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七章 恩断义绝

章节字数:4968  更新时间:11-06-27 18: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宽阔街衢,煌煌宫府,万重火把映得黑夜如同白昼,唯闻一人马蹄声落,刀剑如林,亮光反射在他绛红若血的披风之上,几乎叫人不能正视。

    少原君完美无缺的微笑,可令天下女子怦然心动,可令冰峰融为春水,然此时皇非唇角冷冽的锋芒,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有种彻骨的寒意。

    斩杀万军,屠城灭国,且兰亦从未见过他这般神情。

    但皇非并没有看向九夷族任何一人,甚至包括夜玄殇与宿英,千人万众,他只在一片刀枪剑影中冷眼注目君府前华服飘舞的女子。

    “子娆姐姐!”烈风骑中突然传来一声悲叫,秀发凌乱的含夕越马上前,喊道,“你……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皇非身后众将,方飞白面色阴沉,马前靠着气息奄奄的召玉;老将邝天横鞭在侧,一步之外随有三名灰衣老者,低眉垂目貌不惊人,不知是何身份;展刑、易青青夫妇皆是怒视众人,骁陆沉略微坠后,半阖双目自行调息,看情形虽保住了性命,但没有数月时间也绝不可能恢复功力。

    方飞白等人赶到上阳宫时,皇非已先一步将含夕与召玉救出。整个上阳宫毁于火海,含夕幸而无恙,召玉却受伤甚重,几乎送命,此时全赖方飞白从旁护持,挣扎抬手指向子娆:“你这妖女……枉君上如此信任你……竟然下此毒手……”子娆对她视若无睹,但看向方飞白时,眸心倏地一收,一点墨色如光暗放。

    方飞白面无表情地回望子娆,以及其后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宿英,但他知道,今晚衡元殿的变故已根本算不了什么。

    上阳宫中王后与小王子横遭意外,令得君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楚王死于乱军之手,赫连残部败退西山,含回在混战中失踪,含夕公主纵与少原君青梅竹马,却对东帝芳心暗系,东帝若要将楚王之死归咎于君府,可谓易如反掌,甚至略施手段控制含夕,便能间接左右楚国政局。今晚宿英越狱潜逃,夜三公子暗入宫中,九夷族倾力相助,皆与帝都脱不开关系,而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宣王姬沧。

    宣楚之战,双方倾尽国力在此一举,姬沧与冥衣楼背后的帝都,是否早已暗中达成了某种合作?东帝真正想要扶植的,究竟是楚国还是穆国?九公主更改婚约五日而嫁,究竟是怎样一步棋?这一切,是否是各方势力针对楚国的一场阴谋?

    方飞白能想到的,皇非自然也能。

    重兵环伺下,四周一片肃静,一人驻足阶畔,一人横马长街,幽艳的面容,锋利的注视,两人间只听得见风火衣衫猎猎作响,不断抽击每个人的心间。

    终于,皇非冷冷开口:“上阳宫火起之时,你人在何处?”

    子娆眉梢微动,没有回答。

    皇非目光逐渐转厉,蓦地喝道:“岳言!告诉她!”

    方才被子娆调出君府的两名大将皆在阵中,乃是在去上阳宫的途中遇上了烈风骑,岳言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字字句句道出不容辩驳的事实:“自君上离开后,九公主与两名贴身侍女进入寝殿,直到上阳宫火起,末将才再见到公主。”

    子娆仍旧沉默。

    皇非盯着她,眼中暗潮激涌几如来自地狱的冥焰,仿佛要将眼前这妖娆颜色生生焚为灰烬。含夕颤声道:“子娆姐姐,你嫁给皇非真的是另有目的,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敢亲口回答吗?”

    夜风下子娆突然轻轻一笑,朱唇微启,道出一字:“是。”挑眸转向含夕,“你说得没错。”

    含夕睁大眼睛,裹在披风中的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若是为了帝都的谋划,为了王族,即便要杀一个无辜的婴儿和手无寸铁的女子,你也在所不惜吗?”

