    白雪没有化妆,她不需要,也不打算去陪某导师吃饭。她太清楚了,所谓的吃饭是什么意思。她也有些庆幸,她的家庭给予她的位置,让她不必去不承担某些过程。

    “在外人看起来。咱们学美术的,就是很思想开放,开放到放纵。自然,这些人,不会觉得咱们是羞涩,而觉得是在拿捏呢。”

    小欣也有些无奈,她也收到过一些邀请。她家虽然不是太富裕,搞定某些门道还是可以的。而且,她的男朋友家——未来婆家,最近几年也的挣钱不少。在很多方面,能有些帮助的。

    亚亚冲着镜子笑了笑,露出她的小虎牙。她想去拔掉这颗牙,不过费用太高,她也就不再考虑了。

    玲玲并不在宿舍,她在陪着海洋在校外。海洋现在开始做接手家族企业的打算了,所以偶尔有些应酬会带着玲玲一起去。

    亚亚的衣服是小欣借给她穿的,首饰是白雪的。化妆品是用玲玲的。她自己平时穿得那些都太普通了,就算保养得再好,也有些难上台面之感。至于饰品,她的全部是假的,甚至地摊货,更是难登大雅之堂。

    白雪拿出首饰让亚亚选择的时候,亚亚选择了现在这条细细的彩金项链——造型很特别,整个学校都几乎是独一无二的。白雪略有些犹豫,还是借给了亚亚。这条项链倒并不是算太贵,不过是她生日的时候,爸爸和妈妈亲自去一家手工馆做得。

    项链的吊坠图案是一种篆刻印章的方式做的——“白雪”两个字,项链扣是“LOVE”,正好V和O是勾扣在一起。

    不幸的是,亚亚在“吃饭”回来后,把项链弄丢了。

    幸运的是,第二天居然有人捡到送到了校电台。然后玲玲确定是白雪的项链,晚上便把项链拿了回来。

    然而,更加不幸的是,玲玲说,这项链是彭凯捡到的。重点是,在某KTV包间——彭凯那天去那间KTV找彭佳,正好听说某个包间里出了点事情。然后,清理出来的东西,里面有那条项链。正好彭凯走过去,差点踩到,认出了项链,便去问包间出了什么事情?

    玲玲这种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让白雪很不满意。怎么玲玲变得这样说话?

    “玲子,有啥话直接说啊。你看小白都急得不行了。出什么事情了?”小欣也受不了玲玲这种一会重点,一会包间,一会彭凯的。有什么关系吗?

    玲玲变得严肃起来,她盯着白雪问:“你前天晚上在哪里?”

    “我在宿舍!后来心情不太好,便去操场跑了一圈。对了,我还遇到了王帅——他几乎不怎么来上课了,现在签约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我们俩聊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快熄灯,我才回来的。”白雪不假思索,“干嘛这样问我?”

    “因为那间包房里,发生了点事情。三个男人和一个女的做了那种事情,或许不只是三个呢。也可能不只是一个女生。不过,后来服务生过去,发现一个女的倒在地上,下面都流血了。然后急忙送医院了。你这个项链就是从那个包间里被扫出来的。”

    玲玲算是一口气说完了。意思很明显,彭凯估计以为白雪在里面呢。

    小欣和白雪都哦了一声,觉得没什么啊。她俩看到亚亚了,亚亚也没什么事情,大概她跟着唱了一会先回来了。只是不小心掉了项链,不过,好庆幸她提前回来了。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小白亲,你都一点也不着急?”玲玲盯着白雪,她不相信,白雪不在意彭凯的看法?

    白雪没理解,她着急?为什么要急?她又没去陪酒,有什么好着急的。

    小欣先反映过来了:“那彭凯,你是说彭凯以为里面的女生是白雪?那个出事的?”

    “差不多吧。李旭把项链给我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连他的播音部分都几乎让我读了,他一直发着短信息。”

    玲玲这番还没说完,白雪已经冲出宿舍了。

    宿舍已经熄灯了,按规定,是不允许学生出去的。

    白雪给李旭打了电话,直接说:“我要见彭凯,他在哪里?”

