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二章 计中连环

章节字数:5324  更新时间:11-06-27 1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少原君府琅华殿。

    皇非刚刚送走且兰,轻衣白袍散玉带,正斜倚金榻听楚宫来的四名掌仪官报告迎娶九公主的仪程,其中光是礼单便满满堆了两案,由一个绯袍仪官恭立近旁依次禀读,一板一眼的声音中有清雅的琴韵悠扬送来,吹落花月满地灯火流辉,却是殿下八个眉清目秀的小童抚琴弄箫,极尽风雅美妙。

    礼单刚念了两卷,一名侍卫疾步入殿,匆忙一跪还未及说话,外面一把清冶柔肆的声音和着琮琤冰弦遥遥传至:“皇非,染香湖上今晚热闹得紧,你躲在君府干什么,不敢见人吗?”

    君府朱门重重洞开,直入中庭。

    几个掌仪官在朝多年,从未听过有人敢对少原君如此无礼,惊得面面相觑。皇非倏地张开眼睛,眸心闪过异亮,那侍卫奉方飞白之命抢先赶回报信,近前匆匆低语几句,随即退下。

    皇非笑着起身,随手酒瓶丢给呆立一旁的仪官,扬衣出殿。

    玄裳广袖的女子足踏月光登基而上,墨发幽舞,飘曳凌风,衬那殿前白衣夭矫飞扬,英雄王侯娇娆红颜,怎么看,都是一段千古风流。

    九公主身后,一众君府高手急步相随,方飞白跟着打了个手势,瞄向召玉。

    皇非恍若未见,只含笑看着子娆,神情极是愉悦:“我刚刚想着子娆,子娆便来了。”

    子娆挑眸问道:“哦?你想我何事?”

    皇非伸手揽上她腰肢,毫不介意众人在前,近她发间轻轻一嗅,笑道:“想子娆来亲自点验彩礼,看合不合心意,是否还缺些什么。”

    子娆神色柔魅,眼波却流星莹光般扫去:“只怕是心口不一呢,我想要什么,难不成你都舍得?”

    皇非漫不经心地笑:“只要子娆说得出,我便给得起。”

    “当真?若我要那九转灵石冰蓝晶,你给还是不给?”

    “子娆若是喜欢,这府中一人一物尽管拿取,以后,皆不必问我。”

    金灯银辉之下,如此轻言笑语,他皎洁的白衣若织月华,触到她如夜玄魅的衣裳时似有光华飘拂,流入丝丝迷人的微笑,满天月光满庭花香仿佛都在那双带笑的眼中荡漾,宠溺与温柔交替的光晕令人意醉心迷。

    子娆一时竟看走了神,刹那恍惚过后,竟有恣意的光彩自眸心闪烁。

    铁血江山溅美酒,且自张狂且风流,若与这样一个男子朝夕相处,无论如何都不会索然无味,而今后岁月如流水,朝朝暮暮,人间黄泉,执子之手,生死成契,想来,倒也一番有趣得紧。

    皇非笑看子娆眸光变幻,头也不回地道了句:“玉儿。”

    召玉袖畔微微一紧,沉默片刻,跪下阶畔。

    一串水光剔透的玲珑晶石托起在纤美的指间,低头处晶华散射,仿若冰莹的清泪,坠落在这被她视作神明的男子掌心。

    皇非抬手,转向子娆,略带调侃地道:“就是这个劳动公主凤驾,赏光亲临寒舍?”

    子娆媚睫一扬,方要说话,皇非指下突然一紧,锁住她手腕:“子娆你刚刚喝了酒。”

    子娆奇道:“君上日理万机,难道还管我喝不喝酒这种小事?”

    皇非手指压在她腕脉处,目光不离她面容,半晌后剑眉微蹙:“没错,从现在到大婚那日,不准你再沾半点酒。”

    子娆极是讶异,不由瞪向他,他是第一个用这般口气同她说话的男子,竟然如此自若,如此理所当然。月光一时闪闪烁烁,映入幽艳的晶瞳似有噬人的深色绽放,子娆便任他这样牵着自己,悠悠笑问:“凭什么?”