    子娆面若止水,淡淡道:“是。”

    一言激起千层浪,纵然君府方面仍旧阵列森严,无人说话,但那种骤然盛烈的杀气,却令四周空气如深湖冰裂,怒涛汹涌。夜玄殇眼中忽而闪过一道诧色,风云骤起而过。且兰等人不约而同望向独立月下的子娆,无不面露震惊。上阳宫的变故若是帝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那这颠倒乾坤的手段将给九域带来如何可怕的震荡,此刻谁也不敢断言,甚至不敢想象。

    听到子娆这样的回答,含夕死死咬住嘴唇,两行泪水潸然而下:“那子昊哥哥……”

    子娆静看她坠落的泪水,丹艳的唇角仿佛有着一丝迷魅奇异的笑痕:“子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若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含夕摇头道:“可是……王兄是我的哥哥,王嫂,王嫂她也是皇非唯一的亲人啊!”

    眼前赤影一闪,皇非猛地抬手:“你退下!”

    含夕被他骇得一震,只见他眼底赤色隐隐,面容冷酷甚是可怕,想起楚王后连同那刚刚出生的婴儿惨死火中,竟是尸骨无存,一时哽咽,再说不出话。

    皇非目中精芒逼人,环视军前,点头冷笑:“你们计划得不错,以联姻为借口推动楚宣之战,一步步令楚国陷入乱局,待我与姬沧两败俱伤,帝都便可坐收渔人之利,再联合穆国、九夷铲除宣王,一统九域。很好!子娆,你不愧是我皇非看上的女人,有这资格胆量与我作对,只可惜你忘了,究竟谁才能真正左右楚国!”逐日剑“呛啷”出鞘,“今晚你我,再无任何情义可言!”

    剑锋耀目,子娆不由微微眯起眼睛,眸光星色如流纵横,是喜是怒,是悲是欢,竟无人能够说出她此时的神情。

    僵持片刻,只见她轻幽一笑,抬袖扬手,灿灿凤冠应声坠地,长发迎风散泻,琳琅珠玉,叮咚飞溅云阶,伴着她冷魅动听的声音:“也好,这场戏,反正我也演得腻了,这样倒痛快。”

    乌发玄衣飘若舞,夜风催云暗,火光急急映出两人玉容英姿,绝代风华,一夕夫妻情,凛凛君臣义,皆在这举手投足间灰飞烟灭,子娆睨眸侧首,转向九夷族:“且兰女王意下如何?”

    且兰手中弓箭微紧,徐徐扬眸,竟是一笑:“我早知有一日会与师兄对阵沙场,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你以为东帝真能保全九夷?”皇非冷冷抬手,随着逐日剑渐盛的烈芒,三军潮动,“乐瑶宫如今已被重兵封锁,既然要战,你们就谁也别想生离楚国!”

    子娆与且兰同时呼吸一窒,眼前逐日剑落,烈风骑动,如血杀气扑面而来!

    楚都西城门外,烈火沿途不熄,断剑残兵凌乱地散落在荒草乱石间,处处横尸遍地,血流斑驳,夜风不断刮来刺鼻的血腥味,夹杂着阵阵浓烟,以及士兵重伤垂死的哀嚎。

    赫连侯府与烈风骑追兵一路激战,节节败退,待杀出城外,上万叛军唯余不到两千,人人战意全无,马困力疲,眼见败势难回,幸而上阳宫一场大火,令得皇非意外回师,一直控制着外城护军的赫连闻人之子赫连啸率援军及时赶至,会同赫连羿人撤往西山军营。

    急云蔽月,马蹄阵阵,一队赤甲铁骑旋风般驰过战火方休的山野,为首正是君府四将中的善歧。这一路兵马出城向西,至沅水之畔与丰云所率的三千铁卫会合,万千火把如龙,直奔乐瑶宫。与此同时,城防水军沿江出动,战船往来穿梭,一片战云密布。