    “好吧。你下楼。我去你楼下接你。”李旭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就在楼下,不过,出不去。你和老师打个招呼,我就能出去了。”

    白雪只穿着睡衣,外面套着件衣服。

    李旭盯着白雪这模狼狈的模样,缓缓问道:“你还好吗?”

    “你指哪方面?”白雪有种说不出来的悲凉和沮丧,她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彭凯。

    “哦,那我带你去见他吧。他在医院。”李旭的声音还是很平静,“他大概是劳累过度,刚考完两科自考,又要准备本专业的考试。他是比较忙的。”

    白雪同样回了他一句“哦”。

    李旭便沉默了。

    校园也不允许学生午夜外出,不过,李旭向来是个例外——学校对他是一路的绿灯,而且外面还有海洋开着门等着。海洋和门警的关系相当好,沟通一下,白雪是可以顺利出去。

    不过,白雪那造型实在让门警不禁多问了一句“她没事吧?”

    “她生病了。肚子疼,所以我们急着带她出去。”

    海洋也觉得白雪的样子有些狼狈,便问她是不是要先换上车里玲玲的衣服?

    白雪拒绝了,她说她只想早点看到彭凯。

    “你和彭凯,李旭和林欧,都是不虐不成活的人呀!”海洋感慨着,他看得很明白,彭凯和白雪相互喜欢着。但是,他看不明白,为什么彭凯不愿意和白雪交往呢?而白雪似乎还是那样子,不放弃也不争取——这点和一年前的林欧很像。

    彭凯在医院的门诊打点滴,他只是有些头晕——医生建议他短时间内不要再盯太久的电脑。他特别惊讶看到白雪睡衣造型出现,第一反映是白雪也生病了?

    “我听说你生病了,来看看你。”白雪淡淡说道:“看来,你没什么事情!”

    “大概只是盯电脑时间久了,不过,你这样子,你也生病了吗?”彭凯有些紧张,扎着针的那只手更是不知道怎么放了。

    海洋插了一句嘴:“你都没看我和李旭?这么大俩活人呢。我快1米87了。李旭个子低也有一米7多呢。”

    “对不起。谢谢你们俩来看我。”彭凯忙道歉。

    白雪鼓起勇气,提起了项链的事情:“我前几天把项链借给了别人,然后她给丢了。谢谢你帮我捡回来。”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彭凯听到项链是借出去的,松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头没那么疼了,大概明天就可以继续上课了。

    海洋和李旭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想撮合这对儿呗。

    于是,李旭说太晚了。还是先找地方住下再说,另外,白雪这身打扮明天回学校,绝对是校园夜谈的料。还是先得找几件衣服换一下才行。

    所以,医院附近先开了房,彭凯先休息。白雪呢,过去先照顾彭凯。李旭回家里把林欧的衣服拿几件过来。海洋明天还有工作,所以要先回家了。

    因为之前李旭和林欧就是在一起住了一晚上,才打开心结在一起的。所以李旭想再“故技重施”一把。

    彭凯不傻,他也猜测到李旭和海洋的想法。不过,他并没有拒绝。他一是怕白雪难堪,二也是想和白雪单独在一起聊聊天。他觉得,有些话,不如说清楚,免得再有什么误会。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悲剧可能就是,在自己没有资本和能力的时候,却遇到一个对他倾情,他也喜欢的女人。

    白雪有些紧张,她记得林欧曾经说过的话。她在想,彭凯会不会对她很温柔呢?

    李旭出手,自然酒店也是大床房。而且,还是浴室是透明玻璃的那种房间。

    去酒店的时候,服务生也有些好奇看着白雪。不过,每天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过来住宿,他们也并没有太多留意白雪。只是按规定,由了押金后,把门卡交到白雪手里。

    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白雪又问了彭凯几句关于自考专业课考试的情况,彭凯并不知道自己的成绩,不过,他觉得差不多应该是通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