    “凭你是我皇非的女人。”皇非笑意翩然,手臂向内微收,令得两人肌肤相亲,再无半丝阻隔,低声轻道,“若子娆因此伤了身子,我会心疼。”

    一阵好闻的男子气息透过肌肤的温度,在花香月影中泛开奇异的涟漪,子娆一瞬不瞬地盯了他,凤眸倏地一眯:“皇非,你身上有女人的香味。”

    皇非目蕴轻笑:“子娆吃醋了?”

    子娆不由冷哼一声,皇非哈哈大笑,笑得她欲恼无从。他突然拖了她的手走到召玉面前,另一手挽了召玉起身:“子娆吃别人的醋不打紧,但莫要寻召玉的不是,可好?”看了召玉一眼,抬手拂开她衣袖,柔声叹道,“我几年前在逍遥坊见到召玉……”

    召玉下意识地向后瑟缩,软软柔荑在他掌心挣扎了一下,却如微弱无力的鸟儿想要挣脱天罗地网,徒劳无功。

    绮艳罗纱徐徐卷起。

    白玉般的手臂上展现开一道道狰狞的疤痕,深深浅浅纵横交错,遍布纠结,纵然伤口早已痊愈,那些密集的痕迹依旧勾画出曾经血肉模糊的场面。极致的美丽与极致的残忍,形成异常鲜明的对比,周围众人无不震惊,谁也不想这美丽自信的后风国王女竟有这样一段悲惨的经历。

    “她身上的伤处是被人用沾了毒液的鞭子毒打所致,我将她带到府中时,她除了手脸之外,几乎体无完肤。治好了外伤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有人一碰到她的身子,她便怕得打抖。后来是我慢慢和她接触,设法帮她恢复内力、改变容貌,又教她兵法武功。”皇非随手轻抚召玉的秀发,“唉,召玉其实算得我半个弟子,所以我遣尽府中所有女子,却独留了她在身边,子娆会怪我吗?”

    召玉眼中早有清光隐泛,屈膝一跪,泪水落下:“召玉的命是公子救回来的,愿替公子为奴为婢,绝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若公主……”

    话未说完,子娆淡淡蹙眉,似是怜悯,又似无情:“是什么人做的?”

    召玉红唇轻颤,许久,一字字道:“赫连齐,不过他已经死了,公子答应过会替我报仇,他终究死了。”

    子娆眸光意外一闪,前行几步,替她挡住别人的视线,整理弄乱的衣袖,幽声叹道:“人死了便罢了,多想无益。”俯身一刻忽在她耳边柔柔轻道,“只是你莫要忘了,亲手替你杀死赫连齐的,可是穆国三公子,夜玄殇。”

    召玉眸光一震,她已撤袖而去,只留下惊电般的一瞥,余香如刃。

    九公主走后,召玉一人站在偏殿,遥望东方天际。一颗明星高悬月宇,清灵湛亮,那是曾经后风故国的方向。

    三界繁华地,东海十三城。

    八百年前召皇朱襄以十局通幽棋负于白帝的这方人间仙境,玉髓之泉甘美流香,碧海美玉相映生辉,皓山冶剑术,晶宫夜明珠,奇珍异宝遍地皆是,海秀山灵美不胜收。

    每一样珍宝,每一寸土地,都时时刻刻吸引着世人艳羡的目光。

    美好之物永远为了引发掠夺而存在,人类的贪婪、欲望,侵略的本性,原始的残忍……

    召玉闭上眼睛,仿佛听到楚宣铁骑踏破山海的声音,厮杀与鲜血,哀嚎与狂笑,权力与罪孽,在烈火人间造就了灭亡的乐章。

    海天从此无色。

    她清楚地记得母亲自尽前对着父亲与哥哥的尸身露出凄美的笑容,绝望的话语带着嘲弄与解脱,“亡后风者,天也,神也,召氏也!”

    灭亡衡自取,莫怪苍天无情。

    衣衫下手足冰冷,每一条鞭痕都似毒蛇般钻心噬骨,不敢再想,忽然有人来到身后。

    召玉猛地睁开眼睛,听到一个熟悉悦耳的声音:“玉儿可是在怪我不近人情?”

    惊然回身,皇非负手笑立身后,微风拂来他身上华贵的气息,月华琼光照玉庭。

    她略有些心慌:“公子何出此言,玉儿怎敢怪公子?”

