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六十二章 流光三世

章节字数:4018  更新时间:11-06-27 1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陵走后,子昊毕竟大病初愈,一日劳神,身子分外倦乏,饭也未用,早早便命人熄了灯火。离司侍奉主上歇下,只提一盏碧玉琉璃灯轻轻退出室外,却一抬头,竟见九公主人在廊下,衣袂沾露,似乎已来了有些时候。

    “公主。”离司低身一福,抬头看去,见她目光落向屋内,眼角一分温柔,依稀略带迟疑,稍顷,回身问道:“他……在吗?”

    离司愣了一刹,这些日子公主对主人始终避而不见,倒还是第一次这样问起,不由有些期冀:“主人刚刚服了药歇下,想必尚未睡着,公主要见主人?”

    碧光影里,子娆似乎低声说了句什么,未待离司听清,便又一笑:“也没什么事,莫要扰他了。”说罢轻轻拂袖,就这么转身去了。

    今年玄元之夜,恰逢烈风骑出战在即,少原君将代楚王在玄女神祠祭天封神,举行盛大的军典,楚都内外自比往年更加热闹。

    入夜之后,千里清江倒映万般星火,玄女神祠烟云缭绕,恍若仙界异境,由此绵延而至楚江两岸,宝马香车,川流不息,灯火光焰,照夜如昼。

    子娆随步人群之中,原本出来是想寻夜玄殇喝酒,但一到这繁华绚目的楚都,忽然又没了那份兴致,遂放弃了这念头,一时间却也不想折回山庄,就这样独自一人,于这熙熙攘攘的人流,烟云纷扰的红尘,不知该去何处,只觉世间空空荡荡,无依无凭。

    一道焰火在身边绽放,火树银花星如雨,流落玄衣云袖,寂寂消散了去。临岸江畔,不少妙龄女子正结伴放灯,典丽华美的楚服衬着轻纱娴静,隐隐笑语不断飘出,融入这晶光明焰喧哗之中。子娆驻足观看,细细凝思。依稀很久以前,王城之中也曾有过这样热闹的景象,但太久了,久得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天上人间灿灿的轻光,千万盏明灯逐水随波,一直照亮三千御苑、九重龙阁,瑶池琼宇如仙境,看得人目不转睛。

    亦曾有白衣的少年,清淡的笑眸,倒映在碧水幽波的光影下,伴她放那一盏小小银灯,温润神情,如同世间最美的光焰。

    此情此景常入梦,漫漫七年无光无声的梦境,回首时有一个人在那里,有一双稳定的手,指尖点燃轻盈的灯火,抬眸一笑,星辉如许,月如波。

    度仙桥畔,心焰盈盈,携了世间女子最为虔诚的祈愿,流转千生,流入每一次宿命的轮回。子娆微微噙笑,目送江流远去,一轮清月独照天边,在这半世繁华的边缘投下淡寂幽丽的身影。

    风吹落,星如雪。

    笑语欢声邀天舞,却一刻,思念如潮,涌上心头。

    她不由在桥上停步,便这时,心中忽有所觉,蓦然回首,隔了那纷纭人潮,隔了万树千星,骤然坠入一双熟悉的眼睛。

    灯火深处,有人静静独立,亦正含笑望来。

    雪衣如玉,清眸淡淡,却夺星月之华,漫天光雨、尘世喧嚣都似与他无关,他只看向白玉桥上独立众生之间的女子,用一种清静而安宁的目光,带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柔。

    芸芸众生,红尘千丈,她转身,便寻到了他。

    子娆不能转开目光,亦不能思考,只是怔怔地回望,明眸凝诧,于那寂静中光亮的一隅。直到他轻轻合眸,轻轻一笑,她才从那奇异的情绪中回过神来,逆了人流向他而去。

    流光阑珊,飘落她的衣袂,沉没他清雅的眸底,点染微亮的柔光。

    子娆被那清柔的注视笼住,眼中惊讶未褪,却又泛着丝丝欢喜,“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子昊低头,淡淡道:“想见你,便来了。”

    子娆轻抬眉睫,细细看他,他眉宇间清逸含笑的神情,似是透出些许罕见的轻松与闲暇。

    她贪恋他这样的笑容。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她便喜欢在那金碧辉煌的宫宴之上寻找他的眼睛,越过父王风流倜傥的笑语,越过母妃冷丽的姿容,千人万众间他总会在她目光停留的刹那抬眸,无心一笑。那短暂的瞬间仿佛一副完美的表情破开了轻微裂痕,露出冷淡与文雅之下掩藏的一丝真实。那感觉总令她奇异而欣喜,便像怀揣了一个珍贵的小小的秘密,深宫重殿间,只属于子昊和子娆,他和她,不为人知的秘密。

    千回百转,深浅心事,折进瞳心只是温柔:“夜里风寒,若有事我回去便是,你又何必特地入一趟楚都?”