    不过半炷香时间,通往乐瑶宫水陆道路皆被封锁,就连鸟雀都难飞出。

    此刻一队人马出现在乐瑶宫必经之路。

    驾车之人身着玄衣,腰佩赤色银丝锦带,正是冥衣楼上郢分舵舵主聂七,火把下能见车辕饰有夔龙纹墨玉双玦,再加护卫在旁,面若古井的商容,车内之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狭路相逢,疾驰中的烈风骑骤然分开,鹰翼般抄向两侧。

    商容长眉一掀,倏地自前方退回车旁,与聂七刹那目光交错,皆看到对方无法掩饰的震惊。敌军兵力显然超过三千,楚都的变故,竟到了令少原君兵围乐瑶宫的地步,那君府将会是何等局面?

    重重火光自车帘透入,映上子昊清冷的脸庞,袖间微微一动,玉箫落入掌中,断然传令:“擒其主将,全力突围!”

    平日繁华热闹的楚都,眼下一片血雨腥风。

    子娆等人与烈风骑甫一接触,便陷入浴血苦战。威震九域的君府精兵,不但在兵力上占了绝对的优势,战术方略更是无懈可击,单是当先攻来的长矛手配合两翼快刀营,便将所有人逼在君府长街范围之内,外围不利巷战的铁骑按兵不动,隐隐封锁各处街口,却有近千府卫分做两路,左右同时杀至,将隶属帝都的冥衣楼部属和九夷族人生生切成两截,使得他们无法相顾,战力大减。

    此次随子娆进入君府的虽都是冥衣楼数一数二的好手,但在烈风骑战略性的打压下,迅速陷入被动,纵然杀得敌人死伤不绝,惨叫连连,却无法避免被逐渐蚕食的局面。

    子娆这边多是九夷族战士,由且兰统一指挥,但武功以夜玄殇最高,当此连番恶战的紧要关头,他十分清楚若被敌人各个击破,这不过百人的队伍将迅速被铁潮般的烈风骑吞噬,到时哪怕是绝顶高手,亦只有力战而亡的结果。

    少原君府位于上郢城东,左临殿阁连绵的禁宫御苑,右接景秀山奇的楚江天险,眼下王宫已被大火覆没,更有都骑禁卫封锁控制,只有借助贯通楚穆两国的大江水路,众人逃生的机会才能大大增加。

    能否集中力量杀出这不足百米的君府长街,便是生死存亡的关键。

    归离剑冷芒激闪,两柄袭面而来的长刀双双断折,血飞骨裂中,扑上前来的十余名战士非死即伤,后跌时复又撞飞外层战士,烈风骑严密的阵脚生出混乱。

    夜玄殇神情冷静,趁此机会率先冲向敌阵。

    且兰统领三军屡经沙场,眼力高明不在夜玄殇之下,知道突围之机稍纵即逝,凭借浮翾剑之利硬拼敌刃,剑光雪衣之下,几乎无人能挡其一招之击,强行推进到夜玄殇右翼。

    子娆亦在同时跟进夜玄殇身左,千丝之术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中形成绝美奇光,道道丝影变幻飞舞,诡异莫测,只要进入其笼罩范围内便绝无生还可能,令夜玄殇全无后顾之忧,归离剑法发挥到极致。

    由这三人组成锋矢一马当先,自虎狼般的敌人中杀开一条血路,离司、宿英紧随其后,九夷族指挥权转到叔孙亦手中,训练有素的银甲战士分别由褚让与司空域两名高手压阵,配合青冥、鸾瑛等武功稍弱的女将,不断向前突进。

