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章 螳螂捕蝉

章节字数:6308  更新时间:11-06-27 1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缕清茶注入杯中,眼见便要溢出,且兰执盏的手忽被从后轻轻握住,月辉流散,在男子魅惑的俊眸,满湖晶莹,星河散落人间。

    如玉似月的金丝玉锦,且兰熟悉上面龙涎香华贵的气息,他手底强势的温柔。

    微微抬头,玉璧仙台水晶帘,瑶阶琼栏照夜光。天下最美的玉石,四海最亮的明珠,九域最名贵的香料,人间最动人的女子,这君府水榭的主人,拥有世上一切令人艳羡的珍宝美物。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最快的马,最利的剑,最动心的话语,最英俊的容颜……且兰仿佛随那华丽的香气沉浮,他身上男子独有的气息,烽烟、战火、剑光、冷血,一幕幕在眼前飞闪疾逝,他柔和好听的笑声突然响起耳畔:“且兰可知昨天害我挨了师父骂?”

    且兰轻柔侧颜,秀发微香,玉光清莹:“师父……定是为了师兄好。”

    皇非低笑道:“没错,师父骂我糊涂,整日拈花惹草,不知怜取眼前人。”

    且兰心头微微一跳,一双白鹤自湖心飞起,掠过碧荷万丛,惊起月华随波荡漾。

    皇非放开她,悠然自若地倚上玉案,神情无比潇洒:“可是且兰,我知道你不愿,我皇非绝不会强迫任何女人跟我,且兰应该明白。”

    且兰轻声叹道:“师兄依旧像以前一样,总是那么疼爱且兰。”

    皇非目视于她:“但我亦答应了师父,绝不会让你嫁入帝都,且兰莫要怪我。”

    且兰一凛抬头,迎面撞入他星波流漾的眸,月光底下似是藏着一个迷幻莫测的世界,探不见底,望不穿岸。她早知师父并不赞同九夷族与帝都联姻,却没想到他会当真出手阻止,一时看住皇非不语,心绪万千。良久嫣然盈眉,静若止水地道:“师兄何出此言,且兰怎会因这种事情怪师兄呢?”

    皇非挑眉端茶,突然侧目道:“召玉,何事擅入水榭?”

    冰帘银纱丝光缦,一抹窈窕丽影半跪其外,且兰感觉有犀利的目光穿过月华光影迎面刺来,那稍纵即逝的敌意唯有女子敏锐的直觉方可察觉。

    “玉儿有要事禀告公子。”

    皇非对且兰笑了一笑,起身踱出帘外。召玉早已从且兰身上收回目光:“自在堂船只进入染香湖范围,据暗线回报,和白姝儿同在船上的乃是穆国三公子夜玄殇,若要动手正是时机,玉儿不敢自作主张,请公子示下。”

    声音虽轻,且兰在帘内仍是听到只言片语,但见一道秋水寒光,在墨染般的眸心映过精芒,皇非随手理过召玉颈畔荡漾的碎发,柔声道:“玉儿想怎样,去做便是,以后不必再让我听到此人的名字。”

    船只驶出迷雾,明月当空。

    迎面湖上遥遥出现一艘小舟,月色清辉之下,船上女子倚舷而卧,悠然放棹,小舟随波飘漾,修盈若许。

    夜玄殇本已走到舱中,忽然转身凝望湖心。

    夜空银光如画,湖面波影泛金,眼前无边美景令人几疑这扁舟一叶来自天上明月,不似凡间应有。许久之后,夜玄殇出声吩咐:“传令所有人退出此地。”

    他说话的神情语气与先前并无异样,却自然而然流露深邃霸气,纵使亲近如彦翎亦不由生出不可违逆的感觉,玩笑话转回肚中,目视他震断缆绳落上船侧舢板,独自离船而去。

    彦翎耸了耸肩,对白姝儿打个眼色。白姝儿意味深长地看着湖心,自在堂船只改变方向,驶向更加广阔的湖波深处。

    夜玄殇足底内劲透出,夜色下衣襟迎风,飞扬不止,舢板滑水破浪,最终来到小舟之旁。

    纵身上船。

    船上女子星眸半眯看他,飘出清魅笑意,在他刚刚踏足船身的一刻迎面丢去壶酒。夜玄殇抬手接住,却看也不看,在她身旁坐下,皱眉道:“你伤势未复,此时不宜饮酒。”

    子娆一笑,震开另外一壶封口,凌空高举,仰头接着银光流玉般倾下壶口的美酒,直到半壶酒空,方才递给夜玄殇,转眸笑问:“夜玄殇会因些许伤势便不喝酒吗?”

