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六十五章 偷天换日

章节字数:4716  更新时间:11-06-27 1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玄殇搂着白姝儿跃下墙头,四下雨势稍缓,上郢城笼入傍晚的昏暗之中,并不利于寻敌追踪,更何况天宗众人不能明张旗鼓地行事,一时半会自是寻不到此处。

    白姝儿为千云枪所伤,虽不足以致命,但被夜玄涧凌厉的先天真气侵入经脉,滋味绝不好受,再加先前一番恶战,刚刚离开夜玄殇手臂,便身子一软,险些跪倒地上。

    夜玄殇反手一抄,将她重新搂回怀中,低头查看情形,接着将归离剑还至背上,微一用力,将她打横抱起,往对面巷中掠去。

    白姝儿闭上眼睛,感到他忽快忽慢,高窜低掠,不多会便绕出染香湖花林遍布之地,完全甩开了天宗之人。

    背心一直有炙暖的感觉传来,夜玄殇似无穷尽的真气源源不断送入,以助她尽快恢复精神。对他在这般疾驰中亦能轻松分出真气替她疗伤,白姝儿暗中惊讶,知道先前应对千云枪他并非全力一搏,之所以用那样的手法破出战圈,乃是保留实力,以便继续周旋。但面对夜玄涧这般高手,无论精神气势只要有一丝破绽,便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败局,此举着实险而又险,佩服之余,复暗暗揣摩他下一步举动。

    身前俊冷的轮廓逆了雨光仿佛岩石雕成,平静中隐藏着狂傲不羁的力量,叫人一时无从捉摸,更莫说把握他的心思,白姝儿睁开眼睛,这般靠在自己曾欲杀之而后快的男子怀中,心头突然生出异样的感觉。

    前方一座华宅拦路,灯火明亮,夜玄殇停了下来,似在斟酌方向,怀中娇软的声音传来:“前面是赫连侯府,他们不敢轻易追入。”

    夜玄殇低头一笑,闪入旁边黑暗中,几个起落没入高墙。落地之后,白姝儿轻声指点,令他顺利避开守卫,可见对这侯府相当熟悉。

    两人最终潜入一座偏僻的小楼。

    楼中未燃灯火,显然内中无人。夜玄殇放下白姝儿,内外查看一周,确定并无异样,回到二层室内,却见这自在堂堂主娇柔无力地靠在沉香木榻上,正目不转睛地打量他。

    夜玄殇大咧咧坐至她身边,接着半躺下来伸长手脚,毫不在意两人共处一榻。

    罗绮半掩,发瀑香盈。白姝儿轻声一笑,俯身过来:“要杀你的人还真多。”

    “唔。”夜玄殇随意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那人是谁,枪法好生了得?”

    夜玄殇突然睁眼,寒星般深湛的目光直射过来。白姝儿被他看得一惊,目光垂下,软声道:“不问就是了。”她虽从未见过夜玄涧,但身为曾和太子御关系密切的自在堂首领,对这穆国二王子自不会一无所知,从那出神入化的千云枪法亦可推断一二,并不十分在乎夜玄殇的答案,一时垂眸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玄殇却将唇锋一扬,起身靠近她,随口谑言:“若知那人是谁,自己差点搭上性命,你可还敢现身?”

    白姝儿幽幽瞥了这忽而冷酷,忽而笑意迫人的男子一眼:“早知是这么难缠的人物,我还不是有多远走多远,岂不知你三公子的本事,谁人奈何得你?”

    真情假意,倒也言辞不虚。

    夜玄殇但笑不语,白姝儿娇媚转眸,突然说道:“你好像早知来的是他。”

    对她再次提及此事,夜玄殇并未如先前一样冷然相对,反而悠悠道:“当日连我去魍魉谷你们都能追踪而至,我知道太子御些许布置又有何奇怪?”

    白姝儿一瞬不瞬看他半晌,眼波媚然生姿,忽而低声娇声笑道:“姝儿这次看来没有选错人。”

    夜玄殇微微挑眉,白姝儿继续道:“不若三公子告诉姝儿穆国何人暗中助你,姝儿在穆国的部属配合一二,现在便可要太子御好看。”

    夜玄殇星眸扫过她眼底,似笑非笑:“那不如我们玩个小游戏,你自己猜猜看,猜中有赏。”

    灯下笑谑俊容看得人眩惑,白姝儿娇应道:“公子有什么好奖赏?“

    夜玄殇笑道:“看你几次猜中,若猜不中,便乖乖受罚。”

    白姝儿柔媚侧首,美目中光彩涟涟,显然心思百转,在想这对前途至关重要的问题,过了会儿睫毛一挑,灼灼看向夜玄殇。她方要说什么,夜玄殇忽地侧首,伸手掩在她唇上,下一刻已带她由侧窗隐入三层阁楼。

    白姝儿亦听到有人步入院中,但听脚步应是不懂武功的普通婢女。

    两盏灯火入室,几个绿衣侍女进来将房间略作整理,下面四对缀玉青铜灯燃起,将屋内照得通明。当先两个看去地位较高的女子吩咐道:“手脚麻利些,侯爷马上就到,莫要耽搁了时间。”

    几名侍女齐声答应,很快将这并不常有人入内的小楼收拾干净,连坐榻前锦垫绮帘都一并更换,除去存放杂物的阁楼之外,屋中顿时焕然一新。

    最后两女检查一番,方带人退了出去。

    阁楼上地方狭小,白姝儿紧靠在夜玄殇身边,奇怪道:“赫连羿人极少到这边院中,今夜却为何突然来此,莫非来了什么要紧人物?”

