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三十九章 沧海余生

章节字数:6043  更新时间:11-06-27 17: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非!”

    “砰”地一声重击,赫连侯府中结实的紫檀长案当场震裂,笔砚撞出飞砸在地上,旁边两人皆是一惊。白姝儿眼见赫连羿人正怒不可遏,也不便多说什么,斟酌劝道:“事已至此,侯爷还请节哀息怒,千万莫要气坏了身子。”

    赫连羿人拂案而起,怒道:“竖子小儿欺人太甚,老夫这便入宫请大王断个是非,看他皇非究竟想要做什么!”

    白姝儿急忙阻拦:“侯爷……侯爷请留步!皇非今日敢如此嚣张,必是早有所恃,楚王对他一向维护有加,御前理论恐怕无济于事。更何况,此番他算计得当,细想之下也挑不出什么不是,还请侯爷三思!”

    一旁的赫连闻人亦拦道:“兄长,白堂主言之有理。如今少原君府正等着看我们赫连家的笑话,此事无论闹上朝堂还是传出江湖都对我们更加不利。齐儿败在归离剑下,如今除掉夜玄殇才是首要,兄长切莫一时悲愤,反而误了大事。”

    赫连羿人双眉倒竖,狠狠道:“若无皇非撑腰,他夜玄殇一介质子,性命悬于人手,岂敢在我楚国张狂放肆!不除皇非,实难消我心头之恨!”

    白姝儿起身移步,近前道出一番主意:“侯爷且听姝儿一言,皇非此人心计深密,权倾朝野,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眼下咱们还是应当谨慎行事。侯爷莫要忘了,皇非身后有个做王后的姐姐,当年若非凭她美貌,少原君府也没那么快重掌朝政。如今听说宫中传出消息,王后如今有妊在身,我手下现有几个绝色女子,侯爷不妨设法送她们入宫,先趁此机会消减王后的恩宠,更可施些小小的手段,令她无法诞下储君。否则,即便二公子能够回国,对侯爷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赫连羿人震怒之后,在白姝儿媚软的话语中逐渐冷静下来,踱回案前,阴着脸沉思不语。白姝儿柔声再进一言:“那日在画舫上,我曾听到皇非和姬沧的谈话。江湖上传言非虚,姬沧对皇非别有心意,甚至不惜以《冶子秘录》加以笼络,他们之间必有不寻常的关系。侯爷试想一下,有什么比通敌叛国的罪名更加有力?若能抓到皇非这个把柄,恐怕第一个要杀他的便是楚王!”

    赫连羿人抬眼道:“皇非现在对你迷恋得很,你可有什么法子,探到他府中机密?”

    白姝儿低声娇笑,眉目艳冶:“侯爷莫要这么心急,少原君府的防范毕竟不同于别处,且再给姝儿些时间,好戏不怕等。”

    这一番烟视媚行,真真荡人神魂,就连赫连羿人亦有些心猿意马,在她成熟饱满的丰胸之前狠狠盯了一眼,想起皇非对这艳姬的宠爱,继而目中射出阴冷的光,“皇非,我本未想与他斗个你死我活,如今可莫怪我翻脸无情!”

    “皇非,皇非!”楚宫上阳殿,两排镂银七彩水晶灯流照玉阶,在含夕公主绛云一般随风飘舞的裙裾上投下灵动丽影,她连跑带跳地冲出殿外,招手道,“你快点嘛!这么久才来,等得人急死了!”

    因是私事入宫,皇非未着朝服,只一身玉白蛟纹锦衫,外罩朱红披风,形容潇洒,到了殿外略一扬手,侍卫们退留在廊前,“我才刚刚得空,你就一连派了几个人去催,什么事急成这样?”

    含夕背着手站在门口:“慢吞吞的,人家等你下棋啊!”

    “嗯?”皇非奇道,“上次在中宫连输了几盘,不是咬牙说再也不和我下棋了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含夕不服气地扬头:“难道我永远输给你吗?喂,你这两天干嘛去了?到处都不见人影,害得我好找!”

    整个楚国,怕也只有含夕公主敢拿少原君这般质问,皇非却纵容地一笑:“昨日昔国公子苏陵入楚,带来千匹上等的战马,我自然要亲自相陪,明天一早还要同他入宫见驾,今晚偏偏还被你抓来下棋,你怎就半刻也不让我得闲?”伺候含夕的侍女们听得偷笑,见他两人入殿来,纷纷敛衣拜下,却又都忍不住悄眼觑着皇非,一个个粉面飞红,含羞带娇。

    皇非丢下披风笑着吩咐:“去把你们公主藏的梅子茶拿来尝尝!”

