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四十章 李代桃僵

章节字数:5303  更新时间:11-06-27 17: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前面精舍中,苏陵已来了有些时候,正和子娆说话,一身蓝衫俊逸儒雅,风采不减昔日。见子昊带了离司进来,立刻上前拜见,“主人。”

    子昊摆摆手要他不必多礼,随口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苏陵回道:“所有战马已分三批安然抵达楚国,这次精选过的千匹良驹也尽数送入了烈风骑军中,一切都已布置妥当,请主人放心。”

    子昊微一颔首,虽然子娆并未明说,他却也料得出她拿昔国的战马和皇非交换了什么,既是她做出的承诺,他就不会以加反对。局势依旧在掌握之中向前发展,小小偏差只需顺势而为,便能成为想要的结果,何况办事的是苏陵。转身落座,他却发现苏陵仍旧跪着回话,一直不曾起来,“这是干什么?”

    苏陵低着头道:“臣前些时候胆大妄为,今天特来向主上请罪。”

    子昊目光在他身上一顿,转而了然,看了看旁边子娆:“你们两个算计我之前,不是早就商量好了怎么应付,如今还请什么罪?”

    子娆不说话,只在旁抿着嘴笑。苏陵道:“属下……不敢应付主上。”

    子昊接过离司递来的茶,抿了一小口,半晌未语,再开口时只是随意抬了抬手,问道:“跟来的那两个驭奴,可靠吗?”

    清冷广袖在案前一落,屋中几人都觉意外,原以为他纵然不罚苏陵,至少会略作饬责,以儆效尤,谁知竟是这般轻轻揭过。苏陵俊面之上微露怔愕,心头却有中温热的滋味涌起,君臣多年,这抬手间一份信任、一份体谅,何其珍贵难得。亦不再推辞谢罪,起身道:“他们是我府中自幼豢养的家奴,忠诚方面没有问题。”

    “嗯。”子昊抬眸示意他落座,谈话中已全然是其他正事,“无余那边情况如何?”

    提起靳无余,苏陵目光似是一亮,道:“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众将士竟无一不服他,可见他带兵确有一套,应该说在我之上。终始山有他在,我们无后顾之忧。”

    子昊道:“各取所长而已,你能做的事情,他做不了。子娆,你信不信,假以时日,靳无余会是我朝第二个文简?”

    他突然转头问了一句,子娆修眉微挑,笑道:“这样说的话,苏陵便是第二个昭公了?”

    子昊对她点了点头:“不错,内用苏陵,外用靳无余,日后军国大任,可以放心为之。”

    子娆掠他一眼,眉目细细,紧接上一句:“虽有此二人,你也别想偷懒。”说着将案上两张湘妃色细笺请帖递来,“给你,三日后楚王在乐瑶宫为含夕举行及笄典礼,含夕要我帮忙问问你,那天肯不肯前去观礼?”

    子昊接过帖子,其上娟娟展开半面桃花,软金为枝玉做叶,衬着一层精细银纱,栩栩别致,入手沉甸甸的分量使人不难估测这帖子之贵重,“含夕的及笄典礼吗?她怎么方才不说,倒来问你。”

    子娆唇畔别蕴笑意:“小女儿家害羞,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心里七上八下的,又担心你嫌大典喧闹,又怕影响了你休息,帖子揣在怀里斟来酌去,最后还是送到我这儿来了。”

    子昊低头浏览帖子内容,闻言淡淡笑了一笑:“楚王对含夕宠爱有加,如此费心为她考虑。”他将那价值不菲的请帖放下,“替我转告含夕,就说到时候我一定前去观礼。”

    目光虽离开了帖子,心思却仍在其上。那一枝灼灼桃花,娇贵可比珠玉,于大楚凌驾九域的煌盛国威之上灿然盛开,如何不是天下才俊竞逐的目标?国与族,君与王,连横合纵,敌对交好,可以取决于太多的因素。而最直接、最关键的却是联姻——那是诸国势力无可避免,借此达到最大获利,不变的手段。