    夜玄殇自是一样不知就里,白姝儿道:“若不趁现在离开,一会儿赫连羿人到了便麻烦了。”

    夜玄殇不置可否,反而搂过她隐入灯光绝对无法照见的暗处。

    此时离开的话极有可能中途遇上赫连羿人等人,难免惹出事端。偌大的侯府,他们一反常态来此隐密处所,显然所议之事极为重要,离开既然冒险,那便不如隐藏行迹留在此处,说不定另有收获。

    白姝儿体会到他的用意,靠近轻声笑道:“你可真大胆。”

    窄小的空间内,她身上迷人的香气若隐若现,撩人心魂,夜玄殇低头一嗅,道:“夜合香。”

    他并未多说一个字,白姝儿纵横江湖阅尽人情世故,尤其对男人心思了如指掌,知他不喜这香气,柔袂一转,自他鼻尖拂过:“这次错了。”

    手底凸凹玲珑的娇躯充满诱人的活力,眼前媚艳的容颜却因失血未复而见楚楚柔弱,黑暗中丝媚缠绕,我见犹怜。夜玄殇讶于她转眼间便能令周身香气彻底改变,大自在四时法潜踪匿迹,改颜易容,果然妙不可言,侧头笑道:“这又是什么?”

    “这叫彼岸,触而不见,求而不得。”白姝儿眸波盈岸,那香气仿若遥远天河之畔活色生香的烟云,若即若离,欲拒还迎。

    夜玄殇漆黑的眸子在这彼岸香中浮浮沉沉,陶醉一般,眼前的女子难辨仙妖狐媚,只见勾魂颜色、迷离幽情。白姝儿媚目流转:“这彼岸的香气,你可喜欢……”

    不等她说完,夜玄殇忽然将手臂一收,低头封上她香软的樱唇。

    白姝儿冷不防被他紧在怀中,男子身上温冷的气息和霸道的滋味自唇间侵略漫夺,搅得心湖波流荡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中忽地一热,随即恢复清明,下方传来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有人已经进入屋室。

    能令她到如此近的距离方才有所察觉的,自然是与少原君皇非齐名的楚国高手,赫连羿人。

    夜玄殇寸寸尝遍她香唇,占尽便宜,才悠然放人,却仍单手将她固在怀中。

    赫连羿人正坐在他二人视线下方,白姝儿不敢作声,含怒带嗔地横他一眼,夜玄殇脸上隐约闪过狡黠的笑意,颇有些得意滋味,只看得人爱恨不能。

    此时另有两人进入屋内,一人身轻步快,正是“急雷惊电”赫连闻人,一人却脚步沉重,显然武功并不高明,但夜玄殇和白姝儿自空隙间看清他的面容,无不心生惊诧。

    赫连羿人见他二人进来,也不寒暄,沉声发问:“事情如何了?”

    赫连闻人看了看身后缩手缩脑连头也不敢抬的人,沉吟道:“容貌上略加修饰,并无任何破绽,只是这神情气度与二公子……”

    赫连羿人早已沉下脸来,不必他说,眼前这人一副猥琐不堪的模样,叫人一见之下便眉头大皱,与出身高贵的楚国公子如何相比?不由愠怒:“没用的东西!”

    “小……小人……”那人顿时被吓得跪地不起,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完整。赫连闻人亦觉无言,在此之前他已设法调教此人,但形貌再觉相像,天生的气质风范却难以模仿,至少需要极长的一段时间熏陶培养才可见成效,但眼下时间却十分紧迫。

    赫连羿人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转头道:“可有其他替身?”

    赫连闻人道:“只有此人样貌最为相近,其他人经过易容,或多或少总有些不妥,时间长了难免生出破绽。若要当真天衣无缝,唯有……”

    他顿了顿,话未说完,赫连羿人已明白其中意思,捻须沉吟。阁楼上夜玄殇亦看了白姝儿一眼,白姝儿俯在他耳边悄声传音道:“果真是没用,区区小事也值得如此为难,你信不信若是姝儿学那含回的样子,保证连老楚王复生也认不出自己儿子,却不知他们要弄个假二公子做什么?”

    夜玄殇同样心存此问,搂了这易容之术几可以假乱真的自在堂堂主继续偷听。

    赫连羿人问道:“宫中可都安排妥当了?”