    “是,公子!”一群侍女七嘴八舌地应着,早有两人赶上前服侍,替他们打起纱帘,挑亮明灯。含夕指着玉案道:“快来,看我这盘棋怎样?”

    皇非闲步至案前,一方紫玉嵌金丝雕花棋盘,满盘水晶棋子映着四周几盏琉璃华灯星星点点错错落落,说不出的晶莹明美,赏心悦目。这棋盘乃是含夕觉着好看,硬从少原君府赖了来的,皇非熟悉得很,此时一见之下,却颇为诧异地挑了挑眉梢。

    上阳殿的掌仪侍女拢月原是楚王后身边女吏,如今奉命随侍含夕公主,待着侍女们将新制的梅子茶并几样精致细点奉上,便站在近旁观棋,却不料只看了几眼,忽然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不由“哎哟”一声以手撑额,身子摇摇欲坠。

    皇非眼疾手快,及时将人接住,试了试她脉搏,笑道:“拢月,这棋你可看不得。”说着手掌贴上拢月背心,便将一道充沛的真气渡了过去。拢月晕眩稍减,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躺在皇非怀中,顿时满面生霞,待要挣扎着起身,却浑身绵软连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

    皇非眼见她又羞又喜的模样,俯身笑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拢月无力地靠着他的肩膀,只是不敢抬头看他,小声道:“我刚刚……看那棋局,一下子就觉得头晕目眩……”

    那棋局异常古怪,金光玉影下颗颗分明,却一瞬间变得错综起伏,似是天地深处茫茫一片沧海,深无底,杳无岸,一漩漩暗流汹涌激荡,夹杂着明明灭灭奇异的光影,一时闪烁,一时洄转,直令人眼目俱花,心神虚脱。拢月心有余悸,闭了眼睛微微喘息,却被皇非这么抱着,不由得心跳如潮,面烧似火,倒更加晕眩无力了。

    含夕见她脸红得厉害,奇道:“怎么看棋也会头晕,我看了这么久,也没觉得啊?”

    皇非见识广博,自非含夕所能及,命人扶了拢月下去休息,方道:“这是一局通幽棋。你心中知晓棋局变化,又曾修习摄虚夺心术,自然无碍,拢月不谙武功,却如何支持得住?”说着目光往棋盘上一带。

    据《沧桑谱》所载,八百年前,白帝曾在惊云山凌虚峰设通幽之棋对战召皇朱襄,百日十局,召三界鬼神相助,朱襄一平九负,大败而归,自此立誓以东海十三仙城侍奉中央白帝,成就九域格局。据说这十局绝棋应天生地成之数,一步一洞天,一劫一春秋,方寸虚实尽可藏天纳海。眼前棋局虽不像传说中那么诡异,却暗藏九宫,以天元之子御八方神数,处处变幻莫测,下棋者若内力稍有不济,便会为局中幻象所侵,心驰神乱,最后便只有弃子认输的份。

    皇非知道含夕日前去了子娆那里,通幽棋谱早已失传,数百年无人得见,若这世上还有一处可能留存,那便是帝都王城了。

    眼前飘过一双曼媚清娆的笑眸,每次相见,那女子心思百变计谋层出,假他之手振威天下、翻弄诸国,如今设下这珑玲妙局,又要和他打什么机锋,试他的武功定力吗?心底里不由漾出几分趣味,隐隐笑道:“这局棋是子娆教你的吧?”

    含夕才不在乎棋局是不是另有玄机,只一心想要赢他:“问这么多,你若解不了,便快些认输。”

    皇非便一笑,漫不经心:“执黑执白?”

    含夕将棋盒推过来:“自然是我执白设局,你执黑应手了。”

    皇非点头,拈一枚黑子略加斟酌,抬手点入局中。含夕见他落子,急忙去看,忍不住讶道:“艮四五,你果真在此落子?”

    皇非抬手取茶来饮,随口问:“怎么?”

    含夕笑眸灵动:“早知道你会如此。”说着执子在他下方打入,“而且啊,我还知道你下一步怎么走!”

    皇非见她不假思索,似是早有对策,却不信她真能料自己棋路,凝神沉思片刻,再落一子。含夕“嘻”地一笑,即刻应对。这一手棋连消带打,巧妙无比,皇非倒真忍不住看她一眼,含夕挑眸相望:“你第一步棋取艮宫生门,其实是惑敌之计,并非本意,这一步才是真正目的,想要攻我左营,我说的是也不是?”

    皇非目中略见诧异,唇角微笑却从容:“是这个道理,听起来倒真似料中了我的心思。”

    “那当然了,”含夕下颌微抬,“不过猜你几步棋,何难之有?”

