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六十六章 血鸾鸣楚

章节字数:4990  更新时间:11-06-27 18: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玄殇掠出侯府后巷,提气轻身,箭矢般冲刺了近十丈的距离,突然凌空换气,轻飘飘改变方向,翻过右方高墙,穿入一家绸缎庄后院,从另一侧院墙翻出,越屋过舍,最后又从另一条小巷转回东城,确定身后无人跟踪,才返身跃入和彦翎约好的古庙。

    掠上屋顶,此刻时候尚早,彦翎定还没有到,夜玄殇索性在屋脊高处伸展筋骨躺了下来。

    夜空天星如雨,迎面密密洒下,仿佛触手可及。

    神秘而广阔的宇宙将一切遥不可及的美妙毫无吝啬地展现在眼前,令人感到无限生机,生命中漫长的探索与追求亦在这时变得分外清晰。

    夜玄殇半眯了眼睛,唇角掠开笑意,对这独处一刻心神悠远的宁静十分享受。

    耳旁风声响起,夜玄殇眼也不开,抬手将半空中掷来的东西捞住。彦翎不知从何处冒了上来,随手又丢过瓶酒,在他身旁一坐,先拔开瓶塞痛饮了两口方道:“真是见鬼了,本以为烈风骑一口气连拔四城,必定乘胜进击,长驱宣国,谁知皇非突然驻兵休战,楚宣两军以厌次为界成对峙之势,不进不退地僵在了那里。刚收到消息,皇非下午率三百烈风骑回国面圣,姬沧似乎也不在军中,戏刚开场便哑了锣,这两人搞什么名堂?”

    夜玄殇倾酒入喉,大觉过瘾,随手又从那纸包里捞了块牛肉丢入口中。凭宣楚两国国力,此战若是真刀真枪硬碰硬地打下去,恐怕三五年都难见分晓,姬沧皇非何等人物,自不会如寻常莽夫一般拼个你死我活,让帝都甚至穆国坐收渔人之利,这场戏中之戏怕还有得好看,笑道:“姬沧不在军中,十有八九跟皇非有关。先是千云枪,再是血鸾剑,有意思,这下楚都要热闹了。”

    “什么?你遇上夜玄涧了!”彦翎立刻凑了上来,上下将他打量,“居然完好无缺,算你小子命大!”

    夜玄殇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他几乎凑到鼻尖上的脸按开:“姬沧若真在楚国有什么安排,你还不收敛些,撞在他手里有你好看。”

    彦翎顺势闪到一边去,哀叹着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以示对又有可能撞上姬沧这一悲惨事实的苦恼。

    夜玄殇失笑,仰面躺着思忖片刻,顺便将今晚赫连侯府之事说与他听,随后道:“赫连羿人要借假二公子翻身,有白姝儿相助便事半功倍,再不济也会在楚国挑起一场内乱。若眼前情报无误,北域这场大战不会持续很久,你不若先回穆国,一来避过姬沧,免得麻烦;二来皇非眼前虽与我看似盟友,实际不过虚与委蛇,一旦他解决了宣国,穆国便是下一个目标,我们必要早做打算。”

    彦翎亦向后一躺,不知从哪儿捞了把花生往嘴里丢着,道:“我们帮赫连羿人拆皇非的台,岂不便宜了姬沧?宣国对穆国又会安什么好心?更连表面的承诺都没有,动起手来越发方便。”

    夜玄殇道:“放心,即便楚军失利,宣国也占不到太多便宜。皇非和赫连羿人无论谁胜谁负,楚国都有足够的实力自保,哪至于一战便让人给收拾了?

    彦翎显然对宣王颇为顾忌:“话虽如此,那姬沧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万一被他趁虚而入,麻烦不小。”

    夜玄殇一笑意味深长:“东帝如今人在上郢,岂会坐看姬沧灭楚?”

    彦翎想这话也有道理,不失时机地玩笑道:“差点忘了少原君马上便要做东帝的妹夫,帝都当然护着楚国。喂,我说,你不寻她问个究竟?”

    夜玄殇却未答话,一时看着浩瀚无际的夜空出神,天边一道星芒闪过,在他眼底划过深邃明亮的痕迹。

    方要闭目,心中警兆忽现!

