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三章 楚都烈焰

章节字数:5290  更新时间:11-06-27 1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帝七年六月己巳,清晨。

    乐瑶宫,凤寰殿。

    万盏金灯在黎明降临之前将风平浪静的极云湖耀得泛若金海,云台华殿接天阙,仿若远离尘间的神祇,俯视着楚都上郢彻夜的辉煌。

    金灯烨烨,光玉烁目,一张夔凤错金祥云榻映了灯火熠熠生辉,柔软的银狐白毯云彩般延开四周,越发衬得榻上琼光华美,那素衣清容的女子亦恍惚不似真人。

    九公主子娆只着一件流云丝衣,斜靠紫貂柔锦,淡睨着眼前铺展开来的大婚典服。

    深黑近墨的广袖玄裳,以产自崑国天岭的艳锦玄丝织就,端丽铺陈,恍若九重天上飞流的夜色,每一缕光泽都有着星的灿烂,月的沉魅。衣襈硃缘饰以鸾纹,翡玉双佩相和,真红大带如云,章绣丹金凌霄千丝凰鸟,自双襟两侧展翼而起,交入华佩霞绫,若有云焰之光飞缀逶迤,入目生色,华势无匹。

    一袭雍容尊贵夺众目,衬此王女帝姬,映此神容天色,真真相得益彰。

    依雍朝典制,龙凤玄服唯有帝后在祭天大典时方可穿戴,纵贵为公主亦不得擅越,如此礼裳已是逾制。子娆单手撑了额头,凤眸淡映华光,似笑似叹,直到殿下司仪命妇再次叩首请公主服裳,她才抬手环目,一副云袖慵然飘下,玉手指向近旁。

    侍女们不知其所,茫然相顾,子娆指尖再点了点,一个命妇沿她手指看向旁边以金盘玉匣装饰的几样彩聘,迟疑问道:“公主可是……要这玉髓酒?”

    “是了。”子娆欣然展颜。

    彩衣侍女上前捧了金盘,将酒取出,子娆步下凤榻,赤足迈过那厚软的银毯,柔丝长衣曳地生烟。

    众目睽睽下,她伸手取了酒壶,一线美酒倾入红唇,幽冽芬芳,颊染胭脂落梅香,胜似红妆。

    一壶酒尽。

    眼见九公主慵媚抬手,丝衣如水滑落腰畔,一肩柔光潋澈的青丝随之倾下,勾勒出曼妙玲珑的身段,满殿灿华金光都似暗了下去,暗到无声,唯余一抹幽艳背影,摄去人声息神魂。

    “少原君府有此美酒,皇非若不风流,便是暴殄天珍。”子娆流眸轻笑,魅然喟叹。

    轻轻伸手,一众命妇侍女方才惊醒,急忙趋前,或站或跪,替九公主奉衣服裳。

    子娆任她们忙碌,丹唇含笑。待到妆成,侧眸回顾,落地大镜粲然生辉,映出女子绰约的姿容。

    每个人心中都生出感慨。

    便是这般倾国绝色,方配得起少原君天纵英姿,便是这般仙容玉貌,方称得上帝女风华,睥睨无双。

    广殿无风,深若永夜,唯一片灯焰焚金燃玉,隔着帷幔千副,影影绰绰照亮空旷寂静的极云殿。

    “主人,可以了。”离司低头后退,换作玄龙常服的子昊淡淡转身,玉案上放着云纹销金行墨龙王旨平铺开来,浅玉色织成的底子空白一片。

    子昊独立案前,面容在那光亮深处显得十分静暗,看不透往昔深澈的眸中究竟有着怎样的神情,片刻之后,徐徐提笔濡墨。

    纯艳的流金朱砂,在雪白的云毫笔尖上浸开一缕丹红色泽,执笔之手削瘦而苍白。

    离司见惯这只手翻覆风云的力量,看似修弱的指下,只要轻轻一拂,便是一城贵庶、一族生灵、一国诸侯乃至四海天下的悲喜。

    一怒万骨枯,一笑天地清。

    然而此时,离司却从那清绝的侧影中感到一丝迟疑。这是近十年来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哪怕是昔日下令墨烆赶赴宣国,病榻上的少年留给人的亦只是淡漠的平静,犹疑这种情绪,离司曾以为永远不会在主人身上出现。