    此时被敌兵主力重压围困的冥衣楼一方,正处于全军覆没的险恶绝境。

    夜玄殇放声长啸,归离剑左右疾闪,卷向联手阻来的君府二将。

    “当当”两声激响震慑全场,以二将合击之力,竟不能挡他一剑,若是退慢一步,难保不血溅当场。

    二将尚且如此,其他人更是难敌归离剑之威,阵前封锁土崩瓦解。眼见只距数步之遥,双方便能会合一处,君府前忽地传来啸声。

    烈风骑快刀营闻讯后退,无数长矛手结做铁桶般的车悬战阵,四面八方矛影密集,更迭轮转,九夷族攻势顿时一滞。

    君府高处,皇非等人正冷冷看着下方惨烈的战场。

    在他后方不远处,含夕身处侍卫严密的保护之中,一动不动呆站在那里。这一夜惊天巨变,前所未见的杀伐流血,似乎将她打入了一场噩梦,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眼前残酷的事实。每一次血光映入眼帘,都令她紧咬的红唇轻微战栗,可是就连她都能看出,面对皇非无情的剿杀,子娆等人丧命或是被擒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烈风骑阵法源源不断运转,却并不急于抢攻,显然要以车轮战消耗对方体力。待到前方围歼战结束,此处战圈骤然缩紧,那种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几乎要摧毁所有人斗志,武功稍弱的九夷族战士立时伤亡惨重。

    如此有条不紊的配合进攻,会以比大军混战快上数倍的时间歼灭敌人,保存己方战斗力,烈风骑的一举一动,无不显示出其名副其实、莫可逆挡的强大实力。更何况,此时对方武功最高的皇非与方飞白皆未出手,就连展刑、易青青统领的南楚部众、“魂索”邝天及其近旁三名深藏不露的灰衣人,甚至原属自在堂的核心成员亦只是居高临下从旁观战,少原君府真正的实力远不止此。

    “不想夜玄殇到这时还如此厉害,可惜了。”方飞白起先在衡元殿失手,并非心服口服,此时这话倒是真正有感而发,扫了眼被面前血战激得跃跃欲试的别鹤等人,转向皇非,“也差不多了,还和他们磨蹭什么?”

    此刻身边没有外人,他与皇非并不那般恪守礼数,亦只有方飞白,才最清楚皇非为何令一众高手引而不发。

    即便在盛怒之下,身为统帅的少原君仍旧保持着精准可怕的决断力。

    当对方精疲力竭,而己方士气血性皆被战场杀戮激发至顶点的时候,这群早已将敌人虚实看透的生力军一旦加入,将如九天雷霆致命一击,彻底结束这场围歼战。

    眼下便已到了最佳时机。

    皇非俊美的面容仿若坚冰雕成,甚至连愤怒这种情绪都全然不见,开口下令:“展刑与青青各率人马自两翼动手,对宿英和那侍女不必留情,重、明、查三位先生负责截下九夷诸将,邝老将军对付且兰,飞白截住夜玄殇,别鹤、闲情你等设法困住子娆,除她之外,所有人格杀勿论!”

    他这番调兵遣将看似随口道来,实际每一步都经过精心策算。

    以展刑夫妇所率的南楚精英直击对方软肋,一举击杀实力最弱的离司与宿英,突破敌阵;对付九夷族大将的三名灰衣老者乃是当年“鬼师”中与邝天齐名的高手,用他们牵制叔孙亦等人正是配合前方,将对方一截为二,首尾难顾;而用邝天的软鞭对付且兰的浮翾剑,以方飞白截杀夜玄殇,亦是恰到好处,绝无问题。

    连番令下,大局可定,方飞白暗中点头,但听到最后一句忽地一愣:“已到了与帝都决裂的地步,你留她不杀?”

    皇非瞳心微微收缩,闪过锐利异芒:“与少原君府作对,岂是送命那么容易?东帝既想与我一较高下,我便奉陪到底!”

    方飞白双钩落入手中,挑眉笑道:“还以为你当真对她动了心思,那无论如何,我也要辣手摧花了。”

    皇非冷哼道:“多此一举,动手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