    对于夜玄殇斩杀赫连齐一事,子昊其实早有更深一层的推测,只是一直未得证实。

    不久前楚王曾以少原君为借口拒绝了赫连齐与含夕的婚事,及赫连齐为夜玄殇所杀,楚王虽曾降旨抚恤,但并未对任何人加以追究。现在想来,当时皇非的举动固然是对帝都的回应,却也未必不是借刀杀人,以免赫连家在此事上又生枝节。含夕公主,楚王唯一的胞妹所将嫁的,只能是给楚国,或者说给少原君府带来最大利益的人。

    皇非在看,楚王在看,他也在看,他在楚国的布局需要皇非,而皇非也同样需要借此外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局棋,终究谁是谁的兵将,谁是谁的盟友,尚未分明。也或许,永远都不会分明。

    隔着半室明光,子娆看到案旁素白广袖之下,那串幽净的黑曜石一颗一颗,无声无息地在子昊指间转落。她很熟悉他这样的动作,每当心中有事情需要斟酌的时候,或是将要做出一些重要的决断之前,他便会下意识地把玩这串珠。

    “若那日你能到场,无论见不见其他人,楚国这次都是白费心思了。”

    子昊侧首,目光在她隐约的笑容中掠过,微风一样浅淡,转而无痕,“离司,叫商容来。”

    离司立刻出去传话,子昊于座中阖眸静思,不一会儿听得脚步声进来,便淡淡吩咐:“穆国既然已有位公子人在上郢,三天后含夕公主的及笄典礼,太子御便没必要出席了。”

    商容闻声知意,躬身道:“老奴明白,这就派人去办。”

    “传令昭公,让他以帝都名义降旨贺含夕公主及笄,赐她长公主封号,顺便晋封楚王。”

    “是。”

    “还有,”子昊睁开眼睛,声音有条不紊,“即刻晋封且兰公主为九夷国女王,赐九夷族封地五百里,城池三座,三日之内将这旨意颁布天下。”

    “是。”商容领命之后,抬头问道,“主人,九夷国地处昭、昔、楚三国与王域之中心,四面环围,似乎已无地可封,请主人再加明示,老奴也好告知昭公清楚拟旨。”

    子昊道:“息川之南王域所属,尽可封之。”

    此言一出,身旁诸人都略有些吃惊,五百里封地虽是不小的恩赏,却也说得过去,但将王域之地分封候国,却是从无如此先例。苏陵方要开口,忽然想起些什么,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一抬眼,见九公主红唇淡挑,似笑非笑,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

    苏陵他们走后,子昊一直默然沉思,许久抬头道:“子娆,记得你说过,王叔和樵枯道长住在少原君府一处别苑。”

    子娆微微侧首:“你要见王叔的话,最好不过三天后大典之时,只要让含夕稍作安排便可,特地拜会,倒落在有心人眼中了。”

    子昊眸中泛起笑意,轻亮的光影底下淡淡闪过:“你比我想得周到些。”

    含夕及笄之典,诸国俊彦云集楚都,其中却特邀了一位且兰公主。三年九夷之战,真真假假师兄妹的情分,皇非与且兰是否曾有其他特殊的约定,关系到数方平衡,不得不加以确定。最清楚此事的莫过于王叔,能够加以左右的也是王叔,他这时候亲自走一趟,自是理所当然。

    人既已在此,他就不会给楚国任何与他国联盟的机会,因此看重含夕,因此册封且兰,因此要与王叔深谈细聊。子娆一双清眸晶莹剔透,似要看到他心尖上,笑问着他:“五百里王域,算是封赏呢,还是问聘之礼?”

    子昊手中的灵石串珠微微一顿,幽深的眼中漫过浮云般微妙的情绪。

    乍听此言,近旁离司又惊又喜,主人……难道是决定要娶且兰公主了吗?原先苏公子的估计竟是没错呢!欣喜之中,却见主人面色如常,一片心绪不露的静漠,只是目光落在公主眼中,隐隐带出些深意:“我去见王叔固然是因且兰,但还有另外一事,便是亲自向王叔道声谢。”

    子娆倒不解了:“道谢?为何?”

