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五章 衡元宝殿

章节字数:4910  更新时间:11-06-27 1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照玄宇,塔林森然。夜玄殇翻身跃入城东古庙,前行数步转入中庭。

    前方一人自虬枝花树下转身,白衣皎皎,如映琼光,含笑道:“三公子果然准时,我还担心质子府若有围兵,你未必能够安然走脱。”

    夜玄殇潇洒欠身:“虽有点小麻烦,但玄殇若连质子府都出不了,岂不让殿下失望?”

    月下一身轻甲战袍,飒飒英姿,绰绰风华,眼前正是当今九夷族女王且兰。

    “君府已然行动,楚宫大乱,都骑、都城两军禁卫和烈风骑皆被叛军牵制,我们从密道入宫,直通衡元殿,之后叔孙先生会亲自带人接应,一切顺利的话,天亮时三公子应该已入穆国境内。”

    “有劳殿下。”夜玄殇点头,抱剑在胸,神情朗朗,“玄殇有件事情一直不明,今夜如此助我,九夷族所冒风险非同小可,不知,究竟是殿下自己的决定,还是东帝授意?”

    且兰举步前行,在经过他身边时停下脚步,战袍风中扬起,微笑侧首:“是九夷族还是帝都,对三公子来说很重要吗?”

    夜玄殇目光在她眼中一停,片刻对视,突然笑道:“哈哈,确实无关紧要,玄殇多此一问了!”

    赫连侯府弑君叛乱,奉少原君令,都骑禁卫布防上郢东西两城,九门十八坊火把点点,蹄声阵阵,不断有禁军纵马而过,整个楚都笼罩在一片火光肃杀之中。

    夜玄殇与且兰巧妙避开守兵,半刻之后到达密道入口。

    楚宫密道仍有机关防护,但有且兰从旁提点,比起上次彦翎步步探路自不可同日而语,两人未费多少周折便顺利潜入,且兰对夜玄殇道:“上次你夜闯衡元殿后,皇非亲自设下一重剑阵,他的阵法机关深得师父真传,我并无把握能够破除,所以我们唯有经造兵场中密道绕往衡元殿,但却要设法瞒过其中守卫。”

    夜玄殇道:“路上我曾留心看查,以少原君府此次平叛出动的兵力,造兵场中留守之军不会超过五百,我们只要小心行事,应有九成把握能够成功。”

    黑暗中雪纱遮面,只见且兰眸波一扬,眼中隐约透出笑意:“看来你对楚国兵力分布知之甚详,今晚造兵场中不多不少恰是五百守兵,三公子是想硬闯,还是智取?”

    夜玄殇闪身越前,回头笑道:“硬闯也好,智取也罢,请让玄殇当前先行。”

    接近君府方向,寒气越来越重。此次进入密道不像上次那般匆忙,夜玄殇沿途细察,发觉石壁之上湿气层层,不时有水声入耳,方知这造兵场竟是建在君府与楚宫相连的内湖之下,巧借地势之利,将密道中所有异常掩盖得天衣无缝,囤军驻兵无人能知,可谓布置精心,机密隐蔽。

    在且兰指引下,两人很快深入密道,不多会儿便有火光映出,造兵场入口出现在眼前。

    与那日炉火雄雄、兵来将往不同,今晚偌大的造兵场四下安静,唯有当中一个巨大炉鼎火焰燃烧,照亮周围剑石兵甲,八名赤衣侍卫分立两侧,把守着通往君府以及造兵场后密牢的通道。

    且兰与夜玄殇悄然潜入,归离、浮翾双剑同出,一双锋芒,数道血光,八名侍卫连人影都未看清,便颓然倒地,声息全无。

    “好剑法!”夜玄殇低声一赞,“以前只听说九夷族女子善用弓箭,炎凤弓天下无双,却不知殿下剑法亦如此精妙。”

    且兰回剑入鞘。洗马谷中朝夕相处,九式剑招口传亲授,身畔低低的轻咳,指尖冰冷的温度,青衣雪袖,兰息药香……一瞬回忆化作眸中千百波澜,方要说话,耳边忽闻一声暴喝:“什么人!”