    酒香四溢,沁人心腑。

    夜玄殇摇头轻叹,仰首饮尽壶中酒,空壶随意抛落湖心。

    子娆击舷拍掌,扬声笑道:“喝酒果然还是要找夜三公子才好!”

    湖波星光下,她雪玉般的容颜因着些许醉意生出轻薄的飞晕,娇娆纵魅,绝色风流。

    “放舟邀明月,佳人赠美酒,玄殇何其幸也!”夜玄殇接着又开一壶酒,几口喝光,问道,“子娆从何处来?”

    子娆慵然笑答:“你从何处来,我便从何处来。”

    夜玄殇抬手抹去嘴角酒渍,转头看她,淡笑再问:“那子娆又要到何处去?”

    子娆晶眸流闪丝缕星芒:“你到何处去,我便到何处去。”

    夜玄殇不由失笑,压低声音道:“我可是来打架的。”

    “还以为你来偷香窃玉。”子娆指尖荡着一壶美酒,细细长长的凤目挑起微光,“我喝酒记得你,你打架却不记得我,是不是有点不够朋友?”

    夜玄殇终忍不住哈哈大笑:“好!那我便再陪子娆痛快打它一架!”

    子娆蓦然展颜,夜色的妩媚,明月的皎洁,仿若万花齐放,在这千顷明波,晶光潋滟的幽湖。夜玄殇侧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小舟轻轻荡漾波心,这般静静对视,微笑无声无息。

    染香湖迷蒙的月夜,波光亦有了销香醉玉的旖旎。

    微风如许,子娆如瀑般倾泻身前的发间洒照柔滟清光,夜玄殇见惯她肆意之美,却在这一刻为她纤衣薄袖,侧手支颐娇弱的姿态怦然心动。

    “子娆,心甘情愿吗?”他突然轻声相问,深黑的眸中映出女子媚意浅倦的眉目。

    子娆斜倚船头,纤指轻拂被湖风吹乱的发丝,丹唇微微扬起:“是,没有人能迫我做不喜欢的事,即便王兄也是一样。”

    夜玄殇点头,露出笑容:“好,那我无话可说。”

    子娆看住他道:“王兄要我转告你,大婚之夜皇非与赫连羿人皆无暇他顾,是你回国的最好时机,千万莫要错过,否则便是帝都亦未必能护你周全。”

    夜玄殇心神微微一震,知道东帝对楚都情报了如指掌,赫连侯府与少原君府的动向皆不曾瞒过他的眼睛,但却放任事态发展,制造出有利于己的形势。与九公主大婚之后,皇非绝不会容自己生离楚都,只要杀掉他夜玄殇,便断绝了穆国与帝都最直接的联系,所以即便东帝不曾允婚,皇非亦是胜券在握。

    要在楚国境内从少原君手中逃生,这世上恐怕没有任何一人敢做绝对的保证。

    面对子娆湛湛如水的注视,夜玄殇满不在乎地一笑,喝了两口酒,抬眸道:“子娆可别忘了,酒品要好,赌品也要好。”

    子娆一怔,目光在他眼中停驻片刻,随即笑应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愿赌服输。”

    夜玄殇举酒挑眉。此时不远处湖面上突然射起一道烟花,半空中爆开银光,复又上冲数丈,绽开血色光芒,照亮染香湖上方夜空。

    子娆坐直身子,悠悠道:“我等的人来了。”

    正前方的湖面上出现数十点灯火,扇形散开向自在堂船队包围过来。

    “新主子来了,还不上前迎接,不怕失了邀功请赏的机会吗?”白姝儿不知何时来到五使身后,声音媚冶仿若冷雪香刃,令人在陶醉之余自心头涌起一股凉意。

    五使皆是一惊,面面相觑,不约而同跪下道:“我等对堂主忠心耿耿,绝无半点异心,请堂主明鉴!”