    但这一切也不过刹那,笔锋触落金绢,依然是峻峭飘逸,傲骨天成,那清劲拔锐之气仿若多年前他在雪地临帖的笔致,浑然有别于登基以来锋芒尽敛的深沉。子昊放了笔,轻轻将袖一扬,将这王旨交于离司,淡淡道:“用印吧。”转身向外走去。

    离司跪地接在手中,看向那旨意时,目光不由一震。

    重叠灯火,投落幕帷深影,幽幽跳动不休,仿若在下一刻便要炙烈燃烧起来,在那鲜红与灿金的交错之中,因那转折提笔透出的绝然。

    短短两行御笔亲书,册立公主子娆为王族之主,于东帝大行之后继承帝位。

    天边响起遥遥钟鼓,传彻楚都四方。

    八百年雍朝江山传承,封印在如血的朱砂之后,染作九天凤鸣展翼的煌烈。

    没有金徽玉饰,没有华缎艳锦,没有仪从万乘筑鸾宫,没有千里王川册天娇。四十三字朱红丹书,一道肃简的王旨,便是襄帝王女九公主下嫁少原君,全部的妆奁。

    子娆轻轻一笑,展袖移步。

    命妇跪请九公主落座,呈凤冠、博鬓、步摇、十二鸾钿,并各色钗翠金坠,为梳望凤云髻。九公主只是淡淡一瞥,不置可否,两侧侍女不敢擅作主张,敛襟静候示下。

    通明华灯层层璀璨,一路照亮宫门九重,深殿恢弘。

    阶下宫人忽然不约而同俯身行礼,绛衣朱裙深深浅浅盛放满殿,恍如渐芳台上桃红春色,美胜瑶华。

    镜中灯辉云生,一人自那芳菲万丈的红尘徐徐而来,玄衣上的龙纹仿似天阙浮岚,映她笑眸如烟,柔颜若水。

    他的身影在她妩媚的凝视中渐渐清晰,袖畔药香微苦的气息浮盈飘杳,如在云端。子娆微微地笑,听他轻轻挥袖,淡声吩咐:“你们暂且退下。”

    四周裙裾曳地之声窸窣,低眉敛首的女子退至殿外,躬身等候,不敢抬头,皆因那清雅绝尘的声音怦然心跳。

    子昊迎上镜里幽柔的目光,轻声叹息:“原来子娆是这么美,二十余年,朕竟从来不知。”

    子娆叠指端坐如仪,乌发凤衣重重铺展,霞染星眸:“后悔了吗?”

    子昊无声一笑,修削的身形在银龙玄服映衬之下显得雍容而冷然,这一刻温柔平静的东帝,仿若渊夜深海千里无波,再艳丽的光与色折入深邃的海面,也都沉淀得一丝无余。

    镜中淡影成双,秋水神骨,风雪清华,朦胧里相交相映,恍似重叠。

    眼底里明净的凝注,眉梢上清醒的缠绵。

    “朕记得还欠你一样东西。”

    他伸手抚上她散覆肩头的发,妖娆青丝,越发衬得那双幽澈凤眸深若寒潭。子娆柔柔道:“欠得太久,连本加利一并算下,可就还不起了。”

    子昊淡笑道:“只要不再欠,朕总是还得起的。”

    子娆微微抬睫,一缕笑意悠悠洇开唇畔:“今晚离司和十娘将以陪嫁侍女的身份随我进入君府,烈风骑要同时控制楚宫、赫连侯府和质子府,造兵场中密牢必有松懈,若能趁机将宿英救出,我们便等于得到了一本活的《冶子秘录》,离司应该已将计划详细禀报给你了。”

    灯下子昊面若止水:“子娆已是王族之主,今后任何事情皆可直接下令,不必再让他们特地请示朕。”

    子娆手指向内一收,丹艳的指尖陷入重衣深处。隔着那一方明镜虚幻乾坤,她静静看着伫立背后一身清漠的人影,良久挑开笑颜,一字字说道:“王兄,你欠我一场完完整整真真正正的洞房花烛夜,以后,可别忘了还我。”

    子昊有瞬间的沉默,而后依稀一叹,轻轻挽起她的发丝:“好,朕记得。”