    一声朗笑自高高的屋脊处传来:“当风对月,高卧畅饮,三弟好兴致!”

    夜玄殇倏地睁开眼睛,对面瓦背之上,一道颀长身影背对星空卓立高楼,碧袖如水,银枪若雪,说不出的超然飘逸。

    四面八方皆有破风声传来,远近屋顶上同时出现三四十人,对古庙形成包围之势。

    “千云枪!”彦翎跃起叫道,认出这纵横穆国,威震江湖的可怕兵器。

    夜玄殇长长叹了口气,慢吞吞地坐起身来,归离剑自胸口掉落膝头,举了举手中酒,笑道:“好久没和王兄一起喝酒了,王兄若不嫌酒劣,不妨饮此一壶,以后说不定再没这样的机会。”说着将酒瓶丢出。

    他只是随手一扔,酒瓶划出道弧线,径往对面落去,到了楼前却凭空一顿,像被无形的器物托起,平平稳稳向前飞移,落入碧袖影中。

    “多承三弟美意。”夜玄涧此时方抬手,便如有人将酒送到自己手中一般,执壶笑道。

    这一手隔空取物不显山不露水,却非内力炉火纯青而不能为,看得彦翎暗暗心惊。夜玄殇赞声:“漂亮!”取了另壶酒一饮而尽,丢掉空壶站起身来,哈哈一笑,“二哥请吧!”

    背后星空璀璨,上郢城灯火辉煌,壮丽无垠。

    人剑如一,他整个人仿佛突然融入了生机勃勃的天地之间,令人生出玄而又玄的感觉。

    夜玄涧眸光忽亮,首次对这追杀行动产生真正的兴趣。

    子娆掠上矗立于楚都中心的八角鼓楼,放眼这天下第一大国的都城重地。

    偌大的上郢城东西分布,层层殿宇,重重楼阁,千门万户,不计其数。不远处灯火最盛的壮观建筑群落,便是比之王宫更加华丽,楚国真正的军政要地——少原君府。

    夜风轻拂衣袂,满城灯火在子娆眼中映出炫魅的光影。

    不愧是大楚鼎盛的关键人物,攻城略地随心所欲,挥军停战慑敌于无形,心存四海的少原君,不会任人左右时局,控制宣楚天下。陈兵厌次,对峙不前,他在等待帝都的表态。

    那一场风云华丽的婚约。

    子娆轻轻一笑,正要往少原君府方向掠去,忽然侧头,冷声叱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四柄长剑自前后左右同时闪现。

    子娆冷眸相看,竟不闪躲,直到剑风及体的一刻突然迎风旋起。

    随剑光现身的四名紫衣童子眼前一花,招式全然落空。

    子娆手中冰影射出,玄袖光华交织,恍若星云凌空飘纵。四名剑童未及反应,眼前晶光缤纷,刺目剧痛,不约而同跌退下去。

    剑光消失的同时,子娆长袖如飞,万缕清光穿破夜色,射向前方屋脊。

    一刃剑风点来,初时一星绯艳,骤然幻作刺目剑华。

    千丝影中赤芒爆射,如火纷流,霎时将夜空照亮。

    子娆心头一凛,避开这惊人的剑气轻飘飘落回鼓楼,对面屋脊之巅,华锦如风翻飞,一道邪魅的剑光迫向眉睫。

    血鸾剑,宣王姬沧!

    “当!”夜玄殇迎上千云枪惊天动地的一击,心中大叫过瘾,只可惜此时并非切磋武功,玩笑不得。大喝一声,突然加速,投往原先庙顶之处。

    彦翎早得他暗示,闪身跟了上去。

    “轰!”