    赫连闻人道:“虽被君府插手拔除了不少内应,但几处关键所在并未暴露,只要能调开皇非,宫变一起,便叫大王有死无生。”

    阁楼上二人皆是一惊,不想赫连侯府竟在筹谋宫变,刺杀楚王,可见赫连羿人已被皇非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想要全力一搏,扳回败局。

    “很快会有一个极好的机会。”赫连羿人眼中闪过狠厉之色,“倘若皇非派人随护大王更好,大王遇刺,责任正好由少原君府承担,到时我们拥立二公子即位,便治他谋反之罪,一箭双雕!”

    “唉……真的二公子失踪已久,生死不明,关键还是在此人身上。”赫连闻人看了眼伏在地上发抖的人,忍不住皱眉叹气,“这事还是有些棘手!”

    此时夜玄殇悄然紧过白姝儿,低低密语几句。白姝儿眸光一闪,带出几分诧异,复往下方掠去。

    夜玄殇微笑,挽着她蛮腰的手掌上移数寸,一道先天真气悄无声息地自她心口绛宫注入,如泉缓涌。白姝儿心神微震,不能置信地看向他,怎也未想他竟解开了封在自己绛宫中的禁制。

    那股充沛煦暖的真气非但解除了对她心法的克制,更沿经脉游走,助她全然恢复功力,再无半分阻隔。大自在四时法纯阴之气与天宗至刚至阳的心法交替流转,如同风盈天地,海纳百川,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流遍周身,令她近窥习武之人孜孜追求的一种境界,非但内力尽复,并且更上层楼。

    白姝儿侧眸仰视形容俊朗的男子,眼中射出无比复杂的情绪。

    “小心应付。”夜玄殇传音入密,低声嘱咐。白姝儿睫毛微颤,横波生艳,一笑合目静坐。

    瞬息之后,美艳的面容生出变化。

    赫连羿人二人正在讨论日后行事细节,忽然目光双双转向窗外。

    一道人影穿窗而入,衣衫带血,脚下一个踉跄,扶住桌案,悲叫道:“侯爷救我!”

    乍见那人,赫连羿人竟猛地自座上站起:“二公子!”

    来人不过二十岁上下,生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倘若蓄起胡须便俨然是当今楚王模样,此时虽面带惊惶,举止却仍斯文得体,显示出良好的家教修养,匆匆拱手道:“穆国天宗的人追来了!还请侯爷设法救我!”说着便长身拜了下去。

    赫连羿人惊喜不迭,连忙上前几步扶住:“公子万莫如此,老臣岂敢当如此大礼?”说话间两人手臂一触,赫连羿人脸色忽地一变,盯住那人。

    那人自灯下抬头,与他咫尺对视,眼角流出笑意。

    赫连羿人突然探手抓向他前胸,手法凌厉无比,不愧是名列楚国三甲的上品高手。

    那人“嗤”地笑出声来,身躯一飘,不知怎地便从赫连羿人手底脱出。赫连羿人冷哼一声,右手幻出万千爪影,虚虚实实抓向对方。

    “呦!侯爷真的动怒了啊,早知奴家就不故意露出破绽了!”

    那人声音忽变,飞旋的白衣下银铃般的笑声传出,一双玉手飞快扫向前方,阴柔纤巧的真气封上赫连羿人攻势,步旋若舞,发袂如水,绝妙的舞姿中现出个千娇百媚的美人。

    那情景诡异至极,俯在地上的人看得呆了去,嘴都忘了合上,近旁赫连闻人却面露喜色。

    “侯爷!”那美人袅袅娜娜侧身下拜,赫连羿人犀利的爪风倏然停在她肩头。

    劲风袭体,发丝贴面飞扬。

    美人笑眸流波,不动从容。

    好一个艺高胆大的自在堂堂主!

    赫连羿人五指虚悬她颈侧,劲气含而未吐,审视眼前美艳惑人的女子,姽婳皮相,妖姣叵测。

    灯影闪烁,四目间电光火石的交撞。

    “哈哈哈哈!”赫连羿人忽然仰头大笑,手掌探上白姝儿肩头,将人挽起,“我道是谁?原来是白堂主。”

    白姝儿烟行媚视:“除了奴家,侯爷以为谁还能描人声色,出神入化?”款步上前,睨了那形神皆败的冒牌货一眼,“侯爷可需奴家帮忙?这种货色,岂不误了大事?”

    那人匍匐在她脚下,与这艳光四射的美人相比,卑微如不堪一视的尘埃,身子止不住哆嗦。

    赫连羿人目光一闪,白姝儿妖冶近身,甜糯的声音中迸出杀机:“侯爷若要对付皇非,怎可少了奴家一份?”

    艳香拂来,仿若淬了怨毒的蛇妖,要将那撩惹她的男子心肝肺腑一并噬掉方才解恨。赫连羿人渐渐露出心领神会的笑,色迷迷搂住她勾魂的腰肢,忽然间反手挥掌击下,那先前冒充二公子的人一声未吭,口鼻鲜血冒出,气绝当场。

    白姝儿仿佛未见这一幕,含媚掩唇,娇态毕露,动人的笑声隐隐传出。

    阁楼上微光闪过,一道玄衣身影悄然潜逝,跃过侯府重阁,隐入深沉无边的夜色中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