    敌船分作三组,快速前进,品字形逼向船队。

    白姝儿纵声娇笑,移眸扫视过去:“此次行动唯有你五人知道,今夜刚入染香湖便有敌船尾随而至,若我说这船上没有内奸,你们信否?”

    五使被她勾魂摄魄的目光看得低下头去,竟无一人敢正眼直视。白姝儿袅袅前行,睨视众人:“是谁走漏了风声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站出来,我还可饶他不死,不然莫怪我手下无情!”

    此时敌船渐近,已可看清除三艘主船外,来者皆是船身灵活,擅长冲锋破敌的艨艟战船,这数十艘快艇虽与跃马帮的金甲楼船不可相提并论,但用于突袭追击却最是有利,何况尚有三艘斗舰级的战船压阵,无论从数量还是装备上都远胜自在堂船只。

    单看黑夜中船阵推进的队形便可知道,这批战船无疑调自楚国水军精锐之师,只不过为免引人注目,都已去除徽识,未张战旗。

    当先战船上乃是敌方主力所在,中间一名婀娜高挑,容貌气质皆不逊白姝儿的紫衣美女迎风而立,正是昔日后风国公主召玉。在她身后,另有数人众星捧月般拱卫两侧,彦翎对各国军中人物了如指掌,认出其中至少五人乃是有资格名列上品高手榜的楚国大将。

    此五人虽非烈风骑统属,却皆是多年来随少原君出生入死征战南北,尤其“双凌钩”方飞白和“游子枪”骁陆沉深得倚重,乃是少原君府核心人物,“魂索”邝天更是自“鬼师”之时便追随皇非之父皇域的老将,身份地位备受尊崇。其他两人“玉瑶剑”易青青来自南楚无花族,与“银戟”展刑乃是夫妻,曾助烈风骑扫平南楚诸国,战功卓著,世袭郡主之位,麾下更是高手如云,实力不可小觑。这五人平时奉命镇守要塞,并不常在楚都,眼下突然同时出现在染香湖上,可见少原君府此次行动并非只是针对自在堂那么简单。

    自在堂船队分做两阵,后翼数艘舰船自左右双侧包抄而出,迎向敌船。

    湖面上火光点点,照亮夜空。

    画舫上方升起三帆高桅,落下护墙,两旁探出船桨,即刻化身楼船战舰,比起对面水军毫不逊色。

    绿颐现身望台,手中一柄玉笛发出高低不同的清音响彻夜空,以独门手法传达进攻命令。

    白姝儿转眼湖上,轻叹一声:“既然你要自寻死路,我便成全你。”冷冷侧颜,看住最左侧夺艳使,“夺艳你多次与人私会,出卖我们行动方略,以为我当真一无所知吗?”

    夺艳大惊抬头:“堂主明察,夺艳岂敢背叛堂主,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白姝儿媚眸微细,冷笑道:“事到如今还想狡辩,昨夜你去落花桥,却没想到我以蹑踪之术追查,尽悉你们阴谋吧?”

    夺艳身子一震,左手闪电般抓上剑柄,白姝儿岂容她发难,娇躯一转叱道:“想走吗!”

    夺艳腾空而起。

    授魂、销金等人散开追截,兵刃皆未出鞘,唯有暗色手中飞链射出,疾若流星,直取夺艳咽喉。

    夺艳袖底精光绽开,迎上飞链。

    两人撞入利光之中,以快打快,手下皆不留情,尽是夺命杀招。

    身形乍合即分!

    夺艳跌出战圈踉跄倒退,左肩血光隐现。暗色落地一挫返身扑至,发出一声急促呼啸,飞链如毒蛇出洞,射向夺艳胸前!

    “手下留人!”授魂、销金待要阻止,却已慢了一步。

    “嘭!”