    两人炮弹般撞上瓦面,碎瓦激飞中硬生生震破庙顶,破进古庙之中。

    夜玄殇还剑背上,双掌上推,无数碎瓦穿过上方破洞阻向追击而来的枪影,同时加速落往地面。

    不等千云枪追至,夜玄殇再次撞塌庙墙,连同彦翎一并闪向侧方街巷。

    夜玄涧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猛然提气纵身,下坠的身形奇迹般破空射出,拦往横巷尽头。

    夜玄殇心中破天荒第一次暗骂太子御无耻,不顾彦翎强忍一肚子暗笑的模样,打定主意不再和千云枪正面交锋,闪入横街岔口,落荒而逃。

    场面顿时变成追逃战。

    夜玄殇入楚六年,对此处一街一巷都极为熟悉,再加上个神出鬼没的彦翎,天宗弟子纵然人多势众却也一时无可奈何。

    眼见方向去往东城少原君府,彦翎纵身凑到夜玄殇身旁:“哈哈,皇非这人自负至极,怎也不会任天宗在楚都放肆杀人吧?”

    夜玄殇笑而不答,忽然提速跃起,腾空冲往城中灯火闪烁的鼓楼群落。

    夜玄涧心知若让他们进入府邸林立的东城区,再要追击便是难上加难,身形骤然加快,现身一座高楼顶处,碧袖当风,凌空飞起。

    千云枪出!夜色仿佛静止,唯见近乎完美飘逸的身姿,有若神迹的一枪。

    数丈之外,归离剑铮然自鸣!

    夜玄殇脸色微变,身形猛地下沉。彦翎几乎和他同时落至下方屋舍,不料方踏足瓦檐边缘,便觉惊人的气流自对面狂卷而来。

    一抹玄影坠落鼓楼,玄影丝华散落漫天莹光。

    夜玄殇眉头一皱,剑气潮卷扑至!

    整条街巷如被急浪巨流冲覆,四面八方异响大作,几若身处万倾汹涌澎湃的波涛中,夜玄殇携子娆全力飞退,回手拔剑已是不及。

    彦翎被劲风激得一连翻出丈余,踏碎数块瓦片方才立定,一眼望去,大惊失色。

    千钧一发之际,枪影从天而降!

    “砰!”长街中心传来巨大的劲气交击之声,瓦砾横飞。

    千云枪于万点银芒中现出真身,夜玄涧微震枪锋,数重劲浪应手而出,迫得对方无法追击,于漫天飞尘中优雅退落屋脊。

    长街尽头,一人赤衣如火,乌发如风,黑夜华丽的背景下,手中血色长剑光芒映射,交织于赤衣金纹间,散发出夺人心魄的杀气。

    四周风声响起,数道人影出现,除两名紫衣剑童外另有宣王座下如光、花月二使,如光使臂中尚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剑童,四剑童仍缺一人,却是早已丧命子娆手中。

    子娆后退数步稳住身形,抬袖一口鲜血呛出,尽力平复岔乱的内息。夜玄殇察觉她体内真气若断若续,大异平常,却绝非与人交手所致,而是元气早伤未曾恢复,否则即便是姬沧的血鸾剑,也不至令她重伤至此。

    眼见街心人魔般的宣王,彦翎暗咒怕鬼遇上鬼,微一耸肩,翻身落至夜玄殇身旁。

    姬沧黑魅的眸心倏地一缩,显是认出了这曾为烈风骑提供重要军情,害得宣国兵败少冲山的头号金媒,“很好,该来的都来了。”

    彦翎嬉皮笑脸地道:“听说宣王对我这颗脑袋很感兴趣,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好价钱。不过宣王这时候偷偷摸进楚都,不知这消息在少原君那里又值金几何?”边说边迅速打量周围形势,发现天宗之人早已将长街四面封锁,再加上看似置身局外的夜玄涧和一众宣国高手,这下当真插翅难飞。

    姬沧眼底蓦地闪过怒意,瞬间却恢复骇人的平静,移目锁定夜玄涧:“天宗千云枪。”

    夜玄涧于月下负手静立,气定神闲,微笑点头道:“宣王姬沧。”

    姬沧手中血鸾剑红光隐泛,长眸徐徐眯起:“当得我血鸾全力一击,尚有余力反攻,不愧为穆国上品高手。”

    夜玄涧尚未答话,便听子娆挑眸冷笑:“你那夺色琴已毁在我王兄玉箫之下,血鸾剑又有什么了不起,真是大言不惭!”

