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临兵  第二十四章 美人如玉

章节字数:3870  更新时间:11-06-27 17: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帐中垂帘一掀而落,子昊有些啼笑皆非,如此拙劣的借口,离司这丫头真是连一句谎话也不会说,无奈摇头,耳畔响起且兰的声音:“先前还好好的,伤口怎么会裂开呢?”遇上她温柔的目光,他淡淡笑了笑:“一时没留意。”

    且兰取了干净绷带半跪在他身边,小心地帮他褪下外衣。她在军中常亲自替受伤的将士们包扎伤口,这些事情驾轻就熟,子昊手臂下意识一僵,但随即恢复了自然。微微垂眸看向眼前女子,这七年来除了离司外,就连子娆都不会同他如此亲近,夜阑人静,灯火如画安然,女子柔软的指尖拂过肌肤,灯下剪影随之略略晃动,似水中涟漪,似风儿微漾。注视着那张柔美的容颜,心中忽有说不出的感觉慢慢洇开,合着唇边无声的低叹,恍如一点血色落上那月白丝衣,渐渐地,在纯净中渲出丝缕繁复的纹路。

    “好在血还没有凝结,否则就会……”正说着话,且兰手突然停了下来,原本轻松的神情被一丝惊诧取代,僵了片刻,才抬起头来,声音涩然,“我这一剑……竟然伤你这么重?”虽知浮翾剑锋利无比,虽知当时自己恨极用了全力,但真正看到这几乎贯透身体的伤口,仍是惊在当场。那是浮翾剑,随手挥出便足以断筋裂骨的上古神器,看这伤口的位置,只离要害部位不过数寸,剑气定然已伤到了他的心脉,难怪这些日子他看起来一直十分乏累,频繁的咳嗽总也止不住,即便是常人受了这样的伤也至少要静心调养数月才行,何况离司说过他的身子并不太好。

    且兰抚过伤口的手指冰凉,此时心中空白一片,竟不知在想些什么。子昊在她还没来得及注意前将衣袖一拂,恰好遮住了小臂上那些细密的伤口,淡道:“早便没事了,这本就是我欠你的。”看她还愣着不动,复又笑道,“怎么,不会是想要我就这么等下去吧?”

    且兰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替他换药止血,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直到处理完毕,才轻轻说了一句:“其实你并没有欠我什么。”

    子昊收回手:“王族有负于九夷族,举世皆知。”

    且兰摇头:“你做的是你必须做的事,而我……”

    子昊截住她的话:“三年来情势至此,怪不得你。”

    且兰收了伤药,沉默着帮他披好外衣,而后方道:“不知者不罪吗?但这一点承担后果的勇气,我还是有的。”

    子昊散拢衣襟,低头看她半晌,目光平淡而柔和:“且兰,你的族人所受的苦难,你家国的毁灭,你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甚至还有你母亲的生命,与这些相比,这一剑实在并不算什么。我说过,我做出的决定,该付出的代价我一定会付,我不喜欢和老天做不公平的交易。”

    且兰蹙眉道:“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上天造人造世,何曾真正公平过?”

    子昊一笑,道:“我倒觉得有,对我来说,天下诸事都公平得很。”

    且兰道:“我不信每件事情都是公平的,就像……就像你自己,”她抬头看他,迟疑了一下才道,“你一直痼疾缠身,难道不觉得自幼便要受这样的苦,是苍天对你太不公平吗?”

    “是吗?”子昊向来不愿和人谈论这个话题,此时却并不以为忤,只是淡然道,“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要得到什么,将付出什么,所得所失价值几何,我自己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别人眼中的看法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那只是他们所认为的得失公道罢了。”

    且兰在灯火下微微侧头,觉得他的话似乎无可辩驳,却又好像不合常理:“所以你认为这一剑很公平?”

    子昊道:“且兰,你不妨记住,我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我受你这一剑,只是用来交换我需要的而已。”看向且兰眼中骤然泛起的波动,笑意微深。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淡到冷酷,且兰在一瞬震动后却有暖意自心底升起。直觉在那无法触摸的真相之中他并未将她当作一个交易的对象,而是正告诉她更加真切的事实,教她如何在这乱世中求存求胜——那是,一种保护的姿态。

    这种感觉太过意外,透过长长的睫毛落下的阴影,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此时此刻,分明和他如此接近,却像面对一片莫测的渊海,广阔的海面似乎永远风平浪静,令人无从窥探那至深处究竟存在着怎样的世界,怎样的波涛激流。但越是如此,他越是吸引着她,越是让她感到亲近。

    是的,是亲近的感觉,令人可以完全放松的亲近。灯火之下那双眼眸,含一点儿淡倦的暖,温雅的柔,望过来时若有星辰幽光坠落,那样无边无垠的清静,似乎令人就此沉沦下去。落入了他的思绪,面对着他几近冷澈的清醒,一切心思都是多余,他只会淡淡看在眼中,了解但并不需要。

    “那么这一剑,你要交换的是什么?”她轻轻一扬眸,朦胧灯色在眉间落下清丽的光泽,冰肌玉骨,剔透的眼神。

    子昊唇边渲开淡笑:“我要你,和九夷族的忠诚。”

    且兰眸光轻轻闪耀,片刻之后,在他的注视下开口道:“你想不想知道刚才在我帐中,古秋同他们对今天晚宴的看法?”

    子昊缓缓向后靠去,含笑摇一摇头。

    “你以那般手段,将他们几人压得话都说不出一句,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

    子昊低低轻咳,再次摇头:“我只关心结果。”

    且兰又盯了他一会儿,一声轻叹,长身跪起,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托在掌心,而后笑容微肃,以诚敬的姿态双手举过头顶,俯身低下头去:“且兰此来,是代表所有九夷族人将月华灵石奉于主上,并在灵石之前盟誓,九夷族愿重新归服王族,为之生,为之战,为之存,为之亡。无论何时,无论何事,九夷族人将以生命遵从主上的一切决断,绝不背叛!”