    半空中劲气交撞,一道人影跌落船侧,口中鲜血狂喷。

    白姝儿妙曼的身姿现出轻纱影中,飘旋落地,袖袂一扬,挑眸看向手捂胸口面目惨白的暗色,掩唇娇笑:“哟,何必这么着急杀人灭口,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授魂等此时方才落地,可见她出手之快。

    夺艳来到白姝儿身侧:“堂主,果然是他!”

    白姝儿妙步轻移,对暗色笑道:“看来召玉那小贱人媚术大进,竟将你迷得神魂颠倒,连我也敢出卖。昨晚你和她是在哪里幽会,将我们的布置泄露给她,沐云阁,还是水月斋?”

    暗色唇角鲜血蜿蜒,面目狰狞,哑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白姝儿甜丝丝地道:“就是方才嘛,若不是你想杀掉夺艳栽赃,我还真不相信你有这胆量背叛自在堂,不过现在信了。”

    暗色眼中射出惧恨交加的目光。白姝儿近前微微倾身,一抹媚香自袖底散开,柔声道:“召玉可以令你在此卧底,你以为她身边三使就没有我的人吗?不过你行事也算机密,连他都不知是你罢了,累我这么麻烦。唉……真不想杀你,不过没办法了,就让我亲自送你上路吧!”

    纤手扬起。

    暗色早在暗中凝聚功力,此时猛地咬牙,双掌同时击出。

    掌风破入袖影,白姝儿挥袖与他硬拼一招,身子一晃飘退。暗色一个侧翻纵入湖中,顿时踪迹全无,借水遁去。夺艳等抽身欲追,却被白姝儿娇美的声音阻住:“算了,同门一场,莫要赶尽杀绝了。”说着也不理会满面莫名的众人,袅娜转身往舱中走去。

    彦翎自望台翻身落下,追到她身边,笑嘻嘻凑上前来:“喂!美人在玩什么花样?我才不信你心软放过那叛徒。”

    白姝儿顺手揪了他耳朵低声娇笑:“就你鬼精灵,这都看得出来,活人永远比死人有用嘛,此时杀他不如留他一命,你说是不是?”

    以彦翎的轻功身法居然没避过她这似缓实快的一手,呲牙咧嘴地被拖到舱中,再次对这心机多变的美女生出莫测之感。

    楚军战阵生出变化,三艘主船降帆后撤,退入船阵中心,同时十余艘斗舰加速前行,一字排开最前。

    上下两排战士弯弓搭箭,密密锋矢对准自在堂船只,只等对手进入射程。

    绿颐唇畔一缕笛声悠亮飘转,形成无比动听的韵律。

    自在堂迎向楚军的战船已贴近敌船两翼,此时纷纷减速,每艘船上都有近十艘小艇放下,艇上排满一个个圆形木桶,各有四名战士操舟,运桨如飞,突往敌阵。

    数十艘小艇散开在双方阵营之间,渐渐逼向敌船。

    楚军主船之上,此次负责调遣战船,与善歧同为少原君府四大家将的丰云冷笑道:“萤火之光,敢与日月争辉!”

    将手一挥,备战号令传出,所有火箭同时燃起,蔚为壮观。

    “且慢!”召玉突然出声阻止,令所有人都往她这方向看来。

    召玉先对丰云微微一笑,方道:“将军请下令全速前进,突入敌方近围,再以火攻。”

    丰云一愣错愕,却见召玉抬起明丽的俏脸,遥视夜空浮云:“若我所料不差,湖上风向将变,一旦火起,我方逆风行船,反遭其害。白姝儿精通战法,前方小艇上必然载满火油,便是要引我们燃箭摧毁,她便可借风势转变占取主动,万万不可大意。”

    但凡水战,无不以火攻为主,水上风向往往可决胜负。火随风势,逆风一方必然吃亏,一个不好弄巧成拙,便是得不偿失。

    召玉语声方落,迎面已有一股暖风自西南方涌来,吹得人人衣发飞拂,乃是楚国这一时节特有的季风,使他们由先前顺风迎敌变作逆风推进,不由皆对眼前看似娇弱的美女刮目相看。

    丰云笑道:“来前君上早有吩咐,召玉姑娘若有兴趣,可全权指挥一切行动,我等素领骑兵,水战皆是外行,今晚便充当帐前末卒,请姑娘直接下令。”说罢抬手一让,退到召玉近侧,负起护卫之责。