    姬沧对夺色琴被毁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方才压下的怒意复被挑起,眸色陡然转冷:“找死!”手中寒光一盛,“夜玄殇,你可要陪她送死?倘若立刻弃剑退后,本王尚可饶你性命。”

    夜玄殇剑锋微挑,潇洒笑道:“多承美意,不过玄殇从来怜香惜玉,怕难束手旁观,还请宣王不吝赐教!”

    他说话时扬眉带笑,似乎浑不把对手放在眼中,姬沧长眸掠出寒光:“夜三公子果真好胆量,名不虚传!”

    夜玄殇含笑的眼底渐生锋利。

    姬沧赤焰般华丽的锦袍忽然无风自起,飞舞张扬,其剑其人,令所有在场者皆感强大的压迫,无不生出华焰冲天,扑面而来的错觉。

    纵横北域的宣王,足以令天下任何高手倾力相对,遑论眼前劲敌环伺,虎视眈眈。今晚若想脱身,怕将面临一场血战,夜玄殇看去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神态,甚至没有打算松开子娆,在对方如此逼人的气势中,归离剑斜指一隅,似静似动,莫测深藏,但目光却生出变化,鲜见地透出威凛肃穆。

    忽见他与白日杀出重围、方才避不应战判若两人的表情,夜玄涧心头微微一动。

    他自幼浸心武道,对姬沧这样的对手着实极为心动,当此情景,追杀之事反倒不急一时,何况夜玄殇身为穆国王子,是杀是留,怎由得宣王动手,放声笑道:“三弟年轻气盛,无意开罪宣王,不知可否由我这兄长代为领教高明?”说罢手腕一翻,碧袖飘旋之下,千云枪倏地倒转。

    银枪闪电般坠落,恰好击在姬沧与夜玄殇剑气对峙的巅峰之处,就像撞上一堵无形的气墙,枪身微弯,骤然向上弹起。

    夜玄涧身影闪现半空,千云枪落回手中,银光御风,行云流水般罩向姬沧。

    漫天星河飞流直下!

    姬沧眸光陡盛,长啸一声纵身凌空,血鸾剑激射而至。

    “锵!”

    夜空爆开赤白两色耀目光雨,将两人完全笼罩。

    在场唯有眼力高明如夜玄殇或子娆者,方才看清千云枪与血鸾剑交击于半空刹那凝定的光阴。

    仿若星空静止,万物灿烂的一幕。

    夜玄殇眸光一亮,复又恢复冷静,反手将子娆送离身边,对彦翎喝道:“带她走!”

    尖啸声起,如光、花月二使联手攻来,一对弯刀,一双圆环,双双封向去路。

    夜玄殇旋风般转身,归离剑锋芒闪动,如潮暴涨,罩向拦路之人。

    剑芒当空,如光、花月二使同时生出错觉,皆感到夜玄殇一人一剑全力向自己攻来。

    花月使圆环眼见击中夜玄殇的一刻,忽然身子一颤,一声闷哼仓皇飞退,未曾交手便被凌空劈来的惊人剑气所伤。

    归离剑倏地加速,同时劈中两柄弯刀。

    如光使大骇之下运足真气,抵挡归离剑上传过来一波更胜一波、一浪更急一浪的层层剑气,连如花月使一般抽身退走的可能都没用,一口鲜血喷出。

    与宣国部属不同,四周天宗弟子并未联手攻来,只是分布各处封死了夜玄殇所有退路。

    此时玄影一闪,子娆在彦翎身边轻笑道:“还不去将这消息卖给少原君!”说罢素手如玉穿击,破入挺剑攻来的两名紫衣剑童之间,同时飞袂一旋,击上彦翎肩头,借力将他送出,“快走!”

    彦翎经这一提醒,猛地想到若令皇非知道宣王行踪,必定出烈风骑全力追杀,就连暗中入楚的天宗众人亦不能幸免。凭夜玄殇与子娆联手之力,纵不能同时胜过血鸾剑和千云枪,支持到救兵赶至却并非难事,大赞一声:“妙计!”话音未落身形拔起,借子娆一袖之助窜出数丈,直落屋脊,轻功展到极致,不等把守在前的天宗弟子有所反应,人已闪过重檐,踪迹顿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