    一字一句,重复了曾经古老的盟誓。她将灵石奉至他面前,连同九夷族未来的命运。灵石中传承自千百年前天地初开时神秘的力量,在她的真力催引下发出清明灵光,照亮四壁,营帐中一片清辉如水,净彩纷呈。

    九石出而天下一。

    灵石光芒映入东帝岑寂的眸中,明亮与暗沉交替,仿佛风云变幻,沧海桑田,落下千年光阴遥远的痕迹。

    天下之大,九域分立,无论王族如何尊贵,终究是九域、九族、九国、九王,所有纷争,由此而始。唯有天下一,同国政,同疆土,同君臣,方可减少各国对立带来的战争与杀伐,由分而合,由乱而治。

    子昊轻轻抬手覆上她的掌心,指尖相触,九幽玄通真气透出,月华石骤然光芒四射,与他腕上黑曜石交映生辉,一室流光璀璨。九幽玄通能将玄石的灵力发挥到极至,传说中九转玲珑石的秘密,便在于其中蕴藏的无尽的灵力,但究竟九石齐集会发生何等逆转天地的事情,其实连他也十分期待。

    光华落尽,收敛在指尖,月华灵石重归平淡。且兰微微松了口气,子昊闭目调息一会儿,“今后你和九夷族可有何打算?”

    且兰道:“我想率族人迁回故国旧地,不知你意下如何?”

    子昊抬头道:“为何?九夷故国一片荒乱,此时并不适合回去,洗马谷相对来说反而更好一些。”

    且兰道:“刚才和古秋同他们商量过,大家对目前形势各有些看法,几经斟酌,才有了这个打算,但你若不同意,那便作罢。”

    子昊抬手取了案前常备的帛卷:“是怎么想的?不妨说说看。”

    且兰被他手中的帛卷吸引,如此细致入微的王舆江山图,十分难得一见,也只有王族手中才会有。俯身细看,在图中找出九夷族故国的位置,指尖沿夕水向北移去,道:“是这样,你看,九夷故土虽然地域不算广阔,但从地理位置来说,与昔、昭两国正好连成一道拱卫帝都的防线,这三年战争下来,九夷族的国土有小半沦为残城荒野,但更多地方却落入了楚国的掌控……”

    子昊突然问道:“这是否是你当初去楚国借兵的条件之一?”

    且兰沉默了一下:“话虽不曾这么说,但其实我和皇非都清楚这个结果。即便能够抗击王族大军,九夷族也根本无力保守国土,楚国插手乃势之所趋。而对于楚国来说,这便是打开了面向王域的前线,他们可以随时发兵入境,只要皇非心有此意。”她看向子昊,子昊微一抬头:“说下去。”

    且兰道:“你发了那道罪己诏,兵不血刃平定战争,让楚国也碍于仁义之辞暂时放弃了进一步的军事举动,为王族争取了有利的时间,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重建王域南面防线,否则楚国便会是王域最大的威胁。以皇非用兵之利,他可以随时进攻帝都,想要阻拦烈风骑并非易事。虽然我相信以你之能加上终始山中的兵力完全可以和烈风骑抗衡,但也极可能是两败俱伤,从而使你和皇非一直都费尽心机牵制着的穆、宣两国有机可趁,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天下混战,我想,这应该不是你想要的局面。”

    子昊淡淡道:“继续。”

    且兰道:“我不敢保证楚国一定肯归还到手的城池,但如果你以王族的名义发布诏书,明令九夷族重新建国,皇非或许不会与我为难,至少他不会料到,九夷族会重新归服王族,而且不管怎么说,我和他毕竟还有些师兄妹的情分。”

    “你与皇非这对师兄妹似乎有些与众不同。”一句波澜不惊的问话,切中的却是看似无关紧要的重点。

    且兰无声低叹,复又一笑:“对我来说,是先有皇非这个师兄,而后才拜入师父门下。师父对王族很有偏见,他花费半生心血教出皇非这样一个出色的徒弟,最大的目的便是与王族作对,其实就连收我这个弟子也是一样,所以楚国对王域的威胁不容忽视。”

    仲晏子,子程王叔,皇非,楚国。看来若有机会,还是得和王叔好好聊上一聊才行。子昊随手轻挑那银盏中的灯芯,灯焰在他掌心摇曳一暗,忽又亮起,映得那张淡漠的面容越发幽邃,唇角丝缕薄笑便显得有些深远:“事无绝对,最大的敌人也可能变成你最好的帮手。”

    且兰道:“何以见得?”

    子昊将仲晏子与王族的关系简单告之,但对往日宫中诸事只是一言带过,未加详述。纵如此,且兰还是吃惊不小,不曾想到其中竟有这样一番恩怨,低头沉思一会儿,说了一句特别的话:“皇非是个非常骄傲的人。”

    子昊道:“骄傲而又有资格骄傲的人,一般都很有野心。”

    且兰道:“所以有皇非在的楚国,也必然会有称霸的野心。”

    “那如他所愿便是。”子昊漫不经心地道,“但你的提议我同样接受,两日之后,帝都会颁下九夷族复国的诏书。”手边帛卷一展,已有的定计一一与她道来。两人谈到细处,浑然忘了时间,一盏明灯光影如玉,伴着女子轻柔的话语,浅浅丽影投落在近旁削瘦的肩头。静夜阑珊,不再见往日孤灯下独思无眠的寂寥,帐外星河璀璨,漫漫无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