    子昊看着她,淡笑道:“若你回去,有些东西就看不到了。”

    “是什么?”子娆抬眸询问。子昊笑而不语,眼中一点神秘,更加勾起她的好奇。

    这时,她听到后面人群发出惊讶的声音,诧异回头,但见遥遥楚江上游,隐约有一片灿烂夺目的亮光,正顺流而下,盈盈闪闪,渐渐展开在这无边的夜色中。

    比起寻常之人,子娆眼力自然要好上许多,此时已看清那竟是无数盏明亮的灯焰,轻轻“啊”了一声,不由自主向前迈去几步。

    子昊微笑随她前行,见她又愣愣停步,便牵了她的手,带她往桥上高处走去。

    江中万灯逐流,星星点点连成一片,映那水色如织,波光若玉,将这天上人间静静照亮,一直流向云霄,流入月华星辉。

    无尽星光,照此无垠灯海,无暇清焰,照此绚丽红尘。

    此时此刻灿烁的美景似入云梦幻境,子娆移不开眼,做不得声,任那流光美焰铺展天地,映亮了脸眸。而身旁一人,正静静凝视着她,万千灯火,在他漆黑的眸心轻轻浮泛,幽幽荡漾。

    一天一夜明亮的温暖,似乎要将此生此世的美好、灿烂与缠绵都燃尽在这相伴的一刻,那炫目光亮,竟刺得人不能再这样看下去。

    子娆闭目,只紧紧握住他的手,幽浓墨睫深处,莹澈的微光悄藏闪烁。

    普天之下,没有人比九公主更加了解东帝子昊。他一向并不喜喧闹,少年时便对父王那无休无止的射猎和游宴不以为是,常常借病避席;称帝后更是清静素简,就连长明宫侍奉之人都比先朝减半,若非逢遇大典,鲜有亲自参加。

    襄帝、凤后二十载,早已耗尽了八百年辉煌王朝最后的元气,传至如今东帝,他一肩担起的天下,只余灾荒战乱、满目疮痍。他的性情别人不懂,她懂;他的艰难天地不知,她知。而他却替她在这玄元之夜,在这千里清江之上燃放万盏明灯,纵此一夕风流,点亮她所厌倦的黑暗,照暖这清冷人间。

    或许,多年之前凤池畔,她曾无心回首,对他笑言,当无数光亮驱散黑暗的一刻,那天地之间的灿烂,是人世最美最美的景致。

    子娆怔怔扭头,想要说什么,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听他柔声问道:“回去是否可惜?”

    她留恋他眼中含笑的暖,轻声道:“是。不回去,一直这样多好呢。”

    子昊突然伸出手指,在她唇间轻轻一压:“若有心愿,今晚不是应该到玄女神祠去许吗?”

    子娆越发地愣愕,睁大了眼睛,半晌才懂得问他:“你,信这个?”

    子昊见她惊讶的模样,只觉得有趣,天地鬼神,信与不信,似乎并不影响在这样一个夜晚,他陪她去做一件令她欢喜的事。

    轻轻扬眉,问她要不要去,子娆慵媚弯眸,牵了他的手便雀跃举步。

    “快走,玄女神祠那边的祭祀就要开始了,我们去看看!”