    子昊看住她:“谢他在魍魉谷中及时出手相助,否则,你怕不还要再领教一下樵枯道长的厉害。”

    子娆怔住,心念飘转,便知他已将魍魉谷中诸般惊险都在含夕那儿问了个明白。原想避重就轻拖延一时,过段时间他说不定便忘了,却还是小觑了他的耐心和记忆力。他知她不会说,所以并不追问,他更知事情不是她同夜玄殇入谷遇上含夕找到烛九阴,再因王叔和樵枯道长的交情取到蛇胆这么简单,所以未弄清实情,也从未发作过。一抬眼,只见他唇角笑容收敛,目光沉沉扫来。在他一动不动的注视下,两弯密密羽睫细细微微地颤了一颤,她垂了眸,站起身,袅袅然对着面前神色清漠的男子低头,屈膝而下,一字一句都说得柔顺:“子娆知错,请王兄责罚,子娆以后再也不敢了。”

    莹莹晶眸里藏着一点流光灵动,这一拜,离司明显看到主人唇角微微一搐,似是想说什么,生生又忍住。

    知她向来肆无忌惮,魍魉谷这样的险地如今能去,往后就也敢做出别的危险的事,原想借机责她一番,以防将来真有不测,此时却自无言。只因话到嘴边,想不出该责她什么,她这般低眉认错,却又究竟错在何处?

    心有所求,必有所患。

    他看得到结果,生死从容,将一切算定谋定此身无畏,却只怕有那么一天,她所求所愿,毕竟伤痛。

    欲要护,偏偏无从护起,江山天下,护得了人,却如何护得那颗凝雪透冰玲珑心?

    胸口窒痛未及防范,一声咳嗽冲口而出。子娆蓦地抬头,见他脸色发白,只道他是真的动了怒,慌忙道:“子昊,真的是我错,你别……”

    话音未落,子昊一合目,抬手止住她。睁开眼时,只淡淡道了几个字:“下不为例。”起身而去。

    少原君府,重门朱墙灯如火,照见雕楼华台,殿宇连绵,堂皇不似人间。

    一辆华贵的马车稳稳停下,善歧在侧翻身下马,上前请道:“姑娘,可以下车了。”

    绣帘掀动,玉指如葱,精美的凤蝶穿花垂玉步摇颤悠悠轻晃在乌发之侧,款款动人,车中美人移步,袅娜而下,扶了小鬟的手对一路护送的侍卫们转眸流笑,往府中媚行而去。

    每每奉命行事,善歧已是不止一次去半月阁接这美姬入府,如今走在她身畔,一阵阵似花非花,似露非露的幽香飘过君府美苑月下长廊,有意无意荡漾在鼻尖眼底,仍叫人一时心猿意马。

    穿花拂帘,半弯新月照见媚影扶疏,白姝儿对皇非起居之处极是熟悉,人未入内,笑语已娇软传至:“好香的酒气,公子今夜怎么这么有雅兴,得了什么好酒要姝儿来陪?”

    室中一张宽大舒适的雕花香榻,皇非手把晶盏斜靠其上,一身锦丝单衣雪色流逸,如玉如月的料子衬着金丝玉带随意束起的黑发,不输王服缨冠的风华。听得白姝儿进来,目光未离开面前的棋盘,一枚棋子“嗒”地落入局中,懒懒笑道:“来得这般迟,先罚酒三杯再说。”

    白姝儿媚婉抬眸,忽而见到两旁站着执壶捧杯的女子,面色隐约一变,却立刻转出笑容:“三杯酒下去,姝儿便要醉得不省人事了,岂不扫了公子的兴?不如先让姝儿替公子斟酒赔罪。”抬手自旁取了玉壶,目光掠去,“哟!公子府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这容貌身段,可真真招人怜爱呢!”