    发间清滟的幽香潋潋悱恻,千丝万缕,是她美好如玉的流年,花落芬芳姣艳的情怀。

    柔长云丝滑过玉梳,落在朱凰华服玄魅的底色之上,温凉与缱绻留恋于他的指尖,一支血玉发簪雕琢精美,凤翔云鬓,绾作万千风华。

    翡玉冰澈,晶莹似血,一雕一琢,莫非前缘。

    朝阳升起,将整座大殿笼罩在煌煌金辉之中。九公主銮舆升驾,逆光下子娆缓步而去,踏过琼阶玉道,凤衣云裳飘展的裙摆随着霞带轻烟缭绕飞散,似被光华晕染,步入天光之际,祥云之端,那一幅极美的画面,无尽,而多情。

    是夜,上郢城金灿满天,灯火成林。

    少原君与九公主登上呈曜门时,焰火正盛。

    子娆站在这楚都最高之处看着身旁已经成为她夫君的男子,他绛红色飞绣赤云金羽朱雀神鸟的华服在星月与火焰的照耀下异常夺目,宽大的袖袍张扬放肆,令人想起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英姿,他的光芒与骄傲。

    城外是追随他的精兵猛将,城内是拥护他的大楚子民。

    八方城门、深街永巷、禁宫重殿,望台高阙……一股股暗流汹涌,在这漫天华焰之下,无声无息澎湃。

    今夜之后,楚国将不再是如今的楚国,天下将不再是如今的天下,曾经的九公主亦将不复存在,冠以少原君夫人的名号,人世至高无上的尊荣与权力,她与他,必定在这乱世风云中携手与共,面对属于他们的战火烽烟、盛世繁华。

    子娆唇边掠开一丝笑痕,平静若深夜涟漪,刹那生姿。皇非便在此时转头,看向她,“子娆在想什么?”

    子娆临风侧颜,云袖之上烈烈火凰凌空飘举,有着华色冲天的美艳,“我在等着看比这焰火更加壮观的场面,未知何时上演,何处开场?”

    皇非剑眉飞挑,优雅伸手相邀:“此话正是时候,吉时已至,夫人可愿与本君共登云台,赏此烟华盛景?”

    子娆目中异彩闪过,此时戌时刚至,楚王车驾已然回宫,高台烽火,将燃其夜,宫掖之变,将在眉睫。

    轻轻扬唇,抬手相握,随他行往呈曜门高达丈余的望台。

    皇非华烈的衣摆迎风拂过直耸而上的台阶,随着他从容的步伐,渐行渐高,“子娆可喜欢登高望远?”他突然问道。

    子娆道:“我初次约你相见,便是在惊云山巅。”

    登临绝顶,凌云踏雾,看天地之无垠,睨万物于足下。

    皇非掌心收拢,微笑时薄锐的唇锋自成一弯高傲的弧度,与他挺直的鼻梁、锋亮的眼神相配,恰到好处地表现了他凌人的盛气,“子娆,无需太久,我会带你重登惊云天峰,尽览九域万里山河,那时你必以少原君夫人为荣。”

    他踏上最后一级石阶,拥了子娆转向东北方殿宇起伏的宫阙:“今夜我水军精锐已绕道沩江,潜入云间,控制符离,三十里外便是宣国国境。从今日起我要你与我一同,看你的夫君如何收掌七城,攻入宣国,我要你亲手替我更换宣都徽识,将烈风骑的战旗插上宣国大地。”

    子娆目光随他指尖越过大楚国都的上空,划出一道威凌的锋芒,他怀内强势的男儿气息有着骄阳般炫人的华丽,夜光下她轻轻细起眉目,妖娆笑意流潋风华:“楚有少原,九域弗敢言兵,夫君果不令人失望。”

    皇非声音在光焰闪映下显得温柔而冰冷:“姬沧敢在我眼底伤你,此次我必让他好看。不止是他,”他爱怜地环住怀中女子,“子娆以后莫要再做傻事,一切有为夫在,歧师必不敢再刻意作梗,处处为难。”

    子娆心头一跳,侧眸迎上他的目光,忽而曼声轻问:“攘外必先安内,今夜楚都想必有不少精彩的节目,未知夫君安排在何处?”