    两人同时一惊,前方破风声起,紧接着一阵机括微响,且兰识得是密牢中箭弩机关发动之兆,脸色骤变,便见密牢入口处三道人影飞掠,箭啸声随之响起!

    密道中寒芒忽现,无数劲弩锋芒疾密,爆射而至。

    夜玄殇亦曾见识这机关厉害,心叫不妙,却见那三人中最后一名蒙面女子急掠时突然返身,抬手一扬,一片迷雾自她手中散出,有若实质般封向密牢出口,半空一旋,漫天箭矢纷纷坠地,竟被一张细密如缕的丝网全然阻下。

    “雕虫小技!送你们点回礼尝尝!”那女子轻笑声中再一扬手,丝网凌空飞起,不知如何化出无数金针,密雨般罩向出口。后面追来的守卫猝不及防,顿时一片惨叫。那女子一招得手,亦不恋战,道声:“便宜你们!”抽身便撤。

    不料此时,四面入口忽然毫无预兆地落下数道闸门,轰隆声中,同时将所有出路完全封死,偌大的造兵场顿成地下牢笼。

    那女子“哎呀”一声顿足,暗器再次射出,阻挡密牢追兵。另一名蒙面女子亦返身杀回,一柄长剑灵动犀利,变幻莫测,每每出招,必有守卫吃痛跌退。

    这座君府密牢与造兵场相连,为防重犯逃脱,机密泄露,四面机关重重,牵一动百,这些来自《冶子秘录》的连环机关,发动之快世所罕见,叫人即便知道,亦根本无法避开。

    便这片刻,密牢中守卫涌入,顿将且兰与夜玄殇一并卷入混战。凭他两人武功,区区守卫自然奈何不得,但且兰却知这下十分麻烦。要知造兵场中机关一旦发动,便会同时向君府示警,立刻引来重兵追捕,纵然今晚君府大部分兵力都在楚宫,但所余三千烈风骑,已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任何变故。

    此时进入造兵场的守卫越来越多,逼得原本分做两处的几人渐渐靠拢。先前那两名蒙面女子护着当中一人,虽不断出剑伤敌,却也一时无法杀出重围。且兰剑下连断对手两柄兵刃,再伤一人,正自焦急,身侧忽有人低声喝道:“借殿下浮翾剑一用!”

    且兰倏地回头,恰好火光闪过,看清背后之人竟是被囚于君府密牢多年,后风国寇契大师的嫡传弟子宿英,难怪他能认出浮翾剑,心中由惊转喜,回手一道利芒疾闪,宿英双手间紧扣的一对精钢腕箍应声而断!

    宿英骤获自由,一声长啸,抬掌击飞两名守卫,杀入阵中。左侧蒙面女子金针出手,迫得对手连连后退,叫道:“这些人交给我们,师兄快去破除机关!”

    夜玄殇已认出她是寇十娘,手中剑光陡然转盛,替她挡下对手,喝道:“去护宿英开锁!”

    近旁两女微一对视,双双纵身而起,恰将攻向宿英的守卫拦个正着。且兰亦化剑如虹,与夜玄殇左右联手,威势倍增,一时杀得众侍卫寸步难进。

    宿英乃是寇契大师得意弟子,秘录中的机关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俯身不过片刻,四面铁闸一震,同时向上升起。

    “走!”夜玄殇剑下异芒爆现,身前对手溅血跌开,携了且兰闪电后退,同时一掌击出。造兵场中燃烧的炉鼎被他浑厚的掌劲隔空击中,轰然一声飞起,火星木炭漫天四散,化作一片火雨砸向追兵。两人趁此机会闪入密道,宿英随即发动机关,铁闸重新落下,几人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密道中一阵急奔,面前空间忽然拓宽,出现八方岔口。且兰拦住众人道:“这里所有密道都通往万象地宫,千万不要乱闯,以免陷身其中。”

    闸门机关方才已被宿英设法破坏,将所有追兵暂时阻在造兵场中。宿英一振手上链铐,抱拳道:“今日得殿下及时相助,宿英能够重获自由,感激不尽!”