    皇非收手笑道:“这么说我倒好奇了,你不妨猜猜我下一子将落何处?”

    含夕刚要说出子昊教她的棋路,突然转念:“空口无凭,我说对了你也可以赖,咱们写下来对照。”一迭声命人去取笔墨。

    皇非笑着摇了摇头,依旧不急不忙地品茶。待含夕转身写完了棋位,他才将袖一拂,一手仍端着茶盏,一手便就着侍女捧起的玉盘随意提笔书下几个字。含夕上前一看,顿时拍手笑道:“坎三六位,果然被我猜中了!”展开自己的字条,抢了一枚黑子替他放入棋盘,“不过你这步棋虽妙,却是百密一疏,这棋局中盘可藏有一处厉害的天劫!”

    皇非看清棋盘变化,神情蓦然震动:“九星反吟!”

    含夕开心道:“怎样?九星反吟,万事俱休,这下认输了吧!”

    整盘棋子仿如亘古星空,苍茫闪耀,一道星阵盘踞当空,点点光芒之下,似要将眼前空间化作无穷的虚空。心中奇景一闪而逝,皇非忽然抬头:“这棋并不是子娆教你的。”

    含夕连连占先,正自得意,不由脱口而出:“谁说是子娆姐姐教的了?都是你自己瞎猜,这个啊,是子娆姐姐的哥哥教我的!”

    皇非剑眉一扬,眸心瞬间精光闪掠,几如寒星耀日。好一局幻象丛生的通幽棋!虚藏实,实入虚,东帝子昊,竟能够步步料他棋路,分毫不差。他心中凛然,灯下俊面若水,却是静无表情,片刻之后,突然起身向外走去。

    含夕愣了一愣,追出去道:“喂!输了棋也不用这样吧,怎么说走就走?”却见皇非在大殿之前停步,负手仰望夜空,朗朗俊目遥映天星,一片深思之色。约过了半盏茶时分,他唇角向上一牵,露出素来不变,一抹自信无比的笑容,转身道:“九星反吟,乃是虚中藏虚之局,天盘加临地盘兑宫,八门无主,因此虚藏封闭,天地归无,但却并非不得解。含夕,我下一子落坎宫休门主位,你不妨仔细思量,三日之后,我来问你应对之策。”

    “坎宫休门吗?皇非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想出这一步棋,看来盛誉之下,名副其实啊。”

    一连两日细雨连绵,终见云霁天开,半山崖上落花缤纷,乱红轻舞,子昊和含夕自高处循路而下,点点花雨不时掠过他身上飘扬的披风,于那苍白容色之中,平添几分隽雅风流。

    含夕跟在他身边,边走边道:“整整下了两天雨,我闷在宫里想了两天,也没什么好法子。皇非说给我三天时间,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

    子昊踏一地落红徐步前行,望见竹林转过温泉池,再向里去便是两间半遮于碧影清荫下的雅室。室中燃着一炉白檀香,在雨后的清新中渲开沉静的气息,缭绕于案旁琴侧。他招手让含夕入内,站在竹席前取过一枚白子,低头静思片刻,放入棋盘:“坎水属阴,休门主位虽可化九星反吟之劫,却也受其压制,难以扬兵攻伐,否则落吉为凶,再难挽回。皇非现在只能按兵不动,你在中宫应他一子便是。”

    含夕上前看去,案上正是日前那局棋,连着皇非的破解也在其中,只是他这一步既不攻也不守,着实平淡得紧,不由问道:“就这样吗?”

    “如此足矣。”子昊淡淡道。含夕端详了好一会儿,问道:“那皇非下一步又会怎么走?”

    子昊坐下来,微笑着摇了摇头。含夕不解道:“之前皇非那三步棋你都说得准确无误,怎么现在却又猜不到了?”

    子昊目视棋局:“先前我能猜到皇非的棋路,是以有心算无心,现在他已有意提防,便不好说了。”

    以有心算无心,却也是知其性,明其道,料其先。上次那局棋黑子被困重围,想要脱困,其实有两条活路。弈棋之道,兵法之谋,皇非少年领兵,身经百战,一向善用奇兵诱敌,声东击西,在棋盘上也必然剑走偏锋,舍弃中规中矩的那条路,那第一步棋他就只有艮四五位可取。

    而接下来教给含夕的应对,其实是兵行险招,争先之举,目的是在艮、坎、干三宫同时挑起兵锋,造成急于围攻的局面。九宫之内,坎宫受水德之正气,利主兵戈征伐,黑子唯有在坎三六位上点入,才能消此攻势,并同时对左右构成威胁,无论怎样计算,这都是获益最大的一步棋。