    今次众将遵少原君令听从召玉调遣,围剿自在堂,对这血统高贵的后风国公主无不心存好奇,欲看她究竟如何手段,令得傲视天下的少原君一意宠爱栽培,是以皆无异议。

    召玉多年来得皇非亲自指点,不啻为他半个弟子,兵法武功皆臻上境,纵与宣王这般高手对阵,亦有一争长短之力,更兼精擅水战,对自在堂了如指掌,皇非命她出手对付白姝儿,可见深谙用人之道。

    召玉从容环视身侧叱咤风云的一众名将,毫无娇怯之色,当下亦不推辞,传令道:“落半帆,变阵迎敌!”

    所有楚军战船降下半帆,船身两侧同时探出无数长桨,齐刷刷反击入水,船速陡然加快。

    湖面上现出整齐的锋矢阵形,激起飞浪狂涌。

    对方笛声转高,小艇上自在堂部属忽然弃船入水,近百人瞬间沉没不见。

    楚军战船在召玉指挥下全力加速,迎风破浪,冲入敌阵,无视数十艘小艇上燃油翻洒湖面,眼见和自在堂船阵正面交锋!

    召玉平静注视越来越近的敌船,断然下令:“船尾火箭伺候!”

    随着她动听的话音,数百支燃烧的劲箭自船尾同时射出,划出道道炽烈的弧线,火雨般投向夜空,将方圆数里的染香湖照得惨红如血。

    满天箭雨纷落湖面,爆起冲天烈焰。

    此时自在堂包抄楚军的战船恰好形成合围之势,却因楚军战船疾速前冲变成落在后方,完全处于逆风的劣势,顷刻间卷入火海,无一幸免。

    楚军战船擂鼓冲锋,士气大振。

    召玉玉容始终保持冷静,丝毫不为有利的局面所动,下令更替战士,继续催动船速,转身对众将道:“稍后我们与自在堂主舰短兵相接,有劳诸位将军全力截杀对方高手,擒贼先擒王,我们无需和这些小喽啰多加缠斗。”说着轻侧娇颜,“就目前目前形势,对方武功最高当属那穆国三公子夜玄殇,我想请邝老将军和方、骁两位将军合力应对此人,万勿令君上失望。”

    骁陆沉满意挑唇,抚上手中链枪:“久未与老将军并肩对敌了,老将军可要让我们几分才好!”

    “玉瑶剑”易青青笑道:“那我们夫妻自是与姑娘一并对付那白姝儿了?我倒想看看她是何等人物,竟叫君上这般兴师动众。”

    召玉唇畔掠过一抹自信笑意,柔声道:“区区一个白姝儿,交由召玉即可,这船上另有一人,若能将他生擒活捉,将对君上极为有用。郡主的玉瑶剑法攻守兼备,凌厉缠绵,远在召玉之上,最宜对付这轻功卓绝的人物,若再有展将军银戟压阵,便可万无一失。”

    这一番话既是夸赞,亦将一份功劳拱手送与易青青夫妇,回避了因方飞白、骁陆沉等武功高于他二人的安排,可谓高明至极。方飞白不由暗中点头,他与皇非乃是总角之交,较其他人更为熟悉情势,出言问道:“可是金媒彦翎?”

    召玉轻抬下颌,灵秀的脸庞在月色火光交映之下显得格外美妍动人:“不错,生擒此人,便等于掌握诸国无数机密情报,不到万不得已,当要留他性命。”

    众人目光交换,透出对她指挥若定、运筹决策的认可,亦了解到少原君多年前便着手培养此姝,早已为骑兵为主、少经水战的烈风骑接手赫连侯府控制下的水师战力布下环环相扣的安排,今夜练兵之战,便可看出召玉将来对君府会是何等重要。

    此时双方战船已相距不过百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