    皇非淡淡道:“你不是不怪,而是不敢。”

    召玉呆了一呆,情急下竟伸手扯了皇非衣袖,急忙道:“玉儿真的没有怪公子,九转灵石虽是玉儿父母遗物,但若对公子有益,莫说一串小小的晶石,便要玉儿粉身碎骨也无怨言。”她声音低下来,仿若月光下飘落的尘埃,“只要公子不舍下玉儿,玉儿做什么都情愿。”

    皇非低头,目中有着张扬而明亮的温柔,一如三年前她第一日入府,第一次抬眸。

    艳阳飞落他的剑锋,花零若舞,那样骄傲耀目的男子,多情的注视,是她在炼狱中仰望的光明。

    皇非笑了笑,自然而然地牵了她的手,便往前殿走去。方飞白等仍未离开,见他两人进来,纷纷起身相迎。

    召玉压下心中情绪,面容恢复平静,一眼看到暗色站在别鹤身旁,脸色苍白,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神情亦十分阴沉。

    “公主!”一见到召玉,暗色抢先几步迎上,低声说些什么,召玉神色一变,目光扫向别鹤等人,微有冷意。

    别鹤见状喝道:“暗色你莫要在公主面前搬弄是非,说我等与白姝儿暗通消息,先拿出证据来!”

    暗色冷笑:“那白姝儿亲口所言,岂会有假?休云向来清心寡欲,不似能做出这等事,到底是你别鹤还是闲情,你们心里清楚得很!”

    闲情怒道:“一派胡言!我二人乃是后风国遗臣,对公主忠心可鉴,何来背叛一说!”

    暗色反唇相讥:“后风国遗臣又如何?那赫连羿人昔年还是曾国王亲,不也一样卖主求荣,何况是你们?”

    “你血口喷人!”别鹤、闲情同时大怒。那休云虽暂时未被卷入,亦知事情难了,在旁微微蹙眉。方飞白等毕竟是外人,不便贸然插手,劝无从劝。召玉起先冷眼看他三人争吵,一言不发,此时柳眉一竖,厉声斥道:“说够了吗!”

    三人蓦地收声,触上召玉寒意十足的目光,心头皆是一凛,齐齐跪下,不敢再言。

    召玉方要说话,却听皇非叫道:“玉儿。”

    回头看去,他对她含笑招手,拍了拍身旁空位,示意她过来。

    召玉先是一愕,随即面色变化,似悲似喜,竟难形容。

    要知皇非身边女人虽多,却从不在部属面前对她们任何人表露亲近,更没有人可在这样的场合与他平起平坐。他这一举动,等于对众人宣布召玉在少原君府的地位,方飞白等皆面露诧异。

    皇非接过召玉近前奉上的美酒,对暗色道:“你将当时的情形说与我听,记着,莫要有半句谎言。”微笑中目光如电,一闪扫向暗色,就连旁边闲情与别鹤都被那一眼迫人的锐气所慑,那是千军万马中淬砺的杀气。

    皇非从不直接插手自在堂事务,此时突然发话,众人皆知是因召玉的关系,听暗色将船上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皇非眯了眼睛饮酒,也不知是不是在听,待暗色说完有一会儿,他才开口道:“你自问武功比白姝儿如何?”

    暗色一愣,道:“或者不如。”

    “哼!”皇非冷笑一声。

    暗色额前隐有薄汗浸出,咽一口唾液,只觉得喉中干躁,不知该如何答话。

    皇非眼角轻挑,点头道:“很好。”忽然扬手击出,一道犀利的掌风,直取暗色胸前。

    暗色猛然色变,侧后疾退,身形已然够快,却仍无济于事,被皇非快逾电掣的掌风击中膻中大穴,身子急遽一颤。

    皇非手指在袖中微微变化,数道指风紧接着点向他胸腹头颅各处要穴,但听“嗤嗤”轻响不断,暗色周身频频震颤,全无抵抗之力,脸色燥红如染,情形极是骇人。

    如此二十余指后,皇非一掌凌空虚按,暗色背后“噗”地爆出两点血花,似有一对细小的精光破体而出,不分先后嵌入殿柱之中。

    暗色身子抛飞,同时跌至地上,却一跃而起,屈膝跪下:“多谢君上救命之恩!”

    皇非早已收手回头,正好接过召玉递来的酒杯,冷冷道:“就这点微末功夫,连体内被人动了手脚都浑然不觉,还敢说‘或者不如’,你若能在白姝儿手中走下十招仍保得性命,本君便拜你为师!”