    便在此时,所有人耳边忽听一声巨响,万众仰首,正见天际一道金光冲起,华焰如雨,在夜空正中绽开炫烈的光芒,猝不及防间,耀得人眼目欲花。

    紧接着四面八方无数焰光直冲天宇,一朵朵华美辉煌的烟花漫天盛开,惊人心魂而夺人神魄,霎时间整个上郢城亮如白昼,流光溢彩,倾照天地。

    如此霞彩盛焰,直逼星辉月色。灿金烂银炫如火,不断地冲起、绽放,若烈日之光,布满整个天空,一次比一次炫耀,一次比一次夺目。

    楚宫龙檐金顶、君府琉璃碧瓦,倾宇连城的尊贵,皆在这无尽华焰之中相映争辉,恍若一片金宫天阙,万千气象煌耀。玄女神祠那边祀典已然开始,楚都万人空城,皆来参加这一年一度,集家国戎祀于一体的重大活动。这气势逼天的焰火使得人潮如沸,便有一人之名,自庆典之始从千万人口中欢呼而出。

    少原君皇非,大楚之战神,九域无可匹敌之英雄,以强有力的姿态,执掌楚国军政大权的年轻元帅。

    当他亲自登上祭台主持大典,当烈风骑震烁军威展现于眼前,就像每一次出征,每一次凯旋,几乎所有的楚人都以无比崇敬之态,高呼其名。只因每个楚人都知道,并坚定地相信,因为有少原君在,楚国方为九域之强国;只要有少原君在,楚国亦必将如这争天华焰一般,长盛而不衰!

    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目光追随着祭台高处风神夺人的身影,这一夜玄女祠前,亦不知许下了多少女子如梦的心愿。

    “是皇非呢。”人群聚向玄女神祠,而使得桥上相对安静下来,子娆遥望那片近乎狂热的场面,略有感慨地道,“楚人知少原而不知其王,九域闻楚国而不闻帝都,威震天下的烈风骑,大楚战神之名,震耳欲聋啊!你说……如果有朝一日当面对上他,你有几分胜算?”

    子昊正注目于祭台前面那一片赤甲亮剑,不知是因焰光灯火,还是因这漫天星月,眼底不为人知的深静之处有着锋亮熠动的微光。

    展如鹰翼,聚如剑锋,万众如一,声威震天,百战之中磨砺而出的杀气,出生入死浴血激扬的豪情,足以沸腾任何男儿之血——这样一支军队,将大楚国威推向鼎盛,令所有国人都以冠上它的名号为荣,令人一见之下,便会心生纵剑傲啸、放手一战的快意!见她如此问来,子昊略略扬眉:“双方有备而战,列阵一决雌雄,胜负之数五五。”

    “哦?”子娆奇道,“你的意思是,并无胜算的把握?”

    子昊一笑,淡淡再道:“但若奇兵突袭,立分生死,他没有任何胜出的机会。”

    子娆越发讶然:“皇非用兵可是以奇谋险算著称,难道比这个反而胜算多些?”

    子昊但笑不语,修眸如海,天地从容。子娆侧头,借了天际焰光,欣赏他不经意流露而出的傲岸锋芒:“我知道你花了很多时间,几乎研究过皇非所有的战役。你最终选定他,是不是认为楚宣之战,他必胜无疑?”

    子昊低头微笑,轻轻咳道:“我选他,是因他并非楚王。”

    子娆一愣,随即眸光一转。他凝视她片刻,神情恢复那种寂然无波的平静:“而他,也会更加需要帝都。”

    四目相对,映此明光飞焰,子娆看到无数烟花在他幽深的眼底无声绽放,轻轻凋谢,一片明明暗暗,起起落落。那眉目深处莫名的情绪,如这一瞬灿烂的消逝,而他的目光却染上了烟花的光与暖,仿佛永不凋零,在她展颜相望的一笑。

    那一笑,妩媚而多情……

    子娆仍是牵着他的手,在他的注视中抬头看那焰火璀璨,那些明与暗、冷与暖,再不曾染透那双琉璃清眸,过了许久许久,她才轻声道:“子昊,我们不去玄女神祠了吧。”

    子昊微觉诧异:“怎么?”

    子娆转身,风吹衣发飘扬:“那里是楚国的玄女,管不了我的七情六欲,我的祈愿,在这里。”

    晶莹的指尖轻轻指向自己的心口,她便这样,对他展开明媚更胜烟花的笑容,美得不似人间应有,而另一只手,却覆上他雪色清冷的衣衫。子昊目光似被凝住,就在她指尖触到胸口的刹那,仿佛漫天焰光绽落心中,绽开心花无涯,是那样灿暖,而炽热的深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