    皇非一抬头,伸手揽了她过来:“紫衣的叫拢月,原是宫中女吏,本君喜欢她害羞时的模样,昨日向王后讨了入府。绛衣的叫召玉,却是大王赐下的,原本还有一人,不过回来路上凑巧被左营禹将军看中了,本君欠禹将军一顿酒忘了还,只好忍痛割爱。”

    白姝儿陪他饮一杯酒,眼角斜斜扫向两个女子,含嗔流怨地道:“怪不得公子一连几日都不去半月阁,原来家中另有了新欢。”

    皇非低头看她,兴味十足:“新欢不如旧爱,来,帮我看看这盘棋。”

    白姝儿就势偎在他身旁,端详那棋局,看来看去,却只摇头:“楚都谁人不知公子棋艺非凡,姝儿哪有能耐解公子的局?公子莫要难为人家了。”

    皇非目光在她脸上一转,悠然以指叩案:“此番你可猜错了,这棋局是别人设了要我解的,很有些意思。我是在想,就此赶尽杀绝呢,还是再玩几手解解闷,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白姝儿将眼梢媚媚地掠他,软语动人:“要姝儿说,怎么都一样,反正都逃不出公子的手心嘛!”

    皇非仰首而笑:“哈哈,说得好!”此时忽听外面善歧禀道:“公子,北边来信。”

    “拿进来吧。”皇非松开怀中之人,白姝儿迅速和侍立在旁的召玉对视一眼,目含疑问,却碍于屋里还有拢月在,一时不方便说话。透过锦绣画屏只见皇非接过善歧奉上的一卷密信,拆看之后转身进来,随手放在书案上,就着砚中香墨抽纸润笔,三言两语写罢回信,重新封在密卷中。“即刻送回,不得有误。”

    善歧领命而去,皇非挥手令拢月和召玉一并退出,步至榻前,含笑打量灯下的白姝儿:“酒色新霞上玉肌,几日不见,越发迷人了。”

    白姝儿软袖一飘,一双玉臂水蛇般缠住他脖颈,盈烟锁媚的眼中春色横生:“比你新得的人儿怎样?”

    “你说呢?”酒盏掷开,皇非反手拥她在榻,半醉半醒的目光,却似一眼便看尽那轻绢薄纱里诱人的妖曼,柔软的蛇腰纠缠上来,女子细细娇喘,恰到好处地迎合、辗转、挑逗……

    锦帐飘垂,金灯玉影照画屏,一室暖浪,云雨浮香。

    “公子。”白姝儿柔若无骨地依在皇非肩头,皇非微阖着眼靠于枕上,抚弄着她滑腻的香肩,丝衣半敞,更衬得姿容风流。

    “唔。”

    “听说西山寺有两株异种雪昙,每逢朔月花开,香怡灵台,美奂绝伦。姝儿一直想去观赏,却都没有机会。”

    但凡得尽欢爱,女人总会适时提出些小小的要求,皇非唇边飘出笑意,懒怠抬眸:“这有何难?你若喜欢,明日我便命西山寺主持将那两盆花送去半月阁。”

    “公子!”白姝儿急急嗔道,“雪昙花乃是佛前圣品,姝儿哪敢如此亵渎,但求一观足矣。只是夜黑路远,总难成行,不知今晚公子可有兴致?”

    妙目盈盈诱他,殷殷相待。皇非俊眸泛笑愈见深味,忽然扬声吩咐:“善歧,备车马,本君今晚陪白姑娘夜游西山寺。”

    府中御者侍卫一阵忙乱,片刻之后,白姝儿随少原君登车而去,临去前对随后侍奉恭送的召玉丢下了暗暗一瞥。

    金月如钩,花木影深。赫连侯府中灯火未熄,一道人影越过回廊,闪身入室。

    “侯爷!”

    赫连羿人抬头,看清来人面目,顿时起身:“是你!”

    灯影下,原在少原君府的侍女召玉一身夜行黑衣,身段窈窕纤美,曾受过特殊训练的微笑端雅中不失柔丽,举手投足别具风韵,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她看得无人,上前对赫连羿人拜下:“召玉恭喜侯爷!”

    赫连羿人皱眉道:“今日得知你和青屏两人被大王赐给了皇非,不能随侍君侧,本候正为此心忧,何喜之有?”

    召玉眼中荡过一笑,自怀中取出一折密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皇非生性风流,这次虽无意中破坏了我们原先的计划,使我和青屏无法接近大王,但堂主却棋高一着,侯爷看过这个,定会转忧为喜。”

    赫连羿人展信而阅,金纸墨书,笔锋峥嵘,上面赫然竟是宣王与少原君的密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