    暗色背心冷汗涔下,知他所言不假,白姝儿若确有杀人之心,岂会容他从容逃离,并且带回内奸的消息?这两颗“破玉子”乃是自在堂的独门刑器,一旦入体,无影无形,却随血液缓缓流至心脏,一击毙命,不过那将是数日之后的事情,事后无迹可查,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闲情、别鹤扭头对视,皆自对方眼中看出一丝惊险,白姝儿仅是略施手段,便险些挑起自在堂内讧,当真令人防不胜防。

    召玉反倒没有太多惊讶,替皇非斟完酒后娉婷起身,淡淡道:“这事到此为止,你们退下吧。”

    几人相顾惭愧,再不敢多言,对殿上行礼之后,恭敬退出。

    召玉并不归座,略微抿唇,低头轻声道:“今晚玉儿未能达成目的,走脱了夜玄殇,误了公子大事。”

    皇非笑道:“这算什么大事?夜玄殇仍在楚国,还怕他飞到天上去不成?”言罢起身,“飞白听令,本君给你一千战士,你与陆沉两人会同青青、展刑所率南楚部众把守衡元殿,五日后夜玄殇必然至此,届时若还不能将其击杀,不必再回来见我!”

    方飞白上前一步,朗声应道:“飞白遵命!”

    易青青好奇问道:“夜玄殇明知君上要杀他,哪来这么大胆子冒险入宫?我们不是应该在质子府或者通往穆国必经之路上布防才对吗?”

    “青青不知此人胆大包天。”皇非唇锋锐挑,“不久前曾有人潜入衡元殿盗宝,若我所料不差,十有八九便是这夜三公子,他的目标应是那原属穆国的紫晶石。若要盗宝归国,最佳时机莫过大婚之夜,我赌他定然会来。但飞白行事当要隐密,我还要借此确定一个人的心思。”

    他轻举酒杯,琼浆玉色倒映眼底,闪过异样的光影,仿似淡淡丝锦飘落剑锋,那温柔与锐利的轻芒,于此一瞬扣人心弦。

    众人皆是不解,不知是何人令得少原君动容,唯有召玉低下头去,心中隐隐猜出端倪。易青青忍不住问道:“难道有人这么大胆,竟敢出卖君上?”

    皇非面若止水,眸心射出冰冷的柔情:“但愿我所料有误。”

    他既不愿明说,却有谁敢追问,易青青娇笑转移话题:“君上算无遗策,今次无论何人要动衡元殿的主意,定叫他有去无回。”

    此话并非虚言,方飞白、骁陆沉所率一千烈风骑再加上一众南楚高手,五日后衡元殿将化作天罗地网,任人插翅难飞。邝天抚须笑道:“君上启尽麾下精英,却单单漏了老朽,莫非是嫌老头子不中用了?”

    “老将军差矣!”皇非转身哈哈一笑,恢复从容神采,攀了老将背膀道,“姜老弥辣,本君另有重任相托。大婚之夜赫连羿人将会发动宫变,刺杀楚王,老将军可率三千精兵于日行、恭华两门布置,出兵勤王,围剿逆党。”

    了了笑语,纵以邝天老练沉稳,亦是面现惊容,随后双眉一竖,退步领命:“老将定不负重托!”

    皇非微笑点头:“老将军记得以英煌宫起火为号,千万莫要妨碍了赫连羿人的计划才好。”

    邝天沉声道:“君上放心,老将知晓厉害!”

    皇非眸中异芒闪现:“二公子含回已失踪月余,据情报推断,此事定与冥衣楼有关,不可不防。丰云,你领两千侍卫由东城至乐瑶宫沿途布防,但只准暗中行事,没我号令,不得妄动分毫。善歧,你领五千都骑禁卫,打出赫连侯府旗号,布守八面城门,当夜朝中百官凡有异动者,本君予你专断之权,放手处置,事后概不追究!”

    一系列军令布下,众将无不血脉贲张,知道楚国大变在即,这短短五日已是上郢城最后的平静。

    召玉垂首不语,不知接下来如何安排自己。皇非掷下酒杯,站出殿外,抬头望向旭光将至的天际,扬眉淡道:“召玉,王后与含夕是我们一切计划的关键,我便将上阳宫交给你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