    皇非善谋,用兵行事滴水不漏,往往能于决断间一举数得,以他的棋力,必然取中这最为有利的一点。只是这一点,却也不偏不倚,正是九星反吟阵盘形成的关键一步。同样的传承与渊源,通幽棋与九转珑玲阵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布置得当,可借对弈者一点求胜之心,衍生万千幻象。但那样的幻象并不足以困扰皇非,不能,亦不必,只要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对局中这一玄机掉以轻心,便已足够。

    他会认为棋局出自子娆之手,从一开始这小小的误会便在算计之中,做了万无一失的预见,而用那两步棋抢先进攻,更是会让对手认定这想法。皇非恃才自傲,连续三步棋落在下风,只因太过大意,只有最后一步才是严阵以待,那么这一局棋,他想必也已经猜透了其中隐喻——

    一切都如这棋局,从一开始调兵、布局、进退、成势,主动权在于王族在于东帝,入楚医病,只不过是有益而可行的一步,并非是受制于人,不得已而为之。

    少原君虽威凌九域,也是楚王之臣,而楚王,乃是天子分封的诸侯。高下自有分,尊卑不可乱,逐鹿问鼎,兵叩金阙,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样的事,并不是东帝所允许的。

    锋芒无双的少原君,恐怕并非一盘棋便能压制,但敲山震虎的目的应该也达到了吧。子昊转头望向窗外清静的竹林,日光一耀,那丝锋藏于笑容之下的傲气在深远的眸色中闪过淡淡微芒。

    “真的猜不到了吗?”含夕失望地拨弄棋子,发出清脆地碰撞之声。子昊略加思忖,“也不是不行,不过略费些精神罢了。这样吧,我再告诉你三步棋,不出意外,皇非的棋路该在其中,你依次记住应对的法子,那便每次都可压他一步。”

    猜出对方三步棋,再想出三步应对,一子之差,乾坤之别,这几步中必要考虑全局不同的变动,斟酌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一而三,三而九,九而千百,变幻无穷,面对皇非这样的对手,若要做到万无一失,步步为先,岂是一般心力所能及。

    含夕先是欣然叫好,但突然又丢下棋子,说道:“还是不要了,下棋其实也不好玩,太费神了。对了,我给你带了一对上好的晴山玉芝来,刚刚交给了离司,不知道合不合你用。还有这个,”她从袖中取出一小包东西,“这是用浮罗果做成的蜜饯,甜而不腻,味道很好,以后你喝药的时候含一颗,就不会觉得那么苦了。”停了一停,似乎还有话想说,却又犹豫不决,一只手绞着衣带上的玉环坠饰,暗暗觑着他,忽然粉面盈霞,最终还是将话藏在了心里。

    子昊笑容浅淡如旧,黑沉沉的眸中有种波澜不惊的平和。直到她将蜜饯递到他手里,他眼底才轻微一波,似是暖风间细碎的竹荫洒落,冰潭漾起春水,冷雪染上温柔。他望着含夕,微微笑道:“我既答应了教你下棋,便不会让你被皇非难住。再说了,我还要多谢你的蛇胆,那烛九阴原是你驯养的灵物,却因我而伤了性命。”

    含夕急忙道:“没关系的,早知道子娆姐姐是为了给你治病,我……我就让白龙儿不要反抗了。”

    子昊似是对此颇感兴趣,随口问她烛九阴的事。含夕便跪坐在他身旁,一边逗雪战玩耍,一边从头到尾将魍魉谷中那番激斗说给他听。

    席前盈香,娇语如莺,子昊闲靠案几,袖着那灵石串珠在手中徐徐把玩,眼中渐渐覆上了光阴漫漫的浅影。魍魉谷的事之前也不是没有问过,但子娆语焉不详,明显的回避,如今将她这一路凶险听得切实,心中滋味难言,但面上却只一径儿清淡,直到听说夜玄殇受伤后却要子娆先行离岛时,才抬头问了一句:“他说什么?”

    含夕道:“他说白龙儿是他杀的,和子娆姐姐无关。不过师伯早看出他受了伤,原来他先前为救子娆姐姐硬受了戾鹤一击,又因我的摄虚夺心术激发了伤势,那时只是用闭穴之法强行压制着罢了。”

    “哦。”子昊淡淡应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再作声,继续听她讲下去。

    待含夕走了,他起身驻足窗畔,负手在后,黑曜石幽深的光泽沉于指间,静若暗夜,而他眼中亦是这般可以吸噬一切的深邃。窗外竹影潇潇,庭院阒然,仍有几分雨意微凉,偶然落花逐风飘过,轻红淡淡,映入那双寂静的眸子,只一转,消泯无痕。他也不知想些什么,只看着竹林出神,过了些时候,举步向外走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