    她眼梢夺人的媚肆挑破万千机锋,皇非眼中笑意渐盛,眼前这女子,知他一切心机权谋,懂他所有鸿图远志,却敢与他并肩站在这杀伐之巅,笑瞰天下风云如无物。

    她的美貌她的艳,她的肆意她的冷,笑入耳,恍如战场之上纵横千里的杀戮一般驰骋快意,发入手,恍如庙堂之上指掌乾坤的叱咤一般令人陶醉。

    恍如惊云山巅,九域四海展现眼前的那一刻,那是他一生炙烈的追求。

    三千美色如流水,姹紫嫣红看遍,这个叫做子娆的女人,将是他生命中绝艳的色彩,同他的剑、他的名、他的传奇一起,铭刻永存。

    他轻描淡写地在她耳边笑道:“英煌宫,衡元殿,赫连侯府,此中无处不精彩,本君必不让夫人失望就是。”

    衡元殿三字一出,子娆心间一凛,笑意凝在唇畔。一个隐约的念头倏闪而过,仿若惊电驰裂夜空,狂风骤雨随之隐动。

    这一刻他拥她在怀,赏此漫天烽火、烟华万丈,处心积虑的赫连侯府被他轻松玩弄于指掌,衡元殿张开天罗地网,等待着对手的到来,楚国命运悬于一念,北域大地扼于掌中……

    这一切再次证明了烈风骑奇兵诡道的超凡实力,子娆亦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大楚少原君的可怕。

    城头疾风飞卷,扬起两人玄衣赤袂,双双激荡不休。

    皇非温柔执了子娆的手,将火把送入矗立于高台之端巨大的九雀神鸟云雷纹盘螭铜鼎。

    一道烈焰冲天而起,半空血色如花,终于照亮了宫阙千重、云楼凤阁……

    御苑上阳宫。

    中宫仪仗肃静,一架硃轮紫络饰重羽八銮翟车停至殿前。

    两名侍女趋前掀起丹凤金帷,车中伸出一只柔软的手,腕上玉环叮咚,仿若仙乐盈耳,一双金鸾缠枝步摇垂落淡淡丽影,楚王后扶了侍女步下车来。

    一天流辉,月满金阙。

    楚王后抬头看向这月色下秀美堂皇的宫殿,似乎低声叹了口气,轻轻举步往殿内走去。

    “王嫂!”含夕公主刚刚回宫,衣服还未换下,听得侍女禀报转身向外迎来,彩衣明艳在花香丽影中翩飘若舞,带来清脆的笑声,“王嫂你怎么来了?也不叫人提前说一声,我好早些回来陪你。”

    楚王后已有八个多月身孕,因临产在即,今晚并未出席少原君与九公主的大婚典礼,此时微笑看含夕一阵风似的来到身前,姿容端雅,温柔底处有着与少原君如出一辙的高贵。

    “在宫中闷得慌,便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楚王后抬手示意侍女们留在殿外,除她的贴身侍女拢月外,以召玉为首的八名朱衣女子躬身后退,隐入了花团锦簇琉璃影中。

    含夕牵了楚王后的手,撒娇道:“皇非娶了子娆姐姐这大美人,都没时间理我了。子昊哥哥主持完大婚典礼,就先回了乐瑶宫,他身子才刚好些,我也不敢扰他休息,便也随王兄回宫来了,王嫂来得可是正好。”入殿后,她摆手遣退侍女,依在楚王后身边悄声问道,“王嫂,你记不记得皇非上次说过的事,王兄他答应了吗?”

    楚王后微笑道:“放心好了,你嫁入帝都乃是一桩良缘美事,皇非既然有此提议,大王又怎会反对。”

    “真的?”含夕眼中闪过惊喜,眸光跳动拂视于她,又带三分娇羞,“王嫂,你先前也见过东帝,你说他……嗯……他好不好?”

    楚王后道:“好与不好,我如何说了算?你日日将他挂在嘴边,怎么自己竟不知道?”

    含夕俏脸一红,顿足道:“王嫂你取笑我!”转而又抿唇浅笑,轻轻低头,“他对我很好,每次我去找他,他总会教给我一些好玩的东西,他知道好多有趣的事情,他还告诉过我,帝都有天下各国进贡的珍禽灵兽,还有人间罕见的奇花异草,他说如果我喜欢的话,便带我一起去玩。王嫂,到时候你和王兄也去好不好?他一定会答应的,你没见过他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特别温柔……”

    这一番儿女思怀,情愫满心,楚王后目视含夕娇喜的笑容,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握住她,柔声道:“含夕……”话音未落,忽闻一阵巨大的响声传来,震得上阳宫殿宇颤晃,晶灯摇曳。

    含夕吃惊回头,但见殿外天空被一片血红淹没,英煌宫方向隐有火光冲天而起。

    “发生了什么事?”含夕方要出殿去看,却被楚王后攥住手腕:“含夕!不要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