    且兰道:“宿先生不必言谢,君府守兵很快会绕道追来,现在我们唯有衡元殿一个出口可行,恐怕要硬闯密道中的剑阵了。”

    “少原君府的造兵场果然名不虚传,险些便着了道。不过这整座君府的机关,十有八九出自师兄之手,区区剑阵如何拦得住我们?”十娘移步上前,仍是那副笑靥如花的妩媚模样,另一女子亦拉下面巾,正是东帝贴身侍女离司,妙目盈盈打量夜玄殇,迟疑问道:“夜三公子?”

    离司与十娘皆曾修习后风国大自在四时法,方才劫牢救人处处留下痕迹,误导对方,事后自难有人想到帝都。宿英对君府各处设计了如指掌,皇非曾欲杀他灭口,东帝今夜救他脱狱,看似声色不动,却每一步都抢在对手之前,暗中牵制棋局走向。楚、宣、九夷,无一例外,日后帝都对诸国的控制将至何种程度,东帝究竟要赋予已成为少原君夫人的九公主何等力量,竟是令人思之生畏。

    夜玄殇眼中闪过思忖,刹那恢复深邃,对离司微一点头:“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再说。”

    衡元殿,华宫阒暗。

    月光自林立的长窗透入,整个大殿沉浸在无边的幽静之中,声息全无。

    突然,一丝极轻微的响动,大殿两侧高大的金柱之后一道暗门悄然滑开,十娘当先自密道闪出,确定四周并无守卫,众人先后出现在这存放楚国重宝的大殿中。

    深夜之下,整个大殿安静得异乎寻常,夜玄殇最后掠出密道,正判断紫晶石存放之处,心中忽觉一阵异样,与此同时,走在他前面的且兰突然停步,但听“铮”地一声异响,夜玄殇背上归离剑发出直击人心的惊鸣。

    几乎是不假思索,夜玄殇反手拔剑!

    惊风骤响,携着尖锐凌厉的劲气,一柄链枪从天而降,漫天枪影罩向将众人头顶。

    夜玄殇大喝一声,剑锋向上挑去。

    且兰飞身转步,玉手双掌击出,与归离剑不分先后阻向来人。

    “嘭!”

    枪影爆散,原本黑暗的大殿忽然亮起火光,映得殿柱煌然刺目。

    左右两侧一双银钩,一柄利剑,从精妙的角度破空而至,身后银戟封路,骇人的真气卷向宿英背心!

    电光火石之间,场中寒光频现,“叮当!”连串激响不绝于耳。

    夜玄殇与且兰同时后退,以化解游子枪上凌空袭体的劲气。离司与玉瑶剑乍合即分,瞬间二十余剑,剑剑惊心。宿英手无兵器,不得已硬拼银戟攻势,闷哼一声飞退回来,唇角溢出血丝。十娘对上几人中武功最强的方飞白,一招之下,肩头溅血。

    刹那间五人中两人负伤,对方却唯有骁陆沉独抗夜玄殇与且兰联手之击,落地时大退三步,游子枪“噔”地顿往地面,足下玄石四分五裂。

    大殿暗处伏兵突现,扑向众人所在,两侧长窗大开,同时有人跃入,窗外火把林立,人影绰绰,一时不知究竟有多少兵马。

    方飞白朗声笑道:“果真不出君上所料,三公子胆敢再入衡元殿,我等奉命在此,恭送公子上路!”

    君府众将皆曾领教归离剑厉害,不给众人任何喘息机会,一声令下,数支长矛破空疾刺,当先攻至。

    后方破风声起,钢索软鞭同时击来。

    夜玄殇此时只要略作躲闪,便可避开长矛应付身后鞭索,但也只要一瞬,长矛手便会将殿门完全封死,使他们失去闯出殿外的唯一机会。

    倘若被困殿中,必是有死无生之局!

    夜玄殇纵声长啸,身形疾闪,手中长剑爆起凛冽寒芒,仿似人剑合一,速度激增,闪电般射往殿门口长矛手之间,对背后钢鞭视若无睹。

    他的目标是骁陆沉!

    动手一刻,且兰便已明白他的用意——拼上一人受伤,趁敌人尚未完成合围之势,在其最弱之处杀开一条血路,今夜众人方有保命离开的可能。骁陆沉方才受他两人联手一击,气息未复,正是稍纵即逝的时机!

    当下侧身横移,清吟声中浮翾剑现,如雪虹芒卷向夜玄殇背后鞭索。离司在洗马谷时曾奉东帝之命与且兰切磋剑法,行动格外默契,同时出剑相助。

    双剑横空,结为剑阵,半空鞭索震飞,对手喷血后跌。

    两人齐声娇喝,疾往后退,剑光电闪,左右挡下攻向夜玄殇的两名敌人。

    剑劲吞吐,对手胸前溅血,惨叫毙命。方飞白等人亦纵身出手,却是攻向已然受伤的宿英与十娘。

    这一刻敌我双方皆已做出最佳的战略判断,刹那胜负分判!

    数支长矛“咔嚓”齐断,归离剑异芒电掣,骁陆沉声低喝,挺枪迎击,但闻一声嘶哑闷响,剑芒中迸开血光,骁陆沉虎口震裂,链枪脱手,眼见剑气直指眉心,顾不得胸口气血狂翻,全力向后飞退。

    归离剑势如奔雷,直射敌阵!

    蓦地一刀一剑,自前方两侧呼啸拦截。娇叱声中,易青青彩衣飘飘出现半空,身侧南楚高手蜂拥而至。

    夜玄殇心念电闪,已知绝不可能在刀枪触体之前,同时挡下两方凌厉的攻势,而若移身化解杀招,背后离司与且兰必有一人遭殃。

    怒哼一声,长剑闪电上挑,左肩却使出卸劲,一缩一挺。

    “锵!”

    剑气贯空,易青青长剑骤颤,闷哼声中,被剑上传来的狂猛真气震得凌空飞出。

    夜玄殇同时肩头溅血!

    那持刀之人亦给他猛地向侧震去,喷血毙命。

    夜玄殇纵啸前冲,竟在骁陆沉退入长矛守护的瞬间破入敌阵!矛光潮涌,剑掌相交,骁陆沉大喝一声,跌出殿外,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夜玄殇趁此机会冲向殿门,且兰、离司随后跟上,宿英借与展刑硬拼的反震之力疾退,左手翻旋,右手拍击,生生震开如林刀剑,喝道:“十娘快走!”

    十娘处境最是危险,就地翻滚,架下方飞白当头一击,握住近旁刺来的长矛,挥手送入一名敌人腹中,正欲发出金针,一摸之下,却发现袋囊已空。

    就这交睫一瞬,方飞白双钩再至!十娘猛一咬牙,施展轻功腾空而起,足尖点上钩稍,身下无数长矛骤然落空,而她借势上翻,手中丝网飞旋散开,当空罩向方飞白。

    方飞白倏地后撤,足尖挑起一支长矛,大喝一声:“去!”长矛破空激啸,直冲丝网中心!

    强劲无匹的真气贯透千丝万缕,其势之快,迅逾闪电,十娘甚至来不及收网阻挡,矛光直射胸前。

    半空中一双羽箭急啸而至,却已不及,长矛穿破网影,一蓬血光于刀枪剑阵中急速坠向殿外。

    宿英狂吼一声,掌风扫出,敌人如潮纷退,且兰凰羽箭再至,连珠疾射,阻挡方飞白追击。

    十娘满身染血坠落宿英怀中,众人终于杀出殿外,来到空阔的广场之上。

    层层火把将衡元殿照得内外通明,密密麻麻的弓箭手,锋利的箭镞在火光映照之下,散发着令人心寒的杀气。

    重重围困,天